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紫簾幽夢】:(二)
2015/07/15 20:28
瀏覽480
迴響0
推薦51
引用0

【紫簾幽夢】:(二)

「雪莉,幫我買一些女性的基本生活用品,還有到『星悅廣場』的賀氏『精典紫簾幽夢』專櫃,買十套約是34.24.36Size的紫色衣物。」皓宇打著電話。「我記得『星悅廣場』是24小時營業的。」

「你要這些女人的東西幹痲?」雪莉納悶地問。

「一個小時,妳是最精明能幹的秘書,待會見。」皓宇簡短的說。然後又撥了另一通電話給『華茲國際偵探社』。「請問負責人歐正元先生在嗎?」

「您稍等一下,我幫你把電話轉過去。」

「謝謝你。」如果連全世界最大最知名的『華茲國際偵探社』都查不出來,那麼就真的一籌莫展了。

「您好,我是歐正元,有什麼地方可以為您效勞?」

「我想委託您幫忙我打聽一個人的身世。」皓宇有禮貌的回答。

「有對方的相片、名字等等嗎?」正元亦有禮的問。

「我立刻傳真相片給您。」皓宇接下電腦傳真。「她叫沈落雁」

歐正元沉默片刻。

「怎麼了嗎?」皓宇忍不住著急的問。

「你確定要此人的來歷資料?」正元嚴肅的反問。

「有話請直說。」皓宇沉靜下來。「我需要她的資料。」

「請問您是哪位?」歐正元問。

「對不起,忘了自我介紹。」皓宇平靜的說:「我是『鳴香』的負責人黎皓宇。」

「原來是香水大亨黎總裁,真是失敬。」歐正元客氣的說:「不瞞你說,你委託的這個Case,另有一集團也正在打聽她的下落。既然你能立刻傳真相片給我,表示沈落雁在你身邊,我的推斷正確嗎?

「沒錯,她出了車禍,在我這裡休養,但她失去了記憶。」皓宇坦誠地說。

「你一定在車禍前就認識她,要不就是與她有過幾分交談,否則你不會知道她的名字。」

「你是否願意接受我的委託?」皓宇避重就輕的問。

「這不難,我手邊有一堆她的資料,但是沈落雁的來歷是極度保密的檔案,我不確定能不能接下你委託的查詢。」

「極度保密檔案?她是何方神聖?怎麼成了最高機密的人物了呢?」皓宇疑問的蹙眉。

「這樣好了,先生,您給我一個小時的時間,我得請示一下總裁的意見。我會撥這隻手機給您。」

皓宇扔下手機,心裡有無數的疑問,沈落雁的來頭很大嗎?怎麼連『華滋』都很為難呢?可是她很單純的只在『慈善晚會』演奏古箏時才露面而已啊。

叮咚叮咚

「少爺,何祕書來了。」徐管家說。

「妳真是能幹的好秘書,只花了半個小時。」皓宇微笑。「似乎該給妳加薪了。」

「你還沒告訴我,誰需要這些東西呢。」雪莉滿懷納悶。「是那個女人能令你如此費心?」

「現在很晚了,明天到公司再聊。」皓宇又避重就輕的說著。「妳先早點回去睡個美容覺。」

很簡單又客套的逐客令,雪莉只好抱著疑惑離開。

沒多久歐正元打電話來了。

先生您好,我是歐正元。」

「是,先生。」皓宇迫不及待的問著。「結果呢?

「你最好小心一點,連你在內,目前有三撥人馬在尋找沈落雁小姐。」歐正元嚴肅的說:「一個是日本黑手黨山口組,一個是日本殺手黨堂本木太一組。」

「甚麼?」皓宇驚愕了半响。「怎麼會扯上『黑手黨』和『殺手黨』呢?沈落雁究竟是什麼身份?

