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催麥 FP】選擇題(多重結局)
2021/09/15 21:18
瀏覽9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你們三人之中,只有一人能活。」
無花果將一人份的解藥放在桌上,冷眼看著因計中毒的Fling Posse冷笑著。
「就讓我看看你的所謂的羈絆吧!」

「嘖!……」

「沒想到中王區到了最後還是會使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啊!」
「隨你們怎麼說吧!你們能耍嘴皮子也只能趁現在了。」她輕輕抬頭看著掛在牆上的鐘。「你們只剩下五分鐘的時間可以做抉擇。」

「要看我們的羈絆……是嗎?」
其實不用時間抉擇,三人默默望著解藥,再看相自己的同伴們,輕輕一笑。
他們心中早已經有答案。「這就是我們的答案。」

----------

**亂數獲救**

幻太郎與帝統對視,不約而同拉起亂數,並以強迫的方式將解藥塞進亂數的口中。
「欸!你們……」
「我們說過一定會讓你獲救的。」
「開什麼玩笑啊!」亂數奮力甩開兩人,眼神除了憤怒外還有更多的哀痛。「你們不在只剩下我一個人活著有什麼意義?」

幻太郎輕輕拍著亂數的頭。「亂數,你還記得Stella的歌詞嗎?」
「都什麼時候了還說這個。」
「亂數,你在裡面是科學家吧!」
「那只是歌詞,並不代表我真的有辦法救你們啊!」
「我賭你可以的。」帝統握著拳頭,緩緩打在亂數的胸膛。「因為你是特別的人類啊!」
「希望我們下個世紀能再相見。」

「別丟下這種不負責任的話擅自離開啊!」
拉住他的兩對手臂逐漸失去力量,徒留亂數一人站在原地。
他用雙手摀住臉龐,他不想被討厭的人看到他現在無助的模樣。
明明早就看破生死,但死亡的不是他本人卻讓他受到如此巨大的打擊。

儘管如此,他還是記著摯友們對他說過的話。
現在不是像孩子一樣僅會哭鬧的時刻了。

現在的科技能讓失去動能的身體保存到已有救活他們的方法的科技時代嗎?

----------

**幻太郎獲救**

帝統用盡最後的力氣站起並取走桌上的解藥。
他沒有半點猶豫,直接將解藥遞到幻太郎面前。
幻太郎不解望著帝統。這意思是要他喝下嗎?不該是亂數或者是他自己嗎?

亂數幾乎無力,整個人趴在地上。「幻太郎你還有一個重要的人需要照顧吧?」
理解亂數話中的意思,幻太郎急忙搖頭。「不僅是小生,你們也有重要的人不是嗎?」
「對我來說,重要的人就是你們而已。」
「同理,其他人對我來說早就是過客了。」帝統拉出幻太郎的手,並把解藥放在他的掌心上方。「但是你除了我們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人啊!要是你不在了還有誰能照顧他?」

「……小生可以託付……」
「你覺得我們看起來是很會照顧病人的人嗎?」
亂數與帝統兩人同時露出爛笑,完全不向即將死亡的人。

「還有啊!你還有能力把我們的事寫成故事告訴大家呢!」
說著,帝統突然想起幻太郎之前說過的玩笑話,立刻露出正經表情回復。「你不是說過我們前世死別今世又再相遇?那下輩子還有機會再相遇吧!」

「好耶!那我轉世之後一定要先看幻太郎寫得我們的故事。」
「好啊!就這麼說定了。」
兩人笑容依舊掛在臉上,但雙眼卻已經沒力氣睜開。
他們已經看不到幻太郎現在的表情,只能聽到幻太郎用平時有的溫柔語氣喚著。「真拿你們沒辦法,小生就在讓你們再任性一次完成你們的要求吧!」

----------

**帝統獲救**

「「帝統。」」
亂數與幻太郎兩人異口同聲,面色嚴肅的盯著帝統。
帝統沒有出聲,他已經知道他們兩人會這麼叫他的用意。
但帝統百般不願,刻意把眼神轉離桌面上的解藥。
開什麼玩笑,為什麼他的命得用他最重要的摯友的生命換?

知道帝統心中所想的,幻太郎牽起帝統的雙手。
「聽著,帝統,現在只有你能力和身分可以推翻這個政權。」
「我不要,我又不是自願出生在那個家庭,我根本不想當那個女人的兒子。」
「如果可以小生也不希望在這種情況下強迫你做這樣的事。」
幻太郎難得有了心疼的樣貌,讓帝統看了好不捨。

亂數從背後緊緊抱住帝統,帝統從背部能感受到他顫抖的身子。
「帝統,拜託你,不要再讓像我一樣的孩子誕生了,不要再有像我們一樣被荼毒的人們出現了。現在只剩下你能做到。」
「亂數……」
「小生也拜託你,用你的身分號召全國人民推翻這狗屎一般的政府吧!」
「幻太郎……」

當初明明不想揹負這個責任,明明只是想獲得自由,他才逃離這個家庭到外頭闖蕩。
為什麼現在卻是用這種形式回歸?而且還是犧牲自己的親友……
這就是他們強迫自己回歸的作法嗎?

亂數和幻太郎說的沒錯,不能再有任何人像他們一樣因為這狗屁政權犧牲了,他必須站出來……

「如果我成功了,你們會回來嗎?」
帝統喃喃問著,但在身邊的人早已沒有回覆,僅是以淡淡的笑意表示。

----------

**三人一起赴死**

亂數緩緩走到桌前拿起解藥,二話不說直接往地板上摔。
「你!!」看到這樣的行為,無花果震驚瞪著。「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這就是我們的答案,要死我們一起死。」
「……」
真沒想到他們會得出這樣的答覆,無花果咬牙。
原先設想他們會讓那個人活下,如此一來他們便能輕而易舉掌控那個人的種種行為來達到目的。
錯算了他們三人的羈絆,連那個人都賠掉了。
難道他們早就猜到中王區的目的才會這麼選擇嗎?

「既然你們都選擇死亡,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她現在也只能憤怒的蹬著腳,丟下三人先行離開。

被留下的三人無力趴在地上,感覺越來越難呼吸到氧氣。
「沒想到我們三個連活命的機會都不要了呢!真像個笨蛋。」亂數輕輕笑著。
幻太郎提起高音。「嗯?真的是笨蛋嗎?」
帝統抿著嘴,望著頭頂那純白的天花板。「……反正我相信我們這次的賭局一定會贏的啦!」
「說的也是。」

當三人意識越來越模糊,小跑步的聲音在三人耳邊響起。
是誰?對他們來說也不重要了。
他們在朦朧中只記得自己被餵食非常苦澀的液體。

再度清醒後,一度以為在天堂的三人在確認過環境之後才發現自己躺的地方是新宿中央醫院。

「啊啊!被救了呢!」
亂數輕輕嘖了一聲後緩緩勾起笑容。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