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五月之末
2020/07/15 16:39
瀏覽994
迴響6
推薦63
引用0




日暮時分,她在公寓頂樓平台健走與伸展肢體。


從立足處向左望去,天邊的雲看似各自獨立,半遮半掩、分割占據綿延的山頭,淡化山的原本深色,讓那一大片綜合體看上去反而像無垠的大荒野。

再放眼向前,看得到小面積的太平洋。海面波光已經漸漸暗下來。蹲踞其上的雲朵卻像蒸騰水汽濃厚地凝聚著,不願離去。運動中的人兒開始感覺飢腸轆轆,以爲家中爐火上滿蒸籠的饅頭正香噴噴地等著她。

儘管天氣已經熱到不動都會出汗的程度,她還想藉運動多流點汗。尤其肢體伸展和簡單瑜伽都能讓她身心放鬆、腦袋放空。 五月底那樁事件對她造成的身心衝擊,是她一直抗拒承認的事。雖然知道應該將自己放柔軟,承認受傷、承認事件本身的强大後勁,依事不依人地檢討與面對,才能將這些傷害之毒減到最低。但是她總是做不太到,直到身體健康又出現警訊。

五月末的事件,距今一個多月了。

她忽然想起自己曾經翻譯過的一首英文歌,歌名就是「五月之末」——荷蘭籍女歌手凱倫·安(Keren Ann) 的 「End of May」 。非常詩意的一首歌。文字清麗純淨,三段稍微變化的歌詞配上相同的副歌,結構並不複雜。然而,整首歌的曲風、内涵與歌手的詮釋,竟營造出一種難以言喻的夢幻情境。

首先,吉他伴奏悠悠響起,女歌手以低沉歌聲緩緩唱著:「閉上雙眼擲個骰,行船之前有個妥協要做...」。說是唱,其實更像低聲自問自答,而且,一開頭就抛出重量級的大哉問:「如果我們真能活兩次,到底哪條是通往極樂之境的道路?」

緊接的副歌,節奏沒有加快,仍是輕聲細語的吟誦:「天將放光,黎明將至,別說一句話!五月末的風會刮起雲湧般的漫漫黃沙...」

然後第二段歌詞:「閉上雙眼打個賭,正視眩目的夕陽。我們已前進了這麼遠,你從未見過我的偽藏。」然後重複副歌。

第三段歌詞:「閉上雙眼許個願,石頭下有一條石頭魚。屏住呼吸擲個骰子,這可能是通往極樂之境的道路...」 副歌在末尾重複兩次後,整首歌結束,畫下句點。

沒有一般副歌高潮般的呐喊,平靜有如舞臺背景,烘托歌詞中那些閉眼、擲骰子、打賭、許願式的尋索與妥協,以及謎樣的生與死和延伸的多義性。

尤其是第三段中出現的石頭魚,寓意尤其隱晦。喜歡僞裝成石頭的石頭魚,牠的致命一刺會給予人類最疼的刺痛。自然界中毒性最強的要屬亞洲的石頭魚。隨機認識的一首歌中,她首次與「石頭魚」邂逅。現實人生中意外中毒的次數卻早已數之不盡,痛啊!

日暮時分,她在頂樓平台上望著無垠的天光雲影,腦袋裡響起這首歌,副歌裡是黎明升起,有五月末的風揚起黃沙,雲湧般地,與她眼前的山、雲、海、天交融,虛構與現實的界線一點一點瓦解......。

到底該往哪兒去才能到達通往極樂之境的路?而啓程尋路的那段路又在哪裡呢?



2020/7/15 文與圖(漏掉?) 刊登於金門日報副刊
https://www.kmdn.gov.tw/1117/1271/1274/321057/





Keren Ann: End of May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藝 思 藝 想
上一則: 冬之漪想 四則
下一則: 夢的剪貼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6) :
6樓. 通霄客
2020/07/24 21:32
Happy to be able to write to you again

Hi D.D.,

Nice to have the chance to write to you again, it has been a long time since I wrote you last time. Your writing style and the contents are always so fascinating, it is an enjoyment to read. How are your days in eastern Taiwan? I am kind of curious how most of people in Hualien are doing now. Would appreciate if you could tell me a bit about it.

Nice to see you posted new entry in your blog and left nice words here. It's been exactly 4 months since you dropped by last time. I've been wondering how you are and so relaxed to hear from you again!辛苦了!美國疫情沒完沒了,一定要保持警戒、謹慎和耐心!

疫情爆發以來,花蓮是台灣少數沒有確診病例的地方。也可能是篩檢沒有那麽普及的關係。個人防疫還是要做好就是了。四月份開始,防疫措施鬆綁以後,人們的生活愈來愈恢復正常,現在戴口罩的人反而變成少數了。在花蓮(或整個台灣),55歲已經算黃金族了,一定得自己更加小心。總之,好像應該慶幸,因爲目前看來,“極樂之境”其實就在自己隱居的花蓮吧!

