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葡萄牙 D8] 阿威羅,波爾圖
2019/06/14 16:47
瀏覽1,645
迴響0
推薦21
引用0

2/2 [葡萄牙 D8] 阿威羅波爾圖

國鐵的Bonus

一般葡萄牙旅館都是在早上八點以後,才有早餐提供,對於早起的我很吃虧。不過科英布拉這家小夜曲旅店,不僅內部高貴不貴,前檯也很友善,更好的是他們七點就供早餐了。這一天迅速用完旅館的免費早餐,就要離開科英布拉這個有氣質的地方。我又來到山下,越過蒙德哥河(Rio Mondego),從對岸回首曾走過的大學城,天氣真的放晴了。

下一站要去令許多人會尖叫雀躍的美麗之都-波爾圖。我刻意搭乘9:42的火車班次,這班慢車在中途的阿威羅(Aveiro)會停留四十分鐘,葡萄牙火車站進出不驗票。等於讓我有機會多認識一個地方。

阿威羅奇遇

當火車將要進入阿威羅車站時,就看到阿威羅最著名的運河及小船。這裡被稱為比美威尼斯的彩色漁村。我抓住方位後,一下車便向著運河快步前行。路上並與同車的摩洛哥青年同行,他從里斯本調來這裡做專案計劃,我們到了河邊就話別。

雖然看到了河,但感覺就差一點,於是無魚蝦也好,我便沿河岸一直走下去。一面看錶,一面經過河上許多人行景觀橋,感覺這是個商業活動很盛,也很親水休閒的地方。我決定 再多看到一座橋就回頭,結果再下一座橋也不遠,就再多走一點路。就這樣越走越遠,眼看時間一直流逝。

終於不可思議,我走到照片中的地方了。有一些遊客也在拍著色彩鮮豔的傳統遊船,這裡也有巴洛克的房子。兩位台灣來的女生正拿長鏡頭在拍照,我請她們幫我留影。她們二人昨晚在此留宿一夜,稍晚也要去波爾圖。遇到攝影同好,當下留Line,看行程中有無資訊可交換。

接著剩十分鐘,我努力地要走回車站,改走像是站前的大街。明明可看到盡頭的車站,走起來卻成果有限。我急起來,往馬路上手一招,一輛土黃色的小車搞不清狀況就停下來,我氣喘吁吁請開車的金髮美女送我去車站。我指著錶說沒時間了,她也很配合,於是日行一善,我倆皆大歡喜。這是我第一次在葡萄牙攔車、搭便車,後來我也不好意思和她拍照,有點扼腕。此時離火車開的時間還不到兩分鐘,又是驚險的一段。

葡萄牙北上列車途中 (阿威羅 Aveiro - 波爾圖 Porto)

美麗驚歎號

場景再回到火車,當火車接近波爾圖市中心,由側面已看到一排紅瓦白牆的房子沿著山勢而建,樓房像頒獎典禮的合照隊形般層疊而上。而有著扛霸氣勢的路易一世鐵橋 (Ponte Dom Luís I) 與杜羅河的風光,從眼前乍現,那種不知是場景從網路圖片中跳出來,還是我穿越進入圖片中的錯覺,當下令我虛實難辨。

波爾圖有兩個車站,由市郊的樞紐站坎帕尼揚(Campanha) 來到市中心的聖本篤車站(Sao Bento),第一個驚喜出現 - 這應該是世上最美的車站吧。

聖本篤車站本身就像一座博物館,她讓我想起哈利波特裡的場景 : 既有趣又有戲的月台,就像9又3/4月台一般夢幻不真實。當火車要進出聖本篤月台前,會先經過一條隧道,彷彿隧道兩邊銜接不同時空,給人無限的想像,光在月台我就佇立了許久。接著迎面看見高懸的發車時刻表,仍是復古的翻牌式,當它發出機械的聲響,我彷彿看見蒸汽火車正在冒煙一樣。進入百年的車站大廳,又是另一則震憾。挑高的候車室牆面及天花板貼滿了青花瓷,描繪著葡萄牙的歷史、戰爭和農事情景,美到令人目眩神迷。每位經過的旅客,無不停下,或欣賞、或拍照,久久不肯離開。我想能在這樣的地方搭車,算不算也是種小確幸?

