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催麥 FP & 麻天狼】賜予你的救贖(宗教PARO)
2021/07/23 21:25
瀏覽2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01、

早晨的陽光透過教堂的彩色玻璃散落在最前方的聖母像上,神父--有栖川帝統慣例在聖母像前方行跪,雙手握住掛在胸前的十字架為一天進行禱告。

孩童的嬉鬧聲伴隨著教堂大門開啟的聲音傳入,淘氣的孩童們在教旁中奔跑,一個個跑到神父身邊。
他們用充滿活力的聲響向神父打招呼。
「「神父,早安!」」
「早啊!你們這群頑皮的小鬼頭,今天來做什麼?」
「來跟你討債!」
「……那你們可以回家了。」



02、

雖然是聖職人員,但帝統在這個城鎮上卻是出了名的愛賭。
他認為賭並不違反教義,他覺得人生在世就是在賭,出生在哪個家庭、選擇什麼工作、選擇哪位伴侶、如何教育孩子……這些都是在賭。
所以,小小的賭著金錢並不讓他覺得自己偏離聖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神為了處罰他這個扭曲的想法,他的賭運很差,總是輸了一堆錢欠了一堆債務。
要不是有幾位信徒捐款,教會恐怕會撐不下去。

今天,那位學不乖的神父又帶著信徒捐贈的款項到賭場了。
他揚言這次絕對會賺大錢翻修這間老舊的教堂。

既定模式就是如此,他又輸光還被信徒輪流甩巴掌。



03、

夜晚的教堂和早晨不一樣,沒有陽光的照射彷彿變成了死城。
吹過的微風變成陰冷之風,即使是盛夏的夜晚也讓人不寒而慄。

神父端著蠟燭台替教堂每個角落點上燈火,確認沒門窗都關閉後準備回自己的寢室。
忽然一陣陰森的氣息向神父靠近,並貼在他的背上,冰冷發白的雙手輕輕摟上他的腰。
「神父大人今天沒有要去賭博嗎?」
「沒本錢了啊!你要給我嗎?」
聞言,背後那人輕聲一笑。「身為神父,伸手向惡魔要錢,這樣好嗎?」
「蛤?你們擅自把這間教堂當成家居住,我都還沒跟你們收住宿費呢!」
惡魔再度輕笑,並抬頭望著停歇在高窗邊緣吃著棒棒糖的死神表示:「亂數,神父大人說要住宿費唷!」
被指名的死神以犀利的雙眼盯著看似親暱的神父與惡魔,露出不懷好意的微笑。「說到底,這裡本來就是我和幻太郎居住的地方,是你們人類擅自在這裡建造這座教堂的,不是應該是我們收地價稅嗎?」
「你們一個死神一個惡魔為何要居住在距離神明大人這麼近的湖邊?」
死神放聲笑著,一躍而下至神父面前,這次的笑容語早上那些孩子一樣天真。「因為我們隨時要有他出來就馬上對抗的準備啊!」
「喔呀!帝統你該不會是在擔心我們離神明這麼近會不會有影響嗎?好孩子好孩子。」惡魔摸摸神父的頭。「不用替我們擔心,我們可是很厲害的喔!沉在湖底的神明法力根本影響不到我們,除非……」
「除非什麼?」
死神將嘴中的棒棒糖硬是塞到神父嘴裡。「不能再多說啦!不然你會洩漏我們不利的情報給神明對吧!我們可沒這麼傻。」
惡魔將嘴輕靠在神父耳邊。「不過若是你願意沉淪成為我們的一份子,小生就會告訴你喔!」
「不可能!」神父握住胸前的十字架,試圖趕跑一直騷擾他的惡魔與死神。
不過這小小的十字架對他們來說根本不構成威脅,神父就只有被他們耍著玩的分。



04、

「幻太郎你真的很喜歡那個孩子耶!」
已經是深夜時分,神父早已在床上以難看的姿勢呼呼大睡著。
「當小生第一次見到他時,小生就有預感他會是救贖。」
「救贖?」死神噗嗤一笑。「你一個惡魔說什麼救贖啊?」
惡魔沒打算繼續話題,反轉個方向丟問題給死神。「倒是你,不也對他特別感興趣?」
被這麼提問,死神歪了頭。「嘛!~因為他的壽命快到了啊!」
「原來是這麼單純的原因嗎?所以你是等著要收割他的靈魂吧?」
「錯啦~~」死神張開背後一對小小的翅膀起飛,讓他整個人懸在半空。「我想看時間到了還不收割他的靈魂會發生什麼事~」
「你啊!……還是老樣子愛玩呢!」
「呵呵,我很期待那天的到來唷!」說著,死神將視線轉到藏在樹叢之後那道身影。
發現死神正盯著自己,身影慌慌張張趕緊逃離。



