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漫談子宮移植手術
2015/11/18 14:39
瀏覽1,048
迴響1
推薦75
引用0

就在上週,美國紐約時報一篇新聞裡提到,位於美國俄亥俄州的 Cleveland Clinic 醫學中心,即將於未來幾個月內,為 10 位女性受試者進行子宮移植的試驗手術(NY Times, 2015/11/12

事實上,從今年9月底,先是英國首先批准醫院進行子宮移植手術(BBC, 2015/9/30),接下來是上週的美國,本週則紛紛有法國Le Figaro, 2015/11/9以及中國世界新聞網,2015/11/14)發佈消息,將於各國的醫院內開始進行子宮移植手術人體試驗

探究這背後的原因,是因為一項自2012年開始瑞典 Mats Brännström 醫師及其團隊進行的子宮移植試驗(Mats Brännström et al., 2014其中一個手術成功且於201411順利生產的個案,當嬰兒狀況持續穩定數個月之後,醫師先是於今年7月發表了研究背後的心路歷程(Mats Brännström, 2015),8月則跟著發佈新聞分享這個成功案例如今這個小男嬰已滿周歲


(圖片來源)


話說回來,其實瑞典這個團隊並不是進行子宮移植手術試驗的首例早在這之前,不難從網路上搜尋到一些資訊,包括最早於2000年沙烏地阿拉伯、以及2011年土耳其的兩個案例。那是為什麼,各國的醫療團隊一直等到瑞典發表了成功個案後,才紛紛決定進行子宮移植手術的試驗呢?

原來,沙烏地阿拉伯與土耳其的這兩個案例,都稱不上是成功的。

沙烏地阿拉伯的醫療團隊在沒有什麼背景研究的狀況下,以一位46歲的女性為捐贈者,試圖將子宮移植到一位26因產後大出血而子宮切除的女性身上據稱這個子宮在26歲受試者身上成功運作了99天,有對雌激素與黃體素產生反應,但最後因急性血栓與子宮壞死而將子宮移除Anjana Nair et al., 2008整個案件宣告失敗,執行團隊一度在國內造成撻伐,且子宮移植試驗也因此被政府禁止

土耳其的醫療團隊則是首宗腦死患者為子宮捐贈者23歲),受試者是一位21歲罹患先天性無子宮的女性(Derya Sert)(Ozkan O. et al., 2013根據瑞典Mats Brännström醫師在心路歷程裡所分享的,這個移植手術,意外地是由一位資深「整形外科醫師」所帶領的。從網路搜尋標題來看,一開始以為這個土耳其案例是成功的事實上,這個由腦死患者捐贈的子宮,確實在Derya Sert身上成功運作了;包含6個正常的月經週期,以及20134月成功受孕然而,這個懷孕在8週後就因胎兒無心跳而被終止了CBSNEWS, 2013/5/14


(圖片來源)


再回到一開始,紐約時報這篇關於Cleveland Clinic醫學中心的報導裡面有個部分特別引起我注意

Cleveland Clinic團隊的代表Andreas G. Tzakis醫師向媒體表示:「這些女性(受試者)完全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她們已被告知(子宮移植試驗手術)的風險利益,她們有很多時間可以思考,再思考我們能做的就是確保她們的安全,以及盡可能地讓手術成功

這些話是沒問題的,但就是有哪裡讓人隱憂

最主要的問題就是,美國 Cleveland Clinic 的醫療團隊表示,他們將會使用死者的子宮做為移植手術的器官來源,也就是前面提過的 土耳其個案所採用的而不是目前唯一完全成功案例的,瑞典 活體子宮移植的模式

至於原因,根據紐約時報這篇文章所引述的內容指出,美國 Cleveland Clinic 醫療團隊認為使用死者器官移植是為了提高對「捐贈者」的保護。如果是採取活體子宮移植,這個捐贈者就必須進行長達7~11個小時不等的手術時間。

說保護「捐贈者」似乎無可厚非;但仔細一想,那「受試者」又是被怎樣的保護了呢

(圖片來源)

美國Cleveland Clinic醫療團隊告訴紐約時報,Andreas G. Tzakis 醫師曾執行過幾千件的移植手術,並且帶領團隊到瑞典參與了迷你豬與狒狒的手術,並觀摩了九場人類的子宮移植手術。