「她是日本黑手黨山口組老大的獨生女,也就是現任的黑手黨老大。」歐正元微笑了。「很驚訝嗎?其實小姐從不過問組織的任何事,她喜歡彈奏古箏做慈善事業。三個月前,她的父親在一次黑社會會談中被人射殺,她也變成名正言順的繼承者,但喪禮過後,小姐便離開了日本,因此她就成了大家尋找的失蹤人口。這些資料唯有『華茲』和你知道而已,還好殺手黨尚不知道沉小姐的長相。」

皓宇簡直不敢相信,這麼柔弱的落雁竟是黑手黨的老大,更頭疼的是她因車禍而失憶,萬一被殺手堂本木太一組織找到她,那麼落雁的生命就危危可及了。

先生,我希望您務必保守這個秘密以及保護小姐。賀總裁所交待的話,『愛沒有理由』。」正元微笑了起來。「你已在『星辰大飯店』的大廳昭告天下。」

皓宇不禁尷尬了。「賀總裁真是明眼人。」

掛了電話後,皓宇陷入沉思。

「皓宇?」落雁怯生生的叫著。

「親愛的寶貝,妳怎麼不多休息一會兒?」皓宇快步走向站在樓梯口的落雁。

「我有點餓。」她低聲說。

「徐媽,少夫人的夜宵準備好了嗎?」皓宇揚聲喊著。

「當歸烏骨雞湯一直熱著呢,我馬上端上桌。」

皓宇將落雁抱在懷中走下樓。

「我可以自己走。」落雁臉紅的小聲說。

「我喜歡抱妳的感覺。」皓宇微笑。

「可是別人看到很不好意思。」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妳都快成黎少夫人了。」皓宇溫柔的凝視著落雁。

「你不是說我們只是未婚夫妻嗎?」

「總之我們快結婚了。」皓宇眨眨眼。

「可是我什麼都不記得。」落雁猶豫不決的說。

「那有什麼關係呢?妳只要知道我非常的愛妳就可以了。」皓宇輕柔地吻了她的額頭。

「那張是誰的相片?看起來好高貴喔。」落雁指著牆。

「那是我母親妳的婆婆薛碧琴。」皓宇直看著她的表情。「她在日本東京教古箏,但半年前過逝了。」

「薛碧琴?薛碧琴。」落雁喃喃地說。「在日本東京教古箏?這名字怎麼這麼耳熟?」

「這是當然的,妳是她的得意門生啊。」皓宇撒謊著。

「我會彈古箏?」落雁訝問。

「妳不僅會彈古箏,而且還彈得出神入化。」皓宇脫口而出。「那首『一簾幽夢』完全扣人心弦。」

「少爺,湯快涼了,趕緊讓少夫人喝。」徐媽故意轉開話題。皓宇給她一個感謝的眼神。

落雁在皓宇的細心照顧之下,所有外傷都痊癒了,恢復以往的柔嫩肌膚,倆人的感情亦日益增深。而雪莉對落雁的敵意藏在虛偽的面具之下。

這天黃昏,落雁坐在涼亭裡撥弄著古箏,小香爐焚著淡淡的水沉檀香,身上是飄逸的紫色蝴蝶袖連身長擺波浪九分裙,彈奏的是『一簾幽夢』,奇蹟似的景觀是群鳥與蝴蝶寂靜的或停樹稍或繞樑飛舞。