05、

嚇、嚇死了。
奔跑不知多遠的距離,直到自己雙腳痠了停下,才驚覺自己幹嘛要像人類用跑的。
天使大大喘了一口氣,把疲憊全數喘出,時不時轉頭看著身後是否有人追上。
他自認為他藏的相當影密,為何那位死神還是知道他在那邊?

「獨步親~~」
忽來的叫喚讓他再度受到驚嚇。不誇張,他真的嚇到跳起來。
回過頭看,還好不是拿著大鐮刀揮舞的死神,而是一位騎著飛天掃帚的巫師。
「是你啊!一二三……」
「怎麼這麼緊張呀?你做錯什麼事了嗎?沒想到天使也會做壞事耶!天使做壞事會怎麼樣呢?」
巫師騎著掃帚在天使身邊不停打轉,聲音此起彼落喋喋不休,令人煩躁。
「閉嘴。」天使低喃著。
「嗯嗯嗯?你的心情很差唷!怎麼了?」
「不關你的事啦!」天使遮住雙耳,把視線轉向別處。

正如巫師說的,他的心情非常差。
他從之前就知道有死神的存在,並監視神父許久。
身為天使的他有任務與使命保護他。但他性格過於懦弱,完全不敢與那麼強大的死神對抗。
「再這樣下去神父的靈魂真的會被收走的,這樣我會辜負神明大人的期望的,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說到底為什麼要派這種困難的任務給我呢?我到底有什麼實力讓神明大人這麼信任我呢?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06、

今天也相當和平,神父抬頭看著高高掛在天上的太陽,深深吸了一口氣彷彿聞到花草的芬芳之味。
要是他身旁沒有這兩個人…還是魔?今天可能會更安詳。

他臭著臉,心情差到連嘴裡咀嚼的麵包都食之無味。
「你們為什麼大白天的也可以行動呀?」
「啊?難道你覺得死神和惡魔照到太陽就會死了嗎?」死神好笑說著。「我又不是吸血鬼。」
「其實小生是代表太陽的惡魔唷!是從太陽產生出來的。」
「屁啦!根本沒那種惡魔。」神父不忌言的指著惡魔的鼻頭。「少騙我了,雖然我是笨蛋,但是該有的基本知識我還是有的。」
「真是讓小生大吃一驚,原來你還是有腦袋的。」
「喂!沒禮貌!」
惡魔輕輕笑著,接著忽然沉默。
覺得氣氛突然變換,神父困惑望著惡魔。
「其實小生是墮落成為惡魔的人類喔!」
「……蛤?」



07、

天使今天依然在執行他的任務,守在神父身邊。
而巫師也抱著看熱鬧的心態在他旁邊盯著進行例行夜晚禱告的神父。
「這樣一直盯著他好玩嗎?」
「我不是在玩。」
「感覺好無聊喔!」
「工作就是如此。」

沉默了好一段時間,巫師再度打破寧靜。
「……你在在意什麼?」
「什麼東西?」
「你有心事。」
「……」天使將眼神轉移。
為什麼這名巫師總是能看出他試圖隱藏的心情?
嘆了一口氣,反正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啦!「神父先生今天的心情感覺很紊亂。」
「欸?~~~」巫師歪著頭盯著神父看了好一陣子,感覺他跟平常一樣沒什麼變化呀!
知曉巫師心中的疑惑,天使要他豎起耳朵仔細聽。
「所以有什麼不一樣?」
「好像有什麼困擾的事纏著他……」



08、

當天使為了神父的事傷腦筋,死神含著棒棒糖正藏匿在教堂的某個角落。
他望著完全沒注意到他氣息的天使,露出看來天真卻帶點意圖的微笑。
「找到你啦~✩」



09、

原本是人類是什麼意思?神父一直不能理解惡魔的話語。他的這句話讓他思考了一整天。
惡魔是說謊慣犯,他其實可以不用理會惡魔所說的意思,但不知為何他有直覺這不是玩笑話。
意思是原本惡魔這種族是不存在的嗎?現在所知道的惡魔都是人類墮落而變化的嗎?

