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食物鏈
2020/02/05 03:43
瀏覽889
迴響0
推薦38
引用0






獵人來的時候,羚羊睜著大眼水汪汪地眨呀眨。還好,獵人似乎近視很深,沒能看得仔細。夜深深,萬籟俱寂的時刻,睡意忽然將獵人俘獲,他沉沉睡去。羚羊思考著,該學著如何豢養一隻獵人。

哦,對了,羚羊想起「小王子」裡的那隻狐狸。他應該去找他討教一下關於「馴服」的藝術。羚羊非常擔心,可能要不了多久時間,他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小巧、靜美家園,因為多了一隻獵人,將變得壅塞與吵雜不堪吧?


※  ※  ※

柴郡貓來的時候,四處搜尋羚羊的小家,怎麼都找不到一座他熟悉的那種、可以靜臥居高於上的櫃子。

他只是想保持他那遠近知名的微笑,讓看到的人,永遠保有視覺殘存的「笑果」。雖然,他真的不懂他這根本是無意識的、不具備「笑」的內涵的咧嘴之姿,何時竟被英國柴郡的某個愛塗鴉的小子畫得那麼誇媚,不知道流傳了多久以後,又被「愛麗絲幻遊奇境」的作者「記」上一筆,再後來,很久以後連村上先生也在他「1973年的彈珠玩具」裡秀了一下。於是,這種笑,無形中就慢慢被放進讀者櫃子裡編號「諷刺」的那一層抽屜裡去了。

柴郡貓真的不能為後來的某某某讀者閱讀到的後設情境和可能的迷惑負責。

總會有些讀者百思不得其解。沒有人見過真正的柴郡貓,以及「柴郡貓式的笑」。只能隱隱猜測,那可能是有點像蒙娜麗莎的微笑,帶點神秘色彩,或是,一種很特別的笑,是某種人類可以模仿出來的笑。這類人根本也不必特別刻意模仿,因為他們原本就具備笑得很「柴郡貓」的本質,只要有幸被這類人笑過的另一類人,就永遠不會忘記,因為,那種笑容的特質,有如腦海上的常勝軍,永遠不會被擊敗而沉落。

這樣周旋一圈,好像可以和「雞生蛋或蛋生雞」的辯證有拼了!到底是先有貓還是先有笑,還是先有笑者或是被笑者呢?而且,誰不曾被「柴郡貓」迷了心竅而出借過自己的嘴巴?無論是夢著或是醒著,那隻貓總是不知不覺就把你的嘴當做一張舒適的櫃子,四肢伸展開來,睡得有模有樣。

羚羊為家裡連一張櫃子也沒有,向柴郡貓致上深深歉意。


※  ※  ※

尖頭鰻來的時候,沒有鞭長莫及的煩惱。像吸鐵發威咻一下就把附近每隻生物都黏了過去。除了一條有多起突出節根身形的薑魚會趕快游遠,拼了老命游得愈遠愈妙!

可惜,薑魚此生的疆域是水底,不能向前生曾是對等物的陸上羚羊討救兵。而且,羚羊的家,現在多了一隻獵人,已是泥菩薩準備過江,自身都難保了!嗯,對,關鍵原來是「小王子」裡的那隻狐狸,誰有辦法去把他找到,請他去傳授羚羊「馴服」的生存技能呢?這樣看來,好像得先去求求柴郡貓才是!

薑魚至少有游水的本事,可以遠渡重洋去英國柴郡拜訪柴郡貓吧?但是,最遠祖的那隻柴郡貓早已作古了,其他後代的柴郡貓只是裝腔作勢的贗品而已,原始柴郡貓的絕技之笑可能老早就失傳了吧!而且,尖頭鰻那萬年老妖,也可能早就對柴郡貓式的訕笑免疫了!

那萬年老妖尖頭鰻,總以為只要用他特種的尖嘴和獨具的滑溜傲視群魚就能稱霸海域,其實是自視過高而且早就不合時宜了!殊不知現今流行的早已是「圓滑」而不是「奸滑」,呵呵,薑魚遠遠地這麼想著游著,不知不覺已經不知道游去哪兒了。


※  ※  ※

薑魚來的時候,獵人在大西洋的某個港灣水上打瞌睡。盛夏的烈陽下,浮游著的他,不知不覺就忘記肢體的存在,像隻水蚊子被釘住動也不動了,還像守候獵物進網的蜘蛛那般老神在在。而此時獵人其實早已遠離獵人意識,進入另一種可能是漁人的意識狀態了。

天啊,讀者可能要開始擔心這隻薑魚游物是不是有足夠的危險意識了!

還好,別怕,獵人只是被他真正的大敵睡神俘虜的獵物。周遊無疆夢境的他手無寸鐵,任誰都可以去咬他一口或扯他一下頭髮,甚至窺探他的深層意識。原來,他正從他的獵人廚房端出已經不是鹿肉的餐盤,而是一盅以萬年老妖尖頭鰻料理的鰻魚飯。

Bingo!就這麼定案了!筆者終於找到羚羊的解救方案。將罪魁禍首尖頭鰻就地處決,以免後患無窮!尖頭鰻絕對不能再以游物之姿稱霸,那應該是薑魚的疆域,無誤!


※  ※  ※

羚羊來的時候,狐狸已經餓得眼冒金星了,他不敢相信有一隻「大餐」,緩慢但堅定地向他踱步而來。

筆者啊,請千萬繞了羚羊吧!他只不過懷著要向狐狸取經的朝聖之心,才不辭辛勞、千里迢迢「翻閱」早已回到他那小小星球去了的「小王子」啊!

讀者啊,也請千萬別把此篇文章中的羚羊與村上先生的「羊男」弄混,在我們還沒有弄清楚「羊男」身上披的是哪類羊皮之前,最好還是歸還這隻羚羊原本的自由面貌吧! 











2020/2/4 文與圖發表於金門日報副刊
https://www.kmdn.gov.tw/1117/1271/1274/315279/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藝 思 藝 想
下一則: 親愛的 D.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