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黨國資本主義在中國(下)
2020/07/21 22:54
瀏覽1,012
迴響3
推薦19
引用0

  對於國政的管理是否妥當?只要看兩個指標就夠了:國富與兵強.在往日的農業社會,只要當老大的不是昏君,找來的幫手(文官)與打手(武將)靠譜,沒有偷奸耍猾,事情就能搞定.在工業社會中則沒有那麼簡單,工業社會是一個吞金獸,會收集一切所需的原材料,轉化成工業產品(包含軍火)去佔領市場,其生產效率是傳統農業社會的數倍到數十倍.而且基於贏家全拿的遊戲規則,工業先進國家會透過各種手段(例如專利權)來保護自己在工業技術上的先發優勢,而後進國家為了學會技術,會無所不用其極地去偷去搶,所謂的工業間諜就是專門吃這行飯的.但後發國家想要後來居上,與先進工業國競爭,歷史證明採用黨國資本主義的方法最為有效,前有希特勒(德國的工業技術極佳,但希特勒將之嚴密組織起來替侵略服務-是一個特例)與史達林(五年計畫),後有毛澤東與蔣介石,搞的都是黨國資本主義.

  黨國資本主義實際上是資本主義國家真正的大敵,因為前者能夠透過國家力量整合全國資源集中力量辦大事,人為加速技術攻關的效率,而一旦技術攻關成功後,就能在搶資源和搶市場上立下大功,同時降低對手的市場份額與籌集必要資源的效率.身為資本主義國家政客後頭的金主當然深知這個道理,所以收買一些無良文痞,對搞黨國資本主義的國家造謠抹黑,實際上是常態.在這幫資本家的心理層面上會說:誰來和勞資爭奪市場搶利潤,誰就是勞資的敵人!造謠抹黑是小事,找機會將你亂棒打死,吃乾抹淨才更重要.不過要看機會而已.

  毛蔣這兩個死對頭經過長期的鬥爭,都透過經驗的累積摸通了搞黨國資本主義才是救中國的唯一途徑,所以都在各自的地頭集中一切資源,操作起黨國資本主義.不過一個是以國務院做發動機,另一個是以中投做啟動鈕,至於先搞重工業還是先搞輕工業?實際上要看所面對的狀況,中共選擇以國防為主,直接上馬重工業,符合其實際需求.而國府主導農業-輕工業-重工業的發展路線,也符合當時台灣以糖和米為基礎產業的特點,都是執政者在理性考量下的抉擇.撇開表面上的那些宣傳文件,兩者不約而同地操作起黨國資本主義,則是梟雄所見略同下的殊途同歸.

  可是如今的中國國勢蒸蒸日上,台灣的力量則逐漸因內耗而削弱,兩個同時間操作起黨國資本主義這套救國方略的政權,為何會有如此大的差異?個人認為真正的關鍵就在民主化.民主作為一種政治制度,其實也僅僅是一種政治制度而已.但美帝的嘍囉們偏偏要將其神聖化與宗教化,以引導政治智慧低微的蠢蛋去相信他,真正的目標之一,就是透過思想來瓦解黨國資本主義的有效運作,在這方面,台灣深受其害!

      而台灣的黨國資本主義是如何瓦解的呢?遠因在於國民黨的主要高幹都是留美出身(只有蔣經國是留俄出身,蔣經國的施政模式與所寫的文章,都有很濃厚的史達林色彩),在意識形態上早就被美國有意為之的民主教所洗腦,一旦有腦子懂治國的蔣經國總統故去,威權體制引導出來的黨國資本主義,馬上就被某些精明的政客列為要打倒與轉型的對象,目標則是自己要奪權,對他們而言,權力才是重要的,民主的名義只不過是個工具.在他們的操作之下,民主被搞成了民粹,這是台灣目前所有政治問題的根源.

  真正的民主政治要成功的施行,至少要有三個條件:

(一)法治優先

  真正的民主是法治民主,全民必須在法治的規範下操作所有的政治行為,王在法下,政府不能帶頭做非法的事情.政客更不能違法,違法被抓到就該下台,如果一個人把民主放在法治之前,認定所謂的自由就是能夠隨著自身的想法來為所欲為,這種人就是所謂的民主教徒.至於某黨的某公講的:法院是某黨開的,更是純粹的鬼話!