「帝統~你看看我抓到誰了?~」
死神的聲音突然出現,無心禱告的神父馬上就被他的聲音吸引。
抬頭一看,死神竟然抓著背後長著翅膀的人……是天使!!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天使,沒想到竟是這種情況見到。
仔細看著,這位天使臉龐看起來相當疲累,彷彿不眠不休連續工作好幾天的感覺,跟神父想像種那神聖的天使完全不同。

「所以,你抓天使先生到這裡來幹嘛?」
「我只是要給你看看你平常信仰的人物是怎麼樣的人啊!而且他一直向跟蹤狂一樣一直盯著你喔!」
「不!我不是我只是保護他不讓他的靈魂被你收走。」天使以微弱的聲音抗議。
「可是啊!你這麼輕易就被我抓還有什麼方法可以保護他呀?」
「我……」
「啊啊!對了。」死神突然想到了什麼,高聲提起。「幻太郎就是你失敗的任務吧!」
「幻太郎!?」
提到在意的對象,神父立刻瞪大眼盯著天使。
「幻太郎不是說過了嗎?他其實是人類喔!可是因為這麼無能的天使讓他墮落成惡魔了。」
「我……我……對不起!對不起!是我的錯。都是我太懦弱了不敢和死神搏鬥害他變成惡魔了。現在想保護神父卻又被死神抓到,任務又失敗了,神明大人一定對我很失望吧!我辜負他對我的期望。」
天使沒有否認死神述說的話語,反而雙手抱頭不停懺悔。
他身邊緩緩冒出了黑霧,背後的純白翅膀慢慢被黑暗吞噬。



10、

「痛~~~」
被手肘擊中後腦勺的巫師直到剛剛才恢復意識。
他只記得自己被攻擊前似乎聽到天使慌張吶喊,隨後是一個嬌小身軀出現在他眼前,接著他就失去意識。
當他再度醒來天使已經不見了。
巫師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他有預感天使遇上危機了。

他第一個想法就是到教堂後方的湖水邊,向著平靜無波的湖面大喊。「寂雷先生,獨步有危險了,請你救救他吧!」
如巫師所願,他的吶喊讓湖面發射出莊嚴神社的光芒,人影從湖底緩緩步出湖面,湖中之神帶著些許感傷的面孔看著巫師。
「先生,獨步遇到危險了!」
「我知道。」神明用輕柔的話語低聲說著。

其實在這段時間發生的事他都知道,只是他身為神明是不能插手人間所有事件,所以他才派遣他信任的天使去執行任務。
本以為這樣可以讓天使恢復第一次任務失敗所失去的信心,沒想到反被死神當成把柄利用。
打從一開始就應該由他出手,要是一開始不堅持著那無所謂的規定,天使也許就不會這麼痛苦了。



11、

今天是神父第一次見到天使的存在,也是第一次看到自己一直信仰的對象之一被死神三言兩語輕易的擊倒開始墮落。
「看到了嗎?帝統~這就是你一直信仰的對象喔!多麼軟弱啊!」
「……幻太郎會變成惡魔也是因為他嗎?」
「對呀~~他剛剛也沒有否認不是嗎?」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如果換成其他人一定能保任務做得很好,都是我害得他……現在又因為我連神父先生也要……」
看著天使一步步轉向黑暗,神父的心也開始有所動搖。就連天使都敵不過死神,那天每天禱告祈求自己平安還有用嗎?每天向神祈願的世界和平真能實現嗎?

