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信仰的魔術環
2009/07/16 00:08
瀏覽1,097
迴響8
推薦60
引用0

聚會後,小淳挽著小惟的手,準備上鄭姐的車。她知道,等一下喝咖啡,就是小惟的「秘密課程」的第一課。 

如果小惟也可以像魔術環一樣,緊緊地跟大家扣在一起,那就證明自己的信仰是沒有問題的了。而且或許小惟在課程進行的過程中並不會像自己那樣疑惑,那樣信心不夠,對,一定是這樣,一般人都不會像自己那麼多疑吧?任何人都比自己堅定。小淳心想。不!她又突然對這種念頭感到羞恥。她怎麼可以用小惟作賭注,以小惟的接受與否來檢驗自己所領受的東西呢?這不就代表她還有一絲絲的懷疑嗎?不!這不是為了要證明她沒有受騙。如果她受騙了,那現在她不就正在欺騙小惟?不是這樣的。這是分享。這是見證美好的事物。她篤定地告訴自己。小淳為自己的信仰軟弱感到難過,她討厭這樣的自己。她好不容易透過信仰而更愛自己了。

當初鄭姐邀請小淳來到教會的時候,她更沒自信。當時她決定重考,搬去離補習班比較近的表姊宿舍住,有一回表姊生病住院,小淳去醫院裡遇到同樣來探病的鄭姐,聊了一下,鄭姐就很熱情地跟她傳福音,並邀請她去教會。這教會感覺上並沒有跟其他她所認知的教會有甚不同,一樣是唱詩禱告讚美神,定時聚會,有團契活動。牧師有一種動人的屬靈氣質,卻不失幽默風趣,講道非常有恩賜,總是會感動人,充滿力量。 

牧師佈道常常強調婚姻對基督徒的重要。他指出«聖經»說得明明白白,婚姻是神所親手設立的,是非常神聖的。婚姻是美好家庭的基礎,更是堅定信仰不可或缺的條件。那些沒有信仰的人之所以敗壞,大多起因於家庭的失調,而家庭失調的主因是夫妻婚姻出了缺口。19歲的小淳對人事還沒有太多的經驗,對這番道理也聽了不是很懂。她只是單純地覺得這裡的弟兄姊妹待她很友善,尤其是姊妹們非常關心照料她,不時噓寒問暖。她喜歡教會裡的氣氛,因此除了補習班,教會是她跑得最勤的地方。 

後來,那幾個姊妹輔導開始會找她出遊。通常是一車姊妹四、五人,沒有弟兄。前兩次出遊並沒有不尋常之處,大家一路上讚美主,讀經禱告,分享信仰的種種以及婚姻的美好。直到第三次出遊,在車上鄭姐在分享婚姻生活時,突然話鋒一轉,開始批評其他教會:「他們最大的錯誤,就是他們誤以為性是骯髒污穢的」,她說。「«聖經»明明寫得很清楚,人的身體是上帝創造的。身體並不是魔鬼創造的。由此看來,性也是上帝賜與我們的,性愛的快感是神聖美好的。哪有可能婚姻是上帝來的,但是婚姻裡的性卻是從魔鬼來的?上帝不會自相矛盾。這是其他教會都不願去面對的真理」。 

「是啊!」陳姐也接著說。「別的教會都把性當成是齷齪的,這是很不健康的態度,也是對信仰沒有正確的認識。他們越是壓抑,就更容易出狀況。所以其他教會的信徒婚姻失敗的也不少,對性的排斥就是主因」。小淳聽到這裡只是覺得稍稍有點突兀,但也覺得這些阿姨姊姊們講得算是有道理,反正她對其他教會也是一知半解的。上帝造人的故事,不用說基督徒,連沒讀過«聖經»的人都耳熟能詳的,只是輔導們解經解得更深刻,她們說,按照牧師的正確解釋,亞當和夏娃在墮落前本來有著美好的性生活,這也是上帝為他們造性器官的目的,反倒是吃了善惡果之後,以羞恥感來面對自己的身體,羞恥感是魔鬼的詭計,讓他們偏離了神的道。所以真正的教會,就是要帶我們回到以神聖的態度來面對性。 

