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催麥 一二三&左馬刻】人魚公主的邀請
2021/08/22 00:18
瀏覽12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企劃原噗:https://www.plurk.com/p/ogsrk6


*指定條件
本次玩法:請以「人魚公主的邀請」為故事主軸,配上指定tag書寫成一篇文!
指定tag:校園生活、可樂、窗簾。
指定出場人物:合歡、一二三
指定句子:「人魚公主跟海妖有什麼不同?」




放學後的教室僅剩兩個沒打算早點回家的學生還在逗留,窗簾被窗外的微風輕輕吹起。
「你這是在說童話故事嗎?」被窗簾遮住視線的左馬刻把障礙物給撥開,帶著半信半疑的態度盯著說得滔滔不絕的一二三。
「是真的,是真的啦!」一二三相當認真的點點頭。「我真的遇到人魚公主了。」



根據一二三的說法,他在小時候全家一起到海邊遊玩時,自己在海邊撿到一個裝有紙條的可樂瓶罐,上面還塞著貌似鱗片的東西。
但是鱗片在他碰觸的時候忽然消失,他費了好大的勁才把紙條抽出來。紙條上面只簡短的寫著「親愛的人類,你好嗎?」
困惑之餘,海中的岩石上忽然傳出以魚尾拍打岩面的聲音,他歪著頭瞇著雙眼看去,竟看到一位留有綠色髮絲的人魚正用猙獰的眼神盯著自己。
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本能覺得這東西就是那位恐怖人魚給的,他慌張的把紙條塞回瓶子中並往茫茫大海扔去。轉身想跑走之際,他的腳卻被抓住。
回過頭一看,他竟然見到原本應該在岩石上的人魚已經在沙灘上抓著他,並用淚眼汪汪的面龐喊著:「人類!陪我玩啦!」
之後發生什麼事一二三已經不記得了,也許受大太大刺激昏厥而沒了意識。



「所以你也不記得那個海妖之後到去哪了?」
「不是海妖,是人魚公主啦!」
左馬刻莫名的嘆口氣。「人魚公主跟海妖有什麼不同?反正只是個代稱。那東西實際上是什麼你也不知道吧!」
「是沒錯啦!不過叫他人魚公主比較好聽啊!」
這不是重點。「那麼,你突然提起這個幹嘛?」
「啊!……因為我今天早上在我的座位發現這個。」說著,一二三拿出一個空的可樂瓶,裡面放了一張紙條。
「這不會就是……」
「對啊!跟我小時候扔掉的東西很像呢!」
這就玄了,小時後仍到大海的東西時隔多年再度出現。如果是惡作劇未免也太無聊,況且會有誰知道一二三兒時的經歷?難道真的是那個人魚公主特地送來的嗎?
左馬刻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竟直接伸手把瓶內的紙條拿出來。和一二三描述的一樣,上頭只有一句話,但字句卻變成:「你為什麼都不陪我玩?」

左馬刻沉默著盯向一二三,一二三也僅是聳肩表示不明白。
「其實這個不是第一張。」
「什麼?在那之前還有?」
「有喔!這幾天在家門前、書桌上、學校鞋櫃裡都有,裡面都寫著『你為什麼都不理我』、『跟我一起去海裡啦!』之類的話。」
「……」看著有些不祥的紙條,左馬刻突然起了疙瘩。
他迅速將紙條塞回瓶中並丟到垃圾桶中。

隨後,他提起書包,什麼也沒表示立刻向門口走去。
「欸!你要去哪?」
「去哪?回家啊!」
「欸欸?你不幫我嗎?我還以為你會幫我所以才跟你商量的耶!同學不是都要互相幫助嗎?」一二三帶著失望的語氣抱怨。
「老子才不淌這渾水咧!你要幫忙去找A班的萬事屋啦!」
「壞心眼。」

「哥哥,你怎麼還在這裡啊!」
少女的聲音從門邊響起,恐女症的一二三嚇得縮到教室角落。
左馬刻的妹妹合歡同時也是學校的風紀委員,他帶著嚴肅的語氣向著教室的兩人警告。「放學就別在教室逗留,快回去吧!」
「好~~」反正左馬刻本來就準備要回家了。
「啊!等我啦!」一二三也趕緊抓著書包跟著左馬刻的腳步離開。
經過合歡身邊,一二三還提心吊膽著。

