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催麥 亂寂】冰柱女(妖怪PARO)
2022/01/11 18:51
瀏覽47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外頭大雪紛飛,深怕住家被大雪淹沒,寂雷趁著雪勢沒過於嚴重時便帶著養子--衢到家外鏟雪。
方開門便見到屋簷邊結了不少冰柱,不知什麼莫名魔力讓寂雷看了有些入迷,腦中不知為何突然浮現出這些亮麗剔透的冰柱幻化成人的模樣。

忽聞先行走在前方的衢大叫一聲,寂雷帶點慌張的心態上前。
畢竟平時比較安靜的衢會這麼叫,表示有讓他無比震驚的事件發生了。
「衢君?怎麼了嗎?」
「寂雷先生……」只見衢用顫抖的手指著雪白之地。「有人倒在那邊。」
「什!……」
在冰天雪地中倒了一人,那可不得了啊!
寂雷趕緊將倒地之人抱起進入屋中,剷雪什麼早就不重要了。



不知過了多久的時間,昏睡的那名人士終於醒來了。
他精神看來有些恍惚,左顧右盼似乎對自己在陌生的環境中感到緊張。
「醒了嗎?」
寂雷端了一杯熱茶前來關切方醒的他,但對方卻遙遙雙手。「不好意思,可以的話能給我一杯常溫開水嗎?」
寂雷帶著困惑盯著。倒在雪地的他身子應該相當寒冷,抱著他回到家的寂雷有明顯感受,但他現在卻拒絕用熱茶暖和身子,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雖然對此相當納悶,但想著對方也許保有什麼不方便的隱私遍不多問,並重新幫他端上一杯常溫茶。

他喝完茶水後放下杯子,並轉身正對寂雷給他一個正坐鞠躬。「非常感謝你的搭救,我叫飴村亂數。雖然這麼說有些唐突無理,但我想請你收留我這位無家可歸的人可以嗎?」
被這相當恭敬的姿勢嚇著不到幾秒寂雷馬上恢復冷靜,露出原先掛在臉上的溫和笑意。「當然可以,我是神宮寺寂雷,另外這位是我的養子--神奈備衢。」
「感激不盡。」亂數再一次磕頭,他打從心底感謝寂雷的收留。



不過這一開始營造出那彬彬有禮的形象撐不過幾天,亂數彷彿露出本性般態度變得隨意且淘氣。
把喜歡的地方當作自己的寢室完全不在乎那原本是寂雷的書房這還算是小事,更加離譜的是擅自改變家具擺設,以自己看順眼為主。
還好寂雷與衢並不會太過在意亂數這隨意的舉動,反而認為因此讓他們不怎麼會打理而被弄得有些雜亂的房子變得有些空間而慶幸。
但還是希望下次亂數要更動位置還是和他們提一下啊!……有好幾次都差點找不到必需品要冒著風雪去換取了。



「寂雷先生看起來很高興?」
這天,養父子兩人趁著亂數到外換取必需品時對坐在案邊喝著熱茶聊天。

寂雷最近精神很好,心情也比先前還要愉快。
衢知道寂雷心情好的原因,不過還是刻意詢問,為的只是開個話題。
而寂雷也不讓他失望地持續這個話題。「因為有亂數君在讓這個家變得挺熱鬧的,能多一位家人我很開心。」
「我也是這麼認為。」衢笑著回應,但下秒神情卻轉變的嚴肅。「不過總覺得亂數先生有些怪怪的,有種不是人類的感覺。」
不管是熱茶或熱湯都拒絕下嚥,也完全沒靠近過火堆,就連洗澡時都沒看到蒸汽。在這寒冷的大雪天他卻完全沒有試圖取暖之意,彷彿就像碰了熱就會要他的命。
只見寂雷輕輕笑著。「不管是不是人類,他現在都是我們的家人喔!」
「……抱歉,寂雷先生說的是,我不該對亂數先生抱著懷疑的態度。」
「不,不怪你。亂數君確實有些異於常人之處,這也算是他的魅力吧!」
衢很清楚寂雷對帶著神秘色彩的人物非常感興趣,像亂數如此有趣的人對寂雷來說非常有吸引力。
只是,即使寂雷這麼說,衢還是無法放下對亂數的防備與好奇。



冬季快結束,降雪機率也逐漸減少,而亂數的氣色感覺一天比一天還差。
寂雷與衢都非常擔心亂數的狀況,但亂數卻總是揮揮手搖搖頭表示自己沒事。

某天,寂雷接到來自隔壁村需要看診的通知,雖然放心不下亂數但又不能耽擱病患的狀況。
「我順道去隔壁村看看有沒有什麼草藥能幫助你的。」
最後寂雷丟下這句話後便匆匆趕往隔壁村莊,想要早去早回。

不過寂雷前腳剛離開,亂數後腳跟著跑出去。
他有意瞞著衢避開他的視線行動,但一直觀察亂數一舉一動的衢還是注意到亂數的動作,偷偷跟在他後面。
亂數可能因為體力虛弱沒發現後方有跟蹤者,一心只想走到目的地--一望無際的大雪地。
明明身體這麼虛弱了,為什麼還要刻意到這個地方讓自己受凍呢?衢百思不解。
下個瞬間,衢被亂數的舉動嚇到,連思考的心情都沒了。要不是天寒地凍的冷氣讓他保持清醒,他都以為他目睹到的事是幻覺。
對,他竟然看到亂數蹲下來吃地上的雪,並且是狼吞虎嚥彷彿飢餓許久終於吃到美食佳餚的狀態。

過去衢想過各種可能性,也許他只是真的很怕熱的人類,也許他是不擅長對付熱能的化人動物,當然也想過他是雪女之類的妖怪……
但這景象還是讓衢受到衝擊,連自己在跟蹤的情況都忘了,驚嚇的重力踏步讓亂數發現他的蹤跡。



居住的村落與隔壁村的距離並沒有想像中的這麼近,當寂雷看診完畢返回自己村莊時雪已經融的差不多了。
他手中握著幾種可能對亂數身體有幫助的藥草,一心只想盡快回到家。

但到達家門前的霎那,他心閃過一絲不祥預兆。
寂雷皺起眉間迅速開門,亂數還在家中,他就站在門邊準備出門。
見到寂雷回歸,他沒有寂雷所想那熱情歡迎他回家那喜悅態度,反倒是像做了什麼虧心事想立即逃走,奮力將寂雷推開逃之夭夭。
「等一下,亂數君,你要去哪?亂數君,等等!」
不管寂雷怎麼喊,亂數都沒有回頭、沒有發聲,只是不停奔跑。
寂雷放下身上的行李與器材,就連一直緊握的藥草都直接丟棄,只顧著追趕亂數。
但亂數奔跑的速度實在太快,根本不像他出門前那虛弱的模樣。

不知在哪裡追丟的,直到寂雷意識之時才發現亂數的身影已經不見,就像消散於天地之間沒有任何蹤跡。
「……衢君!」
忽然想到家中應該還有另一名成員,寂雷連忙趕回家。
然而他見到的只有昏迷不醒的衢,和他掌心上開始融化的冰柱。
「啊!這是……」
寂雷回想起遇到亂數的那天,他望著屋簷冰住所幻想的事,再加上亂數種種行為,一切都說的通了。

但知道了又能怎麼樣呢?衢應該是發現他的秘密而被襲擊陷入昏迷狀態,亂數也已經離開了……
就算心智堅強,寂雷還是無法忍住淚水,緩緩從臉頰流過,滴落地面。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