(二)人民有錢

  民主制度之下,在法治的規範之內,人人(注意:不是少數菁英)有權可以表達自身的意見,形成共識後,再反映民意要求政府施行.這本是一件好事!但是,這種模式必然會造成社會資源的浪費.原因非常簡單,基於自身利益的反應,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最終政府要決定一個政策是否施行的社會成本,肯定高過專制集權(注意:不是極權-絕對的權力會帶來絕對的腐敗)的體制.所以,人民必須有錢(國富)才能推動民主,窮光蛋玩民主必然還會是窮光蛋,而且會越玩越窮.

  在台灣政府決定從威權體制轉向民主體制時,當日的台灣是符合人民有錢這個標準的,雖然讓台灣人有錢的基礎是由兩蔣的威權體制所造成的.人民有錢才經得起無效率的浪費,只要不弄到坐吃山空,這個體制就能持續!相反的,只要社會整體資源不足,政府的施政又會有打著民主之名,漸次走向專制化的傾向.

(三)人民的素質

  這和教育水準與教育方式有關,更明白地講就是在被民主教育啟蒙後,人民能否正確的區分真民主與假民粹之間的差別?關於此點,真正有智慧的人都心中有數.

  而在台灣由威權體制轉往民主體制的過程中,不得不提到李登輝前總統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從政治手段來講,李前總統是幕府將軍德川家康的嫡傳弟子,能耐不在民初有當代臥龍異名的楊永泰之下,當時國民黨內的外省官僚,在政治手段上與他有極大的差距,基本上都不是其對手,讓我們撇開所謂的道德來欣賞登輝公的政治手腕-這是門藝術!

  李登輝上臺時,國民黨的黨國資本主義體系依然運作正常,但還是由外省人主導,依據權力運作的既定法則,當時僅有宋楚瑜一個政治盟友的李登輝迫切需要集中權力到他手裡,來穩定內心的不安全感,要合法的取得最高權力,民主化就是最好的道路,因為占人口過半的福佬人一定會掩護他擺脫這個被動局面.

  政治運動需要金錢,兼職工是靠不住的,李登輝需要自己的全職人馬來對抗所謂的“外來政權”,但此時的他名目上卻是這個“外來政權”的領袖。在李登輝的授意下,國民黨內部成立“集思會”。金錢的掌櫃則是劉泰英,身為黨主席的李登輝讓他掌控國民黨的金庫,開始用各種管道扶持外部的民進黨(此時李公最主要的合作夥伴就是綠營的第一號策謀家-許信良,一頭生不逢時的老狐狸),臺灣的民主肥皂劇開始上演了,年復一年越來越高潮,等到1996年的臺灣總統直選,解放軍甚至以發射導彈的方式參與這場盛會,美軍的航空母艦也參演,一時之間舉世矚目。能走到總統直選這一步,李登輝可謂散盡國民黨家財,股票能賣的賣,能民營化的就民營化,“國庫通黨庫”的戰略格局,讓他在民主化過渡階段裏的所作所為,跟大開綠燈沒什麼兩樣。美軍的航空母艦不是免費的,臺美之間的各種政治遊說都需要金錢打理,再加上各種政治選舉的競選開支,這一切最終都轉嫁給國民黨頭上.李登輝在政治謀略上最令人佩服的一點:就是用國民黨的錢來殺死國民黨,整個黨死的糊里糊塗.相對之下,他藉郝柏村的軍權來鬥李煥的黨權,再藉由林洋港的聲望來壓制郝柏村的軍權,玩弄二桃殺三士的套套,反而是小兒科了!

