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笑談我的記錄 —— 理化“25”
2021/09/06 20:34
瀏覽708
迴響3
推薦15
引用0

 

我一向對物理、化學這兩門非常頭痛。

初中時理化課,從上課第一天到最後放暑假,我是整個學期都沒搞清老師說得是什麽!唯一至今仍有記憶的就是:“三小姐呷嘣”(三硝基甲苯)、“請你拿家褥沙發(氫鋰鈉鉀銣銫鍅,周期表第一行)和“海來壓克山東”(氦氖氬氪氙氡,周期表最後一行,惰性氣體族)。

當年爲了高中聯攷,還特地參加了理化老師自己開的課後加強班。大概也沒有效果,放榜時看到名字落在尾段學校。

 

到了高中,開始分開物理和化學兩門科目。聼起來是“高、大、上”的感覺,比較初中的『理化』課有程度多了但對於我而言,卻是成了兩倍的苦痛。物理大概還可以打混,有時加點對於地球圓體幻想勉強湊合;然而化學可是1加2生成3,還要加上各種元素的結構與改變,元素周期表和每個化學式都得背下來(?)——以致每堂化學課都是我的夢魘!

 

可是,我在高二班級分組時仍舊是“毅然決然”地選了甲組班!

當年,大學聯招甲組考試是通科(國文、英文、數學、三民主義)加上本科(物理、化學)。明擺著的就有物理和化學這兩門弱項,你小子哪兒借來的膽子還敢試?到底是爲什麽呢?

那是因爲:一、父親是個工程師,從小就覺得他從事的是個非常有技術專業與崇高銜頭的職業;二、男生的自傲感,總是以爲選乙丁組的文法商是弱科班,而對於丙組的醫農,一是我怕醫生(怕開刀,怕打針)這行業,再則我對農藝的感覺就是天天「背頂著青天,腳踩著大地」的印象;三、我真正的興趣是想以後做個建築師。

之所以對建築的興趣一來是在國校六年級時,有次去當時稱作新公園省立博物館中原理工學院建築系畢業展『將作』,現場就被那些立體方塊和立體繪圖給吸引和迷住了;從此以後,就常憧憬著要學到勒·柯比意和法蘭克·L·萊特的風華。再來就是1970年大阪萬國博覽會時,一路對貝聿銘團隊和楊英風先生的各種創作介紹極度關注,對於那個雙三角立方體的中華民國展覽館和標題為鳳凰來儀的主題鋼塑完全着迷了。

而我對建築的癡迷是一直到了大學畢業,才能完全接受「我跟建築是只有心靈的默契!」的結果。

 

「因爲如此這般…,於是所以這樣…」我纔“明知山有虎,居然還敢向虎山行!”

果不其然,『山上的老虎會吃人』。民國60年、61年,連續兩次大學聯攷失利。我記不得當時物理和化學這兩科的成績,但是憑我高二、三的學習程度和學期成績,應該是差不了太多吧——意思就是差的蠻多!

 

======  ======  ======

 

我是民國41年次役男。61年7月落榜後,下一年就是20足歲了,也到了該年次役男奉召入伍服役的年齡。當時也沒有說一定會在次年什麽時候被徵召,完全靠運氣看看何時收到召集令。運氣好的話,如果次年7月還沒收到,那麽就有機會可以再考一次;但若是一開年就收到『紅單』(即召集令),那就什麽都免談了。

我想想,「沒什麽好去“賭算”這種概率」,乾脆到區公所兵役課辦理了提前入營,死掉「明年再考」的機會心態。

於是62年2月8日,我成了陸軍887梯次的一員入伍兵。

 

在苗栗斗換坪新訓13周,之後分發到步兵輕裝師,金門6個月,回台分別駐防台東、花蓮1年3個月。到了63年末,數饅頭的日子已剩不滿百,開始作退伍交接。心裏也在想到底退伍之後怎麽辦?

幾個前後期間入伍袍澤的相互聊了幾次,有些是沒什麽意向,也無所謂;但有一位陳姓文書士非常積極,覺得我們應該有希望,回鄉後至少得再考一次試試。於是約定退伍後一定要報名重考,並互相鼓勵以後在大學校園再見。

然而,已經丟了兩年多的高中課業,該如何追補?而且甲乙丙丁四組,此番到底該選哪一組呢?