穿過人群,在車站不遠處是波爾圖最大的自由廣場(Praça da Liberdade),北側有地標市政廳,兩側則盡是建築宏偉的銀行、酒店與餐廳,世界上最美的麥當勞也在當中屹立,她以新古典的門面內藏平價的奢華,引領遊客爭相來此用餐打卡。莫名的是在廣場上竟有小販趁隙向我兜售大麻,也算另類的奇幻。

我住的旅館距自由廣場很近,只是因在頂樓,要爬迴旋狀的樓梯繞四回,挺累人的。Check in後,我又淹沒回波爾圖的觀光人潮中,這裡的景點集中,遊客隨便走,都會看到值得駐足的美屋、美景、美人兒。

波爾圖是葡萄牙第二大城,也是著名的酒都。城市始建於公元五世紀,早在葡萄牙王國建立之前,前身就是波爾圖王國,甚至可以說葡萄牙的國名和酒,都源自這個古城。這裡曾誕生過六位國王,揚名天下的航海家恩里克王子,也是出生於此。擁有如此顯赫的地位,使得波爾圖與里斯本這兩大城也有著某種瑜亮情結。

週年慶似的最美書店

波爾圖的熱門景點第一名,當屬有世上最美書店之稱的萊羅書店 (Livraria Lello)。這家書店由於內裝精美別緻,她通往二樓的蛇腹狀螺旋階梯及左右對稱的十字天橋,在在都吸引網美入內拍照。然而遊客密度太高,如遇百貨公司週年慶般,連要拍張空景都比登天難。雖然書店方以入內要收門票5歐(買書可抵),以補償參觀人潮造成經營書店的損失,但人潮依然不減反增。據說哈利波特的作者J.K.羅琳也是從書店設計獨特、美侖美奐的佈局,獲得許多奇想。

接著在書店附近的廣場,街角的卡爾莫教堂 (Igreja do Carmo) 以一整面外牆的磁磚拼貼,描繪天主教隱教會創立的情景,吸引我的目光。這堪稱十八世紀最著名的街頭藝術,後來在波爾圖產生許多分身,變成在這裡蒐羅入鏡的最佳綠葉。我相信這樣的裝置藝術在當時一定耗費了不少財力,葡萄牙人盡情揮霍,卻遲於生產發展,終致迅速崛起又殞落,從細節或許可窺得一二。

趁著夕陽西下,華燈初上之前,我要趕緊渡過杜羅河,找個好的位置看夜景。

鐵橋下的相逢

橫跨在杜羅河上方的路易一世大橋,無疑是波爾圖的另一道風景。這座由巴黎鐵塔設計師艾菲爾的徒弟Teófilo Seyrig所設計(艾菲爾真是桃李滿天下)、建於1881年的雙層拱形鐵橋,乍看就像是倒著的鐵塔一般,全長172米,高44米,上層行駛電車,下層用於車輛交通,至今仍是跨度最大的鐵橋之一。這座鐵橋上下兩層都可讓人行走,來的時候,我走上層與電車比肩,回去的時候,就要走下層慢慢接地氣。

走過電車與人共行的路易一世大橋,對岸就是所謂的蓋亞新城,橋盡頭的左上方有座皮拉爾修道院大平台,是能把鐵橋與整個河岸盡收眼底的絕佳位置,也是大多數台灣人、韓國人大會師的地方。

拍完橋上方,我再走往橋下方,由俯瞰變為仰望。在此讚嘆眼前美景,忍不住想分享,於是試著開啟網路直播。不久在河邊,我又再次巧遇施、林二人組,她們剛剛參觀完岸邊的酒莊,並欣賞完一場Fado,看來很滿足。

終於弄清楚她們一個是老師,一個是資訊工程師。由於兩人接著要去吉馬良斯,而我要去馬德拉,應該不會再在葡萄牙遇見了才對。由於再也沒有偶然的必然,我竟有點惆悵。當時忘了合影留念,可惜了三度萍水相逢。

在河邊尋找有什麼餐廳時,發現有位戴毛帽的女生很清秀,一個人坐在高腳椅上寫東西,這太文青,會是下一個J.K.羅琳嗎? 她看到我後對我微笑,於是我便走過去。我問她在寫什麼?當他回答在寫信時,我嚇了一跳,好像是男的,再多聊幾句,更加確定。

他叫朱利安,德國人,在里斯本做Call center的工作。朱利安嚮往東方文化,因為曾經當交換學生去過泰國,也認識了台灣去的交換學生。游走在不同文化間,對於他的名字,各種語言的讀音,他居然也都清楚二三。如朱=Pig,聽說唸起來也像榴槤...和他對話半小時也挺有趣的。然後他問我幾歲。我請他猜,竟說42,雖然是比以前的人接近了,可是我是不是"退步"了? 換我猜他,我說35..30..尷了,人家才25?怎麼西方人都顯成熟? 怪我嗎?

最後朱利安幫我找到前人所推薦的餐廳,那一餐吃了20歐元,帶著些許微醺回家...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