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转贴]大江大海笔记(1)美君和应家的私盐
2009/11/22 19:14
瀏覽821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原著:苍野
转自: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547696

板上为这本书吵得不亦乐乎。太祖御批:“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水木有五毛党提供下载,一边翻一边写笔记吧。

1.美君离家
龙应台的妈妈应美君,夫婿是驻常州的宪兵队长,娘家是当地也算有钱有势的家族:大堂里挂着历代祖宗先容,可以有整船的货发到杭州去卖,绝对是国府治下的中产以上家族,可算是和国府同休戚的精英稳拿(Winner)阶层。

然后他们家族贩私盐,在抗战期间偷逃国府的盐税,妨碍抗战期间已经很艰苦的国府财政
城里的人都知道,应家这个女儿厉害,十七岁就会独自押着一条船的货,从淳安沿水路送到杭州城里去做买卖。

据前文,1949年时,龙妈妈24岁,她的17岁,是1942年。
这时的淳安,是国军军事要冲。本年4月浙赣会战爆发时,国军三战区副长官上官云相层进驻此处,指挥钱塘江北岸各部队作战。军统旗下武装忠义救国军总部在此,杜月笙和戴笠合伙的“通济公司”的淳安分公司在此,猛做国统区与沦陷区之前的贸易,大发利市,淳安县城市面空前繁荣。
这时的杭州,处于日伪占领,日13军70师团重兵屯驻于此。

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就能孤身(?)押着整船的货物,来往于日伪和国军控制区之间,还没出过事情;我们只能首先佩服龙妈妈的有胆!有识!有手腕!厉害!,其次赞叹日军国军之间的和乐融融,共同把新安江-富春江-钱塘江这条水路建设成财富之路,文明之路,龙妈妈和应家的家族长辈带着整船的私盐从杭州往淳安贩卖,路上随便撞上一个缉私队(不知是日伪的还是国军的?),看见年轻女子的胴体,都那么温文有礼:
士兵(检查了两包做幌子的官盐后)…转身要进舱房…一转身,就看见那年轻的江南女子坐在船舱入口,好像正要穿衣服,她大半牛奶色、光滑的背,是裸的,士兵登时吓了一条,美君就说,“对不起对不起,嫂子刚刚在给孩子喂奶”。缉私队长忙不迭地说,“那就不要打扰了,你们快开船吧”。

真真是胡兰成笔下的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1942年夏,日军进犯金华、兰溪、衢州、仅衢州一地
“环城三四十里内,一日可以往还者,莫不遍及,米盐牛畜、日常用品扫地以尽。有不满其欲,则全村焚毁,杀人如麻”;“城郊各处,大火连续,经月不熄。参天树木及握把小株,炮轰斧斫,无一幸免”。“当时有‘十无’之谣,谓市无人,田无谷,山无木,村无屋,食无粮,着无衣,病无药,死无棺,家无丁男,室无贞妇”。“士兵死亡,约万余人;民众被杀害者,二万余人;被掳而失踪者,三万余人;房屋被焚者,十余万架

好吧,回到江上龙妈罩的那条船。姑且认为这么好商量的缉私队是国军的文明之师,威武之师…时当抗战,国府财政支绌,盐税一加再加,几占总税收的四成,后成为税收第一大宗;到后期,一斤官盐的售价里,90%是盐税,升斗小民负担极重。

而有本事有关系贩卖私盐的人,自然也能大赚其钱。但是…自古以来,盐税重,则贩私盐者众,则官府稽查处刑重,则贩私盐或者拉帮结伙,黑道武力贩私(最牛私盐贩子黄巢张士诚向大家致敬),或者搞定官府中人,搞官版私盐。两个都没有,那么被官府拍死或被同行阴掉的可能性极高;

应家的生意已经做到敢运整条船的盐货行于江上,各位觉得属于那种情形?
反正我不认为是临时起意想侥幸做一票的第三种~

不管怎么样,托杜老板戴老板上官长官以及国民政府的福,属于稳拿阶层的应家抗战期间在淳安的日子过得不坏,私盐行于江销于城,偶尔碰到心里有数的缉私队,打个花胡哨也就过去了,为了保卫应家在内的稳拿阶层以及国民,国民政府课征的越来越重的盐税,就以累退的效果,扣到那些没有应家路子、面子的卢瑟(Loser)小民的头上。
盐税以及整个税收如有不足,需要印票子导致的通胀负担,作为变相的累退税,也只有卢瑟小民才会叫苦连天。稳拿的应家问题不大,真真过着胡兰成笔下的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日子,哇哈哈哈哈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