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催麥 BB & MTC】賜予你的救贖(宗教PARO)
2021/08/15 01:04
瀏覽14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01、

聽聞西方城鎮的神父跟著死神和惡魔離開了,東方城鎮的神父--碧棺左馬刻不禁皺眉將困惑的神情擺在臉上。
「那傢伙在搞什麼鬼啊!平時好賭就算了,這次竟然跟惡魔為伍……」
「喔呀!暗地進行黑道活動的神父好像沒資格說別人喔!」
此時,在他旁邊的吸血鬼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很明顯的諷刺這位神父。
「閉嘴,銃兔你這傢伙怎麼還在這啊!給我滾出教堂!」
「話可不能這麼說。」吸血鬼聳肩笑著。「這個地方本來是我家耶!」
「既然蓋了教堂這裡就是我的了,別老是念舊來串門子,小心老資超度你。」
「唉~果然是黑道呢!」
「屁話可以不用說了。」

一來一往之際,大門被慢慢推開,一位壯碩的精靈身後跟著兩位小朋友緩緩進入其中。
「怎麼,理鶯?帶了兩個小朋友到這做什麼?」
「這兩位是二郎和三郎,他們有事想找左馬刻談論。」
聞言,神父挑眉並帶著非常不禮貌的神情看著他們。「幹嘛?」
比較小的那個也沒有給對方好臉色。「你既然是神父那就會驅魔吧?」
「所以到底要幹嘛?」
「請你去打倒大魔王吧!」
「……蛤?」



02、

莫名其妙,他又不是做慈善企業的,為什麼他要冒著生命危險去打大魔王,還收留兩個小屁孩在教堂過夜。
當然他不是沒自信能打倒魔王,但他沒興趣跟他打。

「據說孩子指的那名魔王是最近才覺醒的。」
神父斜眼看著無聲無息接近自己的吸血鬼,還好他已經習慣他這靜悄悄的移動方式沒被嚇到。
「誰要你去蒐集情報的?老子沒打算跟他打。」
「喔?你不想幫那兩個小朋友但也看在帶他們到這裡的理鶯面子上吧?」
「老子就說我不是慈善企業了。」
只見吸血鬼推了一下眼鏡。「即使那兩個小朋友被詛咒了你還是視而不見嗎?」
「你這是什麼意思?」

吸血鬼笑而不答,只是抬頭望著掛在夜空中那輪明亮滿月。
「看來今天會是個不安靜的夜晚呢!」



03、

被留在教堂的兩位孩子靜靜的望著窗外的那輪滿月,其中一名較大的孩子面露不安。
「三郎,真的不要緊嗎?」
「啊!雖然他態度不是很好,不過至少是個神父,應該可以打倒魔王吧!」
「不是,我不是在指這個……」他指著掛在天的明月。「真的不要緊嗎?那個月亮。」
聞言,較小的孩子嘆了一口氣並取出自己的魔杖。「我不是說了嗎?有我施的咒語替你擋住月光,不會有問題啦!」
「但是……」
話還沒說完,大孩子突然止住語句,整個人像發楞似的直盯著天空。
「欸!二郎,你怎麼了?別嚇我啊!」
較小的孩子馬上露出慌張的神情抓住大孩子的雙臂使命搖晃對方的身體,希望對方能給他一點回應。
但大孩子卻如同靈魂被抽走一般,沒有任何動靜,雙眼緊盯著月亮看著。

約莫過了十幾秒,大孩子彷彿被雷擊到身體有了不自然的抽蓄,隨後他的體型逐漸擴大,身上也開始長出一些毛髮。
「怎、怎麼會?我明明已經施咒了啊!」
還不等小孩童離去,大孩子便張開雙手,如暴走般在室內揮動,大肆破壞。



04、

「嗯~果然不出我所料,那名孩子被詛咒成為狼人了。」吸血鬼露出充滿優越感的笑意。
「嘖!你怎麼不早說啊!」
神父氣急敗壞的取出武器,衝向孩童所在的房間。
「不要傷害二郎。」
聽著小孩童的叫喚,神父扭頭瞪著。「不傷害怎麼阻止他,這可是老子的地盤,老子可不准有人發生意外啊!」
「言下之意他就是在保護你。」吸血鬼在小孩身旁多做補充。
「銃兔不要多嘴。」
「可是……」望著神父拿著如此危險的物品,孩子依舊擔心自己的哥哥會有什麼不測。
「安啦!至少不會要了他的小命。」
此時,聽到動亂之聲,因為擔心兩名孩童的還未離開的精靈也在同一時間也趕來支援。

