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夢的使者
2020/05/22 14:26
瀏覽692
迴響5
推薦45
引用0





這次,上面派下來的任務真是極大的挑戰。首先,要在濃霧中辨識地理方位已經有難度了,還要在隱約可見的幾扇門中,以秒速決定一個,跨進去,義無反顧。這需要很大的勇氣。即使沒有直接的生命危險,卻攸關他人的生命與經歷,非比尋常。


溟漠之中,能見度非常低。他憑著腦中僅存的模糊認知,半摸索半猜測,選了有點刺眼的那個方向徑直走去。那兒果然有物體,幾乎就要絆倒時,他立即伸出手,碰到可能是門框的東西,趕緊抓牢它、穩住重心。漫天塵霧依然濃厚,視線依然無法看清扶著的是什麼東西,只覺得觸感光滑,偶有不規則凸點外,似乎還感覺得到某種動物性的溫度和氣味。順著物體的表面往上移動,發現自己即使踮起腳尖,努力延展手的長度,卻再也觸及不到更高的邊沿了。

這顯然是一扇相當巨大的門。就是它了。與其還要茫然尋索,不如就果決跨越這一道了吧!


※  ※  ※


勇敢,的確是最好的迷魂陣殺手。

一眨眼間,面前出現的竟然是一座巍然如山、懸浮半空的巨型日曆,上面閃爍著超大日期:2017.03.03,而且還是附帶電子時鐘的那種,時分秒在下方顯示為 11:11:11。粗大深黑的明細體與短小血紅的標楷體上下排列著,挑戰視覺的極限。魔幻的是,這些龐然數字似乎被下了魔咒,望上去又像凝結的果凍似的,晶瑩剔透,一副可口模樣。

可惜,他正在執勤,任務未完前,不能享用看起來那麼好吃的數字果凍。


※  ※  ※


一個美貌又機智的女人。甚至深諳魔法。正要用她纖美的手指攪動一個「面盆」裡的水。水上有一些面孔、一些圖案輪番浮現。

這個以美貌與機智聞名的女人,追求者眾多。她必須甩脫那些窮追不捨的人,並且設法、也就是施展魔法,救出她的閨蜜們。水中浮現的幾個年輕女子,其中就有一個情緒特別激動,淚流滿面,似乎在呼喊著:「姊姊,姊姊,救救我...」

姊姊就用她的食指輕輕攪動面盆裡的水。那個求救的妹妹,果然已經躺在一張十六世紀的威尼斯華麗軟床上,透過朦朧罩紗閃現她慵懶滿足的神情,姿態頗為撩人。她終於可以從無止盡的逃亡與疲憊中放鬆一下了。這個妹妹是個清秀佳人,比起姊姊的艷光照人要含蓄許多。

她也許睡了很長的覺,也許只是瞇了一下。醒來時,發現自己竟然躺在一艘停泊著的貢多拉船上。

她與姊姊兩人坐在船頭。妹妹回頭一望,天啊,後面坐滿現代穿著的「觀光客」,連岸上和路邊也滿是群眾,男男女女,人山人海。除了她和姊姊戴著遮住眼睛和鼻子上半部的黑色嘉年華面具之外,觸目所及的那些「現代人」,幾乎全都戴著她們從未見過的「面罩」,而且是把鼻子和嘴部遮得緊緊的那種。

然後她們還發現一件事,她們所在的貢多拉,竟然沒有船夫。一個也沒有。


※  ※  ※  
 


原來,跨進了那道門,他就像瞬間擁有生殺大權似的。不但如此,還竟然馬上忘記自己曾經的猶疑。忘記自己就是那個猶豫不決、不知該選哪一個門的夢;一個不知道該走「角門」還是「象牙門」進入人們夢境的「夢的使者」。

