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菜販也能當選全球最有影響力人物的意義
2010/04/30 18:35
瀏覽2,142
迴響2
推薦3
引用0
今天有一則外電,美國時代雜誌的最具影響人物(全球),選出了台灣的一位菜販。關於這位女士我就不多提了,有興趣的請自己去看新聞。

我想這就是人家進步而我們落後的原因,在台灣,菜販只能被拿來同情、取笑,甚至鄙視,而不能承認認同他們的影響力,你可以回憶一下,在台灣的媒體、戲劇、綜藝節目裡面,菜販表現出來的是什麼樣的形象?媒體又是怎麼形容這些人?庶民?市井小民?小老百姓?基層民眾?甚至是更不尊重的──底層民眾?

陳樹菊女士就生活在你我的週遭,但你什麼時候看到台灣的媒體用帶著敬意、甚至只要是當對方和自己平等就好的方式,去報導這樣的人物。這讓我想起之前工作上的一篇報導長官下的標,「船員變身代工大王」,看起來很稀鬆平常的一個標題,卻顯示了大部分台灣人的意識形態,以及台灣民主政治一直半調子的原因。

其實在「船員變身代工大王」裡面,很明顯的就是貶低船員這種職業,而抬高代工大王,這並不是媒體有意的操弄,而是大部分台灣人的意識形態如此。想想看,當你認為某一種職業是低下而不入流的時候,你會尊重從事那種職業的人嗎?在進一步說,你會認為這樣的人可以跟你一起對重大的事情做決斷嗎?而民主制度講求的卻是人人平等、票票等值啊!

因為不尊重別人的工作,鄙視人家,所以我們的政治工作者也好,媒體工作者也好,都沒意識到民主社會植基於平等二字,自己的工作也不過是各行各業中的一種,不斷地把以前儒家社會的「士大夫」概念拿來套在自己身上。

在古代中國人的觀念裡面,天子是上天(神)在地上的化身,負責在地上行天道,而士大夫則是天子行天道的媒介,士大夫在政府擔任公職(也就是當官)的叫做在朝,有匡正世風行天道的重責大任,而沒辦法任公職的叫做在野,有職責對在朝者(有當官的)的施政發出諫言(只是,儒家學派對於在朝者不聽諫言該怎麼辦,並沒有任何的解答,不過這不是我們這篇文章要討論的重點,就先掠過不提)。在那個時代,所謂的輿論,其實不是人民的聲音,而是沒有當上官的士大夫的聲音。

儒家思想的核心是崇古,也就是認為世界是退步的,最好的時代在過去,人沒有辦法回到過去,也要想辦法維持現狀。看中國歷代,儒家學派官員上給皇帝的奏章最常見到的一句話就是:「和過去不同而能長久的,從沒聽說過。」而民主卻是古中國從來沒有過的思潮和制度。而更糟糕的是,民主制度是伴隨民族屈辱進入中國的。崇古思想加上民族恥辱,讓華人一直不願意誠心誠意,甚至是排斥去了解民主制度,更不要說實行了。

結果就是,在儒家思維控制下華人,因為崇古癖使然,只好拚命的將以前有的東西拿出來類比民主制度,結果政黨政治被類比成以前的朋黨黨爭,地方官員被類比成諸侯,民主政治則被拿來硬套到孟軻說的「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的所謂民本思想。其他像是總統被類比成君主,行政首長被類比成宰相,諸如此類,不在話下;忽略了這些職務的產生方法和精神,其實根本不能與以前的東西作類比。

最糟糕的是,媒體工作者自以為也是士大夫系統的一員,忘記自己的工作其實是呈現事實,反而以為「廣開言路」、「替天行道」才是自己的責任,也就是說,媒體工作者眼中沒有讀者,只有「天」、只有「道」,報導大眾的時候那股高高在上、鼻孔朝天的酸氣就全部跑出來了。

想想看,如果今天是台灣媒體報導陳樹菊女士,角度一定是「奇人軼事」、「溫馨小故事」之類的,而不可能認同她具有和王振堂同等、而超越馬英九、蔡英文這些人的影響力。更糟糕的是,台灣人也還沒有人人平等的觀念,平時喜歡裝成小媳婦可憐兮兮的樣子,整天就等「高高在上的人」給關愛眼神;甚至有些人因為念了兩年書,就把自己也放入了士大夫階級(他們會用中產階級來自稱,但其實對中產階級的理解完全不對,錯以為中產階級就是以前的士大夫階級),開始歧視心中所謂的社會底層人士。

如果台灣人的心態再不改變,認真學習和別人平等相處的方法,把腦子裡面的階級意識趕出去,去認同其他職業工作的人的成就和存在,台灣的民主政治就一直是半調子。

階級岐視如果無法消弭,如何實行以平等為基礎的民主政治呢?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不分類
迴響(2) :
2樓. newshawks
2010/05/01 10:23
阿菊姐,讚!

對照兩黨在爭2.4億元!

唉、哎、哀,三聲無耐!

1樓. 老殘剩炭
2010/05/01 10:10
不是那個肥菊喔
希望四年後還有人記得這位賣菜賣了四十年的可敬女士的名字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