大亂鬥之後,神父與精靈終於制伏了狼人。
吸血鬼蹲低身子在狼人面前唸了一串沒人聽得懂的咒語,並將他手指上流出血液滴在狼人嘴中後,狼人逐漸恢復成大孩童的模樣。

鬆了一口氣的神父緩緩把視線轉向也放鬆下來的小孩。
「可以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嗎?」



05、

原來兄弟兩人受到惡魔的詛咒。
大孩子被詛咒成在滿月之際會變身成狼人,並會失去所有意識不分敵我破壞四周;而小孩子則是變成會施魔咒的半魔人,要是長時間不施展詛咒性的咒術,魔力累積在體內太久會自爆。

精靈就是正好見到小孩以投機取巧的方式替大孩下見到月光不會變成狼人的咒術。
不過事實證明他那方式並沒有效果。推測他所施展的咒術並非被認同是詛咒而沒效力。
聽聞兄弟的事蹟後,精靈同情他們的遭遇便帶著他們到教堂找神父求救。



06、

「所以對他們下咒的就是魔王嗎?」
「從他們的態度看來確實是這樣沒錯。」
吸血鬼還記得兩名孩子到教堂時喊的不是求救而是要神父剷除魔王。

安頓孩子們後,三人便聚集在禱告大廳上的長椅加以討論。
「那現在那名魔王在哪?」
「這個嗎?誰知道呢?只能去找了吧!或是孩子們知道他的下落……」

談論到一半,神父忽感外面有些不對,赤紅的雙瞳正看著漆黑窗外。



07、

一道身影走在黑暗無光的街道上,一步步接近鎮上最大的那座建築。
他停在教堂的門口,已暗沉的眼神看著純白的大門。,低沉沙啞的嗓音僅說了一句。「二郎、三郎,找到你們了……」



08、

雖然他們並不像電影或動畫那種有邪惡接近就能感知到的超能力,不過莫大的氣場壓力馬上讓在教堂的三人感覺到有不好的東西接近了。
神父率先動作將大門打開,門前那人沒有任何隱藏身影的意思,正大光明的站在那裡。

「你傢伙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魔王吧?」
雖然沒有根據,但神父以他帶給大家的壓力、直覺和外貌打扮判定他就是那兩兄弟口中說的魔王吧!

被質問的那人沒有正面回應,眼神不在出來阻擋他的三人身上,而是直勾勾的盯著他們身後的教堂。
「那兩個孩子在裡面吧?」
「你找那兩個孩子幹嘛?」
仔細一看,這位魔王和那兩個孩子臉龐有些相似,而且好像是那個…………難不成?

「大哥。」
「一哥。」
神父沒有錯想。
因為魔王的到來,原本被安頓好的兄弟放棄休息直奔出來,並對著魔王吶喊。
「他是你們的兄長?」原本總是從容的吸血鬼這次也被兄弟們的喊話給嚇到。
「對,大哥他也被詛咒變成魔王了。」大孩子緊緊抓住神父的衣裳。「請你大倒大哥拯救他吧!」
精靈點點頭。「原來如此,是三兄弟都被詛咒了嗎?那打倒是怎麼回事呢?」
較小的孩子看來冷靜許多,但他內心的焦慮不比大孩子少。「一哥被詛咒成了沒有人性的魔王,現在的他沒有人類時的記憶,只記得我們是他弟弟。只有被人擊倒才能恢復原本的記憶。」
「所以你們才要本大爺打倒他嗎?」
孩子們用力點頭。
但神父下秒卻開口表示:「我拒絕!」



09、

「我拒絕!」
「嗯?」
「老子為何要對你們言聽計從?」
「你不是神父嗎?」
「誰說神父就要對人施加恩典?老子就只做自己想做的事。」

小孩怒視著神父,他以為這神父只是脾氣硬了點,該做的事還是會做。
沒想到他卻對他們的事漠不關心。
也是啦!打從一開始就不能對他抱著期待與信任,他們彼此間就只是陌生人,陌生人何必為陌生人冒險呢?

