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碗牛肉麵的距離【感謝電小二推薦】
2011/02/21 20:00
瀏覽5,211
迴響61
推薦369
引用0

不知道多久,不曾仔細看過這張臉了.....

記憶裡,一個黃昏的家庭風景....

公事包砰地摔在茶几上的聲音,在這放鬆的時刻聽來格外刺耳。

廚房內,吧滋吧滋的起鍋聲呼應著父子的爭執,傳到了水深火熱的媽媽耳裡,這下子媽媽不得不一邊替父子澆水滅火,一邊忙著鍋裡的乾坤

媽媽軟性存在的加持,還能有驚無險地戰勝爸爸的北風式強權。壞就壞在他那吃軟不吃硬的死脾氣臭個性,可以想見這樣的一對父子,註定是吵個一千零一夜也不夠看的。

那個小時功課平平,外在平平,才能平平的他,跟爸爸頂嘴的功夫卻是拔尖。好像不頂個兩三下,就會要了他的命一樣難受。這個習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他自己也記不起來了。

大學聯考那年,想跨考社會組的意見,在家裡鬧了個不小的革命。

那場革命連最疼他的媽媽都不挺他了,即使跪著央求媽媽能說服爸爸成全他的夢想,但結果仍是徒然。

「夢能當飯吃嗎?」

那個時候,爸爸用這樣的一句話,拔掉了他夢田裡的秧苗,就算不情願,只得壓下自己的堅持,順從了家人的心意。

儘管如此,他始終沒有忘懷寫劇本,參與表演的初衷,拼命參加校內的話劇社、音樂社,像隻游到大海的魚兒,恣意徜徉在快樂的社團生活中。電機系還沒讀到畢業,大三那年被死當滾出了學校,這個晴天霹靂的消息,可以想像家裡的風暴是怎麼演變了,原本那陣子身體就不爽快的媽媽,進了醫院沒幾天當菩薩去了。失去媽媽這道屏障,從此他與爸爸就沒再說過一句話...。

 

退伍後,沒有完整學歷的自己,回歸社會才是吃苦頭的開始。好不容易在船務公司找到一份工作,在那個既吃不飽也餓不死的日子裡,與生命中的妻子相遇了。工作的勞累與愛情的甜蜜夾縫中,他把自己還有爸爸這個親人的事實,似乎忘得一乾二淨了。逢年過節雖會想起爸爸,但兩手空空回去,鐵定又是受到他老人家的牛脾氣折損一番,只得隱忍了下來....。

認真思考要組織家庭的那一刻,他輾轉幾晚以後,硬著頭皮回家了。卻沒想到自己的誠意與勇氣,才在老家鐵門外就嚴重觸礁。開門看到他的爸爸,只是在鐵門裡,喊著要他滾,他落寞地將自己的連絡電話與名片,夾在門縫上後,黯然離去了。

悶悶地過了些時日,中風的消息從爸爸服務的公司同事那邊得知後,他慌張地不知所措。到了醫院,看到爸爸無助的表情,不時地流下眼油,沒了劍拔弩張的場面,少了那飛揚跋扈的表情,讓他承受前所未有的失落與難過....。

那個像是火山一般,隨時會噴發岩漿的爸爸形象,現在卻是像是沒入歲月海裡的小島,沈隱得無聲無息....

從醫院帶爸爸回家那個冷天....

他突然想去小時候常去的麵館取暖。於是,他推著爸爸的輪椅,繞過曾經走過的路,順著記憶的軌道走向熟悉的源頭。

他一進了麵館瞬間,就彷彿聽到記憶時光的大門打開的聲音....

農家出身的媽媽不吃牛肉,所以總是爸爸帶著他去吃牛肉麵的。他不禁想起爸爸會囑咐麵店老闆拿個小碗,讓他們父子倆分著吃,那個分裝麵湯的情景,讓他懷念起與爸爸共通的味道。但自從上國中後,與爸爸的互動少了,溫馨的記憶就這樣應聲折斷,最後一次兩個人做過什麼值得欣喜的往事,他也想不起了。

麵館內,那個大塊頭的外省伯伯不見了,招呼的是與自己年紀相仿的小老闆,小老闆仍記得他。

小老闆親切地招呼問著他,走近看著他的爸爸,也問了他一些情況,對話當中盡是感嘆與不捨的語氣。從小老闆的口中知道,儘管小老闆的父親走了,他爸爸一個人仍常來這家麵館光顧,看著他爸爸中風不良於行的模樣,小老闆很是心疼地安慰著他。

