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催麥 ALL帝】灰姑娘仙帝瑞拉/童話PARO
2021/10/08 18:58
瀏覽8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企劃本噗:https://www.plurk.com/p/oizerr

性別設定什麼的不重要
帝統的性別就是帝統
其他角色同理可證

人物OOC注意!



  晚安,這裡即將為大家獻上童話仙帝瑞拉的故事。
  ……嘛!仙帝瑞拉太饒口了,以下我們直接用帝統稱呼他吧!(關聯性在哪裡不要太在意。)



  帝統是公爵家的千金小姐,而他的親生母親前陣子感染疾病去逝了。長期在外地工作的父親為了不讓帝統孤單,於是再娶了位繼母來陪伴他。不但如此,繼母還帶了兩位姊姊一同到來,讓更多人陪伴孤獨的帝統。
  只是爸爸的善意卻被繼母與姊姊毀壞了。

  現在帝統正跪在自家客廳正中央,眼眶中的淚水不停流出。
  同樣受害的還有與他一同長大的隔壁鄰居獨步和一二三,他們雖然沒有跪著,但面色表情也不是很好。
  而坐在他們面前的是面貌看來相當嚴肅的繼母幻太郎。

  「你說~你把妾身給你的零用錢都賭光了?」
  「對、對不起。」帝統用力磕頭。「可以讓我先支出這個月的嗎?我沒錢吃飯了。」
  「不可以,這是第幾次了?你每次都這樣說,結果還是把錢拿去賭博?」
  「對不起,這次真的不會再犯了。」
  幻太郎無奈嘆氣,眼神轉到與他一同來賠罪的竹馬二人。「該不會是你們帶壞我家帝統的吧?」
  「不……」獨步瘋狂搖頭。
  雖然他不覺得自己是什麼優秀人才,可是至少不會壞到帶朋友去賭場那雜亂的地方。
  「不是我們唷!是帝統自己要去的喔!我們是被拖下水的唷!」
  至於一二三看來模樣輕浮,但他也不是那種會害朋友誤入歧途的人。
  總歸一句,就是帝統自己要去的。

  不過幻太郎卻像個恐龍家長似的抱住帝統,完全不相信那兩人的說詞。「我們家帝統在家都很乖,他才不會把妾身給的零用錢賭光!一定都是你們帶壞他的。」
  被抱得緊緊的帝統難受的拍拍幻太郎的意外有力的雙臂。「母親大人……是我自己要去的啦!……」
  「好了,你不用再幫他們說話了。」
  「你們為什麼要強迫帝統做這種事呢?看到他餓肚子很有趣嗎?你們這是霸凌喔!」大姊亂數從一旁蹦出來,並塞了一支棒棒糖到帝統嘴中。「可憐的小帝統肚子一定餓壞了吧!」
  「姊姊大人,我要吃飯……棒棒糖填不飽肚子啦!……」
  「有得吃就該偷笑了,還嫌東嫌西的!」二姊左馬刻從不同的方向出現,並丟了一顆飯糰給帝統食用。
  見到有得吃,帝統馬上掙脫幻太郎的懷抱,雙手捧著二姊賞賜的飯糰大快朵頤。「謝謝你,姊姊大人!我愛死你們了!」
  看帝統吃得如此開心,母女三人溺愛似的盯著這可愛的小妹。

  瞬間被丟在旁邊沒人理的一二三和獨步兩人相當無奈與對方相視。
  帝統百分之百是被這三個人寵壞了才會這麼任性,對吧?
  真不知道在遠處工作的那位公爵知道自己的善意被扭曲成幾乎是當成情人疼愛的情感,他會作何感想。



