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催麥 MTC & FP】橫濱森林驚悚事件簿
2021/07/15 18:49
瀏覽14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野餐實驗營企劃:https://www.plurk.com/p/oetlgg

作品中一定要出現
*人物/理鶯和亂數
*三個Tag/向日葵、好冷、小籠包
*句子/獨步:「我不要吃」



左馬刻和亂數兩人戰戰兢兢的望著漆黑無光的森林,恐懼的心讓他們幾乎快抱在一塊。
說起他們為何會在理鶯的營地一副走投無路如待宰小鹿的樣子,事情要從一個小時前說起。


一個小時前,Fling Posse受到MAD TRIGGER CREW的邀請參加夜晚野餐。不,實際上是理鶯邀請帝統,兩人不約而同也叫喚自己的同伴到場。吃飯時就是要多點人飯才會好吃嘛!這是他們兩人的認知。
當然,另外四位完全是被強迫參加的。誰知道理鶯主辦的野餐會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出現啊!
但兩位如天使般閃閃發光的興奮雙眼讓隊友們實在無法抗拒,最後還是來參加了。

不意外,當五人到達現場時,理鶯正好將食材處理到一半,那些被處理完畢的屍骨正好在大家面前,食慾瞬間大減(除了帝統之外)。
「理、理鶯,我記得我跟你說過我想吃小籠包吧?」這是銃兔的緩兵之計,先跟他說自己想吃的東西,至少這頓野餐中還會有能吃的物品。
「有的,當然有。」理鶯笑著取出蒸籠。「這裡面有幾顆蝙蝠小籠包和麵包蟲小籠包。」
OK!他錯了,他太小看理鶯的能力了。他以為理鶯對小籠包的認就是要包豬肉……不,這是一般人的認知,可不能套用在理鶯身上。
此時,左馬刻看著旁邊的向日葵花田,估計那是理鶯為了採收葵花子種的,他將手指指向那個方位。「可以吃葵花子嗎?」
「喔?你想吃葵花子嗎?真難得左馬刻想吃肉類以外的料理,當然可以。」理鶯笑著端上一盤肉。「跟田鼠肉一起吃會更美味唷!」
「……」
「放棄吧!左馬刻。」亂數拍拍左馬刻的肩膀。
當帝統邀請他們來此之時他和幻太郎就已經做好覺悟了。
於是,不怎麼愉快的野餐開始了。

「啊!水已經沒了。」
料理途中,理鶯這才發現料理用的清水已經用光了。
「小官到河邊去取水吧!」他提起水桶。「各位好好享用。」
隨後,理鶯走向樹叢,漸行漸遠。

約莫過了半小時,一直遲遲沒見到理鶯回返,讓眾人覺得不太對勁。
「理鶯會不會太久了?」
「河距離這裡很遠嗎?」
「我記得沒有多遠啊?」帝統搔搔頭並站起身子。「我去看看好了。」
說著,帝統也向著理鶯離開的方向走去,身影緩緩消失在樹叢中。

又過了半小時多,完全沒有人回來的跡象,這讓亂數開始慌張了。
他望著逐漸轉暗的天空,又看著完全看不到任何光線的樹叢。「幻、幻太郎……帝統他們不會有事吧?」
「該不會是遇到什麼突發狀況了吧?」
「什、什麼突發狀況?」亂數用顫抖的音調發問。他突然覺得周遭氣氛變得好冷。
「例如……遇到過勞死的某社畜死不瞑目化身成鬼魂出現在他們面前喊著“我不要吃”,然後把他們抓走。」
聞言,坐在對面的左馬刻瞬間打了個冷顫,但卻故作正經。「胡扯,哪有什麼鬼怪?況且那社畜為什麼要喊著不要吃?」
「也許他們我們一樣被迫吃某種可怕的食物,因為那滋味實在太過刺激,讓他死後只記得那個味道,變成未升天的怨氣。」
「哈,可笑。」銃兔推著眼鏡。他可不相信什麼邪門歪道,更何況是從總是說謊的幻太郎嘴中說出來的。
「小生可不是在說笑啊!你們看看那邊有道白光飄過呢!」
「「呀啊!!」」左馬刻和亂數不約而同被幻太郎的玩笑話給嚇到而大叫。
銃兔及時拍擊雙掌製造聲響來轉移他們的注意力。「真是,沒想到你們會怕這種東西。別輕信這個人說的謊話了吧!」
「才、才不怕,只是被嚇到。」左馬刻雙手抱著胸,挺直腰桿,讓自己表現的什麼都不怕的模樣。
「就是!我才不相信這種東西呢!」亂數也猛搖頭,露出假裝不相信的微笑。
「唉,欸!我們去看看情況吧!」銃兔喚著幻太郎。
「等等,那我們呢?」銃兔的提議讓左馬刻很明顯慌了。
「你們兩個就在這裡等著吧!說不定他們等等就回來了。」
說著,銃兔就拉著幻太郎趕緊離開,以免他留下來繼續嚇人。


