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面魔吐思》向M.L.Kaschnitz膜拜 —九連作之一〈我和我〉
2018/11/08 16:23
瀏覽425
迴響0
推薦40
引用0


《面魔吐思》 向M.L.Kaschnitz膜拜 —九連作之一〈我和我〉,複合媒材(雙面),33x42cm,2014-2015 

《Facial Demons Spinning》Homage to M. L. Kaschnitz — I and I, No.1of 9,mixed media(double sides), 33x42cm,2014-2015


《面魔吐思》向M.L.Kaschnitz膜拜 — 九連作之一〈我和我〉 

我這根線 
我這支針 
我這支針持線 
繡著紅色的 
鏈針法 




詩句節錄翻譯自德國女詩人瑪莉•路易絲•卡什尼茨(M.L.Kaschnitz):到處•從未(Überallnie)1928-1965詩選集。法蘭克福:費雪口袋書出版社,1984。原詩題名為 Ich und Ich〈我和我〉。

關於德國女作家瑪莉•路易絲•卡什尼茨:
https://site.douban.com/208961/widget/notes/13137261/note/269557934/



作品的一些細節(可拆卸、可雙面扣釘的面膜):



創作想法:

將尚在發展中的系列創作命名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這樣看似簡單的《面魔吐思》四個字,背後卻擁有多少歲月的醞釀與蓄積呢?

先說「面魔」吧! 首先是因材質為「面膜」,字面上採用其諧音變奏為「面魔」——不是為了玩文字遊戲,而是透過完成的作品所呈現的效果與感受所轉化而來的。

而「吐思」則來自「春蠶到死絲方盡」的「吐絲」概念。對應「春蠶到死絲方盡」的是「面魔到死詩無盡」,而其中的「絲」、「詩」和「思」就這麼無限蔓生,悄悄爬了滿面....

回到人們使用面膜的「美容養顏」初衷。透過每個外在的「膜」,我們希望臉部細胞得到新生和活化。而這切膚的「膜」滿足人們對外表的光鮮嚮往,卻不一定映照人們內在真正的「心魔」。

再經由作品的雙面和翻面概念,是否能扭轉外在和內在實相的落差呢??? 無論正面繡上了什麼「詩」和「思」,它的反面所吐露的「千絲萬縷」風景,也不是創作者所能完全掌控和預期的...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