他選擇以前常坐的位置,是個靠近廚房,可以看得見店外的位置。他慢慢看著這熟悉卻又陌生的店內,溫習著過去從未細細品嘗的時光。不知怎麼,看到天花板那曾經沾滿灰塵油煙的印記,竟在他長大成人以後不見了。店內擦得很乾淨,沒有一般餐館充滿著油膩汙漬的景象,他想小老闆應該是個用心到每個角落的人,站起身望了望廚房方向,有個像是小老闆妻子的女人,忙碌地張羅內外,不時也會對他禮貌性的微笑。

牛肉麵來了。女人端過來的時候,自我介紹說是小老闆的太太,她溫柔的笑容讓他覺得這碗牛肉麵更添一番人情的滋味。女人還特地把另一副湯匙與小碗準備好,輕聲地擺在桌上。更溫馨的,小老闆還特地請了一盤滷牛肚。

那碗麵濃厚的芳香令他難以形容,他把鼻子伏在碗前,閉上眼睛貪婪地聞著。

他獨自喝了口湯,口中的感覺告訴他,這個濃到靈魂也無可挑剔的湯頭,是他等了好久,找了好久,魂縈夢牽,懷念到不行的好味道,心裡那畝乾涸的夢田,彷彿因為這個味道的慰藉,輕易地得到天逢甘霖的滋潤。

當他拿起小碗公盛湯夾麵的時候,意識到以前都是爸爸費心盛給他,他總是吃小碗的。而今天,小碗公卻是要盛給爸爸吃的.....

他忍住內心的激動,餵著爸爸吃麵時,看到爸爸那慢慢吸著麵條的樣子,他訝異自己已經不知多久,不曾仔細看過這張臉了。

那頃刻間,左胸深處那股長年累積的情緒,匯聚成兩道熱泉,從眼窩滲出....。

他在模糊的視線裡,喝著麵碗裡琥珀色的牛肉湯,而在麵碗裡,彷彿映現著小時候的自己,正憂愁地望著成年人的自己!他張大眼睛再次看了看.....那麵碗裡的自己,正哭喪著臉看著他....。

他對著湯裡的自己出神,眼淚滴進麵碗裡,那個憂愁的自己竟然也消失了,更奇怪的是,他明明吃沒幾口麵湯的,卻因為情緒太滿,竟然怎麼樣也吃不下去了...

他訝異地看看正在身邊的爸爸,緩慢咬著麵條的景象,讓他的內心有說不出的煎熬與痛楚,他靠近了爸爸,本能地環抱爸爸的身體。而這樣的擁抱,這個貼近心房的距離,是用了多少代價才換來的?

爸爸坐在他旁邊,哀怨的眼光,臉上白色的鬍渣,暴露著令他不忍細看的蒼老。

「回去再幫你刮鬍子啊!你這麼愛乾淨的人,這臉鬍渣子一定很難受吧!」他摸著爸爸的臉說著。

結帳要走的時候,小老闆對他說道:「你不常來的這段時間,你爸爸說若你來吃麵就讓你賒帳,還要我們給你加麵切菜呢。不過,他來這裡吃麵時老問起你有回來嗎,但是你都沒來.

小老闆也哽咽地對著他爸爸說著:「黃爸爸!臭小子回來嚕!」

他點著頭,又在水霧瀰漫的視線中,低著頭對著坐在輪椅上的爸爸說著:「嗯!以後還要多一個人來孝順你喔。」

心血來潮品嚐的牛肉麵滋味,卻是這樣濃得難以忘懷,或許早點與爸爸一起去吃碗牛肉麵,父子間的誤解會得到冰釋,這個距離就不會以這空白的歲月來償還了.....繞過這一大圈,儘管遺憾過去種種,但是他仍慶幸爸爸還在,可以讓曾經遙遠過的距離,有一個靠得更近的機會....

水餃版:怎麼...冷凍水餃
【圖片為意象連結用,圖片與音樂取自網路,不當請告知】

 
2011/03/02 16:06  
Dear ♪鼻塞國度*水餃吃完,吃牛肉麵(dionlin1218)

特前來恭喜您所發表「一碗牛肉麵的距離」一文,已經登上聯合新聞網首頁,生活天氣|貼心下午茶,歡迎有空前往觀看。^_^


新格子新故事樹下 也請格友們捧場賞光!
有誰推薦more
迴響(61) :
11樓. 夏慕沙
2011/02/22 09:09
素顏看的文

以後看你的文章  一定要素顏

不然看完了...一定像小丑臉

吼...那音樂配文  整個哀...