倒是接下來這些人開始分享她們的性生活,讓小淳感到很訝異和彆扭。不過剛從高中畢業的她告訴自己,或許這就是成年女性討論的話題吧!況且這些輔導們談論的時候真的充滿幸福與喜樂,這讓小淳有點羨慕,她也想融入這喜悅的人際關係。信了主,她想改變。 

到了第四次出遊,這些輔導們甚至連婚姻的話題都省下來了,直接跳到性生活的重要與美好。上一次小淳聽了有點不自在,這次就習慣多了。她們是在一處山莊包廂聚會,聊啊聊著,鄭姐就帶著大家幫小淳禱告,感謝主在這段期間讓小淳接受福音,並祈求主繼續給小淳力量,除了信仰更加堅定,也讓她可以考上好的大學。小淳聽了非常感動,從來沒有過那麼多人關懷她,就像是一家人。 

「其實,小淳啊,這次帶妳出來,是要特地跟妳分享一個很棒的課程喔!」鄭姐和藹可親地說。「我還有其他輔導都覺得,妳的信仰已經有一定的成熟,所以應該可以進入狀況了」。小淳覺得又驚喜又好奇。鄭姐又說:「其實啊,我們教會對於性的道理絕非只是紙上談兵,我們有一套完整的課程,教弟兄姊妹如何正確地認識身體以及開發性的快感。這需要實際的操作以及身體的親密接觸」。 

小淳聽了有點吃驚,一時反應不過來。 

「妳別緊張,這些都是上帝所祝福的。我們這些輔導都是先後經過這種課程的開發,才能更進一步領受主給我們的身體」。

「對啊,這真的是很美妙的課程喔」,大小淳沒幾歲的劉姐接著說:「妳不用緊張害怕,我們輔導員很專業,不會碰妳的身體,第一課由我們親自示範」。

 

接著,這幾個姊妹就脫下上衣,開始撫摸自己的身體起來。小淳有點呆掉了,不太能夠理解她此時眼睛看到的事情是甚麼。

「不要排斥自己的身體,否則就是中了撒旦的伎倆。不要有羞恥感,羞恥感是魔鬼用來蒙蔽了妳的眼睛的。我們上禮拜不是分享過了嗎?記住,上帝要我們在身體上得著榮耀。上帝不但親自給了每一個人的靈魂,也親手打造每個人的身體。我們要在身體上完成神光榮的事工」,鄭姐一邊愛撫自己,一邊宣講著。

 

「來,小淳,不要畏懼,妳要領受妳的身體」,陳姐鼓勵她。「妳試試看,既然主已經翻轉妳的耳目,妳卸下衣服看看,是不是已得著全新的目光,來看待自己?」小淳不由自主地卸了衣服,對,她覺得這是第一次用屬靈的態度面對自己的身軀,靈魂神聖的殿堂。這是主託付給我們的殿堂。

 

接著姊妹們連裙子都卸除了,開始自慰起來。小淳又感到一陣錯愕又害臊,但是在輔導們的講解與引導下,覺得越來越自然了,心頭上的疙瘩少了一塊。她們為小淳示範哪裡是美妙的部位,如何撫觸與探索。

 

劉姐說:「這是我們的第一堂課,妳回去之後不要中斷,要每天試著與自己的身體對話及和好,妳將會發現身體真的是一種恩典。下禮拜我們會再安排時間,詢問妳的狀況,好嗎?」小淳點點頭,她覺得這些人真的是善意的。

 

「對了」,鄭姐說:「還有一件事情一定要叮嚀妳。我們教會,這種課程是針對個別信徒而設立的,所以是秘密的課程,不能講出去,這不單是為了妳好,也是為了其他的弟兄姊妹好,因為我們怕那些信仰還沒建立起來的信徒聽到了,反而會害她們跌倒。務必千萬保密。至於未信主的外邦人,更不能跟她們說,否則那些人在不瞭解的狀況下批評我們,這是害她們冒犯了主,褻瀆了聖靈」。小淳也點點頭。 

