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催麥 二三】喪失記憶的三郎
2021/10/12 23:03
瀏覽5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頭好痛。三郎把頭靠在軟綿的抱枕上方,雙眼直視著正在辦公桌前面帶嚴肅的一郎與二郎。
  他們是三郎的哥哥,但在三郎的記憶中哥哥們並不是這樣子的,眼前的兩位哥哥看起來比自己印象中的哥哥還要成熟。
  而且,他記憶中的大哥是位大壞蛋,為什麼二郎哥哥會對他如此尊敬?
  「……二郎哥哥?」
  三郎的喚聲引起兩位哥哥的注意。
  「啊!道歉,把你擱在一邊了。」一郎走到三郎身邊並拍拍他的頭。「現在還好嗎?」
  「別、別碰我!」無意識的厭惡讓他下意識將一郎的手打掉,但下秒卻因為看到一郎帶著些許哀傷的表情有罪惡感。
  二郎在此時介入兩人之間,並輕輕抱著三郎安撫著。「沒事、冷靜點。」
  「唉呀!真抱歉,我都忘了現在的三郎是以前的三郎了。」一郎收回手苦笑著。「那麼三郎還是托你照顧吧!二郎。我去找寂雷醫生問問看治療方式和注意事項。」
  「啊!好。」二郎點點頭。「路上小心,大哥。」

  望著一郎走出家門時那彷彿冒出寂寞之感的背影,三郎心中的罪惡感更大。
  他不懂自己為何會產生這樣的心態,為什麼二郎對一郎的態度又如此平和?
  他輕輕抓住二郎的衣角。「二郎哥哥,為什麼?」
  目送哥哥離開後,二郎將視線轉回到三郎身上。
  二郎長長嘆了一口氣,雙手抓住三郎的手臂。「聽著,三郎,你在Battle的時候撞擊到頭部所以喪失了一部份的記憶,現在的你應該只記得小時候的事吧!」
  「啊!是。」
  應該是這樣沒錯,他現在記得自己是在設施生活,但此刻放眼望去的一景一物都是讓他陌生的環境。
  且自己視線高度好像也不太一樣,二郎哥哥和那個人也跟自己印象中的不大相同。
  「為什麼那個人現在會……」
  提問句剛落,二郎突然放聲大吼。「不准你稱大哥為“那個人”!」
  在記憶中從沒被二郎這樣吼著,受到驚嚇的三郎不自覺顫抖。
  察覺自己過於激動,二郎軟了心低頭道歉。「抱歉,我不該對你這麼兇。畢竟你的記憶在那個時候……可是大哥真的是個為了我們著想的好哥哥,我們都誤會他了。所以不要再用那種態度對待大哥,他會傷心的。」

  「那我們呢?」
  「嗯?」
  「我們應該還是跟以前一樣吧?」三郎用帶著天真的口吻滿懷期待的丟出問題,等待確定的答案。
  盯著三郎那副什麼都不知道又充滿期待的樣子,二郎有些心虛。
  怎麼辦?他要照實說他們現在為了討哥哥歡心和注目成天爭吵?這樣感覺好像會讓他的心靈受到創傷。
  不!等等,這可是難得可以修正三郎性格的好機會呀!打定主意後二郎決定昧著良心說出他自認為的善意謊言。
  「我們很要好喔!」
  「跟現在一樣?」
  「對啊!而且還比現在還要相親相愛喔!」
  彷彿聽到二郎的說詞後放心,三郎一直緊繃的表情終於放鬆了。
  雖然很對不起三郎,不過這都是為了達到一郎心目中兄弟和睦相處的理想啊!或許這次這場意外就是讓他有機會修正他和三郎關係的機會。


  不過,總覺得有點彆扭。
  跟三郎說了他們還是像之前一樣相親相愛後,三郎還真的跟兒時一樣黏著自己,不管走到哪三郎都要跟。
  也不能說三郎不對,因為小時候的他們真的就是這樣形影不離互相扶持的。
  二郎搔搔頭,看著三郎以閃閃發光的眼神看著自己的雙眼,有種無形的壓力由心而生。

