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輕輕來去一陣淡雅馨香等待凋零
2015/10/26 18:26
瀏覽96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婆娑幾點雨經過深情的告白,方娓娓而來,小池塘中央依舊亭亭而立幾朵被焦陽曬嫣兒的荷花,喜荷的朋友惦念著一張荷塘的照片。花已謝,人已去,蓮子早采摘盡了,無心亦無疼痛,剩下的是膠原自生一片茂密的綠,陣陣秋雨滴打在葉上,盤旋在徑杆兒的端部,把那淒清冷寂一點點一點點驅趕。荷葉一片緊挨著一片,圓圓的蓬蓬裙邊是冬天的大雪天互相取暖的掌心,分開久了就遺失了溫度。

近日來喜歡看舊書,讀蓮心事,聽老曲兒,跟著哼緩緩催眠,夜裏的夢變得很沉,折合著這扇門,緊閉不開。許多天連續在做夢,睡夢中醒來有些疲憊,伸出雙手要捉住什麼,醒來手裏依舊空空如也。懵懂亦也清醒,睜開眼睛她們還在熟睡中。定是有人在夢中思念不禁哭出了聲,羞紅了臉頰隱隱消失不見。

我總不願如睡蓮一般,側臥的姿勢也那麼另人心疼,我總不能如蓮心一般,把苦澀緊緊包裹在裏面,我總不想如蓮花離開水一般,蜷縮在一起一瓣一瓣。沒有怨言,遠遠的遠遠的看著也很好,因為青澀因為弱小所以要好好的生長在自己的土壤上慢慢吸收養分。

信手翻開幾句,前人描摩蓮的詩句,感動著他們的詩意生活。最喜以戲虞歡快的口吻描寫蓮的那首《江南曲 晉·樂府 》江南可采蓮,蓮葉何田田。魚戲蓮葉東,魚戲蓮葉西。魚戲蓮葉南,魚戲蓮葉北。劃小船,撐竹竿,唱采蓮曲,魚兒歡愉的遊走在東西南北各個方向,當你想停下手中的事,撫水與魚兒嬉戲他們偏偏躲得遠遠的。關於朔影斑斕的夢,頑童齜牙咧嘴的傻笑,一起引吭高歌,飛火流螢,時常令我想起公開大學 學位家鄉的夏日的田野,碧綠的稻田中央光怪陸離的長一片荷花。紅的粉的夾雜著青色的蓮蓬,偷偷探過頭,高過稻穗低頭俯瞰一起成長的夥伴。

經曆這個短促的夏,等待過南苑荷塘荷花生長的一整個周期,賞過遺愛湖別致的白色蓮花,摘過家鄉豐碩的蓮子,開始對蓮的韻味有了別樣的了解。你是充滿靈性的植物,始終懷揣著少女的情懷,來細細摸索這個洋溢著許許多多無知的世界。路人留給你的要麼是焦心的等待要麼是會心的一笑,你教他們心若綻為蓮,何懼塵埃微。觀音大士,取蓮為坐臺,同一個姿勢端坐千年,我們便張望了千年。。俯瞰塵世間紛擾和繁華,終歸飄散落入凡塵,塵歸塵,土歸土。

朋友知道我愛蓮,出門遊耍時,帶回一朵睡蓮給我。我取水來,插在瓶子裏,每天觀察她微妙的變化。花苞飽滿,溫柔的底下頭,宛若低頭沉思。沒有荷葉的陪襯,她顯得有些孤寂,我手指輕輕一碰,她便落下一瓣花瓣,她驕傲的心在流淚,一碰就碎。沒有根的牽絆,夜夜思念,夜夜憔悴。看著她一瓣一瓣的落下,我卻無能無力。原諒我無心的罪過,花綻放在枝頭是生命,握在手中便是塵土。小心翼翼地拾起每一片花瓣,安放在手心,一場彩色的電影放樂觀面對困難 到高潮處頻率失了真,變換成黑白色。按捺不住內心的悲喜,忍淚看完這場生命的輪替。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