那天小淳回家,雖然覺得有點離奇,但想來也都頗合乎道理。既然歌頌性的美好,當然要有實際的練習啊,否則豈不是流於空談?而那晚她又想起鄭姐的話:「上帝對女人特別鍾愛,因為主耶穌說一個男人如果見到一名婦人而動了邪念,這就算是犯姦淫了。但是女人通常不用透過對一名男人有念頭,就可以享受自己的性快感。女人受到的誘惑總是比較少的,我們比較不會跌倒」。這麼想,小淳就安心許多,當晚不斷地想著讀過的言情小說而邊跟自己身體玩遊戲。

到了下星期的性輔導課程時間,她們卻沒有出遊了,而在教會的輔導小間進行。輔導們很關心地問候小淳的狀況,這次她們除了又再一次親身示範以外,更進一步地跟小淳有了肢體上的碰觸,引導她探索各種快感。第一次會尷尬,第二次就自然許多,接下來幾次就都毫無芥蒂,順理成章地接受了。

 

直到有一天聚會後,鄭姐跟小淳說:「小淳,妳聽我說喔。我們這種課程已經進行差不多了,其實這還只是初階班。如果要上進階課程,那就由牧師親自指導喔。因為啊,畢竟神所祝福的是男女結合成夫妻,我們之前的練習都是為了跟丈夫能夠幸福美滿,所以我們還要進一步瞭解男人的身體與喜悅。這一切都是為了神聖的婚姻作準備的」。

 

「由牧師親自指導?」小淳楞了一下,還來不及反應,就聽鄭姐繼續親切地說:「我們輔導員已經把妳的信仰狀況跟牧師報告了,牧師很高興妳的成長喔!我們便幫妳安排進階課程了,就是今天。妳已經得到肯定了喔!」

 

「妳不用慌張,牧師娘會先親自輔導妳,然後最後再由牧師教導夫妻的真理」。

 正當小淳還在遲疑不定,劉姐已經在一旁眼睛發亮:「哇~進階課程哩!很不簡單喔,我們都替妳高興。如果妳覺得之前的課程已經帶給妳莫大的喜悅,那就錯了。上帝所樂於見到的,是真正的男女美好結合。我們這幾個姊妹都是這樣過來的喔。對!不要怕,為了妳以後的丈夫」。她們就挽著小淳的手,給了她幾分安全感,帶她走入輔導小間。

 直到小淳走了出來,腦筋還一片空白,她想整理出發生的事情,卻沒辦法。她相信她們和牧師所說的一切嗎?她想相信。可是想相信和相信之間有何差別?她自己也無法分辨了。

 她望著那幾個姊妹們喜悅的表情以及鼓勵的眼神,想著,她們那麼善良,不可能騙她的。這世間不可能有那麼可怕的事。她們不但善良,又個個比她聰明,像鄭姐是精明能幹的女主管,先生也是個好信徒,夫妻之間幸福美滿。像劉姐,大自己沒幾歲卻是留美碩士,聰明得不得了,怎麼可能會被騙呢?像陳姐,甚至還是牧師本人的弟媳婦,不可能被牧師騙了之後還聯合起來害她。她們都那麼善良聰明,不可能被騙的,所以我沒有被騙,更何況牧師娘都來輔導了,這一定是對的事。

 小淳開始從放空的腦袋變成千回百轉,她看著這些姊妹們,就像是魔術師的魔術環,環環相扣。暫時解脫的環,代表信心不夠,對教會的真理沒有信心,對牧師沒有信心。表演到最後,魔術環總是全部扣在一起的。