  雖然被教訓過(?),帝統依舊是學不乖帶著兩個護花使者到賭場小賭怡情。
  只是因為欠了一屁股債未還,還沒踏進賭場就被一群討債者盯上。
  見氣氛不對,身為護花使者的獨步與一二三馬上出面阻擋好讓帝統逃離這群人的魔爪。
  但兩位市井小民的力氣怎能會眾多討債集團相比?他們最多也只能一人擋一個,剩下的全部都去抓那位逃之夭夭的小姐。
  帝統自認為自己腳力還算行,不過對方這次似乎是下了決心要抓到他,幾乎整組人員都出動。
  「人也太多了吧!」
  知道回頭會減半自己的速度,但帝統還是不經意回頭往後關注自己與那群人的距離。

  之後就是不意外的撞到人。不是,是差點撞到。
  雖然視線向後,不過帝統有感受到人的氣息,在快撞到的時刻讓自己的身體拐個彎,還可以順便把這名運氣不大好的路人當阻擋後方追兵的障礙物。
  「這麼一大群人追一個女孩子成何體統啊!」
  這句話是來自那位倒楣的路人之口,不久帝統聽到劍身從劍鞘取出的聲音。看來他今天運勢不錯,讓他碰上願意救美的英雄。
  帝統轉身看著英雄揮劍打擊所有追擊的人們,雙眼充滿著敬佩。這麼英勇的姿態不管是男是女都會被迷住吧!更別說是救命恩人。

  不到幾分鐘,所有人都被英雄趕跑,還不忘了放出戰敗反派常有的話語。「下次你就不會這麼好運了!」
  「沒有下次了。」帝統揮揮手與他們告別,之後轉向英雄。「謝謝你幫忙。」
  「不用客氣。」
  仔細一看,這位英雄不正是大名鼎鼎的騎士一郎嗎?他身為這個國家王子的貼身護衛,英勇的戰績和路見不平的正義感在這裡可是出了名的。
  萬萬沒想到會被這樣的名人搭救,帝統覺得今天運勢正值最高峰,等等一定要到賭場賭個幾場。

  「一哥,你怎麼跟人交戰了?」
  此時,一位比較嬌小的少年面露慌張趕來。應該是聽到對戰的聲音急忙跑來的。
  帝統知道這位少年,身為公爵家的千金他曾有幾次參加城堡的派對,自然見過這個國家的王子。現在看到這名是二王子三郎,在他上頭還有位大王子二郎,聽說他們都把騎士一郎當哥哥尊敬著。
  「沒事了,只是見到幾名惡徒在追這位小姐。」
  三郎順著一郎的手勢看向帝統,不一會馬上露出無謂的樣貌。「什麼啊!原來是賭徒小姐。」
  光聽這稱呼就知道,帝統愛賭的名聲是紅遍大街小巷的。包括國家王子在內,沒人不知道他是誰。
  「剛剛追他的應該是討債的人吧!一哥其實可以不用幫他的。而且我記得你不只救他一次了吧!」
  「那怎麼行!即使有正當理由,一群人追著一位弱小女子跑還是很難看。可以的話雙方坐下來好好談一談不是很好?」
  聽著,三郎只能搖搖頭。「能遇到一哥算你好運,一哥就是這麼正直。」
  「多謝王子殿下誇讚,我也覺得我今天運氣不錯,等等要來去賭個幾把。」

  「你到底有沒有聽懂我是在損你啊!」三郎大大嘆了一口氣。「算了,你這周末有空嗎?」
  「嗯?幹嘛?」
  「城堡有派對,和你家人來參加吧!」三郎示意要一郎拿出邀請函,並遞給帝統。
  帝統收下邀請函後瞬間展開大大微笑,那燦爛的笑容很明顯就是絕對會去的樣子。
  雖然貴族的派對對他來說挺無聊的,但是派對上總會出現許多又好吃的美食,比家裡的還要豪華數倍。
  為了食物,就算當天有行程他也會推掉去參加!



