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下輩子讓我重新愛你好嗎[7]
2007/01/25 01:26
瀏覽1,347
迴響7
推薦23
引用0
(十八)

「叮咚‧‧‧」晚上11點證皓樓下的門鈴響起,證皓奇怪這麼晚了,怎麼會有人按電鈴。

「喂!找誰?」

「許證皓!是我啦!快開門啦,外面好冷喔!」證皓十分訝意慧慈會找到這裡。趕緊跑到樓下門口,看見慧慈帶著濃濃的酒意與紅腫的眼睛,左邊臉頰一片瘀青。證皓以為發生了什麼重大的意外事情,立即攙扶著已有醉意的慧慈回到他租屋的小房間裡。經過客廳,同住的中年房客看到了很不高興,罵證皓為什麼把女人帶到家裡。

「發生了什麼事情,妳怎麼搞成這樣?」證皓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想要跟你在一起,你原諒我吧!證皓!讓我們重新在一起,好不好?」

「我知道你還愛我的,對不對?我不會再讓你離開我了。」慧慈趁著酒意,不斷重覆著向證皓哭求。

「妳先躺一下,我到樓下超商買瓶解酒液,不要胡思亂想了,我一會就回來。」證皓慌忙的跑到樓下去。

剛搬來才一個多月的房間,滿室都是從同居處所帶過來的用品,由於房間很小,未拆封的紙箱堆滿了整個房間,沒有空間可以放床,地板上簡單地鋪了一個床墊,慧慈很不舒服的躺在上面,不斷地翻來覆去。

證皓泡好了熱茶,端進了臉盆,擰好了熱毛巾,服待著慧慈把解酒液喝了下去。不一會兒,慧慈就吐在預先準備好的臉盆裡,顧不得噁心,證皓拿起了熱毛巾,擦拭著慧慈的嘴角。他想起有一年過年的時候,一起坐火車回到慧慈的老家,由於人多空氣不好,慧慈暈車了,在下了月台後,就在鐵道旁吐了起來,那時證皓也是用手帕擦拭著慧慈的嘴角,攙扶著她一路往回老家的路上行進。

「頭痛‧‧‧」慧慈在半夢中噫語。證皓手忙腳亂地翻拆紙箱,找出白花油,很輕柔的來回擦在慧慈兩邊的太陽穴。

「抱我!」慧慈半睜開微微的雙眼,對著證皓撒驕。證皓將慧慈的上半身擁入他的懷裡。

慧慈在證皓的懷裡躺了一陣子後,漸漸舒服的睡去,發出一點點鼾聲。那是證皓好熟悉好熟悉的回憶,同床共枕了那麼多年,這樣的鼾聲讓他的內心揚起了溫柔與平靜。

不一會兒,已漸漸酒醒的慧慈,睜開了她的眼睛,以45度的仰角,柔情地望著證皓的眼睛,伸出了她的手掌,用食指,觸碰著證皓的嘴唇,慧慈的手是如此的溫暖與細緻,證皓由著她,讓她的手指頭在他的唇邊游移。

慧慈半起身地將頭仰起,親吻著證皓的雙唇,證皓沒有選擇轉頭逃避,慧慈更進一步的伸出了她的舌頭,試圖打開證皓緊閉的雙唇。內心掙扎著的證皓很清楚他不能再這樣下去,緊閉著雙唇,讓慧慈的舌尖,只能在他的齒間滑動著。

「你不愛我了!」慧慈停止了她的動作,含著淚,側身將頭轉過去,離開了證皓的懷裡,背對著證皓,不斷地哭泣,哭累後沉沉睡去。

證皓看著慧慈的身軀,那曾經是專屬於他自己的,而現在這個熟悉卻已經被別人佔領,他的私心清楚的告訴他不能容忍與別人分享這專屬於他的愛情。疲憊的身體,清醒著的心,昏暗燈光中,望著他已不能再獨自擁有的女人,他嘆息著彼此的感情竟如此的脆弱與悽迷。

「妳是怎麼找到我的?」證皓望著被早晨陽光打醒的慧慈,帶著既心疼又欣喜她所用心的感動問慧慈。

「打電話到你老家,你妹妹告訴我的呀!」證皓想想都已經通知全家人分手的消息了,也預先做了防備,怎麼就沒算到在台中工作的妹妹剛巧那天會回到家裡,也好死不死剛好接到了慧慈的電話。對於冥冥之中的安排,證皓感到有些詫意。