此時,一二三突然覺得氣氛不太對勁,周遭空氣突然傳來只有海邊才聞的到的鹹水味。
『你為什麼都不陪我玩?』
這句話是從合歡的嘴中說出,但一二三卻覺得像從自己的腦中迴響到耳邊。
一二三咬緊牙根完全不敢看合歡一眼小跑步追上左馬刻的背影。

「左馬親,剛剛那個人真的是合歡醬嗎?」
「蛤?你在說什麼鬼話啊!」左馬刻皺緊眉頭用斥責般的口吻回應。「不要自己嚇自己啦!」





但這句話在左馬刻回家發現比自己早到家的合歡時馬上在自己心中默默收回。
「該死,剛剛那個人是人魚公主不成?!」



當天晚上,一二三心裡不停回想著下午在校園見到的那位合歡,感覺越想越不對勁。
即使試過各種能輕易入眠的方式,但他仍然睡不著……不!是根本不敢睡。
每當他昏昏欲睡之際,他的耳邊便聽到海浪拍打的聲音、悠悠的女聲在他耳邊唱著他聽不懂的歌曲,還有不斷重複著『陪我玩』的話語。
「啊!我不去!我不去!」
不斷擴大的壓力不停打壓一二三的精神力,就是崩潰大叫也無法感覺到紓壓。
「獨步親、獨步親,獨步親在哪裡?你為什麼還沒回來?」嘴中不停嚷嚷著和他同居的那位教師。
他知道對方平時總是會加班到很晚,若隔天是休息日更是會直到午夜才會回家。他知道,他心裡很清楚,但是精神已經被壓垮的他根本無心去思考這些事,一心盼望著對方盡快回家陪伴他。

『你為什麼不要陪我到海裡玩?我明明都很真誠的邀請你了啊!我等你等好久了。』
「你為什麼一定要找我?我如果去海裡面會死掉的。」
『因為你是我的王子,我非你不可。』
「我不要,我不要死掉。」
『你不會死掉,你到海裡就會變得跟我一樣了。』
「我也不要變成人魚,我只想在這裡和獨步親,和左馬親,和大家一起生活。」
『你不跟我一起到海裡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嗎?』
「對,我要跟大家一起才不跟你在一起。」
『……好,我知道了。』

女性的聲音突然消失,連帶海浪的聲響都不見了。
他是真的了解一二三的意思了嗎?真的脫離他了嗎?

此時,家門突然傳出開啟之聲,伴隨著耳熟的“我回來了”的聲響讓一二三瞬間安心不少。
他趕緊下床跑到玄關迎接大上自己幾歲那位無血緣的哥哥。
只是,他還沒到達玄關,打開房門踏上迴廊的瞬間,一二三便感覺到自己腳底彷彿踩到積水般潮濕。
不安的心再度浮現,一二三反射性將腳縮回房內,不敢再踏出一步。
但他突然聽見獨步哀嚎的聲音。
「獨步親!!」
現在一二三也不管腳底下那片潮濕,迅速奔向玄關。

積水沿著迴廊到達玄關,在玄關前方的水面冒出如水草又像頭髮的物體並緊緊抓住獨步,鎖緊他的咽喉。
一二三馬上就知道那是什麼。
「欸!放開獨步親!」
『只要他不在的話你就會跟我到海裡了吧!』
「你要是把獨步親殺死我就會恨你一輩子。」
『恨也好,愛也好,只要你願意跟我到海裡就好。』
「你這個可惡的妖怪!」一二三提起勇氣,不再把對方當成女性懼怕,便拿起放在玄關的盆栽砸向那團團髮絲。
只是這攻擊並沒有讓髮絲退散,反而變得更多,也將一二三綑住。

