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灣斗笠軍古寧頭戰記(五) 爭鋒
2012/12/15 01:40
瀏覽5,984
迴響12
推薦106
引用0

接續: 台灣斗笠軍古寧頭戰記〈四〉猛士   

台灣斗笠軍古寧頭戰記(五)  爭鋒

緊接著胡璉兵團屬下的十八軍、二十五軍也都在料羅灣登陸,投入這場戰爭。但青年軍二〇一師的砲兵指揮官生怕運輸共軍登陸的那些各式機帆漁船會再回到對岸,載運大批共軍來攻打金門,便就一聲令下,集中各式大小口徑的火砲,對準擱淺在沙灘上的那些共軍徵來的船舶,予以摧毀;尤其四˙二英吋化學砲(註:迫擊砲)射出的燃燒彈,命中之處立刻升起一束束烈焰。此時已是夕陽西下,徐徐海風助長了火勢,不僅那一帶的海岸線變成了綿綿火海,就連整個天空都烤紅了,其恐怖的景象猶似世界末日。不僅我們這邊執行任務的人員看得怵目驚心,恐怕一水之隔的對岸共軍也感到魂散膽寒。
   
而且這一場焚燒戰船的大火,從二十五日的黃昏連綿到第二天二十六日的夜晚還餘燼未滅,蔚為奇觀。


    胡司令官動員所有兵力,將那些殘餘共軍團團圍住,但狡獪的共軍指揮官,將他們的兵力分散逃避到古寧頭村落的民間石造房屋裡去躲藏,我軍為了顧及百姓生命財產的安全,而不敢使用火炮去射穿民宅的牆壁,甚至連手榴彈都不准投擲,共軍看準我們顧惜民眾,待我們用喊話勸降的時候,他們便打開門窗向我軍開火,當我們反擊的時候,他們立刻又關窗縮了回去。如此苟延殘喘、拉死狗式的畏縮動作,被當年的陸軍總司令關麟徵將軍評為烏龜戰術。

 

雖然已是甕中捉鱉了,但他們卻拖到將民屋裡的食物吃喝光了,彈盡援絕了才肯真正面對現實的處境。

二十七日的早晨,有一個共軍幹部的代表,突然手搖白旗從凹地裡冒出頭來向我方高喊:「不要打了,我們繳槍投降了。……」

這一場關鍵性的反共戰爭至此才劃下了據點。

 

                               志得意滿犯大忌

 

戰鬥結束的第二天下午,師長鄭果少將匆匆攜帶著幕僚們連夜寫成的戰鬥經過及紀實地圖,回到台灣本島,向孫立人司令官及陳誠長官報告。而把作戰過程的檢討會交給副師長閔銘厚少將來主持;在會中傅伊仁難以掩飾其得意之情而滔滔不絕地重複其彪炳的戰功:「……六〇二團洞察機先、奮勇殺敵、勢如破竹,自二十五日凌晨開始至中午十一時止,全部肅清來犯之敵,在中午十二時前即已清掃戰場,恢復地區安靜,其神速時效為金門全軍之冠。……

 

但輪到六〇一團的雷開瑄團長報告的時候,雷也將他與敵人鏖戰的原因分析出來,雷說:「六〇一團之所以拖了兩天半才把來犯的敵人平定的原因有二;首先是匪軍見不是我軍之對手而大勢已去後,即躲入民宅待援,其次是六〇二團將一些殘餘的匪軍趕到我的戰區裏來,以致增加我們作戰任務的負擔。」

 

傅伊仁一聽到這些,憤怒地站起來痛責對方說:「你的仗打得爛不說,倒反將責任推到我的頭上來了,既然是我能把匪軍的殘兵敗將趕到你的戰區裡去,那你為什麼不把你方的匪軍趕到我這一邊來呢?」

這種話是傷感情的,就這麼雙方你來我往的越吵越激烈,個性躁進的傅伊仁舉起拳頭要打黃埔八期的老大哥雷團長,使主持會議的黃埔一期的老前輩閔銘厚將軍看不過去了。

於是閔將軍站起來,用拳頭在桌面上重擊一下,並面對傅伊仁怒斥著:「放肆!統統給我閉嘴。」

他們倆才紅著臉坐了下來。……

再過一個禮拜的十一月三日,空軍駐金門的航空站站長傳來一個好消息——國軍六十七軍軍長劉廉一將軍,指揮他的守軍在舟山的登步島殲滅來犯的共軍,擄獲甚多,這是反共戰爭中空前絕後的勝利。(註1

 