  為了發展“盟友”,李登輝想起日本。“臺日合作”需要一些更特殊的良好氣氛。要營造這樣的氣氛,李登輝需要改變1950年來臺灣人對日本的歷史觀。於是“日據時代”成為“日治時代”;“臺灣光復”變成“日本終戰”,一切都不新奇,花樣還能更多。臺灣的福佬精英對日本的五體投地,還有種種讓大陸人無法理解的行為,包括參拜靖國神社,除了要掩蓋他們曾身為漢奸的史實,另外一個理由是徹底壟斷國民黨手頭的資金,透過五鬼搬運的方式把臺灣的經濟成果搜刮到自己口袋裡(在這幫人的深層思維裡:這只是拿回當初被國民黨刮走的土地的賠償金加上利息-貓爺的祖上也是地主,與目前綠營的主導者出身相同,深知這幫人的想法).由於1950年的國民黨需要穩定的秩序以推動工業化,這是一筆至今沒有清算的帳。1970年代歐洲學生運動的一個重點,是反思自己父母那一輩人在二戰時期屈服於納粹淫威,因此轉變為叛逆的世代。在國民黨的戒嚴統治下,學生運動只能以保釣(釣魚臺)運動的狹窄範圍出現。保釣是愛國的,但19903月發生的臺灣野百合學生運動,卻只是一場政治秀而已,這些所謂“學運世代”有相當數量的人成為李登輝的外圍盟友,為肢解國民黨而全心全力.

  國民黨這個台灣經濟發動機在一波又一波的五鬼搬運下,逐漸無法承擔推動臺灣工業化的使命與責任,工業化需要的集團式橫向合作和縱向分工變得越來越不可能。雖然臺灣的晶圓代工和相關電子業發展的越來越好,但經濟瓶頸開始出現。首先是利潤率降低到只有15%以下(目前更降到茅山道士-毛利3%~4%的代稱),而歐美日高科技產業的利潤率卻有40%,這還是臺灣政府以租稅優惠和優先銀行貸款作為變相補貼手段才實現的成績;國防采購預算的88%專門用來購買美制武器,臺灣的國軍將領甚至變相成為美國的說客,認為美國貨可靠性能好,能滿足軍事的高標準要求。這些國防開支在臺灣追求民主化的過程中,因為兩岸關系日益劍拔弩張而變得越來越必要,只因為要應付來自中國的威脅與挑戰。為了保持臺灣軍事上的戰術攻勢,即使排擠教育和社會救助預算也要打落牙齒和血吞。世界先進武器“沒有我不敢買,只有你不敢賣”。在“愛臺灣”政治賽局中,國軍恨不得一夕之間變成沙漠風暴中的美軍,傭金回扣種種非法行為橫行,“貪生怕死速進此門,升官發財請來此處”成為國軍軍官今日的真實寫照(對此,王孟源先生的早期博文分析的很到位).

  臺灣民主化是以消滅國民黨為代價的.不管發達國家的專家如何勸說國民黨臺灣沒有鋼鐵市場,進口品可以替代.經歷戰火歷練的“外省黨員們”卻無論如何也要建立臺灣的“中國鋼鐵”,只因為他們明白工業化的重要性.歲月催人老,曾經的精英技術官僚已逐漸凋零,他們的接班人是透過民主化政治洗禮的“本省政客們”,“本土VS.外來”是臺灣政治鬧劇的核心價值,這兩個因素的交互作用之下,臺灣根本沒有環境培育自己的工業技術.電子業發展的越蓬勃,對國外技術的依賴就越大。要生產高科技產品不難,需要的也不是技術,“造不如買,買不如租”,不管DRAM或者面板,其實只要會打算盤就行,設備可以租,原料可以買,自由貿易很方便.

  但是沒有自有核心技術的結果,是對手隨時可以在利潤的考量下棄你而去,台灣的企業只要不去改變這點,其生死就操在外國的合作者之手.趙孟能貴之,趙孟亦能賤之的簡單道理,台灣這幫短視近利的企業家不懂,民主化後的台灣政客更加的不懂.臺灣無法籌集必要的資本進行自我改造與技術提升,因為臺灣把一切資源都投入對經濟發展沒有實質助益的民主化.愛臺N項建設與前瞻計畫就是典型,這套思維的核心不是為了創造人民更好的生活品質,而是拯救地方失業,並為將來的選舉做好準備,這是臺灣政治精英的主流意識.藍綠的政治菁英們都一個樣,在他們的不懈努力下,黨國資本主義逐步退化為權貴資本主義,真正替百姓謀福利,極心無二慮,奉公而忘私的孫運璿,李國鼎,甚至王作榮等人,慢慢被類似宋子文和孔祥熙類的貨色所取代.

  這幫打著民主化旗幟的傢伙努力的亂搞,逐漸吞食了兩蔣在威權體制時期替台灣打下的良好基礎,人民越混越回頭的其中一個代價就是少子化.細思其中的因由非常簡單,連父母都混快不下去了,幹嘛生小孩來增加自我負擔?在生存的壓力下.所有人都不是傻子,會根據有限的理性來做決策.

