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建築電影院】高第聖家堂的最後美麗
2019/03/31 23:10
瀏覽1,393
迴響0
推薦19
引用0


巴塞隆納聖家堂的全名在加泰隆尼亞語中,是一座贖罪的教堂,興建於1882年,一年後由年僅31歲的天才建築師高第接手。在此之前,他是一位作品深受業主賞識、衣著入時的名流建築師,卻在1914年毅然決然投入聖家堂後生命有了改變,如同修士般低調簡樸。許是受到上帝的感召,許是想為從前那個世俗奢華的自己贖罪,在他生命的最後12年,完全謝絕了其他工程,毫無保留地奉獻給聖家堂。從1926年意外身亡至今,大師壯志未酬的偉大建築始終是巴塞隆納無可取代的地標。

 

在墨西哥導演伊納利圖《最後的美麗》中,人生是一趟通往愛與光明的發現之旅,同時也是一條充滿黑暗罪惡的荊棘之路。相對於永恆,我們的生命何其短暫,當死亡毫無預警在眼前招手,更會發現生命原來如此渺小而脆弱。於是你不禁自問,死亡之於生命是什麼?是靈魂隨八方而去,不帶走一片雲彩?還是思索在最後回眸的日子裡,自己還能奉獻什麼,彌補什麼,無憾地活在別人的記憶裡,停格成最後的美麗?

故事背景在西班牙巴塞隆納,在聖家堂照耀不到的城市角落,龍蛇雜處的移民區裡的生存悲歌。影帝哈維爾巴登飾演一位生命走到盡頭的單親爸爸,忙於照料一對稚齡姊弟的衣食起居。面對突如其來的噩耗,他沒有時間恐懼,只能打起精神拖著病體四處攢錢,遊走在非法仲介外籍黑工的道德邊界,從中抽取傭金,好讓一雙兒女的未來生活無後顧之憂。有靈媒體質的他,能與亡者溝通感應以慰在世的親人,但卻無法預知自己荒謬又無常的人生。在魔幻與現實的半夢半醒之間,他在森林裡遇見了從未謀面、卻一直渴望擁抱的父親。

 

為了生存,他矛盾又虛偽,脆弱又感性,同我們多數人一樣,需要正視自己的責任。回家要面對躁鬱失控、酗酒嗑藥的前妻,為了孩子的將來,兩人試圖復合卻又遍體鱗傷。在外他雇用非法移民的非洲人販賣毒品與假貨,因對方被警方逮捕遣返回國,留下的妻子與襁褓中的嬰兒,竟成了他的救贖與責任。男人的淚、女人的恨、親子的傷,交織成一幅椎心刺痛的《最後的美麗》。


也許我們的生命來到最後一刻,就像走進高第聖家堂的「受難之門」。仰望穹頂鑲嵌著玻璃的圓形光罩,一棵棵大樹般不斷向上開枝繁衍的支撐結構,彷彿告訴我們生命其實就是一種傳承與責任。愛情的纏綿、親情的牽掛、人情的擁抱,即便都是難以負荷的承擔,但因心中有愛與良知,我們透過各種救贖得到寬恕,進而與自己的傷痛和解,如同穿過聖家堂森林通道的另一頭,迎接我們的是「誕生之門」,告別昨日,再一次羽化重生。

 

建築大師路易・康說:「即使是一塊磚,都希望有所成就。」伊納利圖領悟了生命盡頭的罪與救贖,拍出了電影《最後的美麗》;天才建築師高第將生命中最後的美麗都留給了聖家堂,向世人傳頌對上帝的禮讚與世界的美好,他的精神留在偉大的建築裡,活在世人的記憶裡,凝鍊成永恆的大地史詩。


*原文刊載於《Wehouse建築生活誌》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