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夢的剪貼
2020/06/09 23:38
瀏覽999
迴響2
推薦68
引用0






夢的碎片,像已經被裁剪剩下的布料,零亂卻不失本色,有些格狀,有些條紋,有些花花的,有些又帶著密密麻麻的小圓點兒,不斷昇華的視覺幻象,讓人更加分不清真實與夢境的界線。


於是,妳往靠窗的那張床望出去。外面的景色有如一座浮島。彷彿一伸手就能溫柔地撫摸它,像撫摸一隻露出肚子的貓。妳的眼睛順著島的不規則曲線游了出去,游過似乎新犁的田野,旁邊有幾棵剛植下的錐形樹木,幼小的三株,等距離排開。

是的,妳所在的地方,原來是一座農莊之海。乘著床跟著意識奔走、融解,妳也融解,變成那座飄搖不定的,島。  


※  ※  ※  


「夢總是有意義的,從來不會錯,是現實世界沒有成長到夢的正常狀態。」*


※  ※  ※


妳於是帶著一雙島的眼睛,繼續泅泳。

她說:「我看到睡覺的人們的軀體,他們的靜止不動同樣是一種表象——心臟在他們體內輕微搏動,血液咕嘟奔流,甚至他們的夢也不是現實的,因為我能看出它的究竟是什麼:是一小片一小片搏動著的圖像。」*

不,妳看到的人們,並沒有睡覺,睡覺的是妳自己。只有在夢中清醒、四處移動的他們才是游標,上下搏動著。妳奮力地往那些「動靜」游去,只為偷窺一眼他們命運的釣絲下是否有任何可能的獵物。

妳看見自己,是那被撕裂的一個片斷,一個活餌,扭曲掙扎著。


※  ※  ※


好吧,妳決定不去理會那一塊遺落物,繼續游,即使游累休息的時候,也不停止肢體的擺動。

妳從來睡得不沈,一睜開眼馬上繼續游,盡量繞遠路而不是兜圈子。

有時候,妳覺得自己越游越巨大、越透明,像一個魚缸。在「我」之內有著無數生命也在奮力游動,妳知道牠們永遠也游不出妳賦予牠們的框架。游啊游,有時候又發現自己其實是在一座更巨大透明的魚缸中游著,無邊無際,有一雙眼睛高高在上,視線從未離開過自己。

「就是這個人,他了解一切,理解一切,他進入人的夢中,在那裡播種愛情和不安。這就是那個推動世界的人,彷彿世界是塊大幕布,用它遮擋了某種別的真理,難以捉摸的真理,因為那時沒有任何事物、任何事件、任何牢靠的東西支撐的真理。」*

 
※  ※  ※


游動,不停地擺動,原來全是為了一口氣,為了爭一口氣、追尋愛情與真理,追尋支撐它們的那點什麼。

遠方,那一小片斷的自己,還沒有斷氣,還在持續扭動著。永遠不知道自己會吸附什麼樣的游物上鉤齧咬,然後與自己融為一個更大的餌料。而最大的受益者,當然是某個不屈不撓的漁人,終其努力不懈的一生,就要實現「釣上大魚」的夢想。

然而,妳永遠無法預知妳此生最大的游物將在何時現身。即使妳的夢比妳聰明,也明白命中注定的那條大魚,只是因為貪玩,游離了牠的舒適圈,一個不小心就深陷外面世界的圈套、坑害和重重危險之中了。

命運總等在某個地方,讓獵與被獵的命運糾纏在一起,是任誰也改變不了的生命法則。

「當夢一再重複過去發生的事件,當夢反覆咀嚼過去,把過去變成畫面,像過篩子一樣篩掉其中的含意,我便開始覺得,過去跟未來一樣永遠深不可測,永遠是個未知數。」*

妳終究會認知到獵與被獵的本質竟然是,孤獨——這個更原始的事實。除非抱持一無所求和與世無爭的態度,獵者與獵物才有邂逅的可能,才有從未知數飆升為更大的變數、或轉化為定數的那一天。


※  ※  ※


游過大半個宇宙海,倦游的妳,猛然發現自己其實一直是天上飄浮的一片雲。是坐在那架龐然鐵鳥狹促機座的某個乘客眼底的一幅飄移的畫。

什麼時候,妳乘坐的那張床,早已消失。四周的莊園也不見了。

夢境中那諸多女性元素的磁性游移,已被更活躍的中性物質取代。被迫消了磁的能量,回歸太虛,完成一趟沒有終極的旅程。




註:*引號內的文字皆出自2018年諾貝爾獎得主奧爾嘉.朵卡萩(Olga Tokarczuk)的著作《收集夢的剪貼簿》。(大塊文化出版)




2020/6/7 文與圖發表於更生日報副刊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contents_page/0001381895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藝 思 藝 想
上一則: 五月之末
下一則: 食物鏈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天涯孤鴻 ·· 暴風雪後
2020/06/21 23:09

夢中有許多地方,像大腦深層的地圖,反复出入,現實中完全沒有。到底現實和夢境何者為真?潛意識和意識像孿生兄弟,醒來面對現實,另外那1/3時間的睡眠,夢境何嘗不是現實?

尤其夢中反映了現實和記憶裡的情緒,揮之不去就會在夢中重複。

「在夢境裡,你看見了心靈的鏡子,而看見自己的思維、恐懼與欲望的映像。不過,在此,那些『映像』真的會說話,而且有自己的形狀。以某一種說法,它們是無拘無束的——因為有自己的那種實相。在夢境裡,你的喜悅與恐懼對你說話,演出你賦予它們的角色。」——《未知的實相》賽斯書 卷二,新北市:賽斯文化,2011/2012,第490頁。

姐姐上次在我那篇“夢的使者”中留言也提到“情緒”反復出現的這一點。關於夢,我讀了不少賽斯的書,幫助我瞭解夢的本質和透過夢甚至可以改善健康與現實的“技術”。你下次做類似情緒的夢的時候,可以試試有意識地改寫夢中某些讓你尚未釋懷的情況,情緒或許會有所轉變或舒緩?

話説回來,藝術美學家如你的大腦裏面藏著的地圖,一定美到令人嘆爲觀止。那樣,何必去哪兒觀光旅行呢,睡覺做夢就能玩透透別人永遠都不會去的好玩地方啦!崇拜啾
d.d. 2020/06/22 09:59回覆
1樓. 天恩客
2020/06/20 05:20
更深的夢

你曾出現在我的夢中;

如今,

你更向我的醒中來;

我的醒,

是我更深的夢!

謝謝天恩客來訪與回應。

的確,醒與夢,現實與夢境的界限,在醒時的意識是清晰的,在夢中卻是毫無分野。

我們都被更大的夢所包含,個體與集體的,都是。 d.d. 2020/06/20 10:1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