  台式民主化的另一個重大代價就是反智,由於李登輝推動民主化的本意是用於鞏固自身的政治權力,故將民主的內涵用偷換概念的方式搞成民粹.於是整個社會就逐步開始充滿著非理性的反智聲音.在愛台灣的旗號下,透過民選,選出來的經常是主張對台灣經濟發展不利的政策的政客.先不論意識形態,純從經濟利益上出發,任何一個腦筋清楚的台灣政客,都應該理解即使你不希望早點統一,為著生意上的需要與提升台灣人民的經濟水準,都不應該在兩岸政策上公然與中共唱反調(私下玩一些小動作,中共即使很不爽,為著暫時性的統戰需要,是不會主動揭破的-馬桶能混的如魚得水,就是鑽了這個漏洞).這幫人也忘了:搞政治的最大前提就是替人民謀福利的真理!不是你是人民選出來的,就可以拋棄自身被人民所賦予的職責,專門胡搞瞎搞.如果選出來的政客所交出的執政成績還遠遠不如威權體制下政治家的執政成果,民主普選不過是笑話一場! 

  至於中國大陸在保護自身版本的黨國資本主義方面,就下足了真功夫,和台灣的主動開門揖盜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嚴格講:中共版的黨國資本主義可以依據現實而做靈活的調整,但其最後的決策仍掌握在中共的高層手中,他可以釋出一部分的利益,換取與外資的合作,以取得更多的資金和技術(反正外資也不可能拿出真本事交給中共),但真正的決策權力完全不許外人插手.自鄧黑貓主政後,中國為了保護自身的黨國資本主義的運行,至少與外敵(主要是美國),進行過四次大規模的較量.

(一)八平方事件

  中共在保護自身黨國資本主義的運作上,所遇到的第一個難關就是八平方事件,八平方事件是美國搞顏色革命的濫觴,從後續披露的消息來看,這種利用思想和社會動亂來顛覆一國政府的作為,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美國方面搞的經驗不足(比較類似的操作只有在冷戰時期的匈牙利試過,結果被蘇聯政府快刀斬亂麻,迅速撲滅),中國政府更是毫無應對經驗,所以在那時只有動用解放軍鎮壓的唯一選項.據個人所知,在當時的老狐群聚會商議應對之策時,第一個表態動用武力解決的實際上還不是鄧黑貓,而是中共元老陳雲,最後的動武決策由鄧黑貓拍板,果斷的對暴民施行鎮壓,從而穩定了整個改革開放的形勢.外國的煽動者看看中共沒倒,九二南巡時鄧黑貓又表態改革開放要繼續推動,為著做生意,這幫外商又回頭與中共談合作,而為了繼續弄到資金與革新技術(被技術封鎖搞經濟制裁,對任何國家都是麻煩),黑貓幫也繼續與外資勾結在一起.這點側面印證了實際政治操作的真理,只要有利可圖,買進者的出價符合賣出者的期望,腦筋還算清楚的死對頭都可能暫時勾結在一起(這可由德蘇瓜分波蘭的密約得到驗證).至於那些已無利用價值的民運分子,死的不多,被抓了一部分,逃出去的又一部份,在中美的大局之下,中共暫時不理(反正也逮不回來,個別腦筋清楚後的人,中共要求其具結後,來個既往不咎,也無傷大雅),美國也花點狗糧對之進行眷養,可能是中美高層對之處理上的共識,一夥糊塗的小把戲,沒錢又沒槍,是成不了大事的!

(二)東南亞金融風暴

  八平方事件後中美的妥協,不過是雙方較量中的一次停戰.由於實力較強的因素,美方主攻,中方主守(這種情勢到目前還是沒有改變,但因為中共實力的快速增長,美國越來越難打),很快的在一輪籌畫之後,藉由索羅斯煽起的東南亞金融風暴,美國佬找麻煩的金融打擊大軍,快速的撲向大中華經濟圈.首當其衝的就是香港,金融風暴撲向香港依時間弄到香港人心惶惶,香港的股匯市都受到沉重的打擊.關鍵時刻,當時的中共領導江澤民宣示,人民幣絕不貶值(當時的人民幣無法自由兌換-金融防護力超強),同時願意做香港出台聯繫匯率後的金融後盾,據個人所知,當日索羅斯們在放空港股上有賺頭,放空港幣上則吃了虧,總體而言是賺是賠?只有金融大鱷們自己清楚.至於他們進攻台灣的偏師,也在台灣的金融專家陳煌(時任外匯局長,後和許遠東先生一起死於空難)與彭淮南(後來台灣的央行總裁)的聯手下煞羽而歸.

