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國共內戰回顧三十三:政學系
2018/04/05 17:00
瀏覽825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19133月宋教仁遇刺後,孫文發動二次革命。國民黨籍的國會議員一部分追隨孫文投身反袁,一部分則認為孫文不服從法庭判決,以暴力擾亂國家秩序,系罪魁禍首,他們選擇留在北京繼續做國會議員。

久而久之,這批人被稱為“政學系”集團。他們和後來孫文以俄為師再造的國民黨,基本已無血緣聯繫;相反,北洋官僚集團的血脈可能要更濃厚些。政學系的代表人物有黃郛、楊永泰、張群、翁文灝、蔣廷黻、張嘉璈、吳鼎昌、王世傑等;

1926年底,隨著蔣介石與共產黨的矛盾日益尖銳,蔣與由鄧演達、周恩來領導的政治部日益疏離,而以謝持﹑鄒魯﹑林森﹑張繼等為代表的國民黨人已被扣上西山會議派“反革命”的大帽,蔣介石不能用也不敢用;況且,這些人不但敢反孫中山,對蔣介石也是不客氣的。

於是,蔣介石開始招募政學系分子來取代鄧演達、周恩來、郭沫若這些國民黨左派和共產黨人。

北伐後期,政學系對幫助國民政府瓦解孫傳芳、張宗昌、吳佩孚的勢力,是有貢獻的。但在政治宣傳鼓動方面相較于原來的國民黨左派、中共則差距甚遠,用胡漢民的話說:“政學系人物擅於官場、精於權謀,朋比結黨,而在廉潔自律、動員基層民眾、鼓舞革命軍官兵紀律士氣方面則與共產黨人有天壤之別;自政學系橫行後,國民黨日益腐化,逐漸由革命党蛻變成人民唾棄之一群,而本黨腐化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結舌。”

胡漢民是國民黨右派的旗幟性人物,他不惜褒獎共產黨來形容政學系的作風,其觀點的真實性是相當值得信任的。

蔣介石被許多反對他的人視為新軍閥、反動派,顯然和他起用並倚重政學系官僚密不可分。

北伐結束後,政學系向蔣介石獻計“以政治瓦解桂系、以金錢瓦解馮玉祥、以軍事剷除閻錫山”,導致國民政府在北伐功成統一中國後,迅速陷入內戰漩渦不可自拔;最終導致九一八事變東三省淪陷;

桂系被蔣介石打敗後,黃紹竑、熊式輝等亦加入政學系。

黃紹竑,周旋于蔣介石、桂系、共產黨、民盟之間,長袖善舞,李宗仁擊敗孫科、白崇禧以華中剿總要脅蔣介石、催迫李宗仁向共產黨投降,率領和談代表團留在北平,都是黃紹竑的傑作。

中共建政後,黃紹竑寫下回憶錄,托人轉給張發奎,表示其內容極為真實,頗為自得。張發奎閱畢,回信給黃紹竑:“你這一輩子娶了那麼多妻妾,又拋棄了那麼多女人,怎麼回憶錄裡一字未提?”

北伐戰爭中,熊式輝先投靠白崇禧,1928年開始投入蔣介石旗下;1931年底出任江西省主席;

抗戰爆發後,熊式輝向蔣介石建議讓蔣經國來江西“鍛煉”,並委以贛南行政督察專員兼保安司令之職,令蔣氏父子龍心大悅。

由於熊式輝的“忠誠、勤勉”,蔣介石、宋美齡夫婦均非常喜愛赴江西廬山度假、休憩,甚至公幹;蔣經國則對熊式輝執師長禮;

抗戰勝利前夕,蔣經國隨宋子文赴莫斯科與史達林談判東北問題;

抗戰勝利後,蔣介石以熊式輝統治東北,以蔣經國出任外交部駐東北特派員;結果政學系的權謀之術把東北官場搞得腐敗不堪,投機鑽營之輩充斥東北;熊式輝為收取更多的賄金,將東北四省改為十省,一時間,省主席、省黨部主委滿天飛,十個省政府養活了大批苟且小人,卻靡費了無數國庫公帑。

抗戰勝利後的東北,有六種貨幣在東北流通:國民政府發行的法幣、東北行轅發行的東北流通劵、日本關東軍發行的滿銀劵、蘇聯佔領軍發行的軍票、偽滿洲國發行的偽滿幣、中共發行的臨時流通劵。

熊式輝、杜聿明等東北軍政高官利用幣制的混亂,一意盤剝東北人民,中飽私囊;又利用軍隊特權,大肆走私倒賣各類民生亟需物資;更令人髮指的是,他們將日本、偽滿留下的礦廠、產業、物資半數以上皆隱匿不報,予以吞沒,複以親友名義開辦公司,形成半官半商。

有人對政學系人物很是欽佩,大加吹捧。我想,做官,中國沒人比得上政學系;為國為民,則不屬於政學系研究的範疇,政學系的學問是為皇帝服務的;人民,不屬於他們服務之列。也因此,對政學系如何評價,就看你想做一個怎樣的人。至於蔣介石,他重用政學系,也說明了他是一個怎樣的人。

注:抗戰勝利時,滿洲國有黑龍江、吉林、遼寧、熱河四省;熊式輝上任後,將其分割為十省四市,增加了安東、遼北、松江、合江、嫩江、興安六省,及哈爾濱、長春、瀋陽、大連四個院轄市。

用東北人的話說,原來只能收四份錢;變成十個省,可以叫賣十個省主席的位子,受十份錢;再加上十個省黨部主委,四個院轄市長。熊主任可謂盆滿缽滿,算盤打得著實無負“政學系”的金字招牌。而對於此等人,蔣介石在中外輿論的強大壓力下,也僅僅革職了事。此等領袖、此等政府,夫複何言。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