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鍾愛一生】(112)
2021/02/28 14:17
瀏覽1,083
迴響0
推薦131
引用0

【鍾愛一生】(112

轉眼已是六月初…。

一封紫色的喜帖。

允薇端詳了半天,新郎:楊丹尼、新娘:陳鈺雯。

七夕于【黃鶴樓】喜宴,晚上六點半準時開桌。

一封紫色的信紙。

允薇:對不起!我已經愛上了鈺雯。           

                     丹尼親筆

允薇輕輕的把喜帖與字條放在書桌上。

拿起紫絨相框看了半天又放下。

「五福路、高雄女中附近、『黃鶴樓』。」她唸唸有詞。「禮貌上、該叫凌兒送紅包過去。」

「Anti 小薇,妳換好衣服了沒有?」Kelvin 敲著房門大喊。

「Anti 小薇,快一點嘛。」Kester也跟著大喊。

「好了。」她打開房門,含笑的看著他們。「電影院又不會跑掉。」

「等一下說不一定妳又有一個 Telephone,還是一個Friend 。」

「不用說那麼多的『一』。」她好笑的說:「Today, Anti 白天的時間都排給你和Kester了,不用急。」

「我們快走啦。」Kester仍心急的催促。

允薇雖面帶微笑,眼神卻透露出複雜的光芒。這是真的嗎?但是昨晚的電話中,丹尼並沒有提及此事啊。如果是真的,難道我不該誠心祝福嗎?

