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催麥 ALL帝】DARKWAR---《夢野幻太郎 初始》
2021/11/27 00:04
瀏覽21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ALL帝 #幻帝 #左帝 #一帝 #三帝

!!!捏造過去及未來,請把這則故事當作平行時空看待吧!



  他和他的哥哥是對生於貧窮家庭的雙胞胎兄弟。
  在這貧窮到連下一餐是否能吃的到的狀況,將孩子寄養是最常見的方式。而他和哥哥也就這麼分別送到其他家族當養子。
  哥哥被送到始終無子的夢野老夫婦家,而他則被送到有栖川家作該家小主人的近侍。

  起初,他還很不習慣沒有哥哥在身邊,偶爾會思念起家人與哥哥給予的溫暖而暗自躲在房間角落哭泣。
  「幻哥哥你怎麼了?」
  稚氣的聲音突然響起,埋在雙腿間的頭抬起盯著眼前剛是他服侍的小主人。
  「幻哥哥你還好嗎?」
  「這是在叫我嗎?」
  「對啊!不然在叫誰?」
  有栖川 幻,這是他到這個家後被賜予的名字,只是他始終無法習慣這樣的叫法。

  「幻哥哥你為什麼在這裡哭?」小主人以關切的眼神望著他,還不時摸摸他的頭。「媽媽說傷心的時候摸摸頭就會不傷心囉!」
  看著小主人如此天真的模樣讓幻原先悲傷的情緒瞬間消失大半。他輕輕笑著,並伸手反觸小主人的頭頂。
  「我只是想起我的哥哥,好久沒看到他了很傷心。」
  「那去找他就好了啊!」
  幻搖搖頭,這過於天真的想法被他否定。「我不能隨便亂跑啦!我被帶到這個家的目的就是要在你身邊幫你做任何事啊!」
  「那很簡單~」小主人輕輕笑著,並牽起幻的手。「我跟你一起去看你的哥哥就好了啊!」
  還沒應聲,幻就被小主人牽著手至他自己的房間,那兒有個小小洞口通往庭院,幻被小主人硬擠入那個洞口。
  出了洞口後他在庭院的圍牆也看到同樣的洞穴,估計那就是通向外頭的洞。

  如他所預料的,洞口外頭是一般街道,映入眼簾的是他自從進入這個家後久未見到的街道日常景象。
  在他後方跟著出來的小主人用稚嫩的臉龐盯著幻,彷彿在等待他帶路。
  幻雖然在進入有栖川家後鮮少出門,更別說是辦私事。不過他大約知道哥哥的所在處,也許這就是所謂的雙胞胎的心電感應?

  他牽著小主人的手走在街道上。即使身穿著稍顯昂貴的服飾,但街道上的人們完全不把他們兩人看在眼裡。
  幻以為自己和小主人會因為昂貴服飾彰顯身分而受注目,看來這只是他自己過於在意。在人們眼中他們不過就是個過客。
  反觀小主人,他好似早已習慣來來去去的人們,身手矯健穿梭其中。
  原本是幻在前頭率領著,不知不覺變成小主人拉著他的手領頭。
  看著那嬌小的身軀,幻不禁起了小主人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的想法。
  他一直在小主人身邊服侍,替小主人打理一切,但他卻從沒了解過小主人。
  也許是幻的既定印象讓他對高貴有錢的人們有冷血、無情的想法。但是眼前這位小主人卻成全他任性的要求並帶著他去完成他的心願,非但如此,他也曾經見過小主人將在店內買的麵包直接遞給縮在巷弄口看似無依無靠,與自己完全沒有任何瓜葛的兄妹。
  為什麼會有這麼無私且善良的貴族呢?為何那樣的家庭環境下成長的孩子會如此良善呢?

  還不及思考到解答,小主人忽然停下腳步,並要他往窗戶看著路邊這不起眼的屋子內部。
  幻不明所以往內望去,竟看見有著與自己相同面貌的男孩正在幫老奶奶搥背。
  「你、你怎麼知道……」幻訝異望著笑著得意的男孩。
  就連幻本人都不知道,為什麼小主人會知道他的哥哥在哪裡?
  「其實我早就知道幻哥哥你有一個哥哥而且一直很想見他喔!」
  聞言,幻深深倒吸一口氣。所以小主人為了他早就是先調查好哥哥的住處了嗎?
  腦中更多疑問產生,他究竟有什麼值得讓身為主人的男孩為他做這麼多?
  「我就只是不希望幻哥哥每天都露出傷心的樣子啊!」



  原以為自己就會這樣一直待在這個家,一直待在小主人身邊。
  但某天小主人失蹤了……不!更正確的說法是他逃家了。

  在事件爆發之前,幻隱約就有感受到小主人對這個家庭的制度有所不滿。
  且根據幻的觀察,小主人一直嚮往著自由。他時不時會從那個洞口偷溜出去,而後弄得全身是傷回來。
  且在外面溜搭的時間一天比一天還長,直到真的逃離這個家不再回來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該說是巧合嗎?幾乎在同個時間點,他的雙胞胎哥哥夢野太郎因掌握到現今幾乎成了大黨的言葉黨一些見不得光的事並書寫成稿被抓到,遭到言葉黨肅清。
  所幸在千鈞一髮之時被路過的一名男子救,生命姑且是保住,但也受到某種衝擊昏迷不醒。

  幻代替哥哥保留住那些稿子,跟著小主人腳步隨後逃離有栖川家,化名為“夢野幻太郎”開始從事小說家的事業。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找到契機將稿子公諸於世。



  幾年之後,一名服裝設計師找上他,以改變世界為目的請求他入隊參加中王區舉辦的活動。
  試想這事能接近以言葉黨創立之中王區的大好機會,幻太郎答應他的邀請,並邂逅了另一位成員……那位已經把他忘光的小主人。

  「好久不見了呢!帝統少爺,沒想到能以這樣的形式再與您會面。」
  「嗯?你剛剛說什麼?」
  「不,沒什麼,小生在開玩笑呢!」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