現在現場僅剩下亂數和左馬刻兩人。
原本的舊友,且又有一位健談的角色存在,照理說即使只有兩人應該也能聊得開。但現在他們卻什麼話也不想說,僅用雙眼盯著熊熊火光,雙耳非常專注聽著四周聲響,雙手握緊拳頭,完全是備戰狀態。

一陣陰風吹過亂數小腿,亂數瞬間瞪大雙眼,趕緊跑到左馬刻旁邊貼在一起。
「你丫的做啥啊!」
「我覺得很冷,跟你一起取暖。」
「蛤?老子覺得很熱,閃邊去。」
「不要這樣啦!~我們來相親相愛吧!」
「滾!」
兩人一來一往互相拉扯,看來是很平常的打鬧,實際上皆是掩蓋他們不安情緒的行為。

忽然又是一陣風從樹林間吹來,這次的風有些強烈,竟無預警把營火吹熄。
唯一的光芒消失了,四周瞬間暗下,嚇的左馬刻和亂數兩人不知不覺抱住對方。
「怎麼回事?這風也太大了吧?」
「好像真的有什麼……」
「別亂說話,什麼東西都沒有。」
左馬刻能清楚感受到亂數的身體顫抖得相當厲害,而他自己也不妨多讓。

一道白光從眼前閃過,兩人睜大眼不敢置信望著馬上又消失的光線,腦中突然想起幻太郎方才說的話語。
「那個社畜真的掛了嗎?」
「呸呸呸,左馬刻不要說那不吉利的話啦!他一定還活著好好的,一定!」
這句話結束的同時,樹林中傳出了數句“我不要吃、我不要吃、我不要吃”……的聲響。
兩人面面相覷,此刻他們心有靈犀,不須溝通也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他們雙雙點了頭後馬上張嘴將心中恐懼喊叫出來,並用最快的速度逃離營地,向森林出口前進。


「嗯?怎麼營地沒光了?」
此時,理鶯手裡扛著鱷魚屍身回到營地卻見到沒有火焰光芒,而在這留守的人也消失了。
他用發出強烈白光的手電筒照著四周,看來沒有受到敵襲,環境沒有遭受破壞,為何左馬刻和亂數卻不見了呢?
「我不要吃、我不要吃、我不要吃!」
嘴裡一直喊著不要吃的帝統跟著開玩笑般用半強迫方式硬塞鱷魚皮在他嘴邊的幻太郎也回來了,銃兔則是跟在後頭好笑著。
看見理鶯待在那一動也不動的,三人狐疑停下腳步。
銃兔率先問話。「理鶯,怎麼了嗎?」
理鶯有些傷腦筋的回應在後方的三人。「……左馬刻和飴村不見了。」
「嗯?」
「這兩個是跑到哪去了啊?」
帝統歪著腦袋,似乎回想起。「說起來,剛剛是不是有聽到尖叫聲?」
說著,三人視線全移到幻太郎身上,他們大概能猜到兩人失蹤的原因。
而幻太郎也僅露出不是他的錯的笑容。「小生什麼都沒做呀!」
全站分類:興趣嗜好 電玩動漫
自訂分類:催麥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