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下輩子讓我重新愛你好嗎[5]
2007/01/23 06:55
瀏覽1,148
迴響3
推薦24
引用0
(十四)

「是挽回不了了。」證皓整晚思索著慧慈對他所下的評語與慧慈父親斥責他無用的話語,從原本的理直氣壯的忿怒到自責自己的不用心經營。

他終於了解,這近5年的相處,慧慈竟是如此的忍氣委曲。在一瞬間,促使她能夠像變成了一個討厭他的人似的,與他對立,對他冷言冷語,默不關心。卻對他所怨恨之淫人妻女的惡徒、一個認識不超過一年的男人,百般疼惜與維護讚譽。在所深愛的人眼前,他竟如此的沒有競爭力。他崩潰了,全然對自己失去了信心。

「是的!是從沒說過我愛妳;是的!是從沒有想過在情人節的時候,買個禮物哄她開心;是的!常因為私心而利用威脅恫嚇的手段去阻止她交朋友;一直以來,只專注著自己如何往未來的日子前進,以為她會毫無保留的跟著自己,忘記了她也有拒絕配合的權力。我是真的錯了,放了她吧!也許這樣她才能真正的開心。」證皓心中做了一個決定。

或許是對前一晚證皓的深情所悸動,第二天,慧慈主動打電話給證皓要回到家裡與證皓再談談。證皓問了慧慈吃過晚飯了沒?帶著慧慈到住家附近,已許久沒一起用餐的咖啡廳。

「我要義大利麵。」慧慈點了她的餐點。證皓知道慧慈喜歡吃麵,但相處的這陣子以來,卻也總是委曲自己配合證皓的習慣,一同用餐時,餐餐都吃米飯。

證皓想起曾經向慧慈抱怨他吃麵沒有飽足感,而時常要慧慈配合他,對慧慈當初的體貼感到痛心。

「我想了很久,我是應該向妳道歉的,是我的不對,交往的這些日子以來,我著實對妳不夠用心,妳會做這樣的決定,我相信妳的選擇是對的。」證皓首先開口。

慧慈沒有料想到,他所認識坐在她對面一直以來表現得十足大男人主義的人,竟會像小孩般的向她認錯。感動的眼淚,霎時奪眶而出,不斷地啜泣著說:「我不是有心要傷害你的,我真的不是有心要傷害你的。」

慧慈講著那天發生車禍的情形,說著正宏是對她多麼的善意用心,重覆地強調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那麼多的事情,向證皓保證她不是預謀要與他分離。

「我已經亂了,我不知道我愛不愛正宏?我也不知道我是否已經不愛你了?這些天來,我仍會時時在想,你現在在那裡?在做什麼樣的事情?好幾次我都從惡夢中驚醒,醒來之後都好想去找你。」

「那我們結婚吧!」證皓突然做出了一個令自己也意外的提議。

慧慈先是一驚,接著似笑非笑的說:「我也不知道要不要答應你,正宏也說要娶我,他還要我小心你用報復的手段,要我回心轉意,然後把我一腳踢開,你卻消失不見,讓我傷心。」

「你認為我是這樣的人嗎?」證皓苦笑著回應。

「我也有跟正宏說,我相信你才不是這樣的人呢!」

「你還愛我嗎?」證皓帶淚的眼睛望著慧慈。

「嗯!應該吧!」慧慈低頭深思著。

「那我們就結婚吧!」證皓還是屈服於自己情感的壓力。

「那你自己跟正宏說去。」慧慈有點欣喜卻又像是有難言之隱。

「好!我跟他說。」證皓像是找到一絲復合的希望。

向店家借了個電話,慧慈撥了電話給正宏,簡短地向正宏表達要與證皓復合的心。

電話兩端爭執不下,慧慈將話筒交給了證皓,只聽見從話筒那邊傳來的聲音:「不管你們將來訂婚也好、結婚也罷,我是不會放棄慧慈的,不管你們在那裡,我一定會破壞你們的婚禮,把慧慈追回去。」說完正宏那端掛掉了電話。

「正宏不答應對不對?沒關係!我會回去向他表明。」慧慈要證皓放心。

(十五)

「他是存心要騙妳的,我也是男人,我怎麼會不懂!妳想要結婚是嗎?好啊!我娶妳啊!」正宏對著回到身邊的慧慈教育著。

「我不知道,雖然我相信證皓不是這種人,但我也很害怕這會是一場騙局。」

「好啦!妳就跟我在一起,我會好好的對妳的。」正宏哄回了慧慈的心。

(十六)

慧慈回到正宏身邊後,已經好幾天也沒有進一步的消息,證皓漸漸地從情感漩渦裡清醒,他已看清,再這麼繼續下去,大家都不會有美好的終局,他最後決定放棄了。與房東談好搬離的細節,打包好行李,留言到慧慈的公司,告訴慧慈下個月底前要把她的物品帶離曾經同住的家裡。

在浴室的洗衣籃裡,證皓看著已放置多日屬於慧慈的換洗衣物,回想起一直以來都是慧慈洗衣、證皓煮飯,倆人在廚房、在浴室度過了多少個相依的日子,慧慈總是讚美證皓煮出來的東西好吃,笑稱不會下廚的自己找對了一個互補的伴侶;而證皓也會心疼冬天的水冷而要慧慈盡量用洗衣機,而慧慈總是嫌洗衣機洗不乾淨,總是要堅持用手洗。有一天證皓忍不住了,趁慧慈不在,把所有的換洗衣服統統扔到洗衣機裡去,原以為慧慈會稱讚他的好意,沒想到慧慈發現她的胸罩與內褲被洗成變形,當場快氣暈了過去,證皓想到這裡,不免泛起一絲調皮的笑意。看著洗衣籃裡慧慈的衣服,證皓捲起袖子,細心的一件一件搓洗乾淨,心想這應該是最後一次幫她洗衣服了,證皓洗的特別的用心。
 
搬家的前夕,證皓孤身走在林森北路燈紅酒綠,將原本打算用來結婚的30萬基金領出,在男人溫柔天堂裡尋求一點失去的歡愉。

「來!一千塊小費拿去!開!開酒!再開一瓶!」一個晚上證皓花光了他所有的積蓄。

無眠仍酒酣,第二天一大早,證皓從士林搬到了木柵,刻意要與慧慈保持很遠的距離。

~待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下輩子讓我重新愛你好嗎[6]
下一則: 下輩子讓我重新愛你好嗎[4]
迴響(3) :
3樓. Dear
2007/01/30 19:36
To~2Q

洗衣服,雖然是證皓的唯2的幫忙,但表現出一個大男人的反差。

最後的那次洗衣,是睹物思人,用心的洗,是對佳人的思念。

是的,證皓依舊是不捨的...

2樓. 2Q
2007/01/30 16:27
感動

 

 會幫女生洗貼身衣物的男生...真的很令人感動!

 

1樓. Dear
2007/01/24 15:42
To~godfather

最後完結篇了~

要用心催淚,所以等一下嘛!!!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