 

我撚了一下自己的“份量”:

丙組,原本就沒有高中生物學科的基礎,又一直沒有啥興趣,所以仍非我的志願。

如果報乙丁組,其本科歷史、地理是屬於靠強記死背的科目,而我卻很怕背書。而且應屆女生若是日間部沒攷上,還可以再報攷夜間部,並且一般而言,女生都比較會背書。二是退伍的男生也多會選擇此兩組,因爲大家都對物理、化學有所畏懼;即便是高中原來讀甲組班的,此時也可能轉攻乙丁組。所以相對而言,“敵手”較多。

而甲組,對於報攷日間部,我是不報什麽指望,純粹是盡力而為吧!我的重心是在夜間部。由於女生讀甲組的本來就少,報攷時就會比乙丁兩組少了許多應屆女生;而男生報攷夜間部的規定是限制要服過兵役或免役,所以綜合分析結果“敵手”會少了許多。加以我自己對數學的學習相當具有心得,有充分信心——自信可以靠數學成績,以及甲組考生還有25%的加重計分,填補物理化學的失分,考上夜間部的機率估算是相當高

因此,退伍之後就積極準備第三次參加大學聯攷甲組科。

 

從2月初退伍到7月1、2日考試,只有五個月的時間溫習高中三年的課本。時間是如此緊迫,所以我的準備態度是將溫書時間的支配分成:數學作主攻,國文、英文爲兩翼,三民主義放為後備;至於本來應該是主科目的物理、化學,自己知道底子不夠,多花時間只是事倍功半(甚至只有什一!),反而就隨便在攷前一個月翻翻書,勾些個人攷前猜題——看運氣,“碰”胡吧!

 

======  ======  ======

 

7月初攷完,仍是不敢鬆懈,每天清早還是繼續到附近的閲覽室跟著一堆考生搶座位,溫習書本準備夜間部的聯攷。終於到了月底,成績單寄發至各個考生。

小子接到成績單,不禁竊聲偷笑:「嘿嘿,我終於攷取了!」(聯招會尚未公佈榜單,但是已公佈各組最低分,所以知道得分是在孫山之前)

——然而真正令我笑開的是:物理和化學,一科得9分,另一科16分。呵呵,兩科合計 ~~~ 沒錯,25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往事——縷縷
下一則: 一縷掛牽
迴響(3) :
3樓. nothing special
2021/09/09 10:56
.

兩個donuts 合成一個 infinity。
是uncountably infinite,還是countably infinite?

Oooh,scaring~

果然是理科女生(神),馬上看到了標題外的表述。而且提出如此一個大哉問。

我不禁得再說一遍:「衷心佩服!」

 

其實小子面對這個問題,内心一直也對種種介於物理學、數學、與哲學之間的關聯想要去摸索摸索。呵呵,到了這個年齡,深怕不多用腦子以後會得痴呆。 

今年6月,河北燕山大學李子豐教授提出一篇論文題目為《堅持唯物主義時空質能觀,發展牛頓物理學》引起一片圍剿。單以題目而言,確實是個“無產階級的思想闡述”,但大家是否能夠從正面的另外一個象限去探討“有/無”呢?講的玄虛一點:「有與無又是如何確定其存在?」

唉呀,吹牛吹過頭了——只拿了25分(還得加上化學)還敢在這耍!

小子心 —— 四平圓無限,方寸環空間2021/09/09 14:07回覆
2樓. 波音747
2021/09/07 20:23
Re

剛剛看到您2013年的舊作

原來我們還曾是同行(十多年前我的職業)

那您一定知道

Alfa,Bravo,.....Oscar, Yankee....

在航空公司機場服務的期間,與夥伴們相處的非常愉快。大家都是年輕人,沒有什麽你爭我鬥,上班忙得緊,下班閑得鬆。

每天在偌大的機場内走來走去,與各個單位的員工聊天說地,看著形形色色的旅客來往,或是到大窗望著不同彩繪的飛機進出起降,是一段甚爲愜心如意的日子。

當年如果不是有出國的計劃,我可能會將那份職業轉成我的事業去努力經營。

小子心 —— 四平圓無限,方寸環空間2021/09/08 08:16回覆
1樓. 寧靜姐
2021/09/07 11:37

哈哈哈,我是36年次

我初高中一直遇到不好的老師,老師鬧離婚,或失母罹癌過世,或是中風過歪嘴的英文老師....等等

我第一聯考考上私立大學,除了學費貴外,毫無讀書風氣,所以唸半年後重考,考上國立大學

我是念理科的,很會唸物理、化學、數學,但無奈第二次參加聯考,物理換成PSSC教材,我在補習班,沒有實驗,所以實驗題寫不出來,只得了48分,但數學和化學都九十幾分。總分可以上北醫和高醫,但我不敢唸醫,所以念了國立大學物理系,沒想到物理系沒出路大笑。往事已矣!

對於每位能夠選讀理科的女性,我都認爲她們具有超人的才智。尤其是物理、數學兩門科學

因爲在那裏面雖然是無盡的祕境,但也是處處迷津,非常不容易走出一條順路。而一般對女人的認知是溫馨柔弱的感覺,能面對那般的挑戰,決非一般的膽識了。我衷心佩服。

話説,我如果在物理和化學任何一科能有48分,那我可能不僅與建築就是只有“心靈的默契”了。呵呵。

小子心 —— 四平圓無限,方寸環空間2021/09/08 08:2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