  「欸?王子約你去舞會?」一二三拿著邀請函盯個仔細。「你要去嗎?感覺很無聊耶!」
  「反正有吃的就去啊!」
  社交什麼的都是大人的事,他們小孩只管吃東西就好,何樂而不為。

  「派對……王子邀約……等一下,那該不會是……」在旁邊一直聽著描述的獨步忽然雙手緊緊抓住帝統的手腕,滿臉驚恐著。
  「幹嘛?」
  「你不能去。」
  「為什麼?」
  不僅帝統,連一二三都被獨步的動作嚇到,對獨步的話語充滿疑惑。

  獨步吞吞吐吐,不知道思考著該不該說,或是想著該如何表達。
  「我聽說這次的舞會是要選出王子的新娘子。」
  「啊?真的假的?」
  「真的嗎?那你不可以去。」聽著,一二三也跟著抓住帝統的另一邊手腕。「要是你被選中了怎麼辦?」
  「……怎麼可能啊!」帝統揮動雙手,把兩人的手甩開。他可沒王繼三郎剛剛看他的那抹表情,那可是對他相當反感的樣子啊。「那個王子怎麼可能會選我啊!」
  「不行就是不行啦!」
  「囉嗦啦!你們憑什麼限制我。我只是想去吃東西而已啊!」
  帝統將試圖再度拉住他的兩人推開,憤怒奔離。

  被丟下的兩人無助的望著對方。
  「怎麼辦?獨步親,再這樣下去帝統真的會變成王子的新娘子耶!他明明和我們約定過長大要一起環遊世界的,如果他變成公主就不能亂跑了。」
  「我們也不能怎麼辦啊!」獨步失落的垮下肩。「我們沒辦法跟去。」
  他們只是住在帝統家隔壁的平民,沒資格跟著到舞會中阻擋王子求親。
  「只能希望阿姨他們能阻止他了。」



  「母親大人,我想去派對!」敞開家門,帝統便開門見山提出期望。
  不過他的提案不到數秒立刻被否決了。「不准!」
  「怎麼會!!我想去吃好吃的啦!」

  「我聽小姊姊說囉~」亂數撒嬌般的貼到帝統身上。「聽說這場舞會是王子要挑選另一半舉辦的呢!」
  「那又怎樣,跟我無關啊!」
  「哪無關。」左馬刻以銳利的雙眼瞪著帝統。「要是你被那個混帳王子挑中了怎麼辦?」
  「你們怎麼跟獨步他們說的一樣啊!」帝統將亂數甩離自己身上。「他不可能會選我的啦!」
  「那他邀你去幹嘛?」
  「嗯……嗯……說不定她是看上姊姊大人們的其中一位,只要邀請我你們也會去吧!」

  聞言,幻太郎滿臉哀傷的握住帝統的雙手。
  「你這孩子怎麼這麼遲鈍呢?」
  「啥?」
  「大家其實都很喜歡你的,你懂嗎?包括我們,你在大家眼中都是可愛的寶貝啊!」
  「……我也喜歡大家啊!」帝統不解歪頭。
  為什麼幻太郎要這麼嚴肅的跟他講這件事?大家喜歡他不是很正常嗎?
  「這孩子神經太大條了。」幻太郎無奈搖頭。「總之,你不能去。妾身和姊姊會代替你去幫你把食物帶回來,好嗎?」
  「……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
  家人如此堅持,帝統也實在不太好在這麼任性。
  畢竟自己平時也是吃他們的、花他們的錢。若再如此任性就真的太過分了。



  目送母親和姊姊們出門後,帝統獨自一人窩在房間看著書櫃,腦中幻想著舞會上會出現的諸多美食。
  雖然母親大人表示他們會把東西帶回來,但是……
  「還是好想直接到會場吃夠本喔!」
  母親他們一定會為了自己的身體健康帶適量的食物回來。不能直接吃到飽那就失去舞會的意義了。

  下了決心後,帝統站起身子準備動身,任何事都無法阻擋他前望城堡決心!
  ……本應該是這樣啦!
  可是他完全不會把打扮,連正式服裝放在哪裡都不知道。總不能這個樣子去城堡呀!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是,他不知道去城堡的路怎麼走。