「是小姐的千里傳音!」阿Ken望著天空。

「是在那個方向?」太一急急地問。

「好像在東邊的別墅區。」

「小姐指示了什麼嗎?」

「『紫夢閣』。」

皓宇驚訝的望著涼亭,這個奇妙的景觀只曾在書上看過,如今親眼目睹,才知道不是無稽之談。

「皓宇?你下班了啊?」落雁停止彈奏,雙手泡在小臉盆的溫羊奶裡。

「妳剛剛好像是個昭喚鳥蝶的仙子。」皓宇喃喃地說。

「你就是喜歡胡扯。」落雁擦乾了手,嫣然一笑。「這又不是第一次。」

「但我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奇景。」皓宇握住落雁的纖手走出涼亭。

「你身上怎麼都是玫瑰花的味道?」落雁微笑。

「正在為我們的婚禮研發新香水配方。」

「紫玫瑰花嗎?」

「妳怎麼知道?」皓宇訝問。

「我從小就洗紫玫瑰花浴,臥室、衣服也都薰香」落雁自然而然地說。「這配方是母親家的傳家秘方,現在我是唯一的繼承人。」

「妳恢復記憶了嗎?」皓宇心中一驚。

「沒有。」落雁垂下雙眸。「只是片斷而已。」

「喔。」皓宇如釋重負地深吸一口氣。

「你在緊張什麼?」落雁眨眼。

「沒有。」皓宇心虛的回答。

「秒殺的一見鍾情是句動聽的話。」落雁又眨眨眼。

這下子皓宇又驚又疑。秒殺的一見鍾情?這不是初見落雁時,所說的話嗎?究竟她的記憶恢復多少?

「少爺,雪莉小姐送資料來了。」徐媽站在後院口。

「你去忙吧,我想再賞賞花。」落雁推推他的背。

就算有一肚子的驚訝與疑問,皓宇也只能先忍下。

皓宇離開後,落雁凝視著種著紫玫瑰花那一區沉思。

紫玫瑰香水配方嗯、不錯的禮物,黎皓宇你會是個好歸宿。

好個『紫夢閣』,全用紫色竹子所建造,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外面有著日本風的竹流水與小蓮花池。

一名長髮挽髻的全身黑衣女子背池而立。

「小姐,這幾個月,妳都去了哪裡,兄弟們都很擔心妳。」阿Ken問。

「這你們無需知道。」月光灑向女子的臉龐,是沈落雁。「轉告他們我在相當安全之處即可。」

「可是小姐,妳打算甚麼時候回日本舉行接替的儀式?」阿Ken欲言又止的問。「幫裡正慌亂。」

「我沒打算接替什麼。」落雁蹙眉說。

「小姐,但是我們不能群龍無首啊。」

「阿Ken,就先由你來掌管組織的大小事宜。」落雁沉穩的說:「你對幫裡的營生最為了解。」

「這不合規矩,小姐。」阿Ken惶恐的說。「妳才是名正言順的接班人。」

「現在幫裡是不是由我說了算?」落雁嚴肅的問。

「這是當然。」

「太一,你負責傳達我的指示。」

太一看看阿Ken又看看落雁。

「小姐,我的傳達,兄弟們不會服從,還是請小姐儘速回日本開堂會。」

落雁沈思半响。

「我再考慮看看,我現在正忙著別的事。」她微笑說。

好矇矓美的一個笑容,阿Ken心想。是什麼事能讓小姐露出這罕見的微笑?

「我不能待太久,屋裡已經溫好了清酒,你們喝完後再回去休息。」落雁笑了笑。「這是命令。」

Ken與太一望著黑色嬌小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這該怎麼辦?小姐一旦決定的事,就很難更改。」阿Ken皺眉的對太一說。

「小姐很倚重你。」太一說。

「小姐真正的意思是要永遠離開山口組。」阿Ken仍然蹙眉。「你沒聽出來嗎?」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太一也擔心了。「小姐目前是危機四伏,怎麼能獨自生活。」

「我也不知道小姐要脫離山口組的原因。」阿Ken喝了一口清酒。「這是小姐親手釀製的酒。」

「這種清酒只有社長在的時候才喝得到。」太一也趕緊喝了一口。「小姐是十八般武藝俱全的才女。」

落雁剛換下黑色衣服,皓宇便敲門而入。

「妳剛去了哪裡?」皓宇擔心問。

「已經這麼晚,你怎麼還沒睡?」落雁嚇了一跳。

「徐媽說有見到人影出沒,我不放心,才趕快過來看妳,結果妳卻不在屋內。」皓宇蹙眉。

「我去曬月光賞花了。」落雁眨眼微笑。

皓宇當然不信,但亦深知問不出所以然,只好作罷。

「不要隨便離開我的視線好嗎?」皓宇柔聲說:「萬一發生意外,怎麼辦?」

落雁凝視著皓宇。

「有你在,我一定安全。」

皓宇亦凝視著落雁。

「我不會讓任何人事物傷害妳。」

「我知道。」落雁低語,「因為你愛我,是嗎?

