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再談為何台灣人這麼左卻不覺得自己左
2019/08/29 15:49
瀏覽1,773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之前在政黑寫了一篇〈為何台灣人這麼左卻不覺得自己左〉(https://reurl.cc/8QZ0d),發現推文有些「政治右經濟左」的說法,左派的核心是「重分配」,要重分配「集權集錢」是必要條件,沒有集權,你怎麼強迫占有資源多的人,把手上的資源交給你重新分配。幻想出政治權力多元分散卻能同時有經濟資源集中分配的情境,其實也不過是一個原因,左膠認為左派必須是好的,不能忍受任何做法有好必有壞的現實,所以才會搞出一個「超級武器霸王—要你命3000」式的「政右經左」鬼扯。
 
其實左派理論發展到現在也不過百來年,搞死的人已經超越上古中古時期各地暴政暴君殺人的總合,而且實行馬列主義的國家沒有一個不是窮困潦倒,想像中的社會主義烏托邦根本沒有出現,只好去沾西歐北歐高社會福利國家的光,搞到丹麥、瑞典、荷蘭、芬蘭等國家的政府首腦或是學者,都紛紛站出來表示他們的富裕是市場經濟帶來的,而非社福制度(https://reurl.cc/vrjEl)。
 
一套想法實行錯誤,其實放棄不就得了,為什麼左派社會主義在造成這麼多的人間悲劇之後,還有這麼多人如此迷戀,認為人類救贖之道就在其中?
 
原因之一是左派提供了一張不用付出代價、或是只要付出極低的代價(例如不用塑膠吸管),只要宣稱自己是左派,就能取得好人稱號的方便贖罪券。我們都知道,在市場經濟國家,人們即使努力都可能面臨失敗,成功的光采往往只有社會上不到百分之一的人可以享受。
 
社會主義卻不一樣,念兩句「環保愛地球」、「愛與和平」就能快速獲得「好人」認證,不會被檢查成效、不用付出代價或是只要付出很小代價。
 
然而共產主義國家的經濟貧窮、政治鬥爭,滿地餓莩、死人無數的結果,讓已經買了贖罪券或是希望贖罪券不至於斷銷的左膠,開始扭曲事實,創造出「政治右經濟左」這種鬼話(沒有政治的集權,根本難以推動經濟上的重分配),甚至連共產黨不是左派這種話也可以心不跳肉不驚地說出。
 
原因之二是左派的大政府主義,提供了許多公家機構的工作機會,還管理許多掠奪自受薪階層和私人企業的稅金,可以養活一堆缺乏專業技能,難以在競爭市場上「搵食」的人。不管是因為政府組織增大需要的人手也變多直接雇用的人,或是類似國片輔導金或是文青創意市集那種對實體經濟貢獻甚少,等同直接拿納稅人的錢直接交給特定人揮霍的胡搞。
 
這些「吃政府、啃納稅人」維生的,肯定反對縮小政府層級和權限,把稅金退還給納稅人,讓資源運用更有效率的個人決定屬於自己的資源怎麼運用,這種小政府、個人主義,因為那簡直是斷了自己的生路,這些人比誰都清楚,自己所學所能,就只能當一個寄生於大眾之上的寄生蟲罷了。
 
原因之三是左派的大政府主義,提供了缺乏專業訓練的人,反而可以去統治去有專業的人的正當性。政府管理的事務增加,雇用的官吏就得增加,於是乎政府公務員逐漸型成一個特殊階級,認為自己有管理社會無知大眾的責任和義務。但實際上當什麼都管的大政府和市場經濟並行之時,企業面對競爭必須運用更好的人才才能生存,於是優秀人才都到私人機構服務,被市場淘汰的人才會流入薪資較低的公務機關。
 
左派「政府什麼都管最好」的理論基礎,卻給了這些在市場競爭失敗的魯蛇一個理由,去管理曾經淘汰自己的贏家,不管真實情況是管得了還是管不了,卻又為左膠魯蛇找到一個左派不能消失的理由。
 
其實左派的毒化是各方各面的,像是有台派感嘆「拒買親中飲料是台灣人天職」,認為自己不用檢討自己過激的言論害抗中派縮小,一切都是台灣人沒膽識的錯,其實就是承繼自左派「一切都是環境的錯」的想法。台派一日不和左派畫清界線,這種鬼扯就會纏著台派,讓抗中版圖不斷萎縮,到頭來「芒果乾」成真,根本就都自己搞的。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