秋田迷你兔流流媽

小丑臉?那不就不用卸妝露。。。

也是環保兼天然喔 不傷玉臉

鼻塞國度2011/02/22 14:02回覆
10樓. ............
2011/02/22 08:00
憶起

這次不必看第二次了

看完你這篇 想起自己 在還沒解開心結前

每天抱怨 當年高中填選科別 本想選美工 爸媽說美工沒出息

就因為一位王八鄰居 自己命運差 沒出息 知道偶要念美工 叫爸媽不要讓偶念

不然會跟他一樣 只能幫人家畫電影看板 誰會跟他一樣白痴

常抱怨 當年若沒被阻止 現在不知有多好前途 每個人看到偶的手藝

都說是適合念 設計方面 比如服裝 室內 建築 才藝設計

就因迷糊爸媽因為別人一句智障話 毀了偶

堅持要偶念機械方面 唉 那三年高中 真不知是怎混過來的

好再=高中一年級就每晚偷偷去學美髮

真是天作弄人

看完你這篇 不知又要低落多久

唉 還看到有人回應白痴內容 這篇不適合 可以滾阿

腿又拉傷的布魯 好多了沒

的確 為了孩子的出路 父母擅自替孩子做決定 真的難為你撐過那三年機械科的日子了

應該很無聊吧 光想就覺得無聊到爆(機械原理  齒輪結構 力學 工科數學...等等)

我自己也是工科職校出身的 還記得那時打呵欠的感覺...

有天份可以慢三年 還是可以像你這樣變成お見事な美髮師 所以就當作一個試煉吧

對不起啦 看一個文 要讓你心情鬱卒  當放輕鬆可以嗎

有回白癡內容嗎 Blue你最近回應口氣放大辣喔 小辣就好 好嗎 

鼻塞國度2011/02/22 13:52回覆
9樓. 阿北
2011/02/22 07:46
牛肉麵
 被那誘人的牛肉麵所吸睛 ~ 都疏忽了看故事 ...

克招很幽默喔  的確

那圖片拍的牛肉麵 看來很可口吧

我也覺得看來頗好吃

沒關係 你想看文再說吧

鼻塞國度2011/02/22 13:53回覆
8樓. 朱晉杰
2011/02/22 06:03
來點理性一點的

根據物理老師的估算

一碗牛肉麵的距離嗎?

這題目太爛

沒有說要量測哪個地方?

是牛肉麵嗎?

還是碗?

是碗的直徑呢?還是高度?

對不起,我來鬧的!

不過我也不吃牛肉

這篇文章不太適合我~


歡迎蒞臨由朱晉杰老師經營的部落格─杰師悟理

小豬老書 是要趁沒被抓去豬條前

趕緊來拆stage 找tea你才甘願就對了?!

還真的用那物理腦 給我量?!!!

是。。。老書買的豬血糕

沾的花生粉不夠 還是香菜忘了幫你放  才把不song放到這裡來蛤?

鼻塞國度2011/02/22 14:05回覆
7樓. TMD麻吉老師
2011/02/22 00:13
歲月不饒人

光陰不能倒流

歲月的痕跡

是無法抹煞的

父子的關係僵持不下

應該是面子

但情理法

我們還是把情放在前面

當某一方住院或受傷時

以前的恩怨也就此打住

蠻感動的


篤信佛教的派大星教官

你是個厚道孝順的人 相信這樣的劇情不會發生在你身上

當然 再怎麼誤會都是親人一場

太計較會傷了彼此

感謝教官的回應

鼻塞國度2011/02/22 14:07回覆
6樓. 芸之
2011/02/22 00:07
老闆!五月花再來一包!
吃不到牛肉麵也就算了,五月花的水餃倒是包了不少團啊~

全都散在桌上,這些水餃也不能吃啊!

後來看到hey-ho回的又笑了出來!哈哈~下次吃牛肉麵時如果想到你這故事,我覺得老闆也許會莫名奇妙以為自己手藝很好!

