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前去探望那條靈動的小河。
2014/01/13 14:10
瀏覽8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快‘大雪’了。北方冬季的表現歷來較真兒,'小雪'的時候果真像徵性的飄了幾點雪花,'大雪'會失約嗎,看天氣預報還真有點下雪意思。反正習慣了,即使不刮風,悄悄冷也是常態。原野顯得空曠,視距延伸好遠,回首望,小城的樓宇扎著堆儿,朝前看,散落的村莊聚成塊兒,城市與鄉村都袒露在原野上。沒有了綠意的遮擋襯托,表露出的灰、黑、黃色,既澀目又滄桑。

  前去探望那條靈動的小河。

沿途的玉米桿還戳在地裡,樹木上的喜鵲窩清晰醒目,碩大的風電輪慢悠悠的轉動,河灘邊上的小村周圍到處堆積著黃燦燦的玉米,無意識的劃出了一個好看的金項圈。遠遠望去,小河在赤裸的大地上蜿蜒,河水在陽光的照射下泛著銀光。挨得近了發現,河床上的水線已經下落,漫灘的河水已經收縮,小河在冬的催促下已經改變了模樣。河岸邊緣已經結了白花花的冰,雖然水位退去,但兩岸高中間低的弧度被冰形象的固化下來。河心的水還在流淌,河水的深淺顯現出湛藍與墨綠,直流的地方河面較寬,廻彎兒的地方河面窄曲,彎兒套彎兒的地方河水已經鑽到冰面下面去了。

是的,冬日漸深,封河的日子就要到了。

登上高坡望去,前面是一片千畝大的水面,這是一塊人工攔截形成的湖泊。暗渠注入口的河水還在翻捲著浪花,浪花濺起打濕的涵洞壁上,已經被冰凌勾勒出浪花的高度。冰凌滴著水珠在加長著,一股激浪掃來,冰凌掉下隨著水流翻滾而去,然而其它的冰凌還在漸漸地加長。冰與水就這樣較量著,流經不遠岸冰擠進,河水由一條變成了一縷,寒冷在做著偏激的裁判,動靜比對各自釋然,河水啞默悄聲無奈地鑽入了湖泊的冰層。

自然昭示,開河的時候從河心融化的,而封河的時候是從岸邊開始的。站在湖邊看去,湖水還是那樣瓦藍,就連藍天白雲和村莊的倒影都越發顯得通靈。稍事再看,湖面沉寂反射的陽光有些木訥刺眼,略微琢磨,撿起一塊石頭向湖心投去,啾—噠噠噠---,石頭髮出特有的迴聲在冰面上滑出好遠,遠遠望去,那塊石頭扎眼的躺在冰面上,落點砸出了一個小白點兒,沒錯,幾天的乍寒一汪清澈已經冰凍了。

岸邊的蘆葦、蒲棒似乎接受不了離開水的現實,顯得僵挺茫然;踏上冰面用腳使勁兒跺去,岸冰已經凍得很實。冰面光滑似鏡一塵不染,晶瑩剔透如玉冰清玉潔,冬季改變了水的常態,寒徹固化了了水的溫柔。不由得順勢打了幾個冰哧溜,蹭出了一溜印痕,瞬間想起了童年,想起了冰車,想起了磨破的褲襠,想起了母親愛溺的呵斥。

岸邊的河石形態各異,離岸遠的赤裸,近的披上了半邊冰甲,在水中的則成了圓圓的冰蛋蛋。可以想見,水波不斷地湧向岸邊拍打著河石,河石濕了一層凍了一層,白天微化夜晚复凍,如是冰點已到,最終定型成如此的模樣。

蘆葦和蒲棒桿的根部也掛上了呈錐形的白色冰溜,齊齊整整的像一片白色的小窩頭。看來形成此狀要比河石來的複雜些,那尖錐狀的柱體不知經歷了多少次的波浸與凍結,正應了那句話,“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冰層表面及冰層深處有不少白色的氣泡,還有看似還在游動的水草,色彩如常的枯枝樹葉,都定影在冰層裡。這是水做的琥珀,冬天的傑作,天籟形成驚艷非常。還是這片湖面,天地造化成冰,誰說人不能在水面上行走,誰說石塊在水中下沉,冰,托起了這個妄想的現實。太陽躲到雲層後面去了,看來'大雪'會應時的,是的,本來冬天就是冰雪的世界。

  ……………………………………

ところで今年は午年 喚回遠古的情,重續今生的緣 不知怎麼才能拯救你我的愛人? 週末の土曜日よ 有些風景留在記憶裡 請帶我走,讓我看得見 城市的冷漠註定我們一生的落寞 純屬偶然談起 一人獨處,就無任何幸福可言。 “70後”勇挑重擔,“80後”奮勇爭先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愛戀物語
自訂分類:秦風所動
上一則: 風景就住在我們的心裡
下一則: 命中一個匆匆而來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