他甚至一點也不確定,自己是否已經圓滿達成這次的任務。


※  ※  ※  



如果,如果你也發現你的夢中從來沒有船夫的蹤影,你可以確認他一定、一定已經在前往另一扇「角門」或「象牙門」的路上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奇 思 奇 夢
下一則: 離心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 :
5樓. 和煦秋陽 【相思子~紅豆詞】
2020/05/26 22:44

既然是夢境 就沒有規則 沒有道理可言
而夢境的場景 總是變換跳躍 寫的真好 恰如其分
天天微笑容顏俏 七八分飽人不老
相逢莫問留春術 淡泊寧靜比藥好
夢有自己的邏輯與語言,要看醒者如何去解碼以及深入了解自己的意願。

大部分的夢是通過象牙門過來的。反映個人的內心世界。比較難得的是來自角門的夢,可以連結個體縱軸橫軸等不同的層面,是非常有意思的。

這篇文字也算自己對這些古老智慧所做的嘗試性瞭解。害羞謝謝 d.d. 2020/05/27 12:26回覆
4樓. 天涯孤鴻 (我兒)
2020/05/25 21:36

夢,是個玄妙的地方,有同樣的地方,卻不知道為什麼存在?

所有無法排遣的情緒,會困在夢的迷宮裡,一次一次重來····

美夢由來最易醒,然後慢慢模糊,不管怎麼努力都難記清楚。

我認真紀錄夢是從2016那年的10月8日開始的。就算只記得一點點,也想抓住夢的殘痕,試圖留下一點什麼。但是最近兩年夢少多了,尤其是記得的。不記得並不代表沒有做夢。

而且,夢可以成為創作的泉源。或者說夢本身就是另一種創作。真的可以自成一門深奧的學問。藉著認識夢來認識自己、研究自己,或是像讀虛構小說後再創作,如這個原始的夢,是我2017年3月3日做的夢。因為寫下來又會變成另一個可能的現實或夢境的開端?!玄得很!

祝福孤鴻姊姊美夢多多,在夢的迷宮中的暢飲夢之玉露,惆悵也好,歡愉也好,迷藏也好,醒來也好,怎樣都好.....親你一下啾 d.d. 2020/05/26 12:31回覆
3樓. the flying kite
2020/05/24 19:45
魏徵斬海龍王的故事,一般出現在民間戲曲。不過「西遊記」裡也有提到。
感謝感謝。我上網查了一下這個故事。應該曾經讀過。害羞親你一下

西遊記中涇河龍王的故事:

https://kknews.cc/zh-tw/history/262qj4g.html   d.d. 2020/05/26 11:42回覆
昨天逛Mary姊(沉潛)的格子,意外發現一篇她寫過的夢境、並和自己做的連結:
http://blog.udn.com/rading/2604792?f_UA=pc   d.d. 2020/05/28 11:37回覆
2樓. the flying kite
2020/05/23 16:46

d.d.這篇「夢之使者」有點玄。我看心理分析師也常拿夢來做解析,這門學問離我太遠;我倒是記得唐太宗曾命宰相魏徵與其對弈,以免他斬海龍王,誰知魏徵竟然打瞌睡,睡夢中斬掉海龍王的頭!

您這夢之使者是否有類似使命?

呵呵,這篇的確太跳tone了!夢的使者的任務究竟有沒有完成,他自己不知道,我當然也不確定。得意懷疑

簡單地說,有人做了一個感覺很真實很真實的夢,不同於一般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那種。前者通常來自所謂的「角門」(可以在睡前給自己一些暗示,就很可能夢到);而後者則來自所謂的「象牙門」。(可參考我回應欄裡的網路資訊)

我安排一個「夢的使者」,他的選擇行動與對夢者的可能影響,當作故事的引子和線索。然後稍微把個人曾經夢見的、感覺非常真實的夢(像真的親身經歷著那種程度的夢)改編了一下,再加入一些現實世界的即時元素,例如新冠病毒讓北義大利如威尼斯等觀光勝地封鎖和即將開放後的可能景觀。(以前的面具對應現代的口罩)

