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又江淮來
2010/11/30 15:00
瀏覽213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我就站在嶄新的二手書店,裝潢簇新,陣陣木造香氣傳來,連樓梯間都聞得到,很難想像不到十步的距離,外頭賣得卻是藥燉排骨,連樓梯間的天頂都是挑高,環繞一圈,店內窗明几淨,配合整個木筋溫暖色調,沿著內部走去,可以看到一個大型透明窗,下面偌大馬路,車流像是流水,一陣來去也無法引領焦躁的氣息,大玻璃旁置放幾個骨董唱盤機,重點並不在那裡,而是我們可以坐在這裡的桌椅上,聊著幾句,櫃台也能夠為我們煮幾杯香濃咖啡。

收攝心神,開始隨意翻開眼前幾本舊書,國學的區域和藝術的區域停留最久,文學區域完全變成布景,一點情感都不給予,像是陌生人,望穿秋水還是只能憑弔年隙。若不需撰寫論文或者,此身並非研究生,或許國學始終不會置入眼底,興趣的完整樣貌還是只能停放置關於攝影或音樂的部分。攝影真是懶人福星。

連自己也感到意外,書店難能可貴遠遷至此,天母店迢迢之遠,去過一次還對那有所印象,「美好的」還沒有刻上隻字,幾年過去就逕自遷來,公館始終是書店的一級戰區,重慶南路仍是某種舊都洛陽的印記,搆不上發達的消費,店家都匯集來北市南村了。裝潢美輪美奐,換大空間可讓讀者閱覽更多的書籍,但也拋售了僅剩的人文情懷,胡思士林僅存一線,也寡情淡薄了。

我獨自設想,人總善變,變與不變只是對外的號召、響應之舉,你看見的是自己的腳印不是別人,路還是堅定的烙在地上,是草原也是石路。遇見W之前把文字看得極淡,不能說轉變啓始就在一日,但我總想問怎有人可將文章寫得如此蕭颯、溫柔,片片讀去心慯心愴,反倒沒有自己當時整理調適的時候那般反覆呼告,文字和自我的關係就像是百年仇宿,反叛是最後的最後之舉。

W給的印象實在太深了,我以為我又投射太多,與過去自我的證恒跡象別無差距,但卻並非如此,有幾個仔細的孔竅就等我去探入。是那個情感吧,我見到一個,一個對自己的情感扎根惆悵,然而卻不是無病呻吟的寂寞,卻是看透人情的了然於心。我始終認為人不應該對自己惆悵的,假如,假若有個偌大的故事沒有說完、說穿、說明的時候,心內疚凡時光就荏苒不在,淡淡消亡,惆悵就被留住的。W就這樣藉文字向著我說,說他明白。

人生如江海,滔滔逝去也悠悠滿載,書店還是那樣美好,物的人的思的精餾萃取很適,讓「自我」都會健全起來,不過「癮子」雖熟,沒有常駐灌溉終是變成紀念日的形式,我們前往,也同時離開,因為舊地再訪只是種記憶的深鎖。我想書店還是在,不過取代的是W和我自以為的W印象:她雙唇豐厚,同我,亦深情難釋。我希望能見他。

※記未緣W。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浪獨惆與吾
下一則: 自裁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