  假設當時江澤民沒有透過政治宣示以及對香港的實質支持穩住形勢,不只亞洲各國會被玩金融掠奪的禿鷹們徹底洗劫,中共累積下搞技術的資金勢必也會損失慘重.江朱團隊漂亮的把守住了中國的金融長城.這是江朱團隊執政時期的幾個亮點之一(另外的幾個亮點是江澤民把部分資金移往軍工發展,搞高精尖的武器,替鄧黑貓解決歷史問題.更重要的是朱棺材透過艱苦談判之後,讓中國加入世貿,從此用中國貨的貨海戰術,攻陷全球市場,當時與朱棺材談判的歐美官員,肯定腸子都悔青了). 

(三)2008年金融海嘯

  美國佬喜歡玩錢,搞出一票的衍生性金融商品,終於在2008年鬧出大亂子,鼓搗出禍延全球的金融海嘯.出了大亂子以後,全世界亂成一團(貓爺則透過放空賺到討老婆的資金),美國的金融界和官僚體系,除了柏南克一人腦筋清楚,採取瘋狂撒錢並強迫美國人民消費的手段外(這個政策至少是救急之策,貓爺一聽此消息也馬上停止放空,否則被掃到是會損失慘重的),其他人的應對都是不及格的.說句難聽點的話,搞不好美國經濟學界裡的學者,很多人都不懂經濟.

  此時的美國佬為了自身的利益,特別需要外人來買美債,以穩固美國的金融體系.於是這幫混蛋就派出個使團到中國來宣揚買美債的好處,還一副妄自尊大的惡劣態度.結果被號稱鐵娘子的吳儀狠狠打臉,吳儀開口就講:今天我們不是來聽美國人上課的.擺明就是不給美國人面子-要向人借錢還那麼囂張?做人要知點分寸!勞資手頭也有核武,不是你可以予取予求的小弟!

  可以說這次較量中,美國人丟進了面子,而在談判上,中國給予這些得寸進尺的人適當的反擊,也維護了自身的民族尊嚴.但在裡子上面,老狐群經過討論並配合內部智庫的獻策後,最終的決策卻是適度的支援美國,共同應對金融風暴的襲擊,嚴格講:這是一個合乎理性的決策,這可以從幾個面向來說:

1.終端市場

  由於美元霸權的因素,美國仍是全球的終端市場,當日的中美難以脫鉤(現在則是中美都意識到雙方要脫鉤,但對脫鉤的時間表有異議),中國的貨賣不出去,長期下來對中國也沒有好處(中國的一帶一路既是地緣軍事戰略,也是地緣經濟戰略,有了一帶一路的市場,中國執行中美脫鉤才有底氣).

2.防美打劫

  美國繼承西洋人性喜打劫的海盜基因,如果真把美國逼急了,出動美軍來找麻煩,當日的解放軍還無法有效抵禦美軍的進犯,不能不防這一手.

3.供應鏈的運作

  鑑於中美的利益高度重疊,在當時難以割捨,所以中方的供應鏈和美方也有合作關係,當日若進行脫鉤,失去部分技術支援與終端市場的中國供應鏈(中國本身的技術力越強,越不受美國的影響),也會受到強烈的打擊,進而影響到中國的社會穩定,黨國資本主義更不用運作下去.

  考量到這些理由,不得不說喬良大校當時主張的幫美國就是幫中國,的確是戰略專家深思熟慮下的判斷.搞政治做決策一定要理性,最好能做到像利希留或是賈栩一樣,對於時局的研判如同數學一般的精準,光靠民族主義式的想當然耳是沒用的-民族主義也必須服膺於理性之下!

