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節錄《火與劍的一生》~第 四 部 統一德意志ΙΙ~1
2010/12/04 16:08
瀏覽867
迴響4
推薦0
引用0

二.  巴黎圍城

1.色當城的俘虜

葡萄的果實尚青。而小麥穗子,在將秋割之前,正美麗的彩繪著大地。在炎紅的夏日下,渡過光亮明鏡般的萊茵河,踏上亞爾薩斯和羅蘭的平原時;德意志士兵激昂的愛國情緒與戰勝的亢奮決心,讓他們血脈噴張。他們想著:

這亞爾薩斯和羅蘭二州,正是二百年前法王路易十四世從我們的祖先手中強奪的,現在我們是為恢復失地的 十字軍,喔不,是作為復興德意志的愛國軍,而進攻巴黎城。

不打倒那侵略的拿破崙王朝,懲罰那傲慢的法蘭西政治家,德意志民族就不會有和平啊!

「前進!前進!」酷暑的天氣下,百萬的德意志雄兵 ,以乾澀的喉嚨嘶喊著直奔巴黎前進。

自從七月十九日宣戰後,普軍直搗法蘭西領土,連戰連捷,將法軍如掃落葉般攻勢銳不可擋,八月二日在馬因茲(Mayence)的陣地,威廉老王親自指揮三軍,七日入摩塞爾(Moselle),十五日已到了美茲(Metz)的郊外了。第二日是馬斯‧拉‧圖爾(Mars La Tour)的激戰,十八日是桑‧波里瓦‧格拉夫羅特(Gravelotte)的決戰。在這個戰鬥中,巴散(Bazaine)將軍被普軍圍困在美茲砲台,普魯士的勇士們以破竹之勢殺進了巴黎。

這時俾斯麥在做什麼呢?

他和威廉老王騎著馬,渡過萊茵河向巴黎併進而行。他戴著鐵冠,穿著因奧地利戰爭的功勞而獲賜的陸軍將官制服,腰間掛著長劍,穿著長靴,策馬前進著。那炯炯的雙眸在鐵盔下如猛鷲似的閃亮。

當他和老王騎經軍隊時,青壯的士兵們不約而同舉槍歡呼:「萬歲!萬歲!」這正是北歐傳說中的英雄啊,德意志民族的希望象徵啊。

但是俾斯麥那時想著是什麼呢?

他在想著馬斯‧拉‧圖爾的激戰中,不見的二個愛子。出征時,他把倆人派在最前線的聯隊中,而這個聯隊在八月十六日的戰爭中,慘遭幾乎覆滅的苦戰。

「赫伯特在哪裡?威廉在哪裡?」

他聽著隆隆的砲聲沈重的掛念著。在山丘上他停下坐騎眺望美茲城,俯瞰那漸漸築起屍山血河的三十二萬大軍的激戰。

「那血林琳的死骸之一是赫伯特,另一個是威廉吧?」他沉思著。

太陽將西下時,法軍終於棄守敗退了。

啊呀!他在粟毛的馬上一揮鞭,揚塵而奔下丘岡,紅著眼探尋愛兒的下落。

三十二歲的長男赫伯特,身中三槍還奮戰沙場堅持到最後,法軍退敗後俾斯麥才發現他已氣息奄奄倒在農家的庭院中。還活著呵!

次男威廉呢?他皮毛不傷,且在激戰時還救回被擊中腿的戰友。那天晚上俾斯麥臉上閃耀著武人的驕傲,娓娓而談兩個愛兒的戰闘情形。

一直到現在為止,他老這麼說著:「我的祖先,不和法蘭西人戰爭的,一個也沒有,但是現在以後,我可以這麼說了:我的祖先及子孫都.....」

「允伽」的衿持,在他的胸中像溶雪的愛爾培河水般溢流了。

次日格拉夫羅特的戰爭中,俾斯麥不聽勸阻,在砲火下親自挑水照料傷兵。並參與實地作戰,屢屢發表戰術上的意見。因為他深感將校們的戰術,將造成士兵無謂的犧牲生命。

進擊巴黎之前,須先擊破法軍麥克馬洪的主力。麥克馬洪在哪裏?

已隱入巴黎城?還是東進攻向德意志軍隊而來?美茲的德意志軍是西進包圍巴黎呢?還是北移探尋麥可馬洪呢?

五十哩長列的德意志軍隊,蜿蜒地在美麗的法蘭西田野行進。

俾斯麥穿著公元三十年戰爭時代的武士服裝、長靴,和大軍一起雄赳赳的步行。在他旁邊,穿著元帥裝備的毛奇,也下了馬和士兵一樣的徒步而行。「為了使戰馬休息而下了馬背的大宰相,昂首闊步在軍隊的前頭走著,跟在他後面的是毛奇將軍。當代第一大戰略家和第一大政治家,並了肩踏著法蘭西的道路,走向巴黎。」

在八月二十五日,麥克馬洪的軍隊所在,已被判明蹤跡:他正從蘭斯的西北方率了軍隊,前來美茲救援。

德意志軍隊將領雀躍不已:得啦!

