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莎樂美
2010/01/10 21:25
瀏覽1,251
迴響7
推薦83
引用0

(1)

沒有藝術的話,甚麼也不會發生

希羅底深知這一點

如果沒有莎樂美的舞蹈

罪行將無法成為祝壽節目的高潮

醞釀的殺機將在祭壇上睡著

施洗約翰的頭顱,將不會模仿那輕彈的腳尖

脫離地心引力朝金星遠遠飛了出去

希羅底用拉丁文說:

Fiat ars, pereat mundus [1]

她是未來主義的先驅。

(2)

但這一切又遠遠超乎她的想像

唯有藝術能策動更大宗的藝術

悲慟的耶穌才能肆無忌憚大顯神蹟

瘋狂餵飽餓肚子還想造反的五千人

一個幻想的觸角方能從斷掉的腦袋爬出

迅速蠕動,猶太人才可以馴服羅馬人

一神教得以鞭打多神教

耶穌的主禱文這麼說:

Fiat voluntas tua [2]

天父的旨意才能從天上爬到地上。

(3)

莎樂美!她哪裡學來的舞步,踩碎了

羅馬帝國黃金時代堅不可破的韻腳?

長短短六步格,以父老們高貴的理想

守護著諸神同在的歲時與農事

竟敵不過一雙少女白晰美腿的踐踏

這是大衛王酬神的即興舞姿

還是波斯少女私相授受的絕技?

抑或是飛昇到九重天從天使偷學來的?

難怪賓客在莎樂美旋轉的胴體上

隱約看到飄散的羽毛。

(4)

在希律王宮殿裡

沒有希臘悲劇羅馬喜劇

一神教信徒只需要莎樂美的舞蹈

無須忽苦忽甜的台詞和編造出來的故事

那都是異教古老巫術和咒語的殘餘幻象

舞動靈魂的身體比綢緞更柔軟

比匕首更銳利

跟啟示一樣直接,真實,穿透。

(5)

不懂得展示女人美色的詩歌戲劇

根本算不上是真正的藝術

希羅底深知這一點

她也確信莎樂美一定不曉得自己要甚麼:

「我可以求甚麼呢,媽媽?」她眨著眼

藝術純粹到從來沒有想過

自己能跟世界交換些什麼

萬國的榮華和銀盤上的一顆人頭等重

希羅底如此虔誠地信仰小孩、無辜和唯美。

(6)

唯有美才能夢想出另一樁美

全埃及地的水變成血了

於是耶穌在迦拿的筵席把水變成酒

莎樂美也跟著施展第一個神蹟

把所有觀眾的血變成了酒

內臟隨之起舞的擊鼓聲大大地壓過

那個羅馬千夫長所打過最磅礡的戰事

而希臘人看到了一定會驚嘆:

「那是永生神靈的快樂血統啊!」

(7)

唯有夢才能透視下一樁夢

這一切遠遠超乎莎樂美所能想像

當耶穌不再只是耶穌

趁著普天下一代又一代的萬民熟睡時

來到我們的枕邊,俯身輕輕耳語

把我們的血全部變成了罪

我們於是在夢中學會了關於

美酒與死,愛與悔恨等種種最新

最神秘,也是最強大的藝術。


[1] 「成了藝術,毀了世界」。

[2] 出於主禱文:「願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fiat voluntas tua sicut in caelo et in terra) 。


這是去年暑假時寫的詩了。補充幾句。西元前一世紀左右的巴勒斯坦地區狀況,對我來說幾乎是完全陌生的領域。我看了些資料便頭昏腦脹了。我簡單報告幾句。公元前63年,羅馬大將龐貝攻下耶路撒冷,巴勒斯坦地區的猶太世家安提帕特家族跟龐貝請願,獲得了巴勒斯坦某種程度的半自治狀態,保有自己的祭司和宗教自由。希律王便是出身在這個統治世家。

«新約聖經»中有兩個希律王,一個是大希律(Herod the Great),也就是福音書所記載屠殺伯利恆嬰兒的那一位。另外一個是大希律的兒子「四方行省」(tetrarch)希律安提帕(Herod Antipas),也就是砍了施洗約翰的頭,戲弄耶穌那一位。根據<路加福音>23章以下,耶穌被捕後就被一些單位互踢皮球。我們要知道,耶穌先在猶太公會受審,這是屬於猶太教內部的審判。在公會,耶穌褻瀆的罪證已經確定了,照猶太律法,他應該可以被當眾用石頭打死的。不過群眾想藉羅馬官方的手把他釘十字架,就押他到羅馬執政官彼拉多(Pilate)那裡,指控的罪名是自地稱王,也就是「反亂」。既然有「顛覆政府」的嫌疑,羅馬當局就非出面干預不可。結果彼拉多得知耶穌是加利利人,就又把當皮球,踢回給管區希律安提帕那裡。希律要耶穌表演神蹟,耶穌對他不理不睬,他便把耶穌穿上戲服之類的,又踢回給彼拉多。接下來的事情大家耶誕故事都聽很多了。