Maria 姊姊提到的例子好可愛。但是聽起來已經不像歷史,反而接近怪談或傳奇?那個魏徵宰相為什麼非要砍海龍王的頭呢?(我的歷史非常不好,這個故事從來沒聽過呢!)懷疑害羞 d.d. 2020/05/24 16:57回覆
1樓. d.d.
2020/05/22 14:30
關於角門、象牙門的夢
可參考:http://warmvalley.pixnet.net/blog/post/257683004-%E5%BF%83%E9%9D%88%E7%9A%84%E6%9C%AC%E8%B3%AA-20150209
真實夢會幫助融合你存有的各個部分 

許醫師闡述為何要做真實夢,及做真實夢的目的:

1.與縱軸的自己連結,與轉世的自己連結。
2.與橫軸的自己連結,與對等的自己連結。
3.與內在的自己(內我/存有)連結。 

參考:https://ying9932.pixnet.net/blog/post/118977312-%E6%89%93%E9%96%8B%E6%BD%9B%E6%84%8F%E8%AD%98%E7%9A%84%E9%96%80%EF%BC%9A%E4%B8%80.-%E5%81%9A%E4%BE%86%E8%87%AA%E3%80%8E%E8%A7%92%E9%96%80%E3%80%8F%E7%9A%84%E7%9C%9F%E5%AF%A6  
◎打開潛意識的門
一.給自己下一個暗示:做來自『角門』的真實夢。
1.與縱軸的自己連結,與轉世的自己連結。
2.與橫軸的自己連結,與對等的自己連結。
3.與內在的自己連結。
二.注意陌生人  

參考:
http://chenkimi.blogspot.com/2017/03/vol3-2017.html  
來自角門的真實夢原文是:True dream from the gates of horn.(是horn不是hom)

真實的夢經由角門找到我們,而虛假的夢則經由象牙門
dreams from The Gates of Horn were true, and dreams from the Gates of Ivory were not

角門(Gates of Horn)和象牙門(Gates of Ivory
據說夢是穿越兩扇不同的大門來到我們身邊的:角門和象牙門。大多數的夢是通過象牙門過來的,而這些夢都是有關于你自己內心世界的。通常說,這些夢是你的大腦用于選擇加工處理並歸檔你日常生活中發生的事情經歷以及想法的方式。這些你夢中出現的影像和發生的事情也許對于你來說有著深厚的意義,那麼要清楚,他們都是與你有關的,而非他人。
另一方面,來自角門的夢是“真實的夢”。這些夢可以歸為兩類:記住我們已經忘懷的過去,以及預見即將發生的未來。你曾經已經忘懷的事情可能被你記在夢中,這些夢包括了所有發生在你身上的在今生學會表達之前所遇到的事,一切的記憶都有可能進入你的夢中。
在你的夢中出現的事情可能是對你今後的生活中積極一面的一種預示。或者它們也有可能是一些可以避免的可怕疾病的警告。許多人都因為這種有著不祥之兆的夢取消了他們的旅遊計劃,也因此避免了不少事故的發生。

我想意思是夢有真假,我們要做的,是關於真實的夢,所以才需要這樣暗示  

參考:
http://books.sina.com/bg/salonbook/salon/20141105/013151289.html
<-- http://books.sina.com/bg/salonbook/salon/20141105/013151289.html 預見最真實的自己:夢的心理學 

夢的舊時光

  乎可以肯定,人類在進化出語言之前,就已經開始做夢了。早期的洞穴壁画蘊含著一種夢境特質:它們所描繪的動物和事件常常更具印象主義特徵,而非寫實主義。對於前科學思想時期的早期人類來说,夢境和現實世界之間也許天然地彼此交織在一起。在人類存在的初期,外部世界和內部世界之間的界限——一方面是客觀世界,另一方面是個人的體驗和想象——也許一直都比較明晰。

