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藉由戰史來分析蔣介石的實際軍事水準(上)
2020/09/12 23:25
瀏覽609
迴響4
推薦13
引用0

 

      我華夏民族在宋朝開始思維上深受理學家的荼毒,看事情喜歡用正邪來做區分,對於贏的就拼命追捧,對於輸的就一味鄙視,純論看某些歷史問題的眼光,嚴格講還比不上日本人,例如武田信玄與上衫謙信是死對頭,但雙方的粉絲也不至於弄到不能有效溝通.這篇文原本是要回給吾友上大人(非本市的市民)的,因為貧道不同意他所評斷的毛老大是戰神,而蔣介石在軍事上連軍犬都不如,上大人的前一句,只要知兵的人都知道是真理,後一句就大有商榷的必要了,蔣介石就能力而言,也是一代梟雄,其政略的安排與戰略的實施,頗有可觀之處,他唯二的失敗,一是心胸狹窄不能容物,二是不該與毛老大生在同一個時代.本文將藉由戰史來分析蔣介石的實際用兵水準,雖然貓爺支持的是桂系,本身也是台灣的地主階級之後,簡言之,貓爺對蔣介石毫無好感,純粹就事論事而已.

  我們先從蔣介石對於北伐與中原大戰的戰略作為開始談起,先講北伐的部分:

  中國國民黨能北伐成功的原因,有如下數點:

(一)俄國人的支持

  所有的戰爭能取勝的前提就是要有武力的支持,蘇聯在內戰結束後為了保護其自身的地緣利益,必須在一團混亂的中國扶植親蘇的勢力,以保護其從西伯利亞到中亞區域那柔軟的腹部,否則若中國統一又傾向蘇聯的某個敵國(不管是歐美還是日本),中國就會如同一把尖刀對準蘇聯最脆弱的要害,蘇聯的地緣戰略學家與政治人物眼光精準,必須防範於未然,所以它就在中國物色到了兩個願意配合的打手,在北方就是馮玉祥,在南方則是國民黨.

  俄國人對於國民黨在廣東能正式立足,簡單來說是統一廣東(消滅陳炯明勢力)是出了大力的,蘇聯對國民黨的支援遠比日本曾經對國民黨的支援有力,出錢出力出教官,也教國民黨如何搞組織,搞紀律,讓整個黨變得有效率,拋棄官僚主義圖謀私利的老套路.當然它派來的幫手,就是俄共的政委系統(代表人物是鮑羅廷)與軍事專家(以布柳赫爾-化名加倫為代表)以及早期的中共革命家,當然他們正麼做也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不單單是為了幫助國民黨.但是,蘇聯對此畢竟投資了三千萬盧布的巨款(到清黨時期為止),這也是國民黨能發動北伐的第一桶金.

(二)不知兵的領導已不會再瞎指揮

  做為一個能有效喚起國魂的政治家與優秀的政治理論家,孫文堪稱是中國版的馬志尼+布哈林(近代中國願意救國的志士,不管屬於國共哪方?他們的民族魂,嚴格講都是由孫文所喚起的,這是孫文對於中國近代史上無可抹滅的貢獻),但作為一個想以武力統一全中國的政治領袖而言,孫文的軍事能力堪稱是白癡級別,愚不知兵和好驅市人為戰,就是個人對於孫公軍事能力的評價.

  而蔣介石的政略與軍事戰略的規劃能力遠在孫公之上,又掌握了真正的軍事大權,沒了個不知兵的高層制肘,蔣介石自然可以揮灑如意.

(三)北方軍閥的勢力由盛轉衰

  這是一大關鍵,原本實力最強的直系(曹吳)在北伐前已經分裂為直系(吳佩孚)與五省聯軍(新直系),吳佩孚手中的最精銳的部隊(也是北洋軍系統中最精華的部分)已在先前的第二次直奉戰爭中瓦解,次等精銳(原屬部將蕭耀南所有-後為劉玉春指揮)又在南口與西北軍最善守的劉汝明(渾名劉呆子)耗著,連結國民黨廣東根據地的兩湖區域北洋勢力正處於空虛,給了國民黨軍北伐的千載難逢之機,也讓湖南地方軍閥唐生智有了造反的機會(唐且與國民黨勾結).

