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耶誕節的流浪---英國Portsmouth的足跡
2010/12/25 18:36
瀏覽2,813
迴響0
推薦16
引用0

這是我留學時在英國收到的聖誕禮物, 一個木製燭臺, 一個自製果醬

冷颼颼的耶誕節,

我在辦公室工作度過,

過去最愛的節日,

如今卻很難好好慶祝囉,

因為心情, 時間跟狀態都不同了。

不是過節的情緒變淡,

而是提不起勁,

不是不想慶祝了,

而是世界彷彿跟我隔了一層紗,

那個距離,需要溫度去融化。

台北的耶誕夜變了天,

讓我想起冷颼颼的英國,

2008年的耶誕夜,

我在大不列顛的南端找溫暖,

當時寫下這一段紀錄,

如今看來,

是孤獨的溫馨,

是前世的鄉愁,

是旅人的憂傷。

 

日前聖誕節,

我充分體會西方人對過年的重視程度絕不亞於華人,

不僅超市會關門,

連聖誕節當天全國大眾交通工具都休息一天,

如果自己沒車子,

想出門就只能靠兩條腿走死自己。

而耶誕節也像農曆年一樣,

家家戶戶忙著團圓與親戚串門子,

異鄉留學生沒跟家人團聚,

在他們眼中就是親情倫理大悲劇。

在這樣的情況下,

我很幸運的被英國朋友邀去家中過節,

然而我就是那種沒有車的廢物,

只能在Boxing Day時,

興沖沖的坐著巴士搖了好幾個小時,

來到英國最南端 Portsmouth

遺憾的是我沒辦法告訴大家,

Portsmouth有啥好吃好玩,

除了我知道這裡是英國作家狄更斯的出生地之外,

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待在朋友家中,

坐在聖誕樹下跟小孩玩遙控飛機和彈鋼琴。

朋友家人熱烈接納我這個亞洲女子,

對他們來說,東方世界太遙遠,

異鄉的我應該很孤寂,

但對我來說,近鄉會情怯,

在他鄉的自己反而已習慣敞開心防,

接受一切的招待與好奇詢問。

Do you like Beatles?

朋友的爸爸帶我去他的雕刻工作室,

護目鏡下的他正拿著鋸子要為我做一個木碗,

一聽到收音機傳出屬於他年代的歌,

吹起口哨來。

「恩,很喜歡,但我更喜歡Simon & Garfunkel。」

「阿,對、對。」

朋友爸爸笑了起來,把鋸子交給我,

我戰戰兢兢上著生平第一堂雕塑課,一切新鮮。

只是一個小時後,我的頭上身上滿是木屑,

碗的雛型卻還是八字沒一撇。

朋友喊我們回房吃飯,

穿過花園,拍下木屑,餐廳已充滿肉香與人氣。

朋友的媽媽看到我,趕緊拿出料理好的紅蘿蔔,

「吃一個,剛從花園裡拔的。」

我心底流過陣陣暖意。

對我來說,

要用英文跟這麼多人哈啦,

還是難以招架,

當他們拿出撲克牌問你怎麼玩大老二,還不算什麼,

直到他們拿出一付麻將時,我才真的傻眼。

如果得教會他們看懂梅蘭竹菊春夏秋冬,

我寧願再拿鋸子跟木頭搏鬥一回。

好在西方人過年跟東方人一樣,

不在乎一定要做什麼事,一切熱鬧就好,

而孩子,就是過年不能沒有的熱鬧催化劑,

也成功轉移大家的注意力,

直到大人哄了孩子上床睡覺,

夜,才真的開始。

我的朋友也是個久未回家的遊子,

親情的愛放諸四海皆準,

朋友的爸媽微笑看著孩子拿起琴譜,

彈出Simon & Garfunkel一首首膾炙人口的歌曲,

Hello darkness, my old friend,

I’ve come to talk with you again,

Because a vision softly creeping,

Left its seeds while I was sleeping,

And the vision that was planted in my brain

Still remains. Within the sound of silence.

夜說靜默也不靜默,

朋友的哥哥輕聲哼起曲調,握起太太的手,

媽媽看著朋友看到出神,

不說什麼的嘴角微微抽動。

爸爸隨著節拍點著頭,看看我,

指著櫃子上的一個木雕時鐘---又一個他的得意作品。

我坐在朋友身旁回一個微笑,

手上抱著朋友爸爸做的手工燭臺跟媽媽的自製橘子醬,

也是我生平第一個聖誕樹下收到的禮物。

我是個外人,

能回報的,只有為他們彈奏幾首聖誕歌曲,

微不足道,點綴年的氣氛。

當夜濃得化不開時,

我與朋友和他的童年玩伴出門散步,

走在半山腰上往下看,

總算看到Portsmouth的全貌,

夜色裏就像深藍的海。

在山頭上我們談著夢想與實際,

數起彼此的過去與未來,

入夜的空氣更冷冽,

我們開始在草地上跳來跳去,

抬頭看著似乎沒有溫室效應的星空,

從獵戶座到大熊座間,

找尋逐漸失去年輕夢想的平衡點,

如果Unstable

是獵人手中發出彗星的箭、所謂追逐夢想的起點,

那麼當彗星隱沒在大熊星的尾巴時,

或許就是Stable的結局。

一年結束的當下,

一個從工作中脫軌的異鄉人,

一個期待結束流浪的遊子,

與一個想要脫韁的馴服白馬,

三個平行時空都還在人生星海中浮沉,

卻巧妙在耶誕節交會,

儘管天亮時明日又天涯,

對我來說,這已是聖誕Miracle

我是與朋友一起離開Portsmouth的,

當朋友與家人告別時,

每個人的眼眶中都是淚水,

擁抱、親吻、say goodbye

我在一旁靜靜的看,

也靜靜的在心底流淚,

鄉愁在當下烈了起來,

因為這裡沒有我的家。

離開後許久,

我跟朋友心情漸漸平復,

臉上都有了豁然的笑,

不用再多說什麼,

我們都知道,

旅程還沒結束,

箭還沒燃到終點,

Still remains. With the sound of silence.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女人心事
上一則: 異鄉的浪漫與冷酷
下一則: 熟女人生不精采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