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蕭萬長:從外交到經貿之路
2008/08/11 03:17
瀏覽1,099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從外交到經貿之路

回想起來.進入政治大學就讀也已經是五十多年前的往事。政大在一九五五年於木柵復校之初規模不大,大學部科系加起來不到十個。五七年我以第一志願進入政大外交系,當時是第三屆,學校也還未劃分為各學院,同年才決定分成文、法、商三個學院,法學院只有政治、外交、新聞和邊政四個系,之後又增加了法律系。

我是從嘉義北上求學的鄉下孩子。雖然來到台北,繁華的台北城似乎離自己遠遠。大學期間幾乎每天都待在圖書館,甚至暑假也留在學校宿舍中讀書,沒有回鄉渡假。在李其泰等師長的教導下,大學四年奠下了我知識基礎,我也利用課餘時間準備公務人員考試,通過了會考與高考。畢業服完兵後.我在一九六二年進入政大外交所就讀,同年通過外交官特考得以進入外交部實習。研究所時代我一邊讀書,一邊在外交部服務.從此展開了我的公職生涯。

我在外交部實習的表現,不辱政大師長們的教誨與期待。我以第一名考進去,而且考績都是甲等。當時我服務的亞太司人力吃緊,我一個人擔負三個人的工作分量,因此長官不肯讓我外放,以致同期進入外交部的同人中,我成了最晚被外放的。因為歐美地區的職缺都被捷足先登,只得被派任到當時還被認為是落後地區的馬來西亞。我還記得外放時,部裡還通知我要帶蚊帳出國,並打各種預防針。

當時馬來西亞和台灣並沒有正式外交關係,外交部決定設立領事館,由資深的職業外交官張仲仁先生擔任領事,我擔任副領事。吉隆坡外館是個剛開辦的小單位,我必須要全盤瞭解各領域,當時新加坡的外交工作也屬於我們負責。在小規模的外館工作很辛苦。當時政府沒有配車,車子是自己買的。當然更沒有司機,得自己開車。我曾經因為工作太累,開車開到一半暈了過去。駐吉隆坡那六年間,我兩度胃出血,十二指腸潰瘍,但都熬了過來。張仲仁先生升任駐馬來西亞總領事兼任馬爾地夫大使後,我在一九六九年升任吉隆坡領事,一直到一九七二年請調回台灣。馬來西亞六年是我一生中相當重要成長歷程,是我公務生涯非常好的訓練養成。

七二年回外交部擔任亞太司第二科科長,但同年我就離開外交部進入國貿局。我成了第一個外交部中低層官員轉任經貿單位的先例。出身外文系,後來半生投入經貿領域,有人會問:為什麼我做了外交領域的「逃兵」?其實,在我的認知中,進入經貿領域,是要為國際處境艱難的台灣開闢新的外交空間。而這個想法,是我在馬來西亞時就逐漸成形的。

當時各外館每年最重要的例行工作就是保護聯合國會藉。為因應每年九月召開的聯合國大會,我們從五月就要開始布署,與駐在國溝通連繫,希望他們在聯合國支持我們以確保會籍。我們要把駐在國的態度、動向隨時告知外交部,讓我們駐聯合國的代表團瞭解。不過,這些努力終於不敵國際大環境的變化,一九七一年我們還是退出了聯合國。當時外交部的同事人心惶惶,留在部裡的同仁紛紛想調到外館,但我卻反其道而行,提出調回台灣的申請。外交部的人事主管看到我的公文百思不解,特別打電話來問我到底在想什麼﹖以為我在當地工作有什麼不如意、或一時意氣用事。而馬來西亞的朋友們也都勸我不要回台灣。事實上我想得很清楚,我對我們的國家並未失去信心,但我知道外交工作不能再循原來的老路推動,必須另闢徯徑一一亦即經貿外交一一我很清楚,這個工作是值得我回去開拓的。

為什麼會對經貿外交有所寄望﹖事實上我早期對經貿事務接觸有限,但來到馬來西亞之後,商務是我的工作領域的一大部分。我在當地與馬國官員、社會各界交往時,對方最感興趣的是商業利益。此外,我也深刻體驗到台灣經貿活力的旺盛,尤其中小企業家努力在全球各地打拚的精神,更讓我感動。駐外人員也常需要透過台灣企業界朋友的介紹,才得以認識當地重要的社會經濟領袖,而再透過這些菁英與當地政府官員互動接觸。在馬來西亞時,我看到台灣經貿實力已經展現出來,我知道海島型經濟就是要靠貿易,而經貿可以做為外交的另一種方式。我當時很肯定地認為,只要善用經貿力量.台灣不會在國際社會中沉下去。

另一方面,我自己從基礎外交人員做起,深知許多辛苦考上外交官的年輕同仁心中都有著理想抱負,如今外交工作必須尋求新的方式突破現狀,否則會浪費犧牲了這些傑出人才。我當時認為:為什麼不好好訓練這些外交人員瞭解經貿,進而運用國內經貿實力來開創新局﹖為了證明我的想法是正確的,我自己決定拿自己當隻白老鼠做實驗。

到了國貿局,在汪彝定等長官的帶領下,我們一步一步艱苦地為台灣開展出「經貿外交」的新路。這些努力,維繫了台灣在國際上的連結,讓台灣不斷地有活水得以滋養。到了一九八○年代後期,台灣憑著經濟實力,在國際上獲得尊重,我們的國民進出很多國家都享有比照邦交國家公民的待遇。

我慶幸當年做出轉進經貿領域的決定。我也自忖,在經貿領域的表現,不辱當初政大外交系所師長的教導期許。

回首來時路,從一個渴望知識的大學新生,在師長的帶領下,增長對國際關係的理解見聞,進而有機會進入公務體系服務,為台灣艱難的處境做出一點貢獻。如今離開公職,依然一本初衷,關切台灣如何藉著對外經貿關係的發展,讓這個美麗之島的生命力維持興旺。在這條漫漫長路上能堅持下來,必須感謝政大外交系所師長給我的啟蒙養成,還有當年同學間的相互砥礪激盪。

今年適逢母校八十歲大壽,讓我真誠地說一聲:「政大,感謝您!」(2007.05)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小說
上一則: 陳庚金:政大也有夜間部
下一則: 葭葭:V城故事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