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天使的咒語。。轉載自張曼娟 - 喜歡。。
2007/07/19 17:12
瀏覽1,557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天使的咒語 <轉載自張曼娟 - 喜歡>
  
祥祥在電腦鍵盤上一個字一個字敲著,指甲滑過的聲音輕脆,

像是敲擊著好聽的樂器,把夜晚演奏成和諧的樂曲。

初夏的風穿越整座城市,仍然能夠分辨,是從海上來的,有星子墜落,海豚跳躍過

的氣味。她深吸一口氣,遠處公園裡的茉莉已經開了。

妳是鼻子太靈敏?還是人有想像力?曾經有人這樣問過,她沒有回答。

這樣的空氣,這樣的風,帶她回到十年前的校園,夜晚的租賃公寓綿聽得見音樂系

同學練琴的聲音。共租一層公寓的室友常常抱怨這樣的噪音是折磨,祥祥並不這麼

想,她踮起腳尖在琴聲裡隨意舞蹈;在琴聲裡給在另一個城市讀書的馮凱寫信:

「有兩個星期沒收到你的來信了,如果妳還不出現,我很脆弱的,你也知道,我很

難拒絕別人熱情的追求,所以……」

寫到這裡,她忍不住咬著筆桿笑起來,這信一寄到,用不了一兩天馮凱肯定飛奔而

來,她太了解他了。在補習班的時候,他就是力戰群雄,奮不顧身,才獲得祥祥青

睞的。聯考一放榜,他們一北一南,馮凱的臉色難看得一塌糊塗:

「天將亡我!天將亡我!」

他掙扎好久,不肯去註冊,差點鬧家庭革命,馮家找了祥祥談話,叫她勸勸馮凱,

祥祥乖乖的點頭答應,很識大體的模樣。一見馮凱就翻了臉,把所有能掀的東西都

掀了:「你故意害我是不是?我被你爸媽當成紅顏禍水你高興了吧?你滿意了吧?

我再也、不、理、你、了──」

「祥祥!祥祥!不要啦,拜託,妳不要生氣──」

馮凱從逆來順受的站立轉變為恐懼,急急抓住祥祥手臂,不讓她走開。

「你放手。」

「妳不要走……」

「放手啊!疼──」祥祥大叫。

馮凱嚇得鬆手。祥祥槌他、踢他、嘴裡一連串約為著:

「野蠻人:你最野蠻──我痛死了!你這個野蠻人──」

馮凱不閉不躲也不求饒,由著祥祥發洩一頓。祥祥累了,停下來,喘吁吁地瞪著馮

凱,意猶未盡:「都是你,」她滿肚子委屈的抱怨:

「害我變成這麼潑辣……」

馮凱第二天便南下註了冊,又馬上搭夜車回來找祥祥:

「我辦好手績了,明天就趕回去上課。」

祥祥對他不理不睬,低著頭翻鑰匙,一陣亂攪,廢然而止。

「忘了帶鑰匙?沒關係,我跳進去幫妳開哦。」

他提起一口氣準備翻進牆去,忽然覺得衣角被牽住了,遲疑的回過頭,看見祥祥漾

著柔光的眼眸,心在一瞬間融成晶晶亮亮一大片。

「我把你打疼了吧?」

「不疼。一點也不疼,真的。」

「你騙找。」

「我沒有。我好禁打的,一點也不疼──」

「那,打了等於沒打囉?」祥祥幽幽的抬起睫毛,臉上的表情忽然兇惡起來:


「我再打!反正你不疼──」

她追著打,馮凱抱頭而逃。

她就是了解馮凱,知道他對她一點辦法也沒有。

她在琴聲中寫完信,穿著睡衣,踞著腳尖從房間滑行到廚房,開了冰箱取出一罐酸

梅湯,又旋轉著自己的舞步經過客廳。在旋轉中,她彷彿看見一個人影在角落

裡,放慢速度,於是她看見,是一個穿白色上衣的,男人。握緊酸梅湯,她站住,

面對那個微笑的男人:

「你是誰?」

穿著蕾絲邊白色睡衣,赤著腳,舞動一罐酸梅湯,這是第一次見到阿尉時,祥祥的

特殊造型。

阿尉是祥祥室友的表哥,他說:

「我以為妳是一個舞蹈家。」

祥祥每次一想到就覺得好糗。在校園裡遇見,阿尉總笑笑的望著她,她忽然覺得舉

步維艱起來,腿腳僵硬得不像自己的,索性站住了,倚在走廊邊。

「祥祥。在做甚麼?」阿尉和她一樣的姿勢,靠著走廊欄杆。

「看海。」

「這裡看得到海嗎?」

「這裡有海上吹來的風。」祥祥歪著頭,很挑剔的看著阿尉:

「一定要看見海了,才知道海在那裡嗎?」

後來,阿尉每次見到她就問:

「祥祥,看見甚麼了?」

「流星。」大白天她這麼說。

「飛魚。」坐在教室裡她這麼說。

「祥祥,告訴我,妳看見甚麼了?」

阿尉專注的看著祥祥的眼睛,祥祥眨了眨眼,好像被強光刺激到了,

很不舒服的樣子。

她沒有回答。

「妳一定看得見的,告訴找,妳看見甚麼?」

祥祥蹙了蹙眉,下定決心的說:

「馮凱。我看馮凱。」

「還有呢?」阿尉不肯放棄。

「馮凱。」祥祥堅定的:「就是馮凱。」

阿尉嘆息地:

「除了馮凱,妳真的看不見別人了?」

祥祥眠緊嘴唇,顯得崛強。

阿尉深吸一口氣:「妳應該看見一個守護妳的天使,妳應該看見……」

大三那年,馮凱北上的次數愈來愈少,他在學校參加的活動很多,有消息傳來,說

馮凱和校花走得很近,迎新舞會上是他們倆開的舞。祥祥忽然吃壞了東西,半夜裡

胃絞痛,她掙扎著叫醒室友,室友叫來了阿尉。阿尉看見她慘白的臉色,始縮成一

團的痛楚,眼眶紅起來:

「我們去醫院,來,我們去醫院……」

祥祥勉強在攙扶下邁幾步,一次狂暴的痛席捲割裂她的身軀,她俯倒,地板伸展手

臂要擁抱她,無助絕望的呻吟,止不住的嘔吐,地想,這很接近死亡了,就要死

了,耍死了……她看見一張發亮的天使的臉孔靠近,彷彿還有搧動的羽翼,眉目眼

神很像阿尉。是了,他說過要成為她的守護天使的。

出院以後,她變得有些厭食,食量跟麻雀差不多,而且憂鬱。馮凱聽說了傳言,又

聽說地病了,要北上看她,她說要準備報告沒時間見面,於是連電話也不接了。馮

凱忙著系學會的選舉,實在不可能立即抽身北上,祥祥漸漸不上課,很迅速的消瘦

了。

「祥祥,陪我吃點東西好嗎?」

阿尉一定能找到她,不管她躲在那裡。

「我吃不下。」

「妳一天都沒吃東西了。」

「我吃了。」

「妳今天吃過甚麼?」

「天使不管人家吃甚麼的。」

「那,天使管甚麼?」

「阿尉。帶我去海邊好不好?」

他們趕到海邊去看落日。

阿尉問:「妳不快樂,是不是?」

「好像是。我現在要靠海這麼近,才能看見海哪。」

「是因為馮凱?」

「阿尉。」祥祥轉頭看他:

「我覺得很抱歉,你每次看到我都是不太好的狀態,不是奇形怪狀,就是半死不活……」

「可能是我們不常見面的緣故。如果我們更常見面,妳想,會不會好一些:」

祥祥不說話,縮起身子。

「怎麼了?」

「胃痛。」

「我們再回醫院檢查一次,好不好?」

祥祥搖頭,過了一會兒,她笑起來:

「有天使看著找,我不會有事的。」

秋天的海岸有些涼,阿尉的外套一直穿在祥祥身上,他載她回去,在公寓門口,看

見馮凱背著背包坐在那兒。阿尉身後的祥祥明顯的震動了,但,她仍坐著,並不打

算下車,好像阿尉調轉車頭離開,她也不會有異議的樣子。這念頭確實在阿尉心頭

萌生,十分強烈,他用力握住車把,深吸一口氣,側頭對祥祥說:

