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左翼的東方觀點讓掩飾了東方政權的罪惡
2020/10/08 02:16
瀏覽3,154
迴響2
推薦10
引用0
由克里斯多佛‧高夏撰寫的《越南:世界史的失語者》,是一本很棒的歷史書,大部分西方歷史寫作者寫到東方,多是站在西方虧欠東方的立場(基於Edward Said的東方主義理論,認為西方對於東方總是抱持高高在上的態度,這正是來自西方人因過去採行帝國主義產生的愧疚史觀、贖罪史觀),像我們這樣生長於這個社會的人,總會對於這種同情感到莫名,就像被家暴的婦女和小孩,覺得有人同情施暴自己的人很奇怪一樣(當然也有覺得不奇怪的家暴症候群患者)。
 
當然近代史還有另外一項因素,大部分歷史寫作者都有同情社會主義的傾向,因此對於具有「反美」「社會主義」「東方」多重面相的越南,往往寫來就是一種傷痕文學的面貌。
 
高夏教授很明顯知道自己處於什麼樣的學術環境,他雖小心奕奕地讓自己避免被學術左霸攻擊,卻沒有因此去扭曲史實或是對歷史事件的評價,他忠實地評價越南求獨立階段的親日和親法兩派的論戰,他破解目前的越南是「自古就有的獨立國家」的錯覺,攤開在法國攻擊前越南仍在中南半島四處征戰,實施帝國主義的史實。
 
(法國是越南當時的殖民宗主國,主張親法等於承認法國占領越南的正當性,但親法派認為只有學習法國,才能根絕儒家文化對越南的影響,而儒家文化正是讓越南在世界落後的主因。越南在法國入侵時是1802年建立的阮朝執政,而整個阮朝最有作為的明命帝,引入了儒家做為帝國基底,開創了越南在中南半島的帝國主義侵略)
 
(越南親日派的主張,是日本是當時亞洲最進步的國家,越南應該跟隨在日本之後,將歐美帝國主義勢力逐出亞洲)
 
歷史不是童話故事,沒有哪邊是好人哪邊是壞人那種可以輕易讓自己投入「我和好人站在一起」的餘地,更多時候,我們只能看到,人類為了卑微地求生存,做出許多不得不為的決定,甚至,只是隨波逐流,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
 
另一本由弗朗索瓦・高堤耶撰寫的被誤解的《印度大歷史:被忽視與不容忽視的文明國度》,就是我說的一般西方學者寫的東方史。
 
書裡描述西方帝國主義不由分說就是壞這個我沒意見,不過把印度的宗教衝突問題歸罪到英國帝國主義者的分化撕裂就很莫名,完全無視大英帝國去印度之前的伊斯蘭蒙兀兒帝國對印度人來說也是外來的入侵者(就像建立大清的滿洲人對漢民族而言也是外來的侵略者)、原來就和在地印度人是敵我矛盾的關係,也無視在蒙兀兒帝國入侵前印度半島也不是一個統一的政治實體、本來就是由非常多的小國分而治之。然後,由於他從上古時代開始寫,當然對於印度的上古史是極度的美化。
 
身為一個東方世界的人,這種書就像麻藥毒品,將東方國家所承受的悲劇全部推給「壞蛋來了」,完全沒有辦法回答「是什麼糟糕的文化傳統導致之後的悲劇」這種問題,當然無助「受害者」自我修正提升,自立自強。
 
然後把人的利害和統治者的利害連在一起,完全無視一般平民正是受害於他們美化的「固有統治者」,甚至對一般平民來說,西方帝國主義者帶來的新科技和新制度,才讓他們稍微「活得像個人」。
 
其實這種用虛構的民族情愫和個人實際體驗去評價「帝國主義殖民者」的差異,正是前總統李登輝和他的日本友人陳舜臣決裂的原因,思想左傾的陳舜臣信仰的是「殖民者就是大壞蛋」這種左派教條(這群人主張的「懺悔史觀」主宰了日本戰後的學術界,除了讓日本人不能忠實評價明治和大正時代的人物,也讓戰後的日本難以修憲讓日本邁向國家正常化)沒辦法接受李登輝正面評價日本殖民者。
 
李登輝對於日本殖民的正面評價,來自他的親身的感覺和理解,但這違反了左派教條,也就是說,左派的「多元化」只是鬼扯,事實上左派掌控權力,運用公權力控制言論和思想是必然出現的情況,戰後所有共產政權都法西斯化不是偶然。
 
其實這種思維簡單說就是美國左膠「棄台論」的思考基底,對這些左膠來說,台灣人一定都是熱愛當中國人無疑,台灣想要獨立自主脫離中國,都是美帝的煽動撕裂,為了補償過去深受西方帝國主義之害的中國,一定要讓台灣回歸中國。
 
歐美左翼學者的愧疚史觀、贖罪史觀,造就了什麼結果? 馮客在撰寫描述中共惡行的「人民三部曲」(People's Trilogy)時,就遭到左派學者的批判:他過度專注於毛澤東的罪行,沒有提供歷史脈絡,也沒有考慮他積極的建樹。記住「脈絡」這兩個字,是左膠寫文愛用的字眼。左派「脈絡化」造成什麼結果?
 
泰唔士報的記者Josh Glancy這麼寫
 
【工黨(英國左翼政黨)的政治家黛安‧阿伯特(Diane Abbot)在BBC的《今週》(This Week)電視節目上,提出她的看法:「總地說來,毛主席『功大於過』(did more good than harm)。」這種看法在(西方)左派之間還是很流行(豬頭翔按:德國的左派作家Ulrike Herrmann也這樣形容造成數千萬人非自然死亡的共產主義;左派史學家、著有左派聖書「年代四部曲」的霍布斯邦更曾說,如果能建立共產主義烏托邦,那麼付出幾千萬條死屍的代價是值得的,總之,說左派注重憐憫其實是他們的自我陶醉,事實上左派為了所謂的理想,可以輕易地犧牲任何人):拜訪任何一間英國的大學,可以輕易發現教職員裡還是有人作如是想。

不知怎麼搞的,中國因為他的政策而發生大饑荒、大屠殺、人吃人、刑訊折磨,但是毛澤東還是很時髦,甚至在(西方)上流社會,是一個上得了枱面的歷史人物。他的小紅書還是繼續行銷世界,他的肥臉還是繼續出現在T恤以及馬克杯上。】

馮客自己則說,他相信西方對毛澤東的東方主義,其遺毒更加劇烈,因為它在兩個層面上發揮作用:第一,中國的受害者不會得到跟西方受害者一樣的同情;第二,西方還可以把毛澤東當成一位可以提供神秘古老、孔子式智慧的人物。
 
這些左翼西方學者的東方史觀,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在乎東方世界民眾的死活,不言可喻,可惜高夏的《越南:世界史的失語者》和 馮客的「人民三部曲」這樣忠實撰寫東方歷史的史書,在西方左翼稱霸學術圈的情況下,只是鳳毛麟角而已,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一畝桑田
2020/10/12 17:49
為了所謂的理想
可以輕易的犠牲任何人
正是左翼的罪悪
1樓. sigmachen
2020/10/11 08:38
http://blog.udn.com/sigmachen/144549737站著跪姿公管自殺蔡英文絕對無罪143488286
公管自殺蔡英文絕對無罪http://138279717

公管自殺蔡英文絕對無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