  一切都沒希望了!!
  帝統絕望的窩在床邊雙眼無神,看著天花板發呆。

  此刻,天花板忽然發出一點一點閃亮的光芒。
  這光芒讓帝統想到在兒時曾聽過親生母親說過他有位一直暗處保護他庇佑他的神仙教母,難道這次神仙教母要出面幫他了嗎?
  滿心期待望著那一點點亮光,在腦中想著神仙教母飄飄然降落的美麗模樣。但在下秒,在床邊的玻璃窗突然破碎,一身軍裝的教母破窗而入。
  還好帝統離窗戶距離較遠,否則就遭到波及了。

  「少女,你正在煩惱嗎?」
  「你、你是母親說的神仙教母理鶯先生嗎?」
  「是的。」
  說著,理鶯從軍用外套中取出對講機憑空揮了幾圈,隨之帝統身上那邋遢的衣物變成相當正式的服裝,腳上的鞋子還變作看起來很值錢的玻璃鞋。
  「哇!!好厲害!」
  「接著……請你找能變成車子及車伕的東西過來。」
  「沒問題!」
  帝統向理鶯行軍禮,立刻衝到家中院子摘了母親種植的西瓜和在家附近徘徊的貓朋友。
  理鶯再度揮動對講機,神秘的光芒圍繞著西瓜與貓咪,西瓜底下生出輪子瞬間變成了馬車,貓咪變成馬與車伕。
  「搭上這個吧!他們會直接載你到城堡。」

  看著亮麗的魔法將原本的東西變成不同樣貌,帝統雙眼散發出熱情光芒。「好厲害的法術,我也想學。」
  聞言,理鶯輕輕笑著並摸摸他的頭。「你先到城堡好好玩吧!」
  帝統用力點頭。「那當然!我會吃夠本再回來的。」



  馬車緩緩行駛到城堡,下車後的帝統小心翼翼進入。畢竟他是偷偷來的,可不能被家人看到。

  但當帝統接近餐桌的那一秒,他馬上被三郎發現。
  還不等帝統取起他朝思暮想的美食,三郎便一手抓住他的手臂。「你怎麼現在才來?」
  「欸?」被嚇到的帝統差點將手上的蛋糕摔在地上。「我的家人不讓我來,我現在是偷溜出來的。」
  「居然不想讓你成為王妃所以把你關緊閉嗎?真是太過分了。」
  「不是,不是這樣。」

  「王子殿下,可以請你將手移開小女的手臂嗎?」沒來得及解釋,刻意提高的喊聲打斷他們兩人的對話。
  「母、母親大人……」
  為什麼幻太郎這麼快就發現他了!?該不會……他斜視著三郎。
  帝統判斷一定是三郎接近他的關係才會讓幻太郎看到他的身影。畢竟這場舞會是為了王子開設的,大家目光焦點都在三郎身上。他接近什麼人大家自然也會關注。
  他不禁小聲喃喃著對王子不敬的抱怨話語。「都是三郎你害的啦!」
  「蛤?」
  「沒事。」
  「我就說帝統一定會偷偷跑來嘛!」亂數小跑步飛撲抱住帝統,不忘了將三郎的手打掉。
  「你小子靠帝統太近了。」隨後出現的左馬刻也很刻意的擋在三郎面前讓他和帝統之間的距離拉長。
  
  王子被這麼對待,身為貼身侍衛的一郎理所當然出面護衛。
  「喲!一郎,你小子怎麼還在當小屁孩的保母?」彷彿見到仇敵般的,左馬刻馬上嗆聲。
  「左馬刻,不准你對王子不敬。」
  「小屁孩就小屁孩,管他是什麼王子還是國王。想對老子的帝統出手,想都別想。」
  「你太沒禮貌了,收回你剛剛那句話。」一郎嚴肅的面容增添了一點憤怒,抽出腰間的劍揮向左馬刻。
  左馬刻不慌不忙閃躲過劍身所及範圍,抬起下巴用相當鄙視的眼神盯著對方。「在老子看來你對帝統也有些意思,不然不會每次都這麼巧合救下被討債集團追逐的他。只是礙於王子也喜歡他你才忍氣吞聲不是?真是虛偽的傢伙。」
  「這並不是虛偽,請不要亂用詞句。」一郎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只是將話題轉移。
  這對話反倒引起帝統的關注,二姊剛剛好像說了什麼不得了的話題?