(四)桂系加盟

  廣西很窮,不管是老桂系(陸榮廷系統)還是新桂系(李白黃)要發展,都只能向外擃張,當德公在廣西邊境打敗恩師蔡鍔(蔡鍔在短暫的教學生涯中,教出了朱德元帥與李宗仁一級上將這兩位國之干城)一手訓練出來的滇軍後,向國民黨靠攏有助於取得向外發展的大義名份,率領夥伴共同搞革命,總比搞割據與欺男霸女當個小軍閥有前途的多,而加盟國民政府的桂系,此時有兵力近四萬,約占北伐軍總兵力的四成,實際上是第一大股東(北伐軍中的真正主力是桂系,原屬粵軍的第四軍,以及由黃埔學生組成的第一軍.後兩者中的出走份子,是後來中共打天下的軍事本錢).

  這些要件都是孫文想配合張作霖與盧永祥夾擊直系曹吳時所不具備的,孫文本身不知兵,只有一腔熱血,最後先是逼反了陳炯明系統的葉舉(孫將籌到的餉-主要是鴉片稅,拿給願意配合北伐的滇桂雜牌,陳炯明又將賭禁執行到底,葉舉為了不讓陳系粵軍喝西北風,只能找更大的頭目要餉,六一六事變砲轟觀音山,沒有直接證據是陳炯明所指使,更像是一場意外,但之後孫陳分裂對戰,卻是鐵一般的事實),後又被同盟會的老同志趙恆惕拒絕過境,三湘大地剛遭糧荒(大旱導致),趙大帥只想保境安民,絕對不想既招惹曹吳南征,又要恭迎一大票兩腳蝗蟲過境.孫公不知己也不知彼,故其一生的軍事生涯,多數都遭到慘敗.

  在諸多有利條件的配合下,尤其是唐生智在湘南為著自身的利益造趙恆惕的反,任何一個敏銳的戰略家都知道機會來了.蔣介石當然非常清楚這一點,於是他就有效利用了剛加盟的李宗仁(手頭有四萬大軍-大股東,但沒有黨權,在以黨領政的政體裡,純粹會被拿來當槍使)對於北伐機會的提議與掌握(只要多次詳讀李宗仁回憶錄,當可看出李實際是被蔣利用了),壓下程潛與譚延闓等湘軍敗兵的北伐慎重派,趁著北洋軍系統,尤其是吳佩孚在南(湘南)北(南口)兩頭燒時,果斷出兵,以桂系,第四軍(鐵軍)與唐生智部為先鋒,最精銳的部隊傾巢而出,兵鋒直指武漢.

  此時花了長時間才打跑劉呆子的吳佩孚還沒喘口氣,就收到了根據地快被端掉的消息,即使吳了解百里而爭利則擒三將軍的道理,他也只能選擇迅速回軍以保老巢.所以當雙方在汀泗橋交鋒時,國民革命軍方面是士氣如虹(因為一路來是連戰連勝),而吳手下的直軍則是師老兵疲,所以面對剽悍的革命軍(打的最出采的就是成員幾乎屬於共產黨員的葉挺獨立團),吳佩孚才會連戰連敗,最後被端掉老巢,喪盡北洋第一名將的威風.自此,華中地區的荊襄大地已與兩廣連成一氣,蔣介石手上也有了更多的籌碼.

  蔣介石下一步的戰略目標,就是由荊襄順流而下,消滅盤據東南五省的孫傳芳.孫傳芳雖為一員悍將,但其軍事才華最多只有師長到軍長之間的級別,他實在是太不懂得尊重自己的參謀長(民國時期最出色的戰略理論家蔣百里)提出的謀略,到了局勢不妙的時候,才從蘇浙皖調兵進入江西,進攻湖南.這下蔣介石想扁人連藉口都不用找了,乾脆撕破臉,順江而下進攻江東,在桂系的奮戰下,孫傳芳手下的名將謝鴻勛,盧香亭與鄭俊彥等一一敗北,孫傳芳這頭江東猛虎被揍成病貓,最後在龍潭一戰後失去所有翻身的本錢.

  從1926年8月到隔年3月,不過半年多,國民革命軍就已拿下荊襄,江東與兩淮,相當於南方的半壁江山(滇貴與四川那些土皇帝,不難傳檄而定,不足論),正在情勢一片大好之際,爆發了四一二事變(清黨)與寧漢分裂.這和國共之間的爭權奪利有關,由於接納了共產黨加盟(正確的術語叫做聯俄聯共),蔣介石又是國民黨內對共產黨較為了解的領袖,他最忌諱的實際上是共產黨的黨指揮槍(心裡最想做的當然是槍指揮黨)那套,加上蘇聯是國民革命軍北伐的實際出資者,所以為了他的最大利益,要完成槍指揮黨,以他蔣介石的利益為主,蔣介石就必須找到新的出資者,有了錢,他才能同共產黨翻臉.恰巧中共內部的部分的左傾幼稚病份子給了蔣介石機會.左傾份子在地方上搞左的那一套,激怒了出身地主階級的絕大部分革命軍的軍官,而中共部分人員在革命軍收復上海的過程中出了大力,也讓上海的帝國主義者急需找新的打手來壓制與資本主義者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共產黨,於是在上海資本家的牽頭下,蔣介石果斷地拋棄蘇聯的資助,投入英美的懷抱,拿著帝國主義者和江浙財閥給的錢,對曾經的革命夥伴亮出了屠刀.