蜿蜒長列的軍隊,向右方大轉彎了。這是戰史上有名的毛奇大轉彎。

一方面向左睨視巴黎,而一方面移向右面追擊麥克馬洪。率領法軍的麥克馬洪主力部隊,因為和八散軍隊斷了通訊,以致失去救援機會;正欲退守巴黎的時候,巴黎的議院政治家囂嚷的指摘他,於是只好移驅萊因。等到他在徬徨失據中清醒時,為時已晚。體衰而決斷不前的拿破崙三世,因耳語的迷惘而失去了判斷,以致八月三十一日落日餘暉照映在法蘭西平野的牟斯河,而美麗的九月一日朝陽,照耀著森林與麥田時,二十萬的麥克馬洪軍隊才發覺色當城已被四十萬德意志大軍團團包圍。

訓練精良的二十萬法軍雖奮勇抗戰,終不敵頑強的德意志大砲及步兵的窮追攻擊,而退守小小的色當城砲台中,在德意志的槍林砲雨中堅守不屈。

「還不降服嗎?」威廉老王不忍殺更多的法軍士兵,呢喃而語。

「白旗豎起了!」手裡拿著望眼鏡的將官,喊了起來。

果然!豎起的白旗翻飛在色當城頭了。

威廉王派了雪倫特夫上校任軍使,策馬入色當城。

「要見總司令官,請通報!」雪倫特夫上校被引入城,帶進一家民宅。

民宅內等他的正是拿破崙三世!

拿破崙三世告訴他,等一會有一封親翰將派使者送呈普王。

揚起了沙塵,奔馳歸來的雪倫特夫上校,向威廉老王報告經過情形後,老王和群臣都愕然地沉默無語。

「真是一大成功啊!」群臣歡欣說出後,老王向皇太子說:「由於卿的援助才得到這樣的結果,感謝得很!」伸出了右手來。皇太子腓特烈親王,走向前去舉起父王的手接了吻。其次,王伸手給毛奇,元帥走向前恭敬地吻了他的手。於是最後,王伸手給俾斯麥,兩人偕手密談。

這時候,帳幕外想起噠噠馬蹄聲,呈報是法蘭西的軍使到了,是帶來拿破崙三世親翰的李伊將軍。

威廉老王開函看到的,是這樣悲壯的幾行文字:

我的兄弟:

在我的軍隊內無法自刃,所以我只有將我的佩劍,獻到陛下的手中。

                                                                          你的善良的兄弟拿破倫

                                                                                 九月一日,於色當。

威廉老王馬上叫副官抬來椅子,當作桌子 ,走筆寫了回函交給李伊將軍;李伊將軍下了坡回到色當時,炎夏的太陽已沒入地平線下,晚霞籠罩著山丘。一眼望去,平野和丘陵和,已變成一片火海了。

這是聽到「拿破崙三世降服了!」快報的德意志軍兵,焚燃的慶祝勝利之火。

朗朗雄壯的國歌,從四十萬德意志大軍高亢的齊唱聲中響徹夜空。

俾斯麥正站在丘岡上,目不轉睛俯視著色當城。他想著:「戰爭是結束了。但是真正的戰爭才開始呢!」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彩虹心靈花園
2010/12/16 12:23
好文

eagirle2010/12/17 12:13回覆
3樓. 吧啦
2010/12/13 11:10
發人深省的好文章
可是沒辦法推薦只好表示一下
eagirle2010/12/13 15:07回覆
2樓. sunism
2010/12/11 04:22
「赫伯特在哪裡?威廉在哪裡?」

我猜想這是德意志統一千難萬難的故事裡

另一個最關鍵的因素: 一位做父親或做母親的,怎麼捨得?

全德意志人,為什麼信任如俾斯麥如同直布羅陀海峽巨岩般的意志與感情

這讓我想起了凱薩與屋大維

這讓我想起了林肯的小兒子

這讓我想起了Cowpens之役中的威廉華盛頓

也許稍稍理解了度過鴨綠江千萬個父母的無怨

也許

也見證了台灣的現狀...

「觀自在菩薩, 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 照見五蘊皆空....」是這樣的意思嗎?

「赫伯特在哪裡?威廉在哪裡?」

難怪釋迦摩尼也要說:「是為甚難」、「是為甚難」了 ....

 

Beethoven Pathetique Sonata - 2nd mov 「悲愴」2楽章

 

全德意志人,為什麼信任俾斯麥,以如同直布羅陀海峽巨岩般的意志與感情......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勇猛如怒目金剛的俾斯麥,是以具足空性般若,了悟他的生命意義,在於捨私利取公利,一個站在歷史高點的大時代偉人.....度一切苦厄,才是他的生命價值才,是吧!

台灣呢?

「赫伯特在哪裡?威廉在哪裡?」

能割捨心中肉,創建社會公義圭臬,為國家長治久安而垂範萬世的父母在哪裡?

難,是難,是為甚難!心有戚戚焉.....

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在漢蘇武節,在秦張良推...

在台319、1126有誰?秉筆直書不畏權勢,表徵天地正氣呢?

令人不寒而慄......

eagirle2010/12/11 14:13回覆
1樓. 民胞物與
2010/12/05 16:35
啟發人心的好文章

多謝您提供這麼好的典故

希望兩岸也能出這樣安邦定國之材

工作之餘覽讀歷史傳記,關照過去看看現在想想未來......

此系列節錄所見是分享亦是時政徵引,期待兩岸出現安邦定國之材,是萬民之所望!

多謝兄台特來鼓勵!

祝安好!

eagirle2010/12/06 13:5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