「去吧。」

祥祥離開摩托車後座,緩緩走向馮凱,挺直脊背,很優雅的,仍穿著阿尉的外套,

阿尉不想停留,加速遁逃於夜色之中。

按著,天蠍座的祥祥過二十一歲生日,由馮凱主辦生日party,也邀了阿尉參加。

「我得想想,有甚麼特別的禮物送給妳。」阿尉說。

「你來就好,我介紹馮凱給你認識,他說妳是我的救命恩人,他要叩謝你的大恩

呢。」

那一天,阿尉沒有來。祥祥覺得也好,讓他做守護天使太辛苦,也太不公平了。第

二天,阿尉在教室外面等地:

「昨天的party很棒吧,抱歉我沒趕上。」

他把手掌打開,一張火車票躺在掌心:

「送給妳。生日快樂。」

「謝謝。」祥祥接過來,車票上寫著站名:

永康站至保安站


看她端詳著車票,阿尉問:

「祥祥,妳看見了甚麼?」

我看見你寧願大老遠去搭火車,也不願意暗我過生日──祥祥覺著一種惆悵的失

落,但,這是應該的,她對自己說,阿尉是個好人,他若決定放手,我應該高興,

於是她笑起來:

「我看見火車,我明白妳的意思,謝謝你。」

「妳明白就好了。」阿尉的笑容裡有欣慰的神情。

一切到此為止了。祥祥將車票放進收藏紀念品的盒子裡,用一種告別的心情。

然而,大三剛結束,馮凱就確定要結婚了,一個學妹懷了他的孩子。

「你怎麼能結婚呢?你自己都只是一個小孩。」

祥祥教訓的口吻,聽起來完全不像情人,倒像師長或者家長,她把自己的情緒抽離

得好遠好遠才不會太痛楚。她東拉西扯說了一大堆不該結婚的理由,可是,馮凱似

乎並不接受。

「反正,你就一定要這麼做了,對不對?」她氣得發抖。

馮凱忽然像小孩子一樣大哭起來,抓住祥祥的手:

「我對不起妳!對不起──妳打我!妳踢我好不好?祥祥!妳打我啊──」

「你放手。」

「求求妳!妳打我吧!」

「放手啊!疼──」從肺腑發出的尖銳喊叫。

祥祥雙臂環抱住自己的身體,不肯碰觸馮凱,一點也不肯。

她覺得是因為阿尉離開,並且入伍當兵去了,再沒有天使看守,才會發生這些事。

那麼,她絕望的想,噩運是不是會接踵而來?

她也知道馮凱的離開,終結了她在情愛中的任性和蠻橫。她是任性的,因為覺得自

己愛得那麼誠摯,撒嬌或者撒賴都是可以被允許的。

原來不是這樣的。

阿尉努力要和她取得連絡,她用僅剩的任性抵禦他。

反正都是一樣的,所有的夜情都是不穩靠的,阿尉把火車票交給她的那一刻,就已

經夠清楚了,還有甚麼可說的。

祥祥變成一個普通的女人,把那些特殊的質素都深深埋藏起來,在看得到而且看得

很清楚的世界裡過生活。她在一家電腦公司擔任公關部門的工作,每天要接很多電

話,與很多人糾絡交談,其他時候,她幾乎都是沉默的。初夏的午後,她喜歡推開

窗,在窗迸站一會兒,沒人知道她在想甚麼。

公司有一場開發新軟體的發表會,她企劃活動,監督連繫事宜,忙得團團轉,在應

付媒體訪問的時候,覺得角落裡有一個人影,已經佇立許久,她偷空轉過頭去尋

找,一個穿著白色上衣的男人,對她微笑,是阿尉。

楞了片刻,直直朝阿尉走去,盯著他的臉看:

真的是你!」

「如假包換。」

兩個人都笑起來。祥祥才知道阿尉是他們公司極力爭取的客戶:

「天啊!我得對你阿諛奉承才行了。」

「我等了好久,終於有機會了。」

「但我準備離職了。」她故意說。

「真的「怎麼沒聽說?」

「你打聽我?」祥祥忽然變得蠻橫:

「太過分了。」

「妳看起來真的很好。現在身體好嗎?」

「強壯如牛。」

「好極了。」阿尉笑著。

祥祥現在知道當年為什麼喜歡看見阿尉,因為他有很真誠好看的笑容。

「可見,當年的咒語果然有效。」

「甚麼咒語?」

「那張車票啊,那張火車票。」

「喔……是呀。」祥祥笑得迷迷糊糊。

又是那張火車票,究竟是怎麼回事,那張票是一個咒語嗎?有甚麼玄機是她一直沒

有看見的嗎?

