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笨蛋
2011/05/28 08:23
瀏覽1,628
迴響0
推薦28
引用0

  彼得不疾不徐的敲著門,同時用懷疑的目光斜視著我。

  「是這一戶,不會錯。」我篤定答道。然後,我用手肘輕輕撞他一下說:「紐約市最有前途的警員,應該很有耐性才行吧?」這倒不是訶諛奉承的話,彼得確實前途無限。

  「釣魚才需要耐性。破案,只需要這裡。」說罷,他用食指指一指他的太陽穴。

  與此同時,終於有人開門。門還沒完全打開,我們已聽到一把不耐煩的聲音說:「不是說錢花光了嗎?你們•••」這時,一名戴著毛帽的男子,從門縫快速地打量我們,發現我們不是他預期的人,語氣稍為緩和地問:「請問找誰?」

  我向彼得微微點頭,然後對屋內的人說:「我們是來找你的,羅拔先生。」

  我早就在報章看過他的照片,所以一眼便認出他。羅拔年約六十,高瘦的身材,微凹的雙頰,顯得他那原本細長的眼睛更為深。雖然面上架起過時的金絲眼鏡,可是仍然難掩他如炬的眼神。

  彼得立刻出示警章,羅拔便搖頭嘆道:「想不到這麼快找上門。不過我不懂你們要起訴我什麼罪?」

  「羅拔先生,我只想問你幾過問題而已,可以嗎?」我馬上解釋道。

  他翻一翻白眼,反問:「我有得選擇嗎?」

  我立刻從口袋拿出錄音筆,用眼神詢問他我可否錄音。他聳聳肩表示無所謂。

  我直截了當的問:「當初為什麼要花光你的退休金,去登廣告宣揚五月二十一日是世界末日?」

  「不是末日,是大審判日。」他嚴厲地更正我的話。

  我攤一攤手,擺出一副悉隨尊便的表情。然後問:「你的動機是什麼?」

  「我只是想警告不知情的人,好讓他們作準備。」他頓了一頓,用手指托一下輕微滑落的眼鏡後續說:「任何人知道事實的真相,都有責任告訴不知情的人。等於大家說抽煙危害健康,你也會提醒你的親友不要抽,不管他們聽不聽,不是嗎?」

  「當然。」我無法不認同,不過我隨即說:「可是,這比喻也太不恰當。至少,科學証實抽煙真的會致命。」

  「我也是用科學理智的方式去分析聖經,從而得出在五月二十一號,全球發生大地震。」他理直氣壯的說。

  「結果,地震沒有發生,大審判日也沒有來臨。你有什麼解釋?」距離他預言的大審判日已過了一週,地球沒有出現毀滅性的地震,人們如常地生活。

  「也不是所有抽煙的人有肺癌。但從來沒有人會追究發出那些警告的人為什麼會那樣。那麼,現在為什麼要追究我呢?」不知道是否他這幾天備受壓力,他的情緒顯得有點激動。

  「因為你的廣告,涉嫌製造恐慌,很多人因此而不安。」我淡淡地說。

  雖然只是一瞬間,我感覺他像鬆了一口氣似的。但很快他又整個人武裝起來說:「別怪在我頭上。要怪就怪貪財的交通管理局,為了錢允許我在公車站和地下鐵內登廣告。還有那些無良無恥的傳媒,爲了收視率和銷量而炒作末日的新聞。他們才是製造恐慌的元兇!要抓,你們就去抓他們,不要只欺負我這種小市民。」

  「媒體有報導新聞的責任。而且,你又何嘗不是利用媒體去散播你的預言?」想到他利用完傳媒後,竟然大罵傳媒無良無恥,我突然感到莫名的火大。我嘲諷他說:「我錯了,你說的不是預言,是謠言才對。」

  他冷笑一聲道:「不是謠言止於智者嗎?可是人們卻把我的話不停地傳,傳媒又跟著一窩蜂的報導。如果我說的話是謠言,所有人豈不是笨蛋?這代表我的話不是謠言。大家心裡都有數,大審判日隨時會降臨。那些人在人前裝成不相信,但內心一定也曾擔心過,甚至過了五月二十一號那天,偷偷鬆了一口氣也不一定。」

  「你這樣不就是間接罵傳媒和所有人是笨蛋?」我努力沉住氣道。

  「不是所有人。相信我的人就不是笨蛋。」他說得囂張。

  「可是相信你的人卻被其他人當作笨蛋。」

  他揚眉問:「誰在乎笨蛋的眼光?」

  我已經忍無可忍:「那麼你為什麼這幾天都在躲傳媒?是因為不敢對傳媒說出剛才罵人家笨蛋的話?」

  「我沒在躲啊!也沒在怕。誰問我也是這樣說。」

  「那就好了。謝謝你接受我的採訪。」說罷,我把錄音筆關掉。

  聽到採訪兩個字,連日來躲傳媒躲得要命的他,立時臉色大變:「你•••你說什麼?什麼採訪?」

  我馬上把我的記者証拿到幾乎碰到他鼻尖的位置。雖然,我懷疑他根本看不清楚。

  也好,反正証件上的照片拍得我很胖。

  「可是,你們不是警察嗎?」他氣急敗壞的問。

  「他是警察。」我指一下身旁的彼得,彼得再次出示他的警章。

  「這•••警察串通記者?我要告你。」他老羞成怒。因為他剛才的話不斷得罪傳媒,他深知,得罪傳媒沒有好下場。

  彼得連忙解釋說:「千萬不要亂說。我來到的時候,這個記者早就站在門外。我才出示完警章,你們便你一言我一語的一直說著,我從頭到尾一句話也沒機會說。」

  羅拔皺起眉頭回想開門之後,他確實沒有跟彼得說過話。

  「如果你接受完他的訪問,那就輪到我了。 羅拔先生,你曾向傳媒透露,你的退休金只有十四萬美元。可是,經我們警方調查,你的錢根本不夠支付那麼龐大的廣告費。」

  「除了自己的錢以外,我也會收到一些捐獻。」他越說越小聲。

  「不只一些吧?剛才你應門時,本來以為我們是來追討捐款的人吧?羅拔先生,我們接到舉報,懷疑你以籌募登廣告的費用,欺詐他人的捐款。我正是為了調查你獻金的去向而來。請你跟我回警局一趟。」彼德說。

  我目送他們上警車。趁著彼得回頭看我時,我點頭以示謝意。他則用食指指一指他的太陽穴,仿佛對我說:「破案,只需要這裡。對付把其他人當笨蛋的人,更需要這裡。」

註:  本故事純屬虛構。

不過,在紐約市確實有一位Robert Fitzpatrick先生,他花光他所有的退休金,在五月二十一日以前,登廣告警示世人有關大審判日的事。當然,他沒有收獻金,也沒有罵人們笨蛋。

      照片文中提及在紐約市公車站的廣告。他不是文中的羅拔,他是Robert Fitzpatrick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短篇小說
上一則: 天使
下一則: 說謊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