(四)川普流的中美貿易戰

  中美貿易戰的根本問題在於美國為了維護其世界霸權,尤其是透過印刷美元向全球抽取龐大鑄幣稅的吸血模式,而打壓中國的發展.這種老套路包含貿易與金融甚至文化傳媒的攻擊,是一種非常厲害的組合拳.再出手攻擊中國之前,美國曾用同樣的攻擊模式打擊過日本,德國,蘇聯與歐盟,甚至台灣也被掃到過,除了目前仍在進行反擊的中國外,美國這一套可說是所向無敵,難怪它敢肆無忌憚,因為食髓知味太久了,但這次美國極可能在貿易戰上踢到鐵板.

  美國這套組合拳對於實力在本身六成~八成左右的國家,具有致命性的殺傷力,只要被攻擊的對象應對不利就會如此.這是因為實力強大的國家在國際上的較量時,是有權利犯錯的,而實力弱的國家只要在博弈中有幾個選擇不是最優選,就會在較量中敗下陣來,歷史上強權博奕時的愚不勝智,強者為尊的特點,在這種較量上會被更為明顯的展示出來.

  美國很難贏得勝利的原因在於在2000~2016年這段時間內(此時中國的綜合國力剛好在美國的六成~八成左右,是最容易打的時間節點),一方面為了做生意的需要(中方這門與美合作的生意是賺錢的,但代價是對內造成通膨,對外輸出通縮),另一方面則是把軍力用在阿富汗與伊拉克這兩個地方,偏偏又陷入戰爭的泥淖中而師老兵疲,等到川普發瘋,回頭想對付中國時,中國的整體國力早已超過美國的八成(個人粗估中國真實的國力約在八成五以上,未到九成),想要對付已經是非常困難了.

  其次,川普及其三流智囊團(其實應是智障團)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的攻擊模式,在攻擊的次序安排上也不對,正確的作法是給予五眼聯盟好處(畢竟是嫡系),同時用錢與外交的模式拉攏周邊國家對中國進行軟圍堵,像奈伊的策略那樣進行以柔克剛,中國要脫困相對之下就困難很多.對內既無法煽動小粉紅以抗公知,對外美國繼續撒錢(美國只要美元還有信用,就能繼續撒錢換支持,中方很難應付),中國錢再多,對付真正的印鈔機,還是很頭疼的.

  結果川普政府犯傻,把自己當成關原之戰時的德川家康,把自己的盟友都當成小早川秀秋那樣的小蠢蛋,認定開槍威嚇一下,就能既搜刮盟友,又能迫使盟友一起合作反中,讓自己賺的盆滿砵滿還不用花分文本錢.這種思維模式若不在川普與名列白宮的三流智囊團的幾個學者的名字後方加上個匪字,還真的對不起這幫人,因為他們的行徑就是赤裸裸地對全球進行明火執杖的搶劫.關於此點,只要有正常眼光,沒被美帝洗腦洗到徹底的人都該看的出來,任何還有一點道德底線的人也不會接受.而川普政府的這種作法,自然在全球也遭到負評,所以除了日本與五眼聯盟外,目前大概只有台灣政府是真心地追隨美國搞反中,其他的國家都在看風向.

  一開始面對這種王八拳(沒受過正規武術訓練的流氓揍人的模式-真正懂行的武術家都可以很容易打敗這種人,出的空隙太大了)的攻勢,有不少公知都嚇壞了,紛紛說怪話,擺出一副投降主義的派頭.問題是習李團隊並沒有認輸,沒被表面上的王八拳所嚇退,採用對等反擊與拖時間和緩慢讓步的方式加以應對.

  由於美國的國力還在中國之上,中國最佳的應對戰略是找到美國的痛點來徹底打痛美國,使之不敢造次,在這方面,中國政府並沒有做到最好(其實也是怕美國用話語權抹黑中國破壞商業規則-從而嚇跑外資對中國的投資).所以退而求其次,中方採用拖時間與再次要項目上對美讓步,又不讓步的徹底,主要還是消耗戰的模式,等待美國犯錯.

  而愚蠢的川普政府終於在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時鑄下大錯,弄到美國國內一團糟,目前彭培奧那蠢蛋出來講鬼話要關掉中國的休士頓領事館(外交人員與使館武官,本來就是半公開的兼職間諜,這地球人都知道),實際上是在轉移群眾的注意力,除了遭到中國方面基於比例原則的對等報復外,不會有其他結果.