同部門的小青來找祥祥,看他們聊天,顯得很奮:

「啊!尉經理跟祥姐真的認識呀?怪不得尉經理總打聽祥姐呢。」

發表會結束時,阿尉找到祥祥:

「希望妳別介意,我只是想知道妳過得好不好?」

「我知道……」祥祥頓了頓:

「守護天使嘛。」

「是啊。」

阿尉還沒進電梯,小青擠到祥祥身邊,一面應酬的笑著,一面咬耳朵:

「他是今天出現的,最有價值的單身漢。」

祥祥飛回南部老家,翻箱倒櫃,把大學時代收藏保留的東西找出來,一張火車票,

那樣一張小紙片,很容易遺失吧,很可能不見了吧,恐怕找不到了……火車票落在

眼前的時候,她還有些遲疑。

就是它了。

祥祥仔細看著上面每一個字,八年前的十一月十五日,她的二十一歲生日,永康站

至保安站,她忽然看見一種新的排列組合的方式,地無聲的俯倒,像急病的那一

夜,像看見守護天使的一剎那「永保安康」,是生日的祝福咒語。

著這樣執著的深情,她卻一直沒有看見。因為阿尉相信她能看見,結果,她被自己

蒙蔽這樣久。

終於明白了,那些,曾經不明白的事。

咒語,令她孤單許多年,卻也指引她找到真愛。

沒有邀約她,甚至也不連絡,但祥祥始終沉浸在一種奇妙的喜悅感覺中,連敲打電

腦鍵盤,也像演奏樂器的心情。阿尉曾經以為牠是舞蹈家呢,想起過去的事便忍不

住想笑。

得過去的自己一點一點回來了,她又可以看見、聽見或者感覺一些別人無法感覺到

的事。比方說,從海上吹來的風,有潮濕的氣味,雖然海在看不見的遠方。

尉他們下了單子,公司在墾丁舉行慶功宴。祥祥和同事游過泳,喝過下午茶,又吃

了豐盛的晚餐,聽阿尉的同事說他去了新加坡,沒活來參加。祥祥並不覺得櫥悵或

失落,她覺得這樣的重逢已經帶給她一些很珍貴的力量了,像是重新認知了一些

事。

是舞會,熱烈而瘋狂,祥祥不想跳舞,一個人溜到陽台上,坐進藤椅,把腳抬高,

交叉著放在欄杆上,看著遠遠近近闃暗的森林,她確定知道,穿過森林有一片海。

「祥祥,在看甚麼?」

她聽見這個聲音的時候就笑了。

「看天使啊。」她回答,並不轉頭。

阿尉搬了椅子在她身邊坐下,看著她的眼神裡,又有令她難以承受的光炬了。

「我聽說你去新加坡了。」

「我趕回來了。」

「我要告訴你一件事,其實我好笨,那張火車票,那個咒語,你知道,我竟然花了

八年的時間才看明白。」

「我真的有點意外。」

「要怪你啊。」祥祥兇惡起來:

「誰能相信天使會下咒語的?」

「幸福的咒語,天使也得準備一些,以備不時之需。」

「你準備了很多嗎?」

「那得看妳的需要量大不大?」

祥祥收回腳,格格笑出聲音。阿尉忍不住伸出手去觸摸,他一直很想撫觸的,祥祥

細軟的髮絲,祥祥一動也不動,任他的手輕輕滑過她的肩膀和手臂,來到她的手

腕。

「我可以請你跳一支舞嗎?」

「在這兒?」

「就在這兒。」

祥祥站起來的時候,阿尉說:「第一次看見妳的時候,就想和妳跳舞了。」

祥祥沒有說話,只是緩緩的貼近他,他們在無伴奏的星光下共舞。

祥祥聽見一大群飛魚躍出海面的聲音。

〈創作完成於一九九七年〉

我很喜歡張曼娟的書  這篇文章是我偶然看到的

我記得永保安康也是因為張曼娟而開始出名  而吳宗憲那首永保安康則是讓

永康與保安這兩站更出名

這是某次瀏覽網站時看到的  我很喜歡所以想轉貼

不過如果有侵權@@"請告知我一下我會移掉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轉貼文章
下一則: 。。鋼杯定理。。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