 如果這一切都是騙人的謊言,那她豈不是最不堪、最可憐的人?不會的,她不是蠢蛋。即使她是蠢蛋,那麼這些輔導們怎麼解釋?她笨就算了,她們可不笨,個個比自己強。不會的,上帝不會那麼殘忍。上帝要為她的生命負責,會讓她活下去,所以,這不會是騙人的。

 那天之後,小淳又陸陸續續接受了幾次牧師的輔導。又過了幾個月,她開始跟補習班同學小惟介紹福音,並帶她去教會。小惟一去教會就被主的真理大大感動,而輔導們也跟小惟越來越熟絡。同樣是重考,小惟的功課好很多,她是小淳眼中絕頂聰明的女孩。對,她不可能傷害小惟,正如同姊妹們不可能會傷害自己。這個信仰絕對是正確的。 

幾天前鄭姐就暗示小淳說,小惟很熱愛真理,信心也夠堅固了,應該可以進行個人的輔導課程了,就約了她喝咖啡聊聊。當天聚會結束,小淳就牽著小惟,上了鄭姐的車子。她認為,她是真心愛著這個姊妹的。

(這個故事如果有讓教徒覺得不舒服的地方,那我除了致歉之外還必須說明,這個「神棍故事」有所本,是真實的宗教詐欺案例。這個事件引起我極大的震撼和關注,如果有機會,我真的很想訪談那些「輔導小組長」。當然,在資料不全的情況下,寫成的故事主要都是我的想像,畢竟這只是一篇小說。之前我開玩笑地說,黑月開殺戒,異色開色戒,翔任開魔戒,但我真的沒有鬼故事的素材,而血腥羶色的題材也很貧乏,所以先用我熟悉的社會案例聊以練習。)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悼念季羨林先生
下一則: 普羅米修斯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8) :
8樓.
2009/07/21 16:00

謝謝13的連結~翔任已經把<佛教的見地與修道>和妳連結的「雙運空性」對照獨完了,很有收穫。作者把四部密續類比成婆羅門教四種姓的逆推,尤讓我感到新奇。我認為,古代中國、印度、希臘的哲人們不約而同的認識到,人的確有根器的不同(柏拉圖稱為不同的「靈魂類型」),因此因應各種根器而權宜出種種善巧方便之法。宗薩蔣揚欽哲也表露了對密續流俗化、商品化的憂心。

翔任不是佛教徒,對「學佛」與「佛學」只有粗淺認識,對於空性的討論猶未敢觀。之前哲學史中的「判教」理論更搞得我七葷八素的。我目前對於佛教種種修行法門的看法很簡單,就是以37道品為依歸,以是否真的能夠斷欲貪為判準。

至於「觀空」的修練,我覺得跟斯多葛學派的「終止判斷」有異曲同工之妙哩~

翔任2009/07/22 19:16回覆
7樓.
2009/07/17 23:33
一群敗類!~

如果撒旦在地獄,這些"輔導員"就是人間的撒旦

如果謊言可以當作地獄的門票,我想他們都人手一張入場卷

大學時,常有"異教"人士來吸收新血

也曾聽說一些學姊妹進入了這個異想空間,與我們隔成了兩個世界

理智猶存的人會揭發惡行,但是何嘗不是更多的不甘而看著他人一起沉淪

這是個群魔亂舞的人間...................


據報導,那八個女輔導員羈押時,檢方曾安排教會人員與之訪談並勸誡,卻發現她們很篤定地認為自己的信仰沒有偏差,我不知到這到底是自欺欺人,面對法律刑責的說辭,還是她們真的這樣相信?會不會有人選擇相信某事物的理由,就是因為不敢面對自己的愚蠢?或是某種信念真的帶給他們美好?人性或許就是有太多猶疑不定的空間,才會從裂縫中飛出群魔妖妄吧? 翔任2009/07/18 00:44回覆
6樓.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2009/07/17 22:48
沒有自我的人
1] 你這篇小說是以第三者的身分敘述故事,相當於我的"女人簡歷"或"男人
簡歷"以及"他們的故事",以第三者的身分敘述故事,總是多少帶有報導的
成分。你當然也可以試著再寫一篇同樣的故事,但是用教主或是小淳當第
一人稱,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寫作遊戲。