不過,吸血鬼卻在此時清了喉嚨。
「左馬刻的意思是說,即是打倒魔王讓他恢復意識,但他仍然是個魔王,恢復意識只會讓他對自己現在是魔物感到悲哀,不如直接打倒施咒者,這麼一來你們三人都能得救。」
「欸!不要隨便翻譯!」
「不愧是左馬刻,果然有你的作風。把孩子帶來找你果然是正確的。」
「怎麼連理鶯都!……」

原來神父還想到這點嗎?
雖然他不覺得他的大哥--一郎會是個因為自己成為魔物而哀傷的人。不過應該還是多少會有些難過吧!就跟他和二哥一開始知道自己變異而失落一樣。
只是,他們現在連施咒者在哪都不知道,到底要怎麼……

在小孩童思考同時,神父忽然舉起手中的狙擊槍並將槍口指向魔王。
「欸!你在幹嘛?你不是說打倒大哥沒意義嗎?」依然抓著衣裳的大孩子這次轉為破口大罵。
「閉嘴乖乖看著。」神父隻手將大孩童推開。
與此同時,魔王邁出腳步奔向神父,手中集中的魔法能量看來就是對人類有傷害的攻擊。
對方果然不會乖乖待著給他攻擊。不過神父早就算準對方接近自己這點,把威嚇用的狙擊槍丟棄,並取出武士刀朝著逐漸向自己靠近的魔王右臂刺入。

「「啊!!」」
雙重慘叫響徹天際,這讓除了神父之外的人都訝異不已。
除了魔王的叫聲外,竟還有陣聲響從他的右臂出現。



10、

「這是怎麼回事?」
「那個施咒者就一直藏在一郎那傢伙的手臂裡啦!」神父抽出刀子,刀子上進掛著一隻不怎麼起眼的小小魔物。
小孩童第一眼就看出這就是當初抱著惡作心態闖入他們家詛咒他們三兄弟的惡魔。原來他一直躲在兄長的手臂裡看好戲嗎?
現在這隻作惡多端的惡魔被灑過剩水的武士刀刺中,看來已經奄奄一息。把他丟著不管過沒多久就會消散了吧!

雖然外表沒什麼變化,不過兄弟倆能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正慢慢恢復人類的體態。
受到最大刺激已經暈厥的大哥身上那股莫大的邪惡也開始消失。

「話說回來,你怎麼知道那位大哥的名字?」
吸血鬼的問句讓神父愣著,咬了牙沒有回答他的提問便故作瀟灑走入教堂中。



11、

「真沒想到會被左馬刻那個傢伙救。」
醒來後的大哥聽了弟弟們的描述後不斷喃喃著。
但他還是心懷感激向事後又帶他們回到教堂休養的吸血鬼與精靈道謝。「謝謝你們。」
「不用客氣,最大功臣還是左馬刻吧!」
「嘖,實在拉不下臉,不過這次真的很感謝他。」

「要感謝的話就快點滾出本大爺的地盤吧!」
同樣沒有好臉色的神父彷彿在保持社交距離班,離三兄弟相當遙遠。

看遇到討厭之人而帶著幼稚心態刻意遠離的神父,精靈笑著。「不過真沒想到左馬刻和一郎少年竟是舊識。」
「而且是惡交舊識。」
「看來小官帶著孩子們來這裡冥冥中也是個緣分了。」

「休息的也差不多了,我們回家吧!」
大哥緩緩起身,帶著自己的弟弟往大門方向走去。
途中,大哥停下腳步,背對著對神父喊著。「左馬刻。」
「幹嘛?」
「謝謝你啦!」
「別再來這裡了。」
「不會再來了。」



12、

大門緩緩關上,教堂內部少了三兄弟,周遭氣氛卻像少了許多陽光之氣。

吸血鬼笑望著依舊沒有什麼好心情的神父。「你寂寞了嗎?」
「胡扯,誰會寂寞啊!」
「少了和自己一樣種族的人類陪伴,就算是左馬刻還是會有些寂寞吧?」
「別胡說!就算種族不同也沒差啦!」這句話的意思似乎還有更進一層的含意。
吸血鬼與精靈互看對方一眼,不禁笑出聲。
「既然如此,左馬刻大人是否能為身為朋友的我獻上一點鮮血呢?昨天為了壓制少年的狼性失了不少血液呢!」
「左馬刻有興趣和小官一起去練弓箭嗎?看你使用狙擊槍的姿態小官覺得你很有成為使用精靈弓箭的資質喔!」
「不要,本大爺沒興趣。」

神父打了個呵欠,忙了一整晚都沒好好睡上一覺。
現在他要去補眠了。
全站分類:興趣嗜好 電玩動漫
自訂分類:催麥
上一則: 【催麥 左帝】海港清晨
下一則: 【催麥 FP】黑色星期五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