另外,希律安提帕原本的老婆是Phasaelis,她是Nabatea國王Aretas四世的女兒,算是公主。結果希律安提帕跟她離婚,為了娶嫂嫂希羅底(Herodias),後者已經有個女兒,就是我詩中的主角莎樂美(Salome)。施洗約翰為了此事當面指控希律,換來牢獄之災。希律王畢竟是猶太人,對於施洗約翰這種先知型人物畢竟還有點敬畏,不敢動他。結果根據福音書的講法,希羅底就趁莎樂美的生日party設計取下約翰的項上人頭。西方人對這個故事頗著迷,詩歌、戲劇、藝術不斷詮釋,箇中原委耐人尋味。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可愛動物
下一則: 對位法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7) :
7樓. 黃郁棋(灰狼)
2010/01/12 02:32
維妙維肖
這首詩連用字遣詞都有那麼一點翻譯詩的味道!

灰狼眼力很準啊!有不少人指出我寫詩有這個毛病,這大概是中文詩讀不多的結果吧?

翔任2010/01/13 00:07回覆

6樓. 金城王
2010/01/11 16:15
深沉的憂鬱是一種神性

很妙的體會

因為神性就是一種「離異錯位」的深沈感受

靈魂的本質是躊躇流離

唯有這樣,才可以回應全世界。


梔子的回應:

傳統的宗教價值往往是在於 "to reach the 1st Metaphysical existence"

但求一個終極的安息就已功德圓滿

因為被框限在屬物質的肉體裡既不自由也永無寧日之時
(情. 慾與意念都是屬物質的. 非屬形上靈性)

這"形而上的第一存有者"就是   耶和華   阿拉   天主  上帝   神   佛   天   外星人...

...或是瞎子手上所摸觸的大象鼻子

時代的宗教新觀點:人類並不只要學習信任依靠神就夠了 還要與祂互動互換

對於祂而言 人類是一種天使裝在猴子體內的特殊物種

但祂並不嫌惡 因為這是祂的另類創作

現代人應該學習獨立自主 不要再拖累祂

許多企業已經宗教化 甚至把創業者塑造了神的形象

顯示祂已授權 人類逐漸神格化的普遍景象指日可待

但是在輝煌的歡呼聲中可別忽略了內在精髓--悲憫之心

我時常思考為什麼佛教會用"慈悲"來形容佛的胸襟?

人必定會以物喜 會以己悲

這人身之悲必定其來有自 而且是一條通往神性捷徑

用"詩的靈感與感動"來互相對照一下 會有異曲同工之妙

靈感 inspiration 出自性靈--philosophy of life

經由詩展開自我表現與具體化的實現--philosophy of art

高超的作品是出自inspired--philosophy of religious

這inspired也可繹成"神啟"--藝術的靈感與宗教的神啟只有一線之隔

所以藝術家比一般人更容易成為神之聖品

因為 inspiration 直通 inspired

這一個領悟與發現是出自法國現代哲學家 Fr. Phillipe Marie

謝謝槴子的交流分享。

您對性靈的體會真的獨樹一格。

神秘家甚至會把神形容成深淵,讓我們深深跌入,沒有立足點,沒有根基。

在神之中直往下掉....據說同樣仍在掉落的也包括魔鬼。

翔任2010/01/12 23:19回覆
5樓. le14nov
2010/01/11 10:40
L'Apparition

提到莎樂美,似乎我就會不自主地想到 Gustave Moreau 的一幅畫作 L'Apparition

接者又聯想到象徵主義畫家 Odilon Redon、Puvis de Chavannes...
然後再回到詩人Baudelaire、Rimbaud、Mallarmé、Paul Verlaine...

這是藝術經驗的良性循環,還是自我知識的侷限?

我手頭上有一本法國象徵派的書,封面就是這幅名畫。施洗約翰...真的是史上最有名的腦袋!

le 14nov太客氣了,這當然是良性循環吧!腦中的資料庫轉一圈就調出幾份檔案,這都是功力啊!

我還想到王爾德,如果記得沒錯的話,他的<莎樂美>劇本是用法文寫的。

翔任2010/01/11 22:49回覆
4樓.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2010/01/11 03:23
理查史特勞滋的莎樂美
我突然想起來了,我曾經看過一部歌劇,就是敘述莎樂美跳
舞讓施洗約翰掉頭之事,這是理查史特勞滋的作品。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七重紗」。真巧,去年把這首詩拿給友人看,也引發類似的討論。我因此才獲得西方對莎樂美更多的歌舞藝術與小說。 翔任2010/01/11 03:34回覆
3樓.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2010/01/11 03:06
史實跟口傳
正如你說的,史實跟口傳之間是有差別的,Salome的故事總令我感
覺狠得太傳奇了一些。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既然提到莎樂美,我要趁此機會請法國的一個思想家出場:Rene Girard。他在<代罪羊>這本書裡專闢一章談莎樂美的慾望的模仿問題。首先,他說<聖經>把莎樂美稱為korasion,應該指小女孩,所以她搞不好都還沒進入青春期。她完全空白無辜,以媽媽的慾望為慾望:約翰的人頭。但她的舞蹈變成希羅底算計的工具。透過莎樂美的舞蹈,眾人看得如醉如痴,也不由自主地認同了、模仿了莎樂美的慾望。藝術的魔力正在於此:看似中性無辜,但卻可以使人著魔,複製藝術家的愛恨。