2] 我個人認為,對自我價值缺乏信心的人,比較容易受此等組織的誘
惑、欺騙,對自我價值缺乏信心的人,一般都需要一個偶像或是領導
者,他喜歡鑽進偶像或領導者的身軀裏,與偶像或領導者融合為一,
我的小說裏幾次描述過這樣沒有自我的人,例如“我們”。
而這種必須依賴他人才能自我肯定的人,他即使在組織裏受欺凌,他
幾乎毫無勇氣、也毫無力量掙脫組織的控制,他會默默地為組織把生
命之火燃燒光,只為了不被組織排除,被組織排除的恐懼大於在組織
裏受欺凌之委屈。而當她引進一個新的犧牲者時,她會感覺到她成了
組織裏的重要人物,這種成了組織裏的重要人物的感覺,對他來說就
是一種自我價值的肯定。

3] 至於教主是否自己相信他所說的,我想很多所謂信仰的組織的領導
者,有可能一開始還真的相信他自己提倡的烏托邦,但是一旦組織擴
大並涉及錢財時,根據實際發生的許多例子,這些教主到後來似乎只
相信錢及權。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5樓.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2009/07/17 02:29
向大人你磕響頭
黑月讀著讀著......,只剩下一臉的目瞪口呆。

1] 這是翔任的小說處女作嗎?黑月拜倒地上向大人你磕響頭,
從此黑月封筆,不再寫小說了!

2] 世間人為宗教與黑月就像兩條平行線,永不相交。但是,你描述
的魔術環世界,卻是寫慣黑色小說的我非常熟悉的世界。人之千奇
百怪的鬼怪主意,好像在每個社會環境都會相似的演出,除了戲服
有些差異以外。

我們插著手臂站在一邊旁觀的人,總是忍不住問道:為什麼會有這
麼愚蠢的人?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1)這種有事件變化的主題要壓縮在短篇小說裡面,對我來說不容易哩。翔任寫完看了又看很不滿意,藝術性不高,有點像是報導。人物性格很平板,個性要在對話和行動中展開,這我都沒做到啊~

(2)「信念」的弔詭是令我很著迷的問題。故事中的小淳後來也變成「輔導員」了,我只想稍微揣摩這種信念轉化的微妙。其實我真正好奇的是牧師,或許以後可以試著理解他。其實這裡有個很重要的關鍵,就是:「欺騙的人是否相信自己所說的?」這句話是矛盾的,因為構成欺騙的要素就是某某本人不相信自己所說的,他知道自己正在欺騙。但是如果某某本人也相信自己所說的呢?或是一開始就相信,或是說謊到最後自己也相信了?而這其中的心理過程與人性問題是很值得探索的。用在宗教案例上,如果某(有違我們一般道德認知的宗教)教主自己「真的相信」他所宣傳的,那麼我們不會說這是宗教詐騙,而會以「異端」或「邪教」判定之。這是人性的基本詭譎之處,除了宗教領域以外,其他的處境,小如愛情,大到歷史上的種種革命,都涉及到這個難題。

翔任2009/07/17 21:49回覆
4樓.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
2009/07/17 01:31
回答你的问题

我还记得;当时那位“大师”先说要替我按摩我的手臂,说在按摩中,跟指间揉搓中,我们会相互交换一种“能量”,也会提升这种“能量”,但是本姑娘发现,那是他在测探我对他的“生理反应”,我的意思是,像这类的人,都会有一套听来莫测高深的理论,他们的口才特好,会让一般人信服,尤其是很多人在脆弱时,假如一直无法改变外在的环境,就会求助于某种另外的“灵助”,差不多如鬼神之说,只是这种鬼神之说被美化成所谓的“禅修”,社会版上有个妇人,让自己的先生也相信了这种东西,她还削发遁入,住到了大师的屋舍里,说是要专心修道,后来,先生无意中闯去,发现自己的妻子正在和那个“啥啥切”的在……

