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繆思的星期五/洞察人類心靈的真精神
2012/11/01 12:21
瀏覽843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上個月在台北故事館有一作家朗誦會活動,俺受邀唸了三篇文章,事後還有報導,謹轉貼如下。

繆思的星期五/洞察人類心靈的真精神
【聯合報╱韋瑋 報導】 2012.10.15

〈繆思的星期五:文學沙龍59現場報導〉
⋯⋯

來自雲林鄉間的散文家張輝誠,寫父親、寫母親、寫開辦私塾的學者,自稱帶著字正腔圓的台灣國語;居住在台北城的廖之韻,寫美、寫吃、寫女人,成為在台上發光發熱的肚皮舞孃。文學沙龍邀請到的這兩位作家,讓人好奇他們彼此間有著什麼交集,主持人許悔之獨具慧眼,讀出二人的共同寫作質素。

許悔之提到,作品往往能表現出創作者的內在質地,若用一句話來形容他對張輝誠與廖之韻創作的看法,也許可以用《心經》開頭的「行深」二字:深深地進入內心裡面,去體會、去想像該怎麼做,驗證感受,最後再加以實踐。他獨到的見解,為台下引領期盼作家朗誦的讀者們提供了最佳的導讀。

多年前張輝誠不斷得文學獎時,許悔之就已經注意到他寫作的特質,中文系出身的他用豐厚的詞藻寫著日常中艱困,甚至不堪的生活,他擅長從特別的角度切入不怎麼特別的事物,多年來他寫作的版圖可以用廣義的家族史來囊括──由自己肉身的家譜、所學中文系的家譜,到洞察人類心靈的家譜。在許悔之精闢的詮釋之下,張輝誠為讀者帶來最能代表其寫作精髓的文章。

〈火光〉一文寫1949年隨政府來台的父親,幼時的張輝誠無法理解何以父親每逢重要節日就要買三箱冥紙來燒化,配上三張字條,一份給台灣的土地公、一份給大陸故鄉的土地公,只有一箱是給張輝誠的爺爺。長大後的他終於明白,那是歷經戰亂、無法回鄉的父親自創的一條「地下匯兌管道」,從這樣的小動作裡,他了解到,在大時代中像一隻小螞蟻般的父親的寂寞。

讀到描寫母親的〈內衣記〉,張輝誠用台語念誦,詼諧的筆調,輔以他說起來生猛有力的台語,在趣味之中充分展現了人子為母親選購內衣的體貼心意。〈毓老真精神〉一篇,他介紹起已逝的老師──毓老,誦讀著這些毓老留給他的字字句句,腦子裡裝著整個古老中國,卻有著活生生的知識的毓老彷彿親臨現場。誦畢,台下掌聲不絕於耳的那一刻,毓老的生命和經典融合為一的精神也已然透過張輝誠傳遞給大家。

不同於張輝誠專擅散文,廖之韻寫作的文類很廣──新詩、散文,最近還出版了小說。從她高中時期便看著她走在創作之路的許悔之認為,廖之韻很幸運地一直在前進,而且有著屬於自己的、很安靜的角落,對世間有許多的關注。

廖之韻以女性溫柔且清亮的聲線為讀者誦讀長篇小說《備忘》裡的段落,一段同性之間的情誼悠然躍出,細緻的文字把大家引領到一種迷離的氛圍裡,讓眾人陷入沉思,得以獲得心靈的沉澱。

而節選自《快樂,自信,做妖精》散文集的段落,廖之韻則透過溫柔卻堅定的語調,細數自身學習肚皮舞的過程,並呈現出身為女性的思考與辯證。「我寫作,然後我是女人?我是女人,然後我寫作?……女人該是什麼模樣?會有哪些姿態?」最終,透過其他學舞的女性她看到了自身的光芒。

原來,不論透過詼諧、嚴肅、明朗、迷離的調性,還是描寫或辯證,張輝誠和廖之韻都有著對人類心靈的深刻的洞察,並將他們內心投射出的影像轉換成文字,傳遞最真的精神給讀者!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