「那妳為什麼要喝酒?」證皓原以為答案會是"因為想你而傷心,所以..."。

「昨天公司尾牙啊!越喝就越傷心,就騎著摩托車來找你了。」

「什麼?!妳騎摩托車來的?!妳喝了酒還騎車,不怕有危險嗎?」證皓為慧慈的答案大吃了一驚。

「死就死吧!一了百了!」慧慈拿起了證皓的牙刷走進浴室刷牙。

「妳臉上的瘀青是來的時候撞傷的嗎?」證皓看那傷口還很新。

「不是啦!是被打的。」

「誰打妳啊!」證皓的心像插了把劍似的既心疼又著急。

「是正宏對不對!」證皓起了忿怒與想報復的心。

「哎呀!那也要怪我自己啦,要不是我在床上,喊著你的名字,跟他說我仍然愛你,他也不會那麼的生氣。他其實對我還不錯啦,只是因為太愛我了才不想我提起你的名字。」

證皓此時的心,冷到像被石頭壓住全身,使不出力氣。在與她相處多年來,他怎麼能想像用任何藉口,任何原因去暴力一個他所深愛的女人。天啊!她是多麼善良而愚蠢的女子啊!被打了還認為是自己的錯,仍處處去維護正宏的罪行,可見她是對正宏有感情的。證皓已經完完全全對這一份感情,徹徹底底的絕望了,他原以為慧慈與正宏的交往,只是為了報復他的不用心與慧慈做為一個女人的貪心。他錯了,錯的離譜,錯的徹底,輸了,全輸了,多年來所培養相依相偎的感情竟敵不個一個短時間內會哄人開心的蜜。他不要了,他不要了這一份感情。

「離開他吧!暴力是永不止息的。」證皓給了慧慈一個建議。

「我爸爸也是要我離開他,要我過年前就離職回到家裡去。」

「可是我想要跟你在一起,你能不能就當作從來沒有發生過這些事情,我們再重新在一起,我保證我一定會更加的珍惜。」慧慈再次用淚水哀求著證皓回心轉意。

「對不起,我無法說服我自己,每當我看到妳時,我就會想起這些心痛的記憶,對我、對妳都不公平,我已無法像從前一樣地愛妳,我們之間永遠會存在著芥蒂,冷不防吵架時,又會提及過去。」

「不!我不會,我不會再跟你吵架了!我不會再惹你生氣了,發生過了這些事情,只有讓我更加的愛你。求求你!證皓!求求你!我真的不能沒有你。」慧慈已忍不住了,放聲的哭泣。

「你父親是對的,離開這裡,忘掉這裡所發生的所有事情,忘了我、忘了正宏、忘了所有的不如意,一切重新開始,重新去尋找新的戀情,好好對他,開開心心的過完下半輩子。」

「時候不早了!妳回去吧!我要去上班了。」證皓要催促慧慈離開了。

「唉~人真的是不能做錯事情,一旦做錯了決定,就難以回頭了。」慧慈轉過身整理衣角,深深的嘆氣。

「下輩子讓我重新愛你好嗎?」回過頭,慧慈用證皓的手巾擦拭著淚流滿面的雙頰。

「人真的有下輩子嗎?」證皓懷疑的回問。

「我相信!」慧慈的眼神是如此的堅定。

「嗯~」證皓看著慧慈的眼睛深情的凝視,緩緩的點頭答應。

慧慈帶著止不住的淚水與嘴角微微上揚的滿意,下了樓,跨上機車,不再回頭,就這樣的與證皓別離。證皓收回起想揮手告別的掌心,遠遠地看著慧慈離去的背影,心中默默地告訴她與自己:「嗯~下輩子讓我重新來愛妳。」

1994年的那個冬季,淚水自證皓的眼眶,靜悄悄地泛起,霧氣糢糊了他的眼鏡。

~全文完~
有誰推薦more
迴響(7) :
7樓. Dear
2007/01/30 19:39
To~2Q
對證皓而言,情感與理智的對戰,其實是很不容易取捨的,結果是勝在彼此都還年輕...
6樓. 2Q
2007/01/30 16:38
絕對理智的選擇

 

 無論有沒有下輩子, 這輩子是不可能了...證皓是對的!

 

5樓. Dear
2007/01/26 00:31
To~當我已遠颺

我也不知道有沒有下輩子?下輩子彼此是什麼模樣?孟婆湯喝了多少?

但~

寄望於輪迴,結局才不會那麼殘酷!

4樓. Dear
2007/01/26 00:28
To~godfather

寫結局時我的眼鏡也起了霧

嗚~~~

3樓. Dear
2007/01/26 00:27
To~Reed

呼~終於寫完了

不知您有沒有想哭的情褚?

2樓. 意樵
2007/01/25 15:28
這這樣地結束.

下輩子讓我重新愛你~~~~

這輩子的痛. 只能壓在心底.

那!! 下輩子 真有下輩子嗎?

下輩子的你還是你嗎?


1樓. Reed
2007/01/25 01:29
大功告成
可喜可賀!Reed 一向佩服寫小說的作家。
敬請人道支援 我卓越不群的母親

八旬阿嬤
【台灣司法◎人間煉獄】部落格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