  其實只要中國在中美貿易戰中一開始就選擇打持久戰,而沒選擇投降(正牌共產黨人的字典裡面,有暫時性的妥協,但絕對不會投降-不信的人去問蔣介石),中國就已立於不敗之地.而中共這麼做的真正目的,還是保持其黨國資本主義的持續性運作,這是後發國家想戰勝先發國家的核心武器,中國政府在沒有取得霸權之前(注意:中國式的霸權會是亞洲版本的門羅主義配合有錢大家賺的模式來運作,不會像美國一樣變成全球性的吸血鬼),不可能放棄.

  兩岸的實力當然是有差,但中國大陸對黨國資本主義一直堅持到底,而台灣在民主化的招牌之下,放棄了這套行之有效,能夠有效的拓展自己科技實力與工業力量的模式,自有技術不足的結果就遭到外國人的予取予求.反觀中國大陸的黨國資本主義一直在中共的有效保護之下,用兩條腿走路(自我發展科研與用適當代價引進外來技術)的模式來發展自己,最終自然高下立判!每一分真功夫都是自己練出來的,不願意苦練,什麼樣的真本事都練不成,這是鐵律!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兩岸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彭培奧的鬼話
下一則: 黨國資本主義在中國(中)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 :
3樓. 上大人(大家拿國)
2020/07/25 22:50
蛆當不了主

你說的民主成功的條件是不可能達到的﹐所以成功的民主是不可能的。

因為

法律前無法人人平等

人民都有錢只有極度社福的共產

人民素質都好只有科幻片中都變成改良人才有可能

民主與共產的理想都不可能達到的,因為人性! 貓靈子2020/07/26 06:10回覆
2樓. 筍子
2020/07/25 18:46
精彩好文

1.近年少見對兩岸政經的論述,讀後獲益不少。

2.另有小部分補充,早期國民黨外省菁英,在台灣還做了兩件好事,一就是師範教育,讓台灣許多清寒,但能讀書的人,拿公費唸書,可以唸到師範大學,也提高了本省人民的平均教育水準,比起大陸要略高一階。另一個就是充分利用美援,推動全台灣的公共衛生,在全台灣的鄉鎮,普設衛生所。當時,菲律賓也拿到美援,卻蓋了一家豪華大型醫院,替富人服務。台灣今日對付肺炎疫情之控管成功,我認為與台灣的公衛教育成功是有關係的。

  極心無二慮,奉公而忘私的好官和循吏,在毛蔣執政的時期都很多.這是當時人民的福氣.當時兩岸都在搞黨國資本主義,中共除了三年自然災害時期外(在這方面毛要負主要責任),它的實際執政並無真正嚴重的問題(文革是在整官與整官員的預備隊-文法系統的大學生,有其特殊背景.是毛老大照抄武則天與朱元璋弄出來的整飭官箴的把戲,但對他而言是非常不划算的政治買賣).

 

貓靈子2020/07/26 06:17回覆
補充說明:蔣介石與蔣經國遷台後,真正做了許多造福百姓的好事.在大陸時期的蔣介石政權,在民生方面多是短視之舉,官箴上面更是混帳,如同高歡治下的北齊一樣貪腐橫行.但人重在洗心革面自我反省,兩蔣對台灣的悉心治理,真的有極大的貢獻! 貓靈子2020/07/26 06:23回覆
補充說明:蔣介石與蔣經國遷台後,真正做了許多造福百姓的好事.在大陸時期的蔣介石政權,在民生方面多是短視之舉,官箴上面更是混帳,如同高歡治下的北齊一樣貪腐橫行.但人重在洗心革面自我反省,兩蔣對台灣的悉心治理,真的有極大的貢獻! 貓靈子2020/07/26 06:23回覆
1樓. 旭日初昇
2020/07/22 11:19

~~~民主作為一種政治制度,其實也僅僅是一種政治制度而已.但美帝的嘍囉們偏偏要將其神聖化與宗教化,以引導政治智慧低微的蠢蛋去相信他,真正的目標之一,就是透過思想來瓦解黨國資本主義的有效運作,在這方面,台灣深受其害!~~~

完全同意,將政治制度過度神聖化、宗教化,就是搞愚民政策。

台灣現況就是明證!!!

宗教與迷信,其實只有不到五十步的距離. 貓靈子2020/07/26 06:1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