Please keep safe and sane and do show up in your blog every now and then and let us know you and your family are well. Thanks again! d.d. 2020/07/26 19:48回覆
5樓. 天涯孤鴻 ·· 跨年
2020/07/22 02:21
五月的慵懶

有妳,有紅袂,有繽紛,有Maria···這些人,UDN才值得呆下去,女性的各種風采,優雅或經不經意,只有女性知道。

我倒想做那石頭魚呢,讓傷我的人必重傷。

不過告訴妳一件事,到了一個年齡,所有傷痛都會消失,就像根本不存在過。

呵呵,姐姐妙招!這叫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嗎?崇拜

聽説石頭魚雖然有劇毒,但是非常美味,很多人還是趨之若鶩呢!

是的,所有曾經的傷痛,都經不起時間的冲刷和淘汰。犯不著跟自己過不去,是吧!

還有,你說的真好。女人的優雅...我真慶幸有你們這些好光明正大的好格友爲伴。大家都是明來明往的,但偏偏還是有一些人喜歡在深處潛伏,時不時又以鯊魚之姿冒出頭來狠狠擄咬人的一大口的,真是不懂!懷疑我好可憐哦噁

d.d. 2020/07/22 20:50回覆
4樓. 紅袂
2020/07/20 11:58

我有一寶物「百毒不侵」盔甲,任何有形無形人事物…等皆可抵擋、消除。

這件寶物我暫且收藏在天山山脈中,妳若有需要,我很樂意可出借。

 

對了,我還有幾盒特製的「損人傷己」的子彈,可一併無償贈予。

這子彈可厲害著呢!但凡傷人者便會先自傷於前,彈無虛發、百發百中。

 

喔!對了。我得先去收拾前陣子讓我心情不美麗的人。

下次再聊。

哈哈哈,紅袂俠女早安安!崇拜親你一下

光靠這些有特異功能”盔甲和子彈“大概就可以提早退休,好好頤養天年啦!我來想想怎麽文創包裝成可以叫賣的商品,高價賣給僞善的壞人,免費贈送並嘉惠善良老百姓。這點子你覺得如何?

竟然有人敢讓你心情不美麗,順便也幫我收拾一下讓我心情和健康都不美麗的人。感謝感謝!有個俠女姐兒仗義助人,真好!ROES加油三太子愛啾




d.d. 2020/07/21 09:38回覆
3樓. 繽紛
2020/07/17 04:21

好像在您的哪一篇文章中讀到,您在去年住了一趟醫院,痊癒了嗎?

在End of May的影片中看到石頭魚,若沒有d,d,的事先翻譯,我對歌曲的感受是空乏的。

我的功課太差,只在台灣使用中文,一旦需要接受外文,耳朵便呈現閉鎖狀態,再加上聽力不佳,我掛著微笑如木雕。

花蓮還好嗎?我的朋友們頻頻叮囑我好久沒去花蓮了,但我因手傷失去了動力。

最重要的理由,我不喜歡人滿為患,我早期探訪的花蓮是很清幽的。

喜歡用餐的奇業檜木館沒了,鳳林半山腰的月廬也沒了,連安頓身心的統帥飯店也沒了。

幸好,千里之外的曼谷寄託我的渴望。

上一回去美崙飯店喝喜酒,如今小娃兒出生了。

曾經去南華參加阿爸的百歲壽宴,也在花蓮送別阿爸離去。

不知下一回到花蓮,是否能邀上d,d,?

啊~~啊~~好高興也收到繽紛姐的情書啦,呵呵,我總覺得你給格友的回應,每一則都充滿母性的溫柔關懷,所以,我上次才建議你可以“超越”用照片說故事的貼文方式。不是要求你做超過能力範圍的創作或什麽的。你隨筆這樣一寫,每一則都可以變成溫馨的小品文呢!當然,我也瞭解每個人有自己想要保存旅遊記憶的方式。正因爲差異,這個世界才更多元美麗,不是嗎?!崇拜

我上次住院已經是2018年末的事了。基本上已經無大礙。但是情緒壓力是我的大罩門,很容易影響我的健康穩定性。還好這次很快有警覺,沒有真的變嚴重,醫生調整了用藥劑量,目前又算穩定下來了。謝謝關心。

繽紛姐是花蓮人嗎?如果再來花蓮可以選擇入住美崙大飯店,我的後陽台可以與你們遙望揮手喲(可能需要望遠鏡就是了,呵呵)。其實,還是有一些清幽的地方啦,但是千萬別在這段暑假期間來。昨天去海邊就發現人已經比平時多了5倍,還差點被玩石頭的小屁孩K到!我好可憐哦大笑


d.d. 2020/07/18 14:16回覆
2樓. the flying kite
2020/07/16 22:01

上個月阿里山之行偶遇一釋宣師,開示在下「看空一切,回歸真我,即臻『涅槃』之境」;所謂涅槃,不就極樂境界? 她所講的佛理只專注在般若波羅蜜心經,我以為她的「真我」,指的該是人最初始那無私無我無垢無礙的本心吧?