所以就算已经削发了,又代表啥呢?如果自己的七情六欲都在,我不知道啦,异色觉得,就把对方当成“纯粹的男人”就好,喜欢,你就去吧……不要假借任何之名混尧一器。

那个“男人”,异色一点感觉都没有,立刻打开他的手,说;老娘要回家了啦。

呵呵我聽了笑翻了~神棍還講究Fu啊?無奈異色女俠沒有Fu的說...施寄青說,如果要跟神棍怎樣,她也要挑個帥一點的,不要腦滿腸肥型的。神棍也有分好幾個等級,「教義詐騙」型的通常口才不好就沒得混了哩。

至於「某某切」,哈哈,照達賴喇嘛的講法,瑜珈行者要練到把吸管插入生殖器,然後透過吸管吸水,然後吸牛奶,至少要這樣才可能「雙修」。請問有多少「切」有辦法做得到呢?

翔任2009/07/17 21:16回覆
3樓. 鳳彩翎:阿9公然侮辱
2009/07/16 23:53
掌聲響起...
  我很讚賞博士能PO這樣鉅細靡遺的文章...

  宗教的神奇 關鍵在許多不能說的秘密... 

謝謝鳳彩翎的指教喔~

基本上,我對神棍牧師的真實說辭所知不多,絕大部分是我想像揣摩的,順便測試自己是不是當神棍的料?

翔任2009/07/17 00:02回覆
2樓.
2009/07/16 13:41
翔任提到譚崔

我曾在udn格友梔子的這篇文章回應中討論過一點點關於修習譚崔的問題。以宗教之名實行的不符合該宗教思想的行為,這樣的案例實在不勝枚舉(幾乎各宗教都有案例)。以佛教密宗來說,如果連該宗該教的大師們都明令禁止了,您可以想像問題有多嚴重。這些現象,在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所著作的《佛教的見地與修道》(商周出版社) 一書中第18章,有很清楚的說明。您寫的這個屬於基督教的真實社會事件,我第一次聽到,看了心裡也為那些女孩覺得難過.... :(

謝謝13,總是帶來marvelous link。翔任連過去看了一下宗薩蔣揚欽哲的介紹,真是驚訝,原來我看過的「小活佛」和「高山上的世界盃」都跟他息息相關!

至於譚崔,翔任不是很懂,但我卻認為媒體如果沒有深入瞭解就撻伐,像之前北藝大的譚崔工作坊報導,那對譚崔也不盡公平,畢竟那是印度瑜珈的身心科學的結晶之一,其原理與實踐是很值得探索的。

翔任2009/07/16 19:35回覆
1樓.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
2009/07/16 01:28
信仰的吊诡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要写“索多玛120天”还是“感观世界”呢,

起码也要是个“失乐园”之类的。结果翔任还是离不开“警世”小说,根本放不开嘛

(那像异色啊,完全已经没有形象了)

不过,翔任的处女作,就不要太苛求了啦,言归正传;异色也碰过一个打著某个宗教

名义(所谓的心灵大师)的信徒,在对异色传教时,鼓吹一种男女交合的修炼(还有

个好听的名称呢),我想,这也是考验一个人对“宗教正确”的理解。如何要辨别

“博爱”,还是“驳爱”?看个人彗根了。

性本无罪,但是不要被利用就好。

你这篇的名字取得不错,用“魔术环”,很吊诡的味道。

啊呀,翔任就是很ㄍ一ㄥ啊~我一定是屬於那種很難被「輔導」的吧?

我的確不太敢碰歡愉的層面(對啦,很假啦),而著重在替神棍編出一套說詞(這是我關心的),結果就變成這種「警世體」教材啦~(搖頭)

呵呵,據翔任所知,達賴已下令全面禁止男女修合之術,所以如果還光明正大頂著「雙修」招牌的,應該就是印度譚崔系統。對了,異色怎麼打發那個信徒呢?

翔任2009/07/16 01:4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