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程國強/ 留學夢易圓夢難
2018/06/16 01:05
瀏覽902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自從留學考試通過以後雖然心情舒暢,但是還沒有全部奨學金的美國大學入學証件,同時還要去鳳山陸軍軍官學校受四個月的士官訓練,所以每天都心急如焚。還好適時認識了當時的教育部督學山東籍的張仁家先生。他在朱家驊任教育部長時代曾經擔任國際文教處處長,當時的職務是協助希望留學生解決疑難問題,所以在教育部的小辦公室每天都聚滿人群向他誠心討教。認識他之後他確實改變了我的人生,根據他的分析,於其在家空等天主教的獎學金不如自謀出路尋找其他的管道,何況那時的美國經濟蕭條,所以只要保証赴美後去該校就讀,學校就會發出全部奨學金証明助中國學生完成願望,據他所知已有許多學生都在循此路線進行安排而且很多他認識的人都已踏上旅程。

他了解我在去年就己考上「淡江英專」,所以就建議我先去就讀,同時又介紹我認識一位台北第二女子中學的羅姓女生協助我申請她暑後即將啟程就讀的基督教大學,這家位於美國西部奧瑞岡州的大學學生不過千人但是對於中國學生極其友善。因此我就接受張仁家督學的建議赴淡江英專報到,每天都由台北市的後火車站乘火車到淡水的學校去就讀。那時的淡江英專屬初創時期但是已經有宏偉的壯觀場面和大業的氣象,従碼頭遠眺蔚立於山上的三棟校園宮殿建築,確實是一個求學授業的好地方,如果不是因為我有留學的計劃,肯定會在那山明水秀的田園攻讀硏究勤打學問基礎。由於當時的英專校長是黨國元老居正的𠒇子居浩然,雖然出 身名門但是卻文武雙全,陸軍官校畢業後又在清華大學畢業,他受過傳統的中國文化薰陶博覽中外典藉所以有點恃才傲物目中無人,連蔣經國當時對他都會有幾分忍讓。他在學校的半山中修建了一條「克難坡」學生每日早上必需去爬以 鍛練身體,他 自己則 每日在 他 所修的克難坡前校長豪宅陽臺上予以監視。然而在每周的國父紀念周上他的革命典故卻是濤濤不絶,對因為他的本身就是一部活的中國現代史。而他每周請來的特約講座也都是博學多聞的大師級人物。對於我來說等於是在出國之前重復了一便中國現代史和中國文化史,這種機會確實是得來不易。

就在1955年的夏天接到教育部的通知到鳳山陸軍軍官學校去受訓四個月,正式編制是陸軍軍官學校預備軍官訓練班留學生第一隊,隊員共六十人,都是二十左右的青少年。當時的陸官校校長是謝肇齊少將,他是留學英國皇家軍事學院的高才生,能操一口流利的英國腔英語,副校長兼政戰部主任張明少將時任國大代表同時和他的夫人也成立了一所工業專科學校,所以是一對夫妻教育家。至於預備軍官訓練班的主任是早期留學的史逸中少將,副主任是張建勲上校,治軍嚴謹外號「張閻王」。
打野外是最刺激的軍事訓練,一天行軍五十公里是很平常的事情,雖然年輕力壯但是飯量增加體能結實,夜晚倒頭大睡早上被號聲吹醒也是很開心的事,偶爾也會被夢遺驚醒,區隊長李醒凡中尉就會發些「固精丸」吃。那時刻正是陸軍總司令孫立人將軍發生兵變的疑案調查時期,所以他所帶領的直系學生第四軍官訓練班就在軍中受到排擠而影響到升遷,新生代的政工幹校畢業生是蔣經國的門生,而陸軍官校畢業生又是蔣中正的嫡系部隊,帶領我們的區隊長就界限分明的劃成兩派。
記得那一個周末我們的教育班長李鵬嵐少尉升中尉,他是政工幹校畢業第一位升中尉的高才生,為了慶祝他的晉階所以他特別請我們去澄清湖的海軍招待所餐廳喝酒,結果大家都喝得酩酊大醉,我們則被安排到招待所休息了一整天,那是我生命中的第一次醉酒可以說是終身難忘。不過那時的投軍知識青年確實都很優秀,像李少尉在受訓時就自置電池每天收聽趙麗蓮教授的英語廣播苦學認真。為了輔導大專院校畢業的預備軍官訓練教育,所以才由軍中選拔最優秀的軍官來擔任輔導隊長和教育班長。更何況我們兩班留學生隊很多都是高官子弟所以責任重大。譬如說和我同隊的就有時任參謀總長彭孟輯上將的兒子彭蔭剛,還有空軍總司令王叔銘的獨子王鎮洋,空軍副總司令徐煥昇的長子徐國銓,空軍副總司令劉國運的長子劉兆寧,總統府資政吳忠信的長子吳庸叔,海軍總司令劉廣凱的侄子劉志同,總統府資政許世瑛的𠒇子許沛德,其他尚有前黑龍江主席現任國民大會代表吳煥章的獨子吳丁凱等。原來還有蔣中正的長孫蔣孝文也在受訓之列,可是因為名單太過敏感引起輿論一片撻伐聲浪。最後由蔣經國最後裁示蔣孝文放棄留學進入陸軍軍官學校就讀,成為第二十八期的新制學生,和我們同時入伍成了軍校的同學。而高中畢業留學也在次年宣布取消成為絕響。然而隨著兩次高中畢業留學生的開放已經放走了副總統陳誠的長子陳履安及兩個女兒陳信陳平,可見輿論的譁然並非無理,在當時的戒嚴時期民主的尺度可以說已經達到極限,當然和歐美的民主發展相比還有一段尺度。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文學賞析
自訂分類:旅遊紀實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