  實在受不了,二郎乾脆放棄在客廳等待一郎回歸,自己先溜進房間。
  萬萬沒想到三郎也跟著他一同到房間裡頭。
  「那個,三郎,你可以先回你自己的房間喔!要是有什麼消息我會再跟你說。」
  「我不知道我現在的房間在哪裡。」
  「啊!說的也是。我帶你去吧!」
  然而在二郎率先走向前方,三郎突然用雙手抓住他的手掌。「我可以跟二郎哥哥待在一起嗎?」
  「欸,可是……」
  從手掌心感受到微微的顫抖,三郎到現在對這陌生的環境還是感到不安。
  二郎這才意識到自己身為哥哥怎麼能忽略弟弟的恐懼只管自己安穩。
  「對不起,你可以一直待在這裡喔!」他將三郎擁入懷中並拍拍他的背。
  漸漸的,三郎總算安定下來,身子不再發抖。
  「還好嗎?」
  「嗯,好多了,謝謝二郎哥哥。」三郎將臉貼在二郎胸膛上頭,像隻小貓撒嬌般蹭臉。
  「好了吧!你也撒嬌過頭了吧?」
  「嘻嘻,因問我最喜歡二郎哥哥了啊!~」


  就在此刻忽然響起的門鈴打斷兄弟的相愛時光,二郎第一個直覺便是客人上門。
  偏偏這個時候一郎不在,擅長接待客人的三郎現在又是這個樣子。
  沒辦法,只好請對方下次再來,二郎牽著三郎走出房間再度到達客廳(會客室)。

  「山田兄弟納命來吧!」
  誰知門一打開出現的卻是稍早與他們Battle的小混混們,應該是輸給他們不甘心所以又找了幫手報仇。
  二郎本能將三郎推到自己背後,並抽出麥克風與之對抗。
  混混們的實力其實不怎麼樣,但他們充分的利用人海戰術來補足他們的戰鬥力。就算是二郎,一個人對抗數十個人也吃不消。
  雙腿快要無力,但一想到背後還有無助的三郎,二郎也只能咬著牙硬撐。
  「二郎哥哥……我們先跑走吧?」
  「不行,背對敵人是最愚蠢的作法。」
  「可是再這樣下去你會死掉的。」
  「什麼傻話,我可不會這麼輕易就死掉的喔!」二郎露出自信笑意。「要是我在這裡倒下了還有誰能保護你,你可是我最親愛的弟弟呀!」

  ……
  ……
  「笨蛋!世界上哪有你這麼傻的人啊!」
  「咦?」
  還沒來的及反應,三郎瞬間將已經無法站穩的二郎推到後方,自己站在前頭取出麥克風降殘留下的雜魚全部壓制。
  「三郎,你……」
  「有什麼話之後再說啦!低腦。」
  「欸!誰低腦啊!怎麼才一下子就變的這麼不禮貌了。」
  「你們兩個就別吵了,敵人還沒全部倒下喔!」
  在敵方後方傳來一郎的聲音,二郎與三郎對視著,拼命擠出最後的力氣和一郎一同把剩下的敵人全數倒打。

  戰鬥結束,一郎將弟弟拉進家門並將門關上。
  外頭那邊他已經以對方私闖民宅並試圖攻擊他人之由聯絡警察來處理了,而他們現在該處理的是三郎的事。
  「你是什麼時候恢復的啊?」二郎有些氣憤的捏住三郎的臉。「害我說了這麼多丟臉的話。」
  「我何時恢復的關你什麼事啊!我才要說你害我做了好多丟臉的事,氣死我了。」
  「蛤?你不是早就恢復然後故意裝成還沒恢復的模樣故意對我撒嬌看我出糗。」
  「我沒必要這樣犧牲自己跟你示好吧!」
  「好了,兩個都別吵了。」一郎拉住臉龐都快貼住的兩人。「怎樣都好,三郎恢復記憶不就好了?」

  這時,三郎才想到自己對一郎無理的行為馬上轉向道歉。「一哥,對不起,剛剛對你的態度太差了……我……」
  「沒事,不怪你。」
  「就是啊!你剛剛對大哥的態度真的差到不行,我都快看不下去了。」
  「什麼?你有什麼資格說我!?今天換作是你喪失記憶只記得小時候的事,你一定也會這樣。」
  「我才不會咧!我對大哥的尊敬之心絕對不會消失的。」二郎挺起胸擺出絕對自信的模樣。
  「是喔!到時候可別哭著拉著我說要我遠離一哥,我可是會把你甩開。」三郎卻是一臉嫌棄的在二郎面前甩手。
  「太過分了吧!我剛剛可沒虧待過你吧?」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反覆來回同樣的話語,在一郎耳中形成了不斷重又煩躁的噪音。
  為什麼他們就不能好好相處呢?明明三郎喪失記憶的時候二郎這麼照顧他的,三郎也這麼黏他的呀!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