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下輩子讓我重新愛你好嗎[4]
2007/01/22 07:51
瀏覽1,212
迴響0
推薦25
引用0

(十二)

「有一個禮拜沒有回來了。」證皓翻看著日曆自言自語的說。

「若是去泰國玩也應該回來了。」

「去找她吧!就算要死,也要死的明明白白。」證皓心裡做了一個最壞的盤算。

證皓打電話到她上班的公司,可是同事都以不在位子上、沒看到等理由回覆他,留了言也沒有回應。如今證皓已經確定慧慈並不是去泰國了,這一陣子,她還會去那兒了呢?應該是住到正宏家裡去了。證皓的心情既忿怒又無奈,他怨恨別人的故事發生在他身上、他怨恨慧慈的移情別戀、他笑自己為何死心塌地的守著一個女子、他笑自己一直被慧慈蒙在骨裡。

「搶別人女朋友的濫男人、紅杏出牆的賤女人。」證皓咒罵著。

刻意提早下班,證皓騎著他老舊的摩托車,一路逛奔,向慧慈上班的公司駛去。

中山北路的車陣似乎有意玩弄著證皓,證皓焦急地不斷地看著手錶。

「一定要在6點前趕到,不然會遇不上她。」證皓心裡滴咕著。

6點01分,證皓停好摩托車在以往常停的台電的停車棚,速疾地跑到二樓慧慈的辦公室,辦公室已空蕩蕩的沒有人影,證皓走出辦公室,在走道上碰見一位40多歲的婦人,也不管她是不是慧慈的同事,證皓劈頭就問:「請問邱慧慈是不是已經走了。」

「喔!慧慈啊!剛剛才走而已啊!你現在趕快到門口看看她還在不在。」40多歲的婦人回答。

不等答謝婦人的回答,證皓像是要抓姦似的,快跑至台電的門口,只見一輛熟悉的喜美轎車正從門口右轉而去。證皓帶著絕望的情緒,呆立在台電的門口,不斷地問自己:「怎麼辦?怎麼辦?她到底想怎麼樣‧‧‧」

「慧慈至少每隔幾天都會打電話給父母報平安,若是忘了打電話,慧慈的父親也會主動打電話來,而這一個禮拜都沒有接到慧慈父親的電話,慧慈應該是有保持與家裡的聯絡,打電話給慧慈的父母問問,或許可以找得到慧慈。」證皓算計著,在回家路上,找了個公用電話,就打電話到慧慈父母的家裡。

接電話的是慧慈的父親。「伯父您好,我是證皓,慧慈有幾天沒有聯絡了,不知道您知不知道她在那裡?」證皓帶著怕被責罰的顫抖。

「你們之間怎麼了?她不是一直跟你在一起嗎?你怎麼會問我要人了呢?」電話一端慧慈父親的回應。

停頓了許久,證皓思索著要如何向慧慈的父親說明,算了!還是明白的告訴他老人家吧:「伯父!對不起,慧慈已經跟別人跑了,我現在找不到她。」

「怎麼會這樣呢?」慧慈的父親話中帶有責備。

「每天睡在你身旁的人,你都會讓她跑了,證皓啊!你真是沒用,你知道嗎?」

證皓被慧慈父親的話一棒敲痛,因羞辱與忿怒而隱忍多時的眼淚,霎時奪眶而出,在電話一頭不斷地啜泣著。

「好啦,我會處理。」慧慈的父親掛掉了電話。

(十三)

慧慈是在打電話回老家時才知道證皓已經把事情告訴了她的父母。她的父親告訴她,既然緣盡情了,要好好的處理分手的事情,不要令證皓羞忿而傷害了她。

「不會啦,證皓不是那樣的人,放心啦!」慧慈是這樣回覆她的父親。

「至於妳與正宏的交往,我沒見過的人我不放心,我未必會同意喔!妳可不要太一心一意,他明知道妳是有對象的人,還做這樣的事情,這種人妳還是要小心。」慧慈的父親提醒慧慈。