  幾個世紀過去之后,關於神和靈性的存在,人類已經達成共識。大多數人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都看不到這種存在:人們相信它們隱藏於其他維度之中。當然,在夢境之中,正常的時間和空間規則都不適用——這裏會出現怪異的人物,也會發生離奇的事情。因此,我們的祖先自然就會認為夢來自於自我之外,而且可能來自冥世。

  不應該僅僅把夢作為迷信而不予理睬。在早期人類的內部和外部生活中,夢也許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讓人類相信,他們是在接受某些形式的靈性指引——也許還包括迫在眉睫的危險警告。甚至有可能是某些啟示,例如構建複雜文明以及操作石器、鍛煉貴重金屬,這都是從同一種途徑得來的——夢之幻境。

  隱秘的夢境

  早在公元前2000年,古埃及人就留下了記錄,不僅向世人展示了可能是夢境的信息,似乎還蘊含著某些隱秘的意義。祭司能夠獲取威信,其中一部分是因為他們的解讀能力,來自切斯特·貝蒂藏館(Chester Beatty Collection)的紙莎草紙就揭示了一些祭司使用的解析準則。

  據西格蒙得·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和之后的心理分析專家稱,有一條準則指出指出,可以通過某種關聯解析夢境中的影像。打個比方,如果你夢見一隻鞋或者一艘船,這些信息也許與旅行和水有關,也許就在告訴你,你大概可以經由水路完成一次旅行,或者你即將走水路去旅行。

  埃及的解夢指南還提到了相似詞。如果夢中物品的名稱與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東西相似,那麼它也許代表的是另一種東西。比如,在英語中,雨(rain)也許暗示着火車(train),而扇子(fan)也許暗示着男人(man)。還有一個觀點是说,夢也許是相反的——一個不愉快的夢也許暗示着好運。

  根據不同情況,應該使用哪一條準則取決於祭司。顯然,夢境解析並不困難,也沒有捷徑可言。祭司也許會考慮到個人的境遇,甚至是夢境喚起的那種情感。也許還會尋求神靈的幫助,因為人們向來認為夢起源於靈性世界,那個世界的法則與我們這個世界很不一樣。從根本上说,夢是月和夜的産物,高深莫測,而它們本身就是一個謎。

  古埃及人不僅一直都在探索解夢之法,而且還曾嘗試引導夢的發生。最著名的方法就是,祭司會讓做夢人攝入一定劑量的麻醉性草藥,然后讓他躺在神殿中,第二天一早祭司則會現場解夢。

  受到埃及人的影響,同樣先進的巴比倫人(也就是現在的伊拉克地區)也發展了類似的夢境解析和引導方法,早期的猶太人也是如此。

  誰安排了我們的夢?

  有時,古希臘人在很多領域——比如藝術、哲學和土木工程——都領先於現在的我們,而且我們不能隨意摒棄他們有關現實本質和人類意識的看法。他們為解讀和促發夢境建造了許多專用的神殿,這證明他們對我們的內心世界有着深刻認識。夢也被看作是一種診斷和治療疾病的方式,尤其是那些由阿斯克勒庇俄斯(Asclepius)(直到今天,他的蛇杖都被看作是醫藥藝術的象徵)在埃普道魯斯(Epidaurus)的療愈堂經歷的那些夢。據说,藥神阿斯克勒庇俄斯有時會出現在做夢人的夢境之中,傳授做夢人治療的天賦。

  公元前五世紀,現代醫學中一位天賦異稟的先驅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稱,療愈夢不僅源自神靈,還源自身體本身。實際上,我們的身體知道自己哪裏出了差錯,甚至還有可能知道治愈方法。哲學家亞裏士多德更深層次的闡述了這個觀點,他提出,某些身體狀態也許會影響夢的內容。如果你在晚上覺得太熱了,那你就有可能會夢見火。這便凸顯了在解夢時將所有感覺納入考慮的重要性:事物給予你的感覺與其表象也許同等重要。

