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心力的強度決定生命的寬度與亮度及價值20-----「搶救危險心靈」的吳豫州教官
2012/09/02 20:34
瀏覽31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上校督導 吳豫州:教官變教父 搶救「危險心靈」

<天下雜誌>

 今年,「全國反毒大會」輪到教育部主辦。
過去,找人氣作家九把刀,或當紅藝人代言「反毒」,很難感動已經吸毒的少年。近年來,教育部軍訓處開出「一對一高關懷」的新處方,因為他們發現,「關心加陪伴」才是最有效的拒毒策略。
而教育部派來陪伴他們拒毒的,是戎馬半生的資深教官。他們放下軍人的鐵血風格,改扮演二十四小時叮嚀、關心吸毒小孩的「教父」;其中典範之一,是去年才退休的新北市上校督導吳豫州。
吳豫州的做法,已經擴散到二十二縣市的教育部連絡處,「我們都以他為榜樣,」教育部屏東縣督導王國信說。
八位成人輔導員、十二位國二少年集合完畢。他們準備到中央山脈南二段,做二十一天的行軍。五十二歲的領導、教育部新北市連絡處上校督導吳豫州,突然發現十四歲的「公仔」,眼鏡鏡片有兩條裂痕。
「怎麼戴破眼鏡?」原來,前晚被同學踩破的。吳豫州發現,連鏡架都是用鐵線綁住。
「這是姊姊的眼鏡,」「公仔」囁嚅回答。「姊姊呢?」「不知道。」至於爸媽,就不用問了。
吳豫州二話不說,先帶「公仔」下山,到台東市眼鏡行配一副全新的眼鏡:近視六百度,散光三百度。五年來,公仔戴了這副姊姊留在家裡的破眼鏡,視力每況愈下。
「這眼鏡是我送你的,不能報帳,」吳豫州故意大聲說,他期待公仔起碼說聲謝謝。
公仔定定地看著他五秒鐘,「督導,以後有什麼事要我做的,說一聲,」雖然是「好冷」的反應,吳豫州還是暗喜:他和這個吸毒少年,到底是破冰了。
「公仔」在隨後三星期的高山攀爬教育中,成為吳豫州的內線。哪個同伴計劃溜下山,吳督導先得到線報,先下手防範。十二個小煙毒病人,一個都不能少,也一個都沒少。
極限運動 震撼拉K少年
「公仔」真實姓名不能曝光。「根據『少年事件處理法』,犯再嚴重刑案,十八歲以下的少年,案件都不會先經過檢察官體系,直接到少年法庭,國家有責任保護他們,」高等法院庭長黃瑞華指出。
為此,教育部軍訓處的教官們,對犯吸食、販賣毒品等煙毒案件的少年,以綽號代替真名,保護他們。
吳豫州手上這群少年,是十二個「危險心靈」。在社會一般的眼光看來,他們是「少年毒犯」;但這次軍訓處決定,採取美國「冒險教育」的模式,用二十一天連續攀爬八座台灣百嶽的極限運動,震撼這群「拉K」少年(吸食K他命,屬台灣法定的三級毒品,吸食者無罪,但要觀察勒戒)。
「拉K」少年們讀的國中,編制上沒有軍人出身的教官,「執法的武力」不足以壓制他們。遇到這種學生,管理他們的學務主任和生教組長,通常希望他們趕快轉學。
「藥物濫用就像是病毒傳播,一個班只要有一個,很快就會擴散,非常可怕。軍訓處從高中下來幫助國中,是非常對的。我們做前段教育這一塊,軍訓處就做戒毒後面這一塊,」和教育部軍訓處「分工」兩年多,慈濟基金會教育發展處負責人陳乃裕表示。
「拉K」少年們的家庭背景類似:被原生家庭拋棄,父母或是過世、或是不在,甚至也是毒癮病人。他們靠吸食毒品、替成人毒梟服務,和逞兇鬥狠活下來。
誰有時間管他們?
一對一輔導 搶救危險學生
吳豫州自告奮勇,開先鋒,要把這群小孩搶救回來。
「小盤藥頭先餵他們K他命,上癮再升級打海洛因(一級毒品)。海洛因一次就上癮,又貴,沒錢,毒癮發作了?你就替我去向同學賣K他命,」初春雨夜,吳豫州在退伍後桃園虎頭山下開的日本料理店內分析。
這家店也和毒品案有關。這是他用自己的退休金,從一群有藥物濫用史的員工手中,頂下來的。如今,領班和大廚都是主要股東。這套經營模式,和連鎖的王品集團一樣。
他為教育部規劃出的「藥物濫用成癮」另類教育體系,成效卓越,很多十三、十四歲的吸毒少年,被他從懸崖邊拉回來。
憲兵出身,多年軍旅,吳豫州「武功」高強,擅「擒拿術」。很多青少年跟他交手,很快就拜服,不敢造次。
「他在新北市幾十個學校,地毯式地一個、一個國中拜訪,把高危險群的學生帶出來。請高中教官到國中,一對一輔導,並發展一套二十個縣市,都可共用的輔導策略,」軍訓教官系統唯二少將,台北市教育局軍訓處主任張百誠,很推崇這位學長。
用「陪伴」代替「懲罰」
外省第二代,父親是國軍的財經官,吳豫州在中正預校成立之初,立刻放棄桃園高中高二的學業,降級轉考中正預校第一期。三年後,考進陸軍官校,成為黃埔正科軍官,畢業成績第十一名,分發憲兵。
如今,頭髮斑白,笑容滿面,說話聲音低而速度稍快,措詞常藏機鋒,讓人猛一聽,耳朵都豎起來:「不要在乎他們的無理(禮)言行,要注意是不是有價值觀的轉變,價值觀才是重點」、「順著他們的邏輯,不要反駁他們,不要教訓;做孩子生命中的貴人,長期陪伴,」他點出幾條處理高關懷少年,最根本的守則。
滿懷愛心,仍要寬嚴有度,紀律不能廢弛﹔因為,這些吸毒小孩,豈會沒有花樣?
例如,中央山脈南二段三星期的長征,小孩牙痛?專人陪下山治療牙痛;好了,再上山走完,沒得折扣。威脅要跳懸崖自殺,不走了?吳豫州先一本正經問他:變成粉身碎骨,只能挑一塊骨頭撿回來,你要挑哪一塊回去給父母看?軟硬兼施,少年惱羞成怒,只有走下去。
三星期縱走,由於他的專業規劃能力,和穿梭第一線親身督導(他上下山負責補給),因此平安無事。
前教育部長吳清基,在軍訓處長王福林建請下,親頒榮譽獎牌給十二個少年。「拉K少年」完成人生第一件壯舉,價值觀開始鬆動,往主流靠攏。
「我們都以吳學長為典範,也來推行我們的高關懷活動,」桃園縣上校督導楊又先、屏東縣督導王國信,在相隔三百公里的校外會辦公室,不約而同說:他們也要複製吳豫州為新北市校外會立下的「搶救危險心靈」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