  最後由於漢方沒錢(大掌櫃宋子文且被蔣策反,轉而替蔣打工),所依恃的唐生智軍隊又被李宗仁的桂軍打敗,汪精衛那幫人只能選擇進行寧漢合流,換取一個體面的下台階.

  而後回任北伐軍總司令的蔣介石,又發揮政治手腕,於北方拉攏了閻錫山的晉軍與馮玉祥的西北軍加盟,對盤據於北方的奉系安國軍形成三面夾擊,從鐵軍的張發奎(渾名張大王)與張少帥的駐馬店戰役開始,奉軍一路潰敗,張作霖只好匆匆退往關外,而在皇姑屯被日本人炸死.北伐至此大獲成功,成了中國歷史上唯二的王師北定中原日的成功例子(另一個成功的個案是朱元璋的驅逐韃虜).足見蔣介石在戰略上有自己的一套,並非普通的庸愚之輩!

  至於在中原大戰上,在戰爭正式爆發之前,蔣介石已用盡陰陽手段,在當代臥龍楊永泰的輔佐下,透過蔣桂戰爭,分化瓦解了曾經兵強馬壯的桂系,將桂系的勢力限制在廣西一隅,擺平這個驍勇善戰的對頭.

  二來,對於同樣善戰的西北軍,楊永泰一樣獻策給蔣介石,花了大價錢收買了馮系的大將韓複榘與石友三,對於有錢但不善戰的晉軍,則直接打過去,至於最關鍵的東北軍,蔣則依靠政略,對張少帥許以重利,並讓張在最關鍵的時刻率兵入關助蔣,直接將反蔣同盟瓦解掉.至於其代價則是讓毛老大的中央蘇區生根,同時讓日本人有冒險發動九一八事變的機會,嚴格講:蔣介石在中原大戰取勝的收穫,絕對比不上日後對於國民黨(共產黨能生根,自然可以擊敗組織效率低落的國民黨,時間問題而已)以及整個民族造成的傷害(讓日本掌握東北).但中原大戰後,已成全中國最強勢力的蔣介石,獨佔了中國中央政府的名器,暫時是想不到後續產生的後果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blackjack
2020/10/23 19:01

當年吳淑珍說蔣介石是軍閥,引起眾怒,但看老蔣[統一中國]及後來領導的鬆散,他取得的是名義上的共主,軍隊沒有國家化,只聽各軍頭的號令

3樓. data002
2020/09/14 16:37
2樓. 羊點
2020/09/14 16:04
你说的也对,不过这里面还是有一点区别。“党指挥枪”是解放军的建军原则,是毛老大提出来的,当时还有军事将领并不认同。苏军并没有这一提法,苏军的政委制度也是几经反复,实际上苏军来自于帝俄军队,建立政委制度是出于对帝俄将领的不信任,这与解放军的建军历史完全不同。
  從實質結果來看,你我的論點相近.唯一的差別是:毛老大言簡意賅的提出黨指揮槍的訣要.這裡的黨,代表的是組織效率以及中共成員對於自身信仰的堅持,一支軍隊只要知道自己為何而戰?自然能爆發出超群的戰鬥力,對於政治工作的重視,是共軍(解放軍)始終強大的秘密.
  
  相反的,蘇軍與遷台的國軍內雖然都有政工制度,但與解放軍相較,都有形似而神非之感! 貓靈子2020/09/14 21:15回覆
1樓. 羊點
2020/09/14 14:01
有一个无关主题的小小的错误。四一二的时候,共产党其实还没有“党指挥枪”一说,根本手中也没有枪呢。毛老大在秋收起义失败后的三湾改编才确立把支部建在连上这一制度,事实上做到党指挥枪,正式提出这一说法,还得两年后的古田会议了。
蘇聯就是黨指揮槍,中共確立這套原則的時間點,的確如閣下所言。但中共當時做為第三國際的分支,一旦掌握武力,必然如此操作。而中共的策略是聯絡國民黨左派,消滅右派以掌權。無論如何,蔣都首當其衝,所以清黨符合蔣及國民黨右派的利益。而蔣對於共產黨黨的了解,主要來自訪蘇的經驗。 貓靈子2020/09/14 14:3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