「妳是我終此一生唯一的愛。」

落雁嫣然一笑。

「你就不怕我是個罪犯嗎?

「就算是,我也隨妳人生走一遭,瀟灑走一回。」

「你真是個傻瓜。」落雁紅了眼。

皓宇輕吻她的頸部。

「夜深了,快睡吧。」

「你也是,你每天都那麼忙錄,還要操心我的事。」

「誰叫妳是我秒殺的一見鍾情呢。」皓宇試探的說。

「那你就是我最終的情人。」落雁嫣然一笑。

皓宇感動的擁吻落雁,雖不曾從落雁的口中聽見『愛』的字眼,但這句話更動聽更迷醉。

落雁腦海閃過無數個念頭。我還得儘快找到一個人,對了他一定有辦法。

「皓宇,你怎麼從不帶我出門呢?」

「妳的身子還需多多調養。」皓宇避重就輕的回答。

「可是我整天待在屋裡挺悶的。」落雁撒嬌的說。「帶我去你的香水研發廠走走、好嗎?」

皓宇怎禁得起落雁可人的撒嬌。「好,我會找時間帶妳去。但妳現在得先乖乖地上床睡覺。」

落雁貼在皓宇的耳畔,軟柔輕語。「是的,老公。」

「小魔女。」皓宇喃喃地說。「害死人不償命。」

落雁眸若秋波的眼神凝視著皓宇。

「也許我這個魔女會讓你致命。」

「別胡說八道,快上床睡覺。」皓宇微笑。「睡個覺也得這麼難纏嗎?」

「那你今晚得陪著我睡。」落雁故意刁難。

「落雁,妳今晚是怎麼回事?先是失蹤,後是精神十足,現在居然要我陪著妳睡?」皓宇納悶地問。

「陪著我睡、不好嗎?」落雁輕聲細語。

「我不是這個意思。」皓宇長吸了一口氣。「我是覺得妳今晚有點奇怪。」

「和自己所喜歡的人睡覺,會很奇怪嗎?」落雁無辜的說著。

「這不是重點。」皓宇嘀嘀咕咕。

「要不然呢?」

「落雁,妳在開玩笑,對吧?」皓宇疑惑的問。

「沒有啊。」落雁笑在心底。「又沒有要做無禮的事。」

「妳殺了我吧。」皓宇放棄的說。「完全答非所問。」

「沒這麼嚴重吧?只是單純睡個覺而已。」

「單純睡個覺而已?」皓宇歎了一口氣。「妳還是殺了我吧。」

「我們以前沒這麼親蜜嗎?」落雁水汪汪的看著皓宇。

「當然沒有!」皓宇大聲說。

落雁忍不住笑了出來。「別激動,我開個玩笑罷了。」

皓宇莫可奈何的搖頭歎氣。沉落雁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孩呢?萬一她恢復記憶婚禮還舉行得了嗎?

<<待續>>

小黛草筆

【一簾幽夢-古箏】

http://vlog.xuite.net/play/ZGlZT3daLTU5MzI1MzUuZmx2

 

PS :小黛不會寫短篇式的小說

只好將120集的小說刪減成五集

盼各位網友能賞光支持,謝謝您!

分格網址:*醉夢情深*之小黛分『格』

PO之文:【鍾愛一生-你執著的如許深愛】

PO之文: 【冬雪的溫暖-思憶鐵漢柔情】

PO之文: 【無題:語卡】:(八)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