秋田美琴腦書 看來腦書忠實支持五月花的習慣

依然不曾改變

我要從百吉牌跳槽到五月花去了

光秋田腦書 捕光腦書就賺翻了

鼻塞國度2011/02/22 14:09回覆

5樓. 浮生
2011/02/21 22:28
止不住了

環抱中風父親的感慨

讓我看見年輕人對老父的愧對與不捨

也教我想去已故的老爸

當年他中風近十載

每回幫他老人家洗澡

就多看一回他日漸衰弱的身驅

您這文讓我的淚水止不住了

小民有中風的父親

撩撥到你內心的傷痛往事 很抱歉

再怎麼樣 小民在父親健在的時候

也好好伺候祂老人家 也算沒有遺憾了。。。

祝福 金嗓常在

鼻塞國度2011/02/22 14:11回覆
4樓. .........
2011/02/21 21:31
鼻塞
你每次寫到父親的故事  總令我很哽咽  

儘管父親是這世間最愛我的人  卻從沒有彼此擁抱的記憶 
我很想很想抱一抱我的父親  感受父親的體溫  父親身上特有的味道 
但到底為何  始終伸不出手 
文裡的主人  以著多少代價  才換得貼近心房的擁抱 
相形之下 我卻是那般的放縱著垂手可得的幸福......

孩提時  總愛抬著頭 滿心歡喜的對著爸爸媽媽仰望 
然而曾幾何時  好好端詳著父母的容顏   竟憶不起是多遙遠前的日子
孩子總自以為是的想像著父母沒事就好  晾在那裡  好似總會自然風乾 
父母總擔心著孩子着涼   即使沒多大風雨   還怪著自己沒提醒著多帶把傘
直至父母的孱弱到底  連叨念的語詞盡成回憶時  才驚覺自己是那樣不經心著他們

小老闆的父親也走了  店裡卻添了潔淨 
原來給他預備的小碗  依然被須要著  卻轉為著  當年分裝麵湯給他的父親
儘管物換星移  但改變並不盡然快意  卻常是令人苦澀的蒼涼
如同父親蒼老的容顏  是那永回不了頭的傷

那麵湯的滋味  不只美味  而是他與父親親情的連結 
那滴落在麵碗裡的眼淚  猶如對他的救贖  是憾事的終結
假使早日讓自己跨越心裡的鴻溝  夢田不致乾涸  不會魂縈夢牽
那眼淚  或許早讓笑容取代
歲月的空白   已著上色彩
但不管如何  遲來的幸福   雖慢了腳步  橫隔了喜樂 
但終究流轉回身邊
鼻塞給予這個故事  愛的結局!

也讓我這讀者感動之餘  反思自己其實還能把握那  長久盼望卻蹉跎著的擁抱  與珍愛父母的機會.....
非常謝謝你!  鼻塞!!!




 


盧美娟(米糕本名) 不知道妳也有個看似近實卻遠的父親

這樣複雜的情緒 也許某種時候也困擾過妳吧 即便是這樣的糾葛 相信心底還是對那份父愛沒有質疑的 對嗎

記得米糕爸曾對妳說惡魔的字眼 這個誤解的對立插曲在妳的撰文中有流露

我故事裡的父親是老時代的硬漢老爸 也許看來呆板 但實際上卻是不懂得表達愛的爸爸 安排爸爸與故事的主角還有機會可以彌補過去空白的年歲

好幾篇爸爸的故事 讓人讀得心情沉重 但是還是那個信念 珍惜現在 把握當下

感謝妳有心的溫馨分享 (很不好意思 妳的回應寫得比我的文還好 我還野人獻曝 真的要罰我去吃魷魚羹飯喔。。。)

鼻塞國度2011/02/22 14:23回覆
3樓. 木頭...發呆ing
2011/02/21 21:19
 
最熟悉的味道
讓心裡變的柔軟的味道
也就是那解開心結的味道
原來鼻子的嗅覺與眼睛的淚水是沒有距離的

木頭

妳寫的雖短 但是意義深長

唉 嗯 嗯 嗯

鼻塞國度2011/02/22 14:13回覆
2樓.
2011/02/21 20:47
農家子弟

好像在遠處

已經聞到那種滷牛肉的香味了

加上音樂(風姿花傳)

令我為之鼻酸

比起情愛來的更有意義

謝謝瑋 

原來你也是親情故事的愛好者

很高興你這樣一篇平凡的故事也有共鳴

若有一個味道值得你懷念 不知道你會選擇食物的 還是薰香的呢

鼻塞國度2011/02/22 14:1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