如果真的如此看重這個瑞典研究,應該就會知道,在兩個母親捐贈子宮給女兒的成功案例之前,第一個案例雖然也是採取活體子宮捐贈,但是來自一位61與受試者無血緣關係的善心女士這個受試者後來雖然也成功產下健康的寶寶,但是經歷過早產31週,1775g)的過程,讓 Mats Brännström 醫師無法把這案例視為完全的成功

或許,那是為什麼在之後的案例裡,瑞典這個團隊不僅僅是採取活體子宮移植,還找來了這些受試者的母親做為捐贈者

瑞典的 Mats Brännström 醫師從 2002 年起,持續不斷地投注在子宮移植手術,從小型動物到大型動物,不知做了多少次的動物實驗(Brännström M, Wranning CA & Altchek A., 2009),但一直到真正試驗在人類受試者身上時,依然是戰戰兢兢的對於個案的成功與否,始終採取嚴謹的認定Mats Brännström 醫師在那篇心路歷程裡提到,他認為,僅僅是移植手術本身順利完成,還不能算是成功;而是當移植手術的目的(懷孕生產)也達到好的結果,才能真正宣佈成功

這樣的態度不只是令人欽佩,我想,那也是為什麼連續五個案例都是手術成功,也產下健康寶寶的


(圖片來源)


相較之下,美國 Cleveland Clinic 醫療團隊,光是一個預計開始人體試驗的新聞,就如此大張旗鼓,像是已經得到結論了似的。更別提他們採取的是先前失敗案例的方法,且沒有在新聞裡說明如何降低受試者風險,只是顧左右而言他,用保護捐贈者的理由來當煙霧彈。

而對這群受試者而言,無論如何,這輩子已被宣告不能懷孕生子了,所以有什麼多的嘗試,似乎都是值得的。在這樣的狀況下,身為研究者,應該要更謹慎地看待試驗,盡可能地為受試者最佳利益著想畢竟,隔著專業砌起的高牆,說真的受試者如何能真正明白風險;尤其當研究者一開始就選擇了失敗風險較高的方式進行試驗?

*** *** ***

許多相關的新聞報導都忽略去提到,這還只是臨床試驗並不是已經可以到醫院去做這個手術了。在這個階段,這些醫療團隊一方面需要資金投注,一方面也需要合適的受試者,或許因此讓媒體渲染了這個消息,是可以理解的

但若您是對這個消息感到期待且有意願去嘗試的,提醒您,這些無論是美國法國中國廣州,或是將來假使台灣也開始招募受試者都還是在臨床試驗階段,並不是已經通過試驗了既然是試驗,就有可能因一些非預期內的因素而終止

而依每個團隊會有不同的試驗設計,當然也會有不同的試驗結果正如同,美國Cleveland Clinic醫療團隊的試驗設計,就與瑞典團隊不同,所以我們也無法預期會有相同的結果

在這個階段,受試者可能面臨的是,移植手術本身、移植後長期服用免疫抑制藥物、移植後排斥反應、死產、早產、移植物壞死等;雖然手術本來就有風險,但以當這個臨床試驗的受試者而言這些風險的種類大小是未知成功機率(包含最後順利產下健康嬰兒)也是未知

若最後您仍願意參與試驗,所有因此受惠,包括醫療團隊以及日後試驗通過後執行手術的人,都會(應該)對您致上最深的敬意與感謝願意以自身風險,提供臨床試驗無比珍貴的經驗與研究成果

 讚啦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1) :
1樓. ABCDEF(翠雲)
2015/11/20 09:19
競技

這個世界上的人類多樣化,拿生小孩來說,有人生太多沒辦法養大,有人想生小孩無法懷孕。

現在又來個子宮移植手術,然後醫學科技就來競技。

人工受孕胚胎植入術,我在醫院OR跟過不少台手術,病人要花很多時間和金錢,很辛苦,我們這些隨便就可以懷孕的人體會不出來那種心情。

其實不少是後天因素造成的不孕,不是先天。

要愛護自己的身體愛護自己的子宮~~從小要教育,但是好像基礎教育老師都沒說過如何保護自己的子宮。

 感謝你提供的知識。

也感謝你的回覆喔^^

Fox恭喜恭喜

克禮司2015/11/20 12:0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