晚上10點多,慧慈由正宏的陪同回到了與證皓同居的家裡,正宏怕證皓對慧慈不利,堅持要陪著慧慈進到屋子裡。

「不要啦!你若是在場,會惹得證皓更不高興,證皓不是那種不講理與情褚性的人,他不會做出傷害我的事情,你放心啦!」慧慈向正宏說明。

「好吧!那我就在附近,有什麼事,妳就大叫,我會衝上去救妳。」正宏也不再堅持。

慧慈用鑰匙打開了門,看見陽台地板上滿地的煙蒂與放在角落邊的空酒瓶,證皓一個人望著天空,臉上盡是哀悽的表情,慧慈的心裡有一點點難過,可是她很快地轉換了心情。「誰叫妳對我的需要,視若無睹,幾次點醒你,你還不聽,你以為本姑娘我是沒有人要嗎!我就是要向妳證明,我未必一定要嫁給你。」慧慈心中有報復的快意。

「我來拿回我的衣服,馬上就走。」慧慈邊走向房間邊向證皓說。

「我們談談好嗎?」證皓向慧慈請求。

「有必要嗎?」慧慈冷冷的回應。

「我到底是那裡對不起妳,妳要做這樣的事情?」證皓帶著哀傷懺悔的聲音。

「唉!你根本不了解一個女孩子的心思,你的所作所為並沒有對不起我,只是你不會哄女孩子開心,我需要的是有人對我甜言蜜語。」

「與你交往了那麼多年,我得到什麼了?到今天你還是騎著摩托車。你有沒有想過,當我看著身邊的朋友,她們的男朋友開著車,載著他們兜風,我是有多麼羨慕的心情。而你!你有帶我到那裡去玩嗎?假日你也要到公司,晚上回到家裡,你都還要忙著公司的事情,每天都過著相同乏味的生活,我受夠了。」慧慈帶著欲哭的眼睛,眼神直視著電視機前的沙發椅。

「是我不讓妳去旅行而造成的嗎?」

「我才不在乎去不去旅行。」慧慈斬釘截鐵般肯定。

「人家正宏會哄我,會讓我覺得窩心,會為了我不惜與未婚妻分手。而你!上班下班千篇一律,也不跟人家應酬,也沒有女生的朋友找你,讓我吃醋,真是平凡的可以。你真的是不懂女生的心理耶!偶而花心,才會讓女生想要掌握你的,你懂嗎?女生需要你令她們覺得她們是最棒的!」

「碰!碰!碰!」大門口傳來鐵門敲擊的聲音,是正宏等的不耐煩了,在催促著慧慈離開。

「我要走了。」慧慈向證皓說。

「這麼晚了,要走明天再走吧!」證皓向慧慈懇求。

「就算你留下了我的人,卻留不了我的心!何必呢!」慧慈轉過身去要準備要開門離開。

證皓搶先一步走到門口,打開了門,對著門外的正宏說:「進來吧,我們談談!」

正宏被證皓的舉動嚇了一跳,在他把慧慈搶走後,他們可是很有默契地彼此王不見王地。正宏在了看了慧慈的示意後,進入屋子坐在沙發上,主動的說:「小老弟,我比你年長幾歲,你要聽我的勸,你們倆人並不適合在一起,你能給她什麼?你知道他需要的是什麼嗎?她已經把你對她的不好,都向我說明了,你實在不應該還綁著她,不讓她追求她要的幸福。」正宏其實是帶著可能會發生什麼暴力情形的恐懼下,試圖拉近與證皓的距離。

「你可以保證你會好好對待慧慈嗎?不讓她受委曲?」證皓已經死心了而向正宏要求。

「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的對待慧慈的。」正宏回答。

「好吧!你們走吧!」慧慈在看著證皓在說完這句話後,拿起了一支煙若有所思的燃起,心中揚起了一份歉意。

~待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下輩子讓我重新愛你好嗎[5]
下一則: 下輩子讓我重新愛你好嗎[3]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