白天陪了Kelvin與Kester逛街看電影,晚上約了嘉振與Lily他們去唱歌,又去Philipine  Plaza喝咖啡,遲遲不回住處。    

「老師妳有什麼心事嗎?」嘉振看出允薇似乎被什麼事困擾著,而且大半年來,她都會趕在午夜十二點前回住處接電話,但是此時已近兩點…。

「怎麼這麼問?」允薇啜了一口咖啡。

「妳今天不必接電話了嗎?現在已經…。」嘉振猶豫不決地開口。

「已經兩點、我知道。」

「對喔,妳已經有半年左右不曾在外面玩通宵了。」Lily也覺得不對勁。「和那個男人吵架了嗎?」

「沒有這回事,最近他比較忙。」允薇神情自若的回答。「所以我就可以玩通宵了。」

嘉振雖不太相信,但也沒敢多問。心想:一定出了什麼事。

「你們想回家休息了嗎?」允薇歉然的問。「對不起、把你們拖得這麼晚。」

「什麼話嘛,以前我們不也時常玩到早上看日出嗎?」Lily不以為然的說:「怎麼變得如此客套?」

「是啊、老師,我不是睏了,只是好奇罷了。」嘉振也連忙解釋。

「外面的雨下得可真大。」允薇幽幽的說。

「六月是雨季也是颱風季,偏偏也是快開學的日子。」嘉振想讓允薇分心:「老師的暑修不也結束了嗎?有沒有打算趁開學之前回T國一趟?」

「我沒有回去的打算。」允薇直覺的回答。

「那最好不過了。」Lily開心的說::「妳留在這裡,我就不會感到孤單無聊了。」

而此時的丹尼正坐立不安的陪著致武。

「為什麼她不接電話呢?」丹尼自言自語的說著。

「或許小薇與學生們出去玩,一時回不了住處,才一晚洏已,你幹嘛這麼緊張?」致武微笑的說。

「可是這大半年以來,她不曾在外面逗留超過午夜十二點啊。」丹尼覺得心裡好不安。

「你別太小題大作庸人自擾了。」致武依然微笑的說:「小薇的生活本來就很精采,偶而漏接了個幾通電話,也沒什麼好大不了的啊。」

「但我就是覺得不安。」丹尼喃喃自語。

「你真是死腦筋著了魔。」致武猛搖著頭。

「她能不讓男人為之著魔嗎?」丹尼傻笑著。

「我算是服了你。」致武無可奈何的喝了一口酒::「既然這麼想她,為何不前去找她?」

「薇就是堅持不許我去找她。」丹尼苦笑道。

致武愣了一下。「為什麼?」

「我如果知道原因就好了。」丹尼沮喪的說。

「這可奇怪了。」致武自言自語的說著:「為什麼小薇不讓楊丹尼前去P國找她呢?」

「你說她會不會是生病了?」丹尼擔憂地問。

「昨晚你和她通電話時,她的聲音正常嗎?」

「很正常啊。」

「所以囉…是你太多慮了。」

「我還是很放心不下。」丹尼歎了一口氣。

「後天我就要回美國去了,你自己可要多多保重。」致武轉了話題。

「事情都辦完了?」丹尼關心的問。

「嗯,都辦完了。」他點頭。

「如果你能夠常去看看薇,就勞駕你…。」

「其實我課業還蠻緊的,所以我也不知道何時才能再見到小薇。」致武直率的截斷丹尼的話。「要想知道小薇,唯有找允凌,但我也清楚允凌並不好找。」

「我也許真的太小題大作了,就像你說的,薇可能只是與學生一起出去唱唱歌喝喝咖啡而已。」丹尼輕歎一聲,眉頭緊蹙深鎖。

「那就別再愁眉不展,看得我喝不下酒。」致武陶侃的說。「如果你真的想通的話。」

不料…允薇竟一個星期沒接電話。

小薇、妳怎麼了?為何不接我的電話?丹尼憂心忡忡的想著:出了什麼事嗎?連信件也被全數退回,妳又搬家了嗎?還是病了呢?就算生病也不至於連信件也被退回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丹尼走出地下室的『鳳凰橋』夜總會。

「允凌?妳怎麼會站在這裡?」丹尼訝問。

「我不想進去,能找個地方坐下來聊一聊嗎?」允凌的聲音冷冰冰。

「『王牌咖啡』可以嗎?」他溫和的問。「我也正想找妳。」

「是姐姐喝『天使之吻』的地方嗎?」允凌深視著他。

「不是,『天使之吻』是在中山七賢路口的『吾愛吾家』。」

「那就去『吾愛吾家』,我要代替姐,完成她朝思暮想的心願。」允凌的聲音一直很冷淡。

丹尼聽在耳裡,心中訥悶不解。

沒多久兩人已坐在『吾愛吾家』的樓上,並且點好了飲料。

「允凌、妳知道妳姐她出了什麼事嗎?我已經一個星期找不到她的人了。」丹尼著急地問。「我真的很擔心著急。」

允凌沉默地由背包裡拿出了紫色的喜帖與紫色的信紙,又拿出了一個紅包袋。

「是姐派我來送賀喜的紅包。」她冷冷的說,臉上沒有任何笑容。

「什麼賀喜的紅包?給誰的?」丹尼一頭霧水的問。

「你還在裝什麼傻?」允凌不耐煩的瞪著丹尼:「信和喜帖全都在這裡了。」

丹尼看著氣呼呼的允凌,實在不明白她為什麼如此生氣,只好伸手拿起紫色的喜帖與紫色的信紙,翻開一看,差點昏過去。

「這是誰的惡作劇?」丹尼驚訝萬分的問。

字跡居然仿得如此相像。

「是惡作劇嗎?」允凌看著他驚訝萬分的表情,懷疑的問:「這是寄去P國給姐的。」

「允凌、我對妳姐的心意,難道妳還不明白嗎?」丹尼又是心急又是慌亂。「這喜帖和信都不是真的。」

「問題是它們的的確確是由『鳳凰橋』寄出的。」允凌半信半疑的看著丹尼。

「我真的可以發誓,絕對沒有這回事。」丹尼嚴肅無比的說。「難怪薇不接我電話,她誤會我了。」

允凌望著丹尼真誠的表情,心中矛盾著。

「允凌、妳一定要幫幫我。」丹尼憂鬱的說:「妳的話小薇一定會相信。」

「對不起、我愛莫能助。」允凌的口氣軟了下來。「因為我也連絡不上我姐。她除了要我拿紅包來賀喜之外,還要我轉告你一句話。」

「什麼話?」丹尼的心跌入了谷底。

「如果今生還有緣,那麼十年後的七夕七點,西子灣見吧。」允凌清晰的轉達。

丹尼的心痛全寫在臉上,為什麼連一個解釋的機會都不給我?為什麼不相信我對妳的一片真心痴情?為什麼我依然無法打動妳的心扉?

允凌看在眼裡歎息在心裡,姐、妳為什麼會如此決定?

「哥…你今後決定怎麼辦?」

「我等!」丹尼肯定又堅決的回答。「此生唯一的摯愛非她莫屬。」

「可是…她若一輩子都不出現呢?」

「我可以耐心的等她生生世世,直到她回心轉意。」丹尼深深的回答。「我可以鍾愛她一生。」

允凌無言以對。這真的只是惡作劇的誤會嗎?如果是,姐應該會知道呀,為什麼要做出『十年之約』的決定?姐到底在想什麼呢?真的完全搞不懂哪。

<<待續>>

小黛草筆

【純音樂】

分格網址:*醉夢情深*之小黛分『格』

新PO之文:【記憶的迴廊-你的溫柔深情】

新PO之文:【鍾愛一生-你執著的如許深愛】

PO之文: 【蔡幸娟-經典歌曲(古代美女)品聆】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