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馬哈咖施展神通
2014/02/25 11:13
瀏覽239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馬哈咖施展神通

在別處,提到和個人比較有關的事件。有一次,一些比庫在他家應供後,吉達(Citta)陪他們走回寺院。那天天氣很熱,他們汗如雨下。其中最年輕的馬哈咖Mahaka,古譯:摩訶迦)比庫對較年長者說,來陣風或雨一定會很受歡迎。這話聽起來平淡無奇,但其實它別有涵意,能施展神通的馬哈咖正請求被准許這麼做。當他真的召來雨令同伴們清涼一下時,吉達深受震撼,特別是由於馬哈咖還很年輕。

由此,在寺院中,他請馬哈咖(Mahaka再次表演神通力。也許因為吉達是第一次看見這種超自然的事蹟,他對此當然感到很好奇。馬哈咖同意了,他將一件外衣與一捆甘草置於走廊上,然後進屋並關上門。他從鑰匙孔發出一道劇熱的光束,將那捆稻草化成灰燼,卻沒有損及外衣。

吉達滿懷熱忱,提議要護持馬哈咖一輩子。然而,一如伊西達答,馬哈咖寧可離開此地,永遠不再回來(SN 41:4)。比庫們被禁止為了取悅在家人而施展神通力(Vin. 2:112)。馬哈咖很年輕,這些神通對他還很新鮮有趣,因此無法抗拒吉達的請求;但事後他立即警覺,並做了正確的事,永遠離開。

耆那教教主的挑戰

吉達(Citta)的城市不只有比庫來訪,也有其他教派的沙門。其中之一是耆那教的教主尼乾陀.若提子(Nigantha Nataputta)。吉達也去拜訪他,因為他不願對其他教派示弱,且勇於接受辯論的挑戰(SN 41:8)。若提子想知道吉達是否相信佛陀所說有「無尋無伺定」,吉達回答不相信有這種事,若提子本來就很想將這位著名的吉達納入自己的門下,因此很高 興這個回答。「說得好!」他大叫,並接著解釋自己的信念,要阻止意念之流就像要徒手阻斷恒河一樣困難。「不可能讓尋與伺止息。」他說。

然而,若提子並未正確理解吉達的意思。吉達以反問回應:「尊者!你認為相信與知道何者較好?」「知道。」若提子回答。接著吉達解釋,他自己已經歷過所有禪 定,其中後三者(第二禪到第四禪)確實是無尋無伺的。因此對他來說,那已不是相不相信的事,而是從直接的經驗知道佛陀的說法是正確的。

於是若提子嚴厲責備他第一次回答的形式。吉達則抗議他第一次被稱讚為智者,而現在則被稱為愚人。兩種意見中只有一個可能是真的,因此究竟若提子是如何看他?

但吉達沒有獲得回答,若提子寧可保持沉默。這件事顯示出,即使著名的思想家也會陷入前後矛盾中,尤其當他們的自尊受到傷害時,而若提子更自稱超過思想家的層次。他過去一直無法達到較高的禪定,因此才會武斷地認定它們是虛構的。

如今,有個完全值得信賴的人說他已確實達到這些禪定,這證明他自己的理論是站不住腳的,以及自己的境界尚不如人。若提子長期以來都修習極端苦行,而吉達卻還在過在家生活,這事實一定更加深了他的懊惱。所以若提子會陷入困惑中,也就不難瞭解了。

與裸形行者的對話

第三件提到的個人遭遇,是介於吉達(Citta)和裸形行者咖沙巴之間(SN 41:9)。這位行者是吉達家的一個老朋友,因此當他多年之後首次返回老家時,便去拜訪吉達。吉達問他過苦行生活多久了。「三十年,」他說。吉達接著問他 是否已達到超凡的喜悅與智慧。咖沙巴回答:「不!我每天就只是裸體、剃頭,打掃我的座位。」那就是他的生活。

接著換咖沙巴發問。吉達成為佛陀在家信徒多久了。「三十年。」吉達回答。他已達到聖果了嗎?「嗯!」吉達說:「我確定已經歷過四種禪,且如果我先佛陀而死,他會說已沒有任何欲界的結使會再束縛我。」

咖沙巴很清楚,這意味著吉達已是個不來者,已達到四個覺悟階段中的第三個。這位行者因嚴厲的苦行而憔悴,驚訝于在家人竟能達到如此高的成就。平心而論,在 佛教中,在家人就可能達到這樣的成就,那麼比庫的成就一定更高,於是他請吉達幫助他加入佛教。他隨即被僧團接受,且在不久之後,就達到阿拉漢果。

吉達的另外三個朋友在經過那種討論之後,也都出家成為比庫。他們是蘇達馬(Sudhamma)、苟達答(Godatta)與伊西達答(Isidatta)。伊西達答前面提到過,曾經和吉達通過信。他們三人後來都達到究竟解脫,將吉達這位在家人拋在後面。

拒絕來世成為轉輪聖王

最後一件吉達(Citta)的記載,是關於他死亡的情況(SN 41:10)。當他生病時,天神們出現在面前,勸他發心來世成為轉輪聖王。[1]吉達拒絕了,他有更高的目標,比那個更清淨與平等。他正在追求無為——涅 槃,在建議吉達成為轉輪聖王時,這些天神一定不知道他的成就,那已令他不可能再回到人間。他已經超越欲貪的誘惑,那是將眾生束縛在人間的結使。

他的親戚們由於看不到天神們,猜想吉達已神智不清了。他請他們放心,並解釋他正在和無形的眾生們談話。然後在他們虔誠的請求下,他給天神們最後的建議與忠告,他們應永遠信賴佛陀與他的法,並堅定不移地佈施聖僧團(sangha)

就這樣,這個佛陀的在家聖弟子,留給後人們最佳的行為典範,他自己畢生都奉行那些作法,並達到如此光榮的成就。這些典範帶領他從欲界之苦中解脫,趨向涅槃,究竟苦邊。

原注

[1]轉輪王(cakkavatti-raja)是佛教典籍中的理想君王,他的統治是建立在正義的基礎上。

譯注

尋(vitakka):是將心投入或令它朝向所緣的心所;伺(vicara)是保持心繼續專注於所緣上的心所。在禪修時,尋的特別作用是對治昏沉睡眠 蓋,伺則對治疑蓋。尋如展翅起飛的鳥,伺則如展翅於天空滑翔的鳥。尋與伺的作用強,心可長時間安住於所緣,而達到初禪。在第二禪至第四禪中則無尋與伺。

結使:結與使都是煩惱的別稱。煩惱纏縛身心,結成苦果,故稱結;驅使眾生沉溺於苦海,故稱使。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