希羅底懂得藝術操控的箇中奧秘,所以我說她是未來主義的先驅。當然,這只是詩歌啦,話不能講那麼明。

翔任2010/01/11 03:28回覆
2樓.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2010/01/11 02:21
追著你的後記補寫回應
刊出下面的回應以後,才看到你又補寫了後記,因此,下面的回應是在沒有
讀到你的後記的情況下寫成的。
我讀你的詩的時候,是根據我所知道的歷史故事資料,認定你寫的希羅底是
Herod the Great,因為莎樂美的故事太出名了。
我想,這是很有趣的一個寫作者與讀者的交會現象,我的意思是,在沒有作
者的補充說明的情況下。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呵呵,翔任的補記有時候真的慢好幾拍,我本來還在猶豫要不要多這些說明。我手忙腳亂地翻翻手頭上的書本,再比對一下網路資料,就動筆了。別說我們了,其實連福音書的作者對當時的猶太宮廷政治都未必那麼瞭解,所以有一些舛誤。包括「殺了沒」這個名字,都是約瑟夫的<猶太戰爭史>才具名的,<聖經>並沒有交代。

我想,當時的背景動盪不安,公元70年耶路撒冷城再度被毀,猶太人散居環地中海各地,而福音書的口傳教徒對「史實」是不感興趣的,他們在意的是耶穌,其他都只是背景。福音書要到了2世紀左右才慢慢有書寫本,教會對考訂也沒有興趣。

翔任2010/01/11 02:33回覆
1樓.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2010/01/11 02:05
這首詩可真短啊
當我第一眼看到這首詩時,心想,這首詩可真長啊,當我反覆讀了幾遍
以後,心想,這首詩可真短啊。

在這首詩裡首先得知道紀元前發生的Salome跟她的猶太王哥哥Herodes的
故事,還得知道什麼是''未來主義'',呵呵,''未來主義''卻是二十世紀上半
期的一個義大利藝術潮流,然後還得知道你的小班(Walter Benjamin)的一點
藝術論,畢竟你文中提到的拉丁文名句''Fiat ars, pereat mundus",在小班的
著述''Das Kunstwerk im Zeitalter seiner technischen Reproduzierbarkeit"裡也用了
這句拉丁話,''成了藝術,毀了世界'',或者''讓藝術活現,即使世界得滅
亡''(譯自德文),另外,1909年''未來主義''的創立文告裡,隱約透露著尼采
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的影子,因此,呵呵,最好也該懂得一點尼采。

啊啊,翔任,你把我們當成中央研究院的招考生了?!

話說回來,這個歷史記載裡的殺樂美(好像比莎樂美更恰當),很有(藝術)技
巧地讓國王哥哥希羅底,聽從她的話,連殺了她的兩任丈夫,她的嫂子,
亦即王后,後來還殺了兩個王子,就如你詩中所寫的''沒有藝術的話,什麼
也不會發生''。

還是這就是所謂的為藝術而藝術?''未來主義''裡有很多義無反顧的思想,
如暴力、戰爭、侵略性等等,他們認為''只有鬥爭才能產生美'',他們是
第一次世界大戰跟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狂熱支持者,因此也被冠以法西斯
藝術之名。

或許莎樂美的確是未來主義的先驅,喔喔,只是二十世紀初未來主義的
創立者跟追隨者卻不知道他們的老祖宗是個女的,而在創立文告裡高唱
男人至上的敵視女性之宣言呢。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其實除了那兩句附上翻譯的拉丁文之外,我基本上沒有預設讀者需要瞭解太多背景,因為我本人很排斥T.S.Eliot那種好用典故的詩歌。讀者大概聽過莎樂美跳支舞,就讓施洗約翰人頭落地這樁藝術殺人的謀殺,這樣就夠了。我想締造的是希羅底、莎樂美、耶穌的關係。

其實這首跟之前的<瑪麗亞香膏冥想曲>是姊妹篇。那首關注的是藝術與宗教共享的波希米亞狀態,這首則想表達藝術和宗教的「祭品」性質,藝術和宗教中的至高無上性:暴力、戰爭,以及...希臘執掌舞蹈的繆司,怎麼跑去猶太教裡頭顯神威了?

翔任2010/01/11 02:5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