  古希臘人和古羅馬人也相信,夢既能讓你誤入歧途,也能將你引上正道。在詩人荷馬(Homer)的《奧德賽》(Odyssey)中,以及后來的維吉爾(Virgil)的《奧涅伊德》(Aeneid)中,都向我們展現了同樣逼真的影像。真實的夢經由角門找到我們,而虛假的夢則經由象牙門,這些門也很漂亮——這是在提醒現在的解夢師,最具吸引力的分析方式也許並不是最正確的。

  人們認為智者的夢是神靈安排的——或者上帝。而重覆出現的夢則有着特別的意義。亞裏士多德的前輩蘇格拉底在他完整的一生之中,於不同的時期以不同的方式重覆地做着同一個夢,但是這個夢一直都傳遞着同樣的一條信息:“蘇格拉底,練習藝術,培養藝術。”敞開你的心扉接受繆斯女神帶來的智慧和美麗的嘉獎。蘇格拉底知道,創造力和夢的聯繫非常緊密。

  夢是現實的預演

  在所有的靈性傳統中,都有夢的一席之地。在《希伯來聖經》(Hebrew Bible)中,神告訴亞倫(Aaron)和米利亞姆(Miriam),如果以色列人中存在真正的先知,“我……將會在夢中與他對話”。約伯(Job)也提起過夢與神靈之間的關係:“當人類進入深度睡眠……神就會打開人類的耳朵,傳授他們指示。”夢在《新約聖經》(New Testament)中同等重要。例如, “神在夢中警示了” 約瑟夫(Joseph),他的嬰孩耶穌(Jesus)將會面臨危險。

  藏傳佛教一直以來都在強調做夢的重要性。寧瑪派(Nyingma sect)主張夢是死亡的預演,讓我們每天晚上都能預先體驗到這個在我們死后會進入的連續舞台,我們會經由此處從今生過渡到來世。我們應該想方設法對我們的做夢過程進行有意識的操控,因為這個技巧可以讓我們有能力對我們死后遭遇的事情産生影響。如果我們沒有成功,那麼我們死后就會被羯磨(karma)(我們前世的行為會影響到來世的生活)的力量帶走,從而我們就會失去由死亡和即刻而至的來世帶來的靈性發展的機會。

  印度教老師已經说過,聖哲賢士的知覺意識會在有夢和無夢的睡眠中融會貫通——深度睡眠狀態下思想已不存在,但是意識依然清晰而且能被完全感知。

  我們在西方的神秘學派中也能找到相似的觀點——“神秘”信仰和修行的範疇包括煉金術、占卜和巫術。告知我們睡眠不應該被浪費在無意識的狀態中,而要被視為我們靈性旅程的一部分。

  溝通現實與夢境的人

  世界上各種不同的秘傳教派都是基於對自然及其隱藏力量的特殊感知。大家都比較熟悉的有薩滿巫師,他們是連通物質世界和精神世界的渠道。薩滿巫師常常會陷入一種由出神、草藥、有節奏的擊鼓聲和不斷念誦的咒語——以及夢所引發變化的意識狀態中。尤其是夢被看作是一種可觸碰的基礎自然力(常常表現為所謂的駕馭動物的形式)和靈性世界的現成方法。在靈性世界中,薩滿可以與逝去之人的靈魂取得聯繫,了解族人所患疾病的起因和治療方法。

  在薩滿巫師眼裏,靈性世界的真實性與現實世界——一個充滿了無限可能的現實世界——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靈性遍佈生者世界,而且能夠或好或壞地影響生者。在澳大利亞原住民的觀念中,甚至我們的物質世界也是在黃金時代(Dreamtime)建造的,當時的先民們橫跨陸地,規定其物質形式,讓人類落戶於這個世界,教給他們語言,傳授他們儀式和律法。然而,澳大利亞原住民還強調了,黃金時代仍然存在,而且會永遠存在下去,永不終結。正是創造性的力量構建了我們的整個宇宙。

——摘自《預見最真實的自己:夢的心理學》

d.d. 2020/05/22 14:3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