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缅懷山友 / 陳祝達
2020/08/01 09:38
瀏覽10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林鴻祺是我在土木系的學長,他比我高一屆卻從來沒有在系館裡遇見他,跟他認識卻是在登山社的普二教窒,他酷愛林野山巒、似乎大部份時間都在登山社。

大二那年我第一次去参加登山社的活動,他是活動组的组長,當時我去参加什么活動已經忘了,但是他的纯樸和直率给了我很深刻的印象。我去登山社的目的只是調濟生活而已,不常参加活動。到了大四,課業比較輕鬆,参加的活動就比較多,有時也會到普二混混。畢業後,因為僑生不必服兵役,我就留在系上當了助教。鴻祺當完兵回來也當了助教,我們成了同事,也巧合分發在温州街的職員宿舍。我們同住一間可住四人的單身房間,除了其中一個鋪位是化學系的黃姓助教,剩下一個空鋪位是給登山社訪客借用。馬佐安常來住宿,他是地質系的研究生,小老弟江英賢也常來借宿。我們的房間也成了悅來客棧。

因為鴻祺是山社的核心幹將之一,只要他在,我們的房間必定生氣活潑,經常有山胞來聊天或討論山社的事,出入各路人馬,非常熱鬧;常客主要人物有馬佐安,周永嘉,陳吉宏,吴英璋,陳文正(阿歪),還有諸多大小山胞,族繁不及備載;只要我們的房間有人,門就不上鎖,來客推門就可以直接進來,山社的精神和活力充斥我們的住房。

那一年,我們中華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接着與日本斷交,國家局勢動盪,人心激動。我們正値血氣方剛,心绪壓抑卻不知如何舒觧。後來大伙兒大部份的話題都轉向關心國家和社會方面,因此後來就成立了慈幼社作為参予社會的渠道;大伙兒把多餘的時間和精力都投射在孤兒院,大哥哥和大姐姐每週晚上三天去孤兒院(共有三家)輔導小朋友做功課,有時週末帶他們去郊遊或在院内做遊戲。登山社為自己找到了有意義的精神寄托。

我來自南洋北馬的一個窮鄉僻壤,本來就是大自然的泥孩子,常在樹林間鼠竄綠草泥地打滚,所以很自然也很高興加入登山社的一份子。我三生有幸被保送進入台大,更幸運结缘登山社一群磊落明亮、陽光上進的山野伙伴;台灣是培育我的第二故鄉,登山社陪伴我長大的兄弟姐妹們:友愛、團結、樂觀、奮鬥、一同工作、一同生長。這一切給了我無限的回憶,也使我一輩子感恩。

次年,鸿祺和吉宏去泰國的亜洲理工大學攻讀研究所,再次年我隨留學潮去了美國,馬佐安比我早幾個月先去了美國。那一群伙伴們都散了!~~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飛那復計東西!

在美國我讀完書就進入職場,生活忙碌,有時會到休斯頓找到山友陳文正和馬佐安;間接聽聞一些山友的消息。

大约是1986年我回台灣去。找到林鴻祺的電話,當時他和吉宏同事中興工程公司。他约我下班後到他景美的家見面吃晚飯,才知道他有了一個賢慧的太太和兩個小孩,太太徐淑秋在農復會上班,粗缐條的鴻祺找了一個细緻賢慧的伴侣,他很滿足、我心中替他高興!昔別君未婚,兒女忽成行,我們都進入了人生的另一個階段。

前年(2018)馬佐安從台灣回美國,我和他通電話得知鸿祺因為治療鼻咽癌而至說話有困難......。我們相约找一個時間一起回去台灣看鴻祺,然而世事變幻莫測,此约未成事,老馬因在埃及旅遊染上了冠狀病毒卻先走一步去了。而現在鴻祺也突然離去,如同霹靂轟頂的變化使我震撼,久久不能平復!歲月悠悠如水流逝,人如落花隨波去,往事曆曆如昨日。天地悠悠,聚散終有時,我只能缅懷曾經和山友們共同享有的一段美好的歡樂歲月;我們曾經意氣像輕風那樣飛翔;從陸地飛向海洋,從高山跨越平野!

两個山友相繼走了!也許他們俩人已經在山間的路上會合,结伴而行;彷彿在山林間有他們的歌聲迥嚮、他們仍然生活在大自然裡,我們永遠永遠不會相忘。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下一則: 粵劇戲曲線上座談會 / 甘秀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