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美食之旅 / 吳公子
2020/08/01 10:06
瀏覽24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人在羅馬,吃當地的薄皮兒比薩。人在地中海,吃有益於健康的地中海飲食。人在巴塞羅那,吃藏紅花染成金黃色的海鮮飯。《禮記•禮運篇》:「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男女之事,原為繁殖,卻衍生出梁山伯與祝英台及羅密歐與茱麗葉及柳夢梅與杜麗娘等愛得死去活來的淒美故事。深知身在情長在(唐•李商隱《暮秋獨遊曲江》),縱然勘破世情,人而無情,卻不能不吃不喝。飲食之事,原為裹腹,《老子》:「五味令人口爽,……是以聖人為腹不為目,故去彼取此。」誰管他老子去彼取此的裹腹,老子我偏要去此取彼的口爽。若任性也是一種美,則我行我素也只是《論語•子路》:「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之狂者的個人選擇。鄕下長大的孩子,野性難馴,像虎不像鼠,就算老了,也不是老鼠而是老虎,鄉下生長的我鼓著滿滿一左一右倆腮幫子的美食如是説。

  美人如玉劍如虹(清•龔自珍《夜坐其二》),我若《孟子•告子上》:「食色性也。」又再《孟子•告子上》:「舍魚而取熊掌者也。」將美人之色如魚鮮放生去,又取熊掌之食而自我告誡曰年頭變了不作興吃熊掌了,則劍如長虹貫日!那是《李白•擬恨賦》:「至如荊卿入秦,直度易水。長虹貫日,寒風颯起。」的長虹貫日!我一到昔稱大秦的羅馬帝國之羅馬,恨不得立即將秦王那隻豬刺殺去,卻又陰錯陽差急急忙忙時空穿越回來,且率先品味豬鼻子找到的黑松露只佔百分之一卻是佔百分之一強的黑松露薩拉米,我像豬以鼻子及前蹄自土中掘出黑松露那樣,以手指捻起一薄片兒黑松露薩拉米嗅聞林野之泥土味兒然後食之,配以巴貝拉葡萄酒及梅洛葡萄酒,竟也得一分醉意一分睏意,啊,能吃能睡,豬樣人生!為了追求美食之道,我連研習多年的博擊劍術也棄去,再不管金鏞的獨孤求敗或古龍的西門吹雪或吳公子的卡浩,誰的劍,才是天下第一?

  行萬里路,讀萬卷書。「開卷有吃豈無益,開卷有意豈無吃。」我在吳公子的一生玩人居第二食客齋看到這幅聯語,咀嚼開來,不覺技癢,提起筆來寫些字句,就成了雪山上的幾滴融雪,再多些字句多些融雪,泉涓涓而始流(東晉•陶淵明《歸去來兮辭》)成一冊食譜,那是令食客們食指大動(出自《左傳•宣公四年》的成語)腦洞大開(出自網民的網絡流行語)的一本書。看哪!《莊子•逍遙遊》游出「北冥有魚,其名為鯤。」而我這本名不見經傳的食譜游出一尾產自太平洋的彩虹鱒,在亞得里亞海上的翡翠公主號遊輪三度品嚐彩虹鱒,二度品嚐彩虹鱒於兩年前的黄石國家公園的黄石湖酒店,首度的彩虹鱒是孟嘗君予門下食客「歌曰:長鋏歸來乎!食無魚!」(《戰國策•齊策》)之馮諼的那尾,馮諼可不好打發,不是甚麼魚都吃的,我也不是。食客與吃貨不同,吃貨是一根腸子通到底,囫圇吞棗,嘩啦一聲,盡付東流。食客則不然,他講究食材講究烹調講究色香味,吃出養生吃出優雅吃出個人風格而止於食之道之至善至美。

  走過兩千年前維蘇威火山爆發時遭掩埋而今又被挖掘出來的龐貝古城的艾塞德神廟,《吳公子•龐貝古城的十九字詩》:「龐貝古城的市街圖看起來像一尾魚,魚眼、魚鰭、魚尾皆俱,……魚在那不勒斯灣游著。」龐貝人吃烤魚嗎?眾神無語,炙熱的火山灰燼落在如一尾陸上魚的龐貝身上,往者已矣。來到以黑手黨電影《教父》聞名的西西里島的歐洲最高及最活躍的埃特納火山的酒吧餐廳,吃奶油乳酪開心果餡兒的可諾里,飲酒精濃度高達百分之七十的埃特納火山酒。龐貝城的角鬥士也飲那般的烈酒嗎?一般導遊是答不上來的,也只有資深導遊或專業食客,才説得出較之於羅馬的點心蘇普利,西西里島的點心阿蘭西里皮較薄、餡較軟,口味略勝一籌。

  「希臘是男女的文化,羅馬是飲食的文化」而「飲食是生命的維持,男女是生命的創造」《蔣方震•國防論》如是説。於希臘各小島逗留的郵輪上是否曾經男女,為可做不可説非可説不可做之事。飲食則為可做亦可説之事,故於羅馬以薩拉米、比薩、油炸朝鮮薊、冰淇淋牛刀小試我飲食之修為,於地中海上的遊輪《吳公子•陸海空聚餐的十九字詩》:「白天遊輪停靠在希臘,入夜後,陸之蝸牛、海之龍蝦尾、空之飛過籬笆及屋頂之珠雞,於我的餐桌被我海陸空聚餐。」於巴塞羅那以西班牙著名的西班牙海鮮飯之兩鍋綜合海鮮飯、一鍋黑米海鮮飯、一鍋華人廚師烹調的海鮮飯,四天四鍋海鮮飯,為歐遊食記劃下令人垂涎的驚嘆號!那驚嘆號是美食夜空中的一道燦爛的流星,啊!張口的一聲啊,那流星剎時照亮被黑米海鮮飯的墨魚汁染黑的唇與齒與舌。舌尖上的美食!

  羅馬上船,巴塞羅那下船的三海(地中海、亞得里亞海、愛琴海)四國(意大利、黑山國、希臘、西班牙)之旅,總要在羅馬停留四天享用美食後才捨得上船,海上遊輪十四天又時時上岸尋覓且夜夜晚宴以饕餮美食,下船後,又要在巴塞羅那停留四天享用美食後才捨得搭機回美,到了美國還要先在美食薈萃之紐約大快朵頤四天後,才依依不捨地飛回烤肉飄香的僑居地達拉斯。紐約以沙鍋煲得香港街頭小吃煲仔飯的餐館《天下第二煲》知我欲為「天下第二食客」的心願。他認了第二,沒人敢誇是第一。

  「人生苦短。」我在羅馬廢墟與廢墟間的一家冰淇淋店遇見一個人,他舔了舔巧克力芒果冰淇淋後是這麼説的。他吃了加杏仁酒的薄荷巧克力冰淇淋,又吃了榛果為產自皮埃蒙特朗格的榛果冰淇淋。我蹭了小匙中的一點兒榛果冰淇淋,聽他説:「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古人秉燭夜遊,良有以也。」(《欽定全唐文,卷三百四十九》唐•李白《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我想説秉燭夜遊餓了能吃冰淇淋嗎?又想想他可能是個詩人又是個食客,遂曰:「人生之旅,寫詩之旅。人生之旅,美食之旅。」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吳公子的文章
下一則: 信夫 / 吳公子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