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楊芳芷:中央社憶往
2010/02/21 00:34
瀏覽704
迴響1
推薦5
引用0
我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是擔任中央通訊社記者。在長達11年的工作期間,撇開採訪任務外,在社內最有意思、最感人興趣的事是,聽中央社前輩或資深記者「講古」。

當時,中央社台北採訪政府各部會、局處的記者,由採訪車司機於每天下午6、7點鐘接回社後,7點在社內餐廳一起晚餐。這正是我們資淺記者聽資深中央社人「講古」的最佳時機。他們所講私事、公務都有,內容包羅萬象,趣味橫生。 3、40年過去了,當中有人也已往生,但於我而言,至今仍歷歷在目,恍如昨日。

猶記得,有位老編輯石玉圭先生,因為他在台孑然一身,儘管他當時已經退休了,仍舊住在松江路中央社大樓的單身宿舍裡,每天免費到餐廳吃飯。石老編輯三不五時就提「當年勇」。他說,他擔任中央社「華中八省」(?)特派員時,每一位新到任的省最高長官,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拜會」他這個中央社特派員。因為當時電訊不發達,只有總社設在首都南京的中央社,有電訊設備可通達全國各大城市。中央政府發布命令給省市政府時,也需透過中央社轉交。所以,身為中央社特派員,社會地位崇高,官員不敢不買帳。

在台北才加入中央社陣容的曲克寬先生說,他跑外交時,有一年,駐美大使葉公超奉命返國述職,在松山機場,當時台北各大媒體等著他發表談話。葉公超下機後,眼睛掃過所有在場記者開口問道:「中央社記者在嗎?」曲克寬說,他趕緊舉手應聲。葉公超從口袋裡掏出一紙書面聲明給他,不顧在場其他記者提問,就上車揚長而去。

1950年代,中央社社風還是非常保守,暮氣沉沉。曲克寬是第一位巔覆傳統穿花襯衫進中央社跑新聞的記者。1954年,他台大外交系畢業後,熱衷演戲,曾錄取中影演員訓練班。同期錄取者,有「最美麗動物」之稱的張仲文。曲克寬接到中影演員訓練通知時,服兵役的命令也同時到達。從此,他與演藝生涯擦肩而過;服完兵役後,他先在台美軍顧問團工作,當時月薪新台幣2700元。看到中央社招考記者,報名投考獲錄取。口試時,人事主任問他:「中央社記者月薪只有900元,比美軍顧問團待遇差很多,你為什麼要來中央社?你會做很久嗎?」

曲克寬回答說,美軍顧問團是幫外國人做事,中央社是幫自己人做事;至於會做多久?「那我現在怎麼知道?我還沒開始做呢!」曲克寬一做數十年,曾任中央社駐非洲衣索比亞、韓國索爾(漢城)、日本東京和美西特派員、總社總編輯及副社長等職,直到退休。2001年,在舊金山病逝。他的女兒曲艾玲,倒是進了演藝界。柏克萊加州大學畢業後,她回到台灣,擔任電台及電視節目主持人。

每年9月28日教師節,老蔣總統暨夫人必定在陽明山中山樓,宴請數百位全國優良教師。只准中央社派記者採訪。這是我的任務。當天,從台北中山北路到陽明山,一路上增加憲兵監管。中央社有一輛採訪車是黑色的軍用吉普車,與當時憲兵所用的車輛相同。所以,一路上,憲兵總對我們的採訪車敬禮。我這從未受過軍事訓練的「老百姓」,當然毫無反應。一旁司機則大叫:「憲兵在跟你敬禮啦!」我趕緊回頭一看,憲兵已經在幾百公尺之後啦!

這現輛吉普車還真管用!有一年,蔣夫人宋美齡女士訪問美國後返台,台北沒有一個新聞機構獲准採訪,包括中央社在內。中央社另一位女記者黃肇珩,當天就搭乘這輛吉普車,沿路向負責監管的憲兵搖幌著一般的記者證,大膽成功地闖入松山機場。雖然不能直接採訪蔣夫人本人,但可以描述她回國下機的過程。

我們很幸運地在中央社最「輝煌」的時代,參與或見證了不少歷史事件的發生!

(轉貼自世界日報部落格)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刪不掉作家兩字的江天錚
2011/11/03 08:36
中央社

民國53年,世新(五專一屆)畢業,在中央社實習,曾乘那輛黑吉甫到基隆,隨記者訪大陸投奔人仕(好像是剛報到的往後社長李萬來)。在此前兩個暑假曾在西門町之中央社編輯部實習,因家父抗戰前服務中央社,至重慶重回軍旅,來台老人全識而「推」我去實習。

當時見政大新聞羨慕無限---自今亦然---有幸後會貴網!

當年見楊允達前輩,才能修養佩服不已,您同事過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