「帝統君,請保持初心。」
門口忽然傳來嚴肅之聲,不知怎麼的,聽到這道聲響讓神父的心被安撫,原先不安的情緒瞬間消逝。
「獨步君,別再自責了,這不是你的錯。」
神明漫步走向教堂之中,他輕輕拍著天使的肩,讓天使周遭況散的黑暗止住並退去。
「神明大人……對不起……都是我……」
神明搖搖頭,並把視線落在死神身上。「錯的不是你,是死神君。」

「唷!你終於肯從湖底出來啦!臭老頭。」
死神臉上雖掛著笑意,但從口吻就聽得出他心中的不悅。
「死神君,請別再干擾人類的生命了。」
聞言,死神的笑容轉呈明顯的怨氣。「……為什麼你們認為我出現在這裡就是為了收割帝統的靈魂呢?」
「難道不是嗎?」
死神嘆了一口氣,並把他的死神名簿翻出。「依照規定帝統的壽命在今天就應該消失了,我這次可是反其道而行喔!」
「什!……」
「簡單來說,我這次是故意不收割帝統靈魂的,你們一個個都把我當成帝統壽命未盡卻要把他帶走的壞人嗎?」

「那、那你為什麼要把我抓到神父面前讓他看到我懦弱的樣子?」被趕到的巫師攙扶的天使帶著不安的心境。
「為什麼,因為好玩呀!」
「你!」
死神的態度令人惱火,在神明舉掌即將給死神一個教訓時,天使比神明快一步到死神面前並給予厚實的一拳。
「哇呀!!好痛呀!!」
「獨步君?」
「太過分了!」天使竭盡力氣大吼。「居然只是為了好玩!你知不知道你這行為差點讓神父先生也墮落了?要不是因為神明大人趕到,他也許也會變成惡魔啊!」
被揍一拳的死神噘起嘴巴,眼神充滿憤怒。「我就是要讓他變成惡魔,就跟幻太郎一樣。」
「開什麼玩笑!那位惡魔先生也是你一手造成的嗎?」



12、

「亂數只是太過寂寞了。」
輕柔的話語打破緊張的氣氛,惡魔終於現身了。
他拍拍死神的頭,以憂傷的眼神看向神明一夥。
「好幾千年來一直是他自己獨自活在這世界上,獨自一人永無止盡的工作。他不像你們還有同伴可以互相扶持。」
「幻太郎,別說了。」死神難得的低音讓人無法想像是同個人的聲音。
惡魔搖搖頭拒絕死神的請求。「不,讓小生說吧!小生會墮落成惡魔並不是亂數造成的,一切是小生過於自私的心態才會變成這樣。」
神父困惑望著惡魔,似乎是想知道詳情。
惡魔苦笑著,繼續述說自己的故事。「那時,亂數出現在小生面前收割準備哥哥的靈魂,是小生請求亂數停手,希望他能收割小生的靈魂為代價放過哥哥。」
「但是幻太郎的壽命還沒到,我根本沒辦法收,所以我就讓他變成惡魔當成代價了。」亂數輕描淡寫著。「反正這麼做也等同幻太郎這名人類命絕,跟帶走他人類靈魂是同個道理吧!」

「你打算讓帝統君變成惡魔也是為了讓他身為人類的靈魂消失?」
「……」死神沉默不語,表情相當複雜。「誰叫幻太郎最近後悔了。」
「後悔?」
「其實小生最近活太久,膩了呢!」惡魔接在後面解釋。「也許是命運吧!當小生想了結一切時帝統就出現了,小生在帝統身上看到了救贖的光芒,希望帝統能帶小生前往光明好結束這段永無止盡的生命。」
「我好不容易有個夥伴可以跟我一起工作,你卻想要向光明邁進自我毀滅,太過分了!那我也要把帝統變成惡魔讓幻太郎失去希望順便讓帝統一起陪我。」
「事情就是如此。」

聽完死神與惡魔的解釋事件原委,神父深深吸了一口氣。
「你們一個個都太自私了啦!你們有想過我的感受嗎?」



13、

晨間的太陽再度升起,孩子們依照慣例到教堂報到,但他們今天見到的不是神父卻是巫師。
「欸?神父呢?」
「神父他跟他的朋友出去旅行囉!以後這裡換我管理啦!」巫師笑著回答孩子們的提問。
「欸欸?怎麼會突然想去旅行了??」
「嗯~因為他們要去找能讓大家都幸福的寶物。」
「真的有那個寶物嗎?」
巫師聳肩。「不知道呢!不過我覺得他們應該可以找到喔!不然我們現在在這裡一起祈禱希望他們可以找到吧!」
「好啊!」
孩子們紛紛在巫師身邊跪下,對著聖母像誠心祈禱。

在湖邊的神明與天使聽到來自孩童們的祈禱聲,不禁勾起嘴角。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