 

呵呵,真我、涅槃、天堂、極樂之境、零極限、神性.....好多好多這類的宗教或新時代用詞,感覺上好像都在訴説那個抽象的什麽。或許還是有著程度上的小差異吧,這些,真不是我愚拙腦袋可以細細分說的。只能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懷疑害羞

夏天已經過了一半了,就快熬出頭啦....還好,小黑蚊的吻痕已經慢慢消退,偶爾還會覺得癢,但已經沒那麽嚴重了。上一次這麽嚴重是4年前的夏天。這一次應該是在海邊比較多草的小徑上被叮的,因爲貪拍相片,沒注意吧,回家以後才慢慢發作。還懷疑是我的某個舊竹席的塵蟎惹的過敏,已經丟棄了。然後還買了一個蒙古包蚊帳,現在幾乎夜夜好眠......足感心耶 d.d. 2020/07/18 13:52回覆
1樓. d.d.
2020/07/15 16:47
Stonefish 石頭魚 - 簡介


自然界中毒性最強的要屬亞洲的石頭魚,它的致命一刺被描述為給予人類最疼的刺痛。石頭魚雖然貌不驚人,身長只有30釐米左右,它喜歡躲在海底或岩礁下,將自己偽裝成一塊不起眼的石頭,如果有人不留意踩著了它,它就會毫不客氣地立刻反擊,向外發射出致命劇毒,它的脊背上那12至14根像針一樣銳利的背刺會輕而易舉地穿透鞋底刺入腳掌,使人很快中毒並一直處於劇烈的疼痛中,直到死亡。


中文學名: 瑰玫毒鮋

拉丁學名: Synanceia verrucosa

別稱: 老虎魚、石頭魚

界: 動物界

門: 脊索動物門

亞門: 脊椎動物亞門

科: 鮋科

亞科: 囊頭鮋亞科


  石頭魚屬毒魚由魚族,學名“玫瑰毒魚由”,因其像玫瑰花一樣長有刺,且有毒,故而名之。石頭魚分佈很廣,在任何海域都有,但以熱帶及鹹淡水交界為多。香港海域亦有石頭魚出產,又名“石崇”。   石頭魚形狀恐怖,體貌甚醜陋,活像一塊石頭,蟄伏在海底石堆中,不易被發覺,平時很少活動,靠捕食遊近之生物為生。

石頭魚

石頭魚背部有幾條毒鰭,鰭下生有毒腺,每條毒腺直通毒囊,囊內藏有劇毒毒液。當被毒鰭刺中,毒囊受擠壓,便會射出毒液,沿毒腺及鰭射入人體。被刺者馬上苦不堪言:初則痛不欲生,傷口腫脹,繼而暈眩,抽筋而至休克,不省人事,失救者更會死亡。非常可怕!   其實,石頭魚的毒鰭是用來防禦強敵的,並非用以傷人。如不幸被刺中,最好是從速送往醫院急救。但也有海上作業之漁民,會採用古法醫療。他們會用攜帶叫做“還魂草”的藥料以備急需;又或用俗稱作“石拐”的“禾捍草”,以樟木煎水浸熨敷治。但還是從速去醫院救治較為安全。

Stonefish 石頭魚 - 習性

身長只有30釐米左右,躲在海底或岩礁下,將自己偽裝成一塊不起眼的石頭,即使人站在它的身旁,它也一動不動,讓人發現不了。石頭魚屬於魚由科,身體厚圓而且有很多瘤狀突起,好象蟾蜍的皮膚。體色隨環境不同而複雜多變,象變色龍一樣通過偽裝來蒙蔽敵人,從而使自己得以生存。通常以土黃色和橘黃色為主。它的眼睛很特別,長在背部而且特別小,眼下方有一深凹。常棲於海中的岩壁上,活象一塊不起眼的石頭。它的捕食方法很有趣,經常以守株待兔的方式等待食物的到來。它的硬棘(背鰭棘基部的毒腺有神經毒)具有致命的劇毒。貌不驚人,但不留意踩著了它,它就會毫不客氣地立刻反擊,向外發射出致命劇毒。它的脊背上那12~14根像針一樣銳利的背刺會輕而易舉地穿透鞋底刺入腳掌,使人很快中毒,並一直處於劇烈的疼痛中,直到死亡。


from: http://www.hudong.com/wiki/Stonefish%20%E7%9F%B3%E5%A4%B4%E9%B1%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