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菲律賓1] 我們與宿霧的距離
2019/08/01 23:27
瀏覽769
迴響0
推薦24
引用0

一個人的宿霧,薄荷島之旅

 

[菲律賓1] 我們與宿霧的距 

若說大航海時代的達伽瑪發現印度航路,為葡萄牙人扳回錯失發現新大陸的遺憾,而麥哲倫掛著西班牙國旗航行世界一周,便是航海事業的總驗收,也是完結篇。 

麥哲倫本人並未完成航行地球一周的使命,他來到一座小島時,被當地土人給殺了。後來的航海家洛佩茲以當時西班牙皇太子菲利普之名,命名這群島,自此這個地方被音譯為菲律賓。這個身不由己的名字,如今令政治人物芒刺在背,部份人想脫離充滿殖民傷痕的歷史與名字(如 : 現任總統杜特蒂),可惜多數人民不買單。 

麥哲倫帶來了武器,更重要的是,他也帶來了信仰,幾經演變,意外讓人們轉性,如今菲律賓是東南亞唯一的天主教國家,非常特別。 

旅行過開啟大航海時代的葡萄牙,下一站我來到鄰國菲律賓,正是追隨麥哲倫的腳步而來。搭乘廉航Air Asia,可直飛菲國第二大城 - 宿霧,在此展開海島五日遊。 

13:25 抵達宿霧後順利出關,買完SIM卡,搭上開往市區的巴士,很快便初嚐塞車的滋味,車陣中看到不怕死的菲律賓人,還穿梭於馬路做起小本生意。從機場所在的麥克坦島到市區,巴士停停走走耗了一個半小時,好不容易才到達終點 - 公車北站(North Bus Terminal)。這人流密集的巴士站就在SM集團所擁有的SM City Mall旁。 

據說SM集團的老闆是菲律賓首富 - 華人施至成,早期以賣鞋起家。這集團在菲律賓共有30幾家以SM為名的百貨公司,規模一間比一間大,SM City內居然還有遊園車。既來之,則安之,我便在這碩大的Shopping Mall裡覓食,吃完一客烤乳豬,然後坐上載客摩托車前進市中心。往目的地 - 麥哲倫十字架的路上,我宛如化身Discovery勇闖天涯的旅行家,對沿途陌生的街景驚呼。雖然機車排放的廢氣,讓她與想像中的繁華有落差,我卻雙臂展開,像在觀賞另一部迷幻的公路電影。 


宿霧的歷史地標到了! 麥哲倫十字架相傳是為紀念第一批菲律賓天主教徒的誕生,由麥哲倫於1521年豎立起來的。當時未開化的原住民相信 : 只要將木質的十字架削成屑服用,就能夠治百病,於是趁半夜沒人時,偷偷刮削十字架,於是十字架越切越小,幾近斷裂。如今原始的十字架據傳被封存在新建的十字架中,供奉於八角形的石造禮拜堂裡。這小禮拜堂建築華美,瑰麗的穹頂上,還彩繪著麥哲倫豎立起十字架、為當地酋長受洗的壁畫,至今保留原始樣貌,色彩異常艷麗傳神。 

在禮拜堂的一旁是聖奧古斯丁教堂(Santo Niño),不知正在進行什麼彌撒,人滿為患。為鄭重其事,得經過安檢才可進入。其時主教在露天廣場佈道,信眾們無不神情專注,虔誠祈禱。我走進內堂裡繞,發現有一群人在排隊,雖覺得怪,但以為是在排上洗手間,笑笑地便離開教堂。 

當我走出教堂竟看到西邊的天空冒出濃密的黑煙,有地方失火了! 火勢似乎不輕。那方位與我當晚要住的旅館相同,該不會這麼巧吧?! 紛亂中我又走回教堂,才發現這座建於1565年的教堂大有來頭,竟是西班牙教會在菲律賓的第一個傳教據點,正式名稱是耶穌聖嬰教堂。最珍貴的是相傳由麥哲倫運來、高約40公分的耶穌聖嬰像。原來大排長龍的人都是要去一睹聖嬰尊容。我豈能向隅? 

這時外面的彌撒已結束,順勢排隊看聖嬰的人也變多,我悔恨剛剛沒排隊,現下隊伍忽然多出了五、六十人。那聖嬰像就好比浴佛節的小悉達多一樣神聖可愛,祈願聖靈保佑眾生永保平安。 

離開教堂,此時夕陽已染紅天空,壯麗無比。往碼頭慢慢閒逛,就是要買明日到薄荷島的船票。我挑選的是Oceanjet船公司,怎料冷氣艙的票竟已售罄,只能買到戶外艙。原本我想訂6點的船,又怕隔天起不來。問清售票櫃台倘若錯過船班,就要加價候補。但若提早來搭船,就不必重買票。於是天真的我竟決定買8點的票,想著要搭6點的船。 

買完船票,我在機場以台幣1000元換得的1500披索也快花完。在當地人的協助下,找到一家可以換匯的雜貨店,換得100美金後,我想快回酒店休息,就在路旁詢問一台Taxi。那司機說他已經下班了,問我知不知道有火災,好幾棟民宅連著失火,交通阻塞嚴重,於是他索性停工。在我央求下,司機只好勉為其難載我去酒店。 

One Central Hotel & Suite是這次在宿霧住的酒店,位置非常理想,旁邊就是Elizabeth Mall,離觀光景點與碼頭都很近,非常方便隔日的移動。不僅酒店房間的設施齊全,甚至頂樓還有健身房與泳池,CP值很高。第一天抵達,我無緣使用八點半就close的設施,於是決定最後兩日在宿霧的住宿也歇腳於此。 

一切就緒後,我往隔壁的生鮮超市採買去。由於訂房沒有含早餐,於是巧克力、餅乾、優格、水果酒全被我抓進購物車。周五的宿霧,人們蘊釀休假的心情,商家也延後關門時間。不知不覺,我竟已逛到科隆老街的夜市。看見到處是商場與人群,我卻只想返回酒店享受寧靜。當地的第四台還看得到台灣最夯的戲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果然最In的訊息與台灣沒有距離,想起兩地連時差都沒有,理應關係緊密,然而卻彼此陌生。 

把鬧鐘調到凌晨五點,下一站在海峽另一邊。但願明日的海島故事能寫下浪漫篇章。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