家門被大力踹開。
「混帳東西!給我離他們遠一點。」
因為一直擔憂一二三安危的左馬刻破門而入,打火機一點便將髮絲全部燃燒。
少了髮絲的束縛,可以動作的一二三趕緊帶著昏厥的獨步逃到自家門外。
「左馬親,你怎麼來了?」
「啊!因為我們遇到的那個合歡不是合歡啊!合歡早就到家了。」
所以他才想著人魚是不是真的來找一二三,而後決定向同級的僧侶空却尋求方法,終於找到辦法到一二三家時剛好讓他碰上這幕。

「所以你知道方法了嗎?」
「殺死他的方法暫時找不到。」
「欸?~~」
「只能用緩兵策略。」
說著,左馬刻取之稍早被他丟在垃圾桶中的可樂罐,那張紙條當然也還在裡頭。
「這東西是……」
話還沒提問完畢,家中的積水水面突然冒出許多泡泡。
『你!就是你!』人魚的聲音再度響起。『你才是最大的阻礙!』
隨著刺耳的吶喊,綠的髮絲再度冒出直衝左馬刻,同時連他的身軀也從水面浮出。
一二三永遠記得那張臉,看起來柔美卻比人類蒼白的臉龐,但此時露出的不是當初邀請他那哀求面貌,而是誓死把眼前敵人殺死充滿怨氣的恐怖面孔。
他的瞪大的雙眼中布滿血絲,就連眼眶都流出血水。張開的嘴是滿口尖銳牙齒,似乎想把被他捆住的左馬刻生吞到腹中。

一二三趕緊撿起左馬刻掉在地板上的打火機,如法炮製點染髮絲讓左馬刻立刻掙脫。
火焰從髮絲燒到人魚的身軀,讓人魚全身被火焰包住。
但那僅僅讓他覺得炙熱痛苦,並沒辦法直接消滅他的存在。只要他製造的海邊環境還在……
一二三盯著延伸到海面就被澆熄的火焰感到惋惜,要是這些水不在就好了。

「欸!別發呆了,趁現在快走啊!」
「啊!喔!」
左馬刻的命令讓一二三回過神,趕緊揹著獨步逃離。
「我們現在要去哪裡?」
「海邊。」
「嗯?」



深夜的大海相當寧靜,除了海浪拍打的聲音外什麼都沒有。
因為經歷人魚糾纏的一二三現在光是聽到這震耳欲聾的聲音身體就不禁開始發抖。
已經醒來並知道原委的獨現在正在他身邊輕輕拍著一二三的背讓他感到安心點。
「沒事,快結束了。」
左馬刻盯著被他丟在沙灘上的可樂瓶,即使沒耐心也只能耐著性子等待。

不久,一群把鬧聲傳入他們耳中。
「哈!幸運,終於有人來了。」
那是一群騎著機車,拿著煙火隨意亂丟的不良少年。大概也只有這種無聊的頑皮小鬼才會在深夜來海邊玩吧!
他們隱藏自己的蹤跡,並觀察緩緩走到海灘上的少年們。

「欸!這裡有個可樂瓶子耶!」
「蛤?那有什麼稀奇的啊!」
「可是這裡面有信耶!」
「真的假的?瓶中信喔!快拿出來看看。」
他們取起那罐可樂瓶,攤開紙條。
「裡面寫啥啦?」
「裡面寫著『親愛的人類,你好嗎?』」
「蛤?這是什麼呀?啊哈哈哈!好好笑。」
少年們的笑聲響徹整個海邊,但此時的他們卻沒發現海面上矗立著綠色髮絲的人魚。
『人類,要一起陪我玩嗎?』



「他的目標轉移到那群傢伙身上了。」
「這樣真的好嗎?把這種事轉移到別人身上……」獨步不安的望著樂在其中的少年們,腦中開始想像他們之後的經歷。
「這也沒辦法,除了讓他轉移目標已經找不到可以擺脫他的方式。」
這是左馬刻和空却花費一整個晚上的時間好不容易找的方式。
「反正只是這傢伙安好就好,其他不認識的人怎麼樣不關老子的事。」
「這想法可真自私。」
「也只能自私還能怎麼辦?你想繼續被他糾纏嗎?」
一二三看著海面上的人魚,再看看海灘上的少年們。說他沒罪惡感是騙人的,但要是因為他害獨步和左馬刻死掉他更不願意。
現在他只能小聲對著少年們說聲抱歉。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