  「帝統,回家了,你不能待在這裡。」
  此時,帝統的手突然被幻太郎抓住且往門口前進,讓他相當慌張。「我還沒吃到東西耶!」
  「我們已經幫你包很多囉!回家吃吧!」
  「慢著,帝統不能走。」眼看帝統要被帶走,三郎慌張上前,伸直著手想再次抓上帝統的手。
  「帝統不能嫁給你。」
  不知藏在哪裡的獨步和一二三此刻也出現在會場中,一人一邊拉著帝統的雙肩讓他退後幾步好遠離三郎。
  果然因為擔心而偷偷潛入會場是正確的。
  三郎瞇著雙眼盯著兩個干擾他的平民。「你說他不能嫁給我是什麼意思?」
  「他約好要跟我們一起環遊世界的。」一二三大聲對三郎喊話,宣示他們冒著生命危險前來阻止的目的。

  「環遊世界!?」聽著,原先還在跟一郎吵架的左馬刻忽然回過頭,挑眉瞪著竹馬二人。「他可是答應過老子要老子身邊學習功夫耶!」
  「欸~~左馬刻你那不是功夫只是單純的打架吧!」亂數終於從帝統身上跳下來,氣噗噗的走至左馬刻面前叉腰喊話。「他明明說要跟我學服裝設計的。」
  「我沒有要學功夫也沒有要學服設。」帝統輕聲的碎念似乎傳達不到姊姊們的耳中。
  正在氣頭上的兩位姊姊只管越吵越兇。
  「你們兩個別吵了。」身為母親的幻太郎從中勸阻女兒吵架。「他是妾身的寶貝,僅僅如此。」
  「媽咪你不可以這樣啦!」
  「別以為你是媽媽就可以霸佔帝統。」
  「妾身只是盡到一位母親該盡的職責。」
  看來不是勸架,是讓戰場變得更加混亂。

  看著場面越來越雜亂,帝統決定先抽身再說。
  美食以後還能吃到,但是自己的被拉來拉去的手被扯斷可就沒了。
  對啊!為什麼每個人都要拉他的手啦!

  「啊!帝統,你要去哪?」
  不知道是誰高喊,讓爭吵的人們把視線轉移到準備逃走的帝統。
  帝統咬牙並發揮逃離討債集團的速度盡全力奔走,途中嫌棄穿在腳的鞋子太難行走而脫掉丟到一旁。

  「看來你遇到困難了。」
  「理鶯先生,救命。」
  神仙教母很適時的在帝統面前出現,帝統下意識向他求救。
  理鶯點點頭,二話不說便將帝統以公主抱之姿帶著他逃出城堡。
  「對了,你說想向小官學習魔法對吧!」
  「嗯,對。」
  「那麼就到小官居住的森林中吧!如此也能先暫時避開後面那些人們的追逐。」
  「好啊!當然好。」
  妄想著學到魔法也能變出很多美食和金錢,帝統沒有思索就答應和理鶯一同到森林中。
  只是等到帝統知道魔法世界有著不能變出貨幣和美食的規定,但卻無法逃離理鶯斯巴達的魔法教育時已經來不及了。



  至於把帝統追丟的人們現在只能開啟第二場戰局,爭奪帝統脫下的玻璃鞋。
  希望有朝一日他會為了將那雙玻璃鞋拿去當鋪換錢而再度現身在他們面前要回鞋子時,將他緊緊抓住不再讓他逃走。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