在勝利報告書後面附件的統計表上,陳誠長官看到鄭師長所呈上來的二〇一師官兵陣亡數字後大吃一驚,認為現在的部隊只有一個架勢而已,便即刻與鳳山的孫將軍通電話,要他轉知駐金門的青年軍二〇一師返回台灣基地,並將所俘虜的共軍官兵送往台中的干城營區,接受正規的軍事訓練,與思想改造教育。完成以上工作後,即將該批官兵補滿二〇一師的戰損缺額,以恢復其戰鬥力。

 

部隊凱旋而歸,實在教人欣喜。因此在上船前傅伊仁特別召集幹部訓話,鼓起如簧之舌,出口成章:「……這次我們將是熱熱鬧鬧風風光光的回到台灣,預料我軍在碼頭下船整隊行軍的時候,一定是精神飽滿,前導的軍樂悠揚,歌聲洪亮,官兵的步伐整齊,通過街道、歡聲雷動、全民鼓舞、萬人空巷……。
    他就是這麼趾高氣揚,喜歡把自己搞得鋒芒畢露的。那年,我們是在台中的
沙鹿鎮過農曆年的。

 

   鋒芒畢露遭排擠

 

民國三十九年開春,蔣中正復行總總職權後,發布孫立人為陸軍總司令。

 

緊接著青年軍二〇一師六〇一團的雷開瑄團長,升任少將副師長,再過一些時日,戰功遠不如傅伊仁的六〇三團團長呼之周也當上了副師長,大家又等消息,就是沒有傅伊仁的差事;但這時團裡的中級軍官中已有人在交頭接耳說:「這位武狀元沒有拿到青天白日勳章,衝到台北去大鬧國防部,拍桌子罵那裡的舊官僚是飯桶……。」

 

儘管以後孫總司令多次力保他,最後勉強的升到少將,但當的只是一個有職無權的受氣官。(註2

 

綜觀傅伊仁一生的宦海浮沈,跟登步島大捷的指揮官劉廉一的緣由是一樣的,他們同是當代出類拔萃的軍事奇才,又是湖南的小同鄉,但有個共通的騾子脾氣,雖然都曾在國家危亡之際,力挽狂瀾扭轉乾坤,把在風雨飄搖之中的國民政府拯救過來,讓反共復國基地的寶島士氣重振、社會得以在安定中從事建設,進而促成經濟起飛,是他們在這偉大時代中創造了不凡的事功,卻因不能順應官場的習俗,加上自己又恃才傲物,以致黯淡的結束了一生。(全文完)

 

 

本文原作者,王發槐,貴州人,出身第一期青年軍,第四軍官班尉官大隊結訓,擔任古寧頭戰役602團作戰官,因功晉升上尉;然受整肅孫立人案之累,被開除中國國民黨黨籍,留營察看,後為軍長張國英發現其為可用之才,推薦給金防部副司令官宋邦偉(註3,並參加八二三戰役,然始終無法漂白「黑」身份,戰後黯然退伍自謀生活。

由於「黑」身份如影隨形,致民間工作屢遭盤查,擔任過廣告公司繪圖設計、雜誌編輯、教員等多項工作、最後考上公務員,退休後專事閱讀寫作,多發表於高雄大海洋詩雜誌。生前避居高雄旗津,來不及接受金門縣政府口述歷史計畫,於民國102年8月19日病逝高雄。

 

 

註釋:

 

1. 劉廉一將軍,籍隸湖南長沙,軍校六期、陸大及美參大畢業,當時以六十七軍軍長在舟山登步島戰勝之餘威,升任參謀本部三廳(作戰)廳長。於四十二年春奉命編組大陳防守區(到大陳不久,旋奉核定擴編為大陳防衛司令部),撤退返台後,劉將軍曾做過很短時間的作戰次長,因對政工制度與戰地政務等有意見,曾在公開場合給蔣經國難堪,又有小人從旁陷害,竟被免職,退役後兼任私立滬江高中校長數年,終被病魔所困去世。

參閱民國七十五年《中外雜誌》總第232期,錢剛銳「大陳撤退前後——憶念劉廉一司令官」http://blog.boxun.com/hero/2006/xsj1/84_1.shtml;另據本文原作者口述,劉廉一將軍相當肯定孫立人將軍訓練新軍的成效,間或派下屬前往鳳山基地短暫觀摩、交流;韓戰爆發後,劉廉一部第六十七軍即為指定援韓參戰的部隊之一。

 

2. 民國三十九年三月廿五日,孫立人宣誓就職擔任陸軍總司令,其實也是個空架子,孫只負責陸軍部隊與學校的教育訓練,無權指揮部隊作戰。

當時規定,凡團長以上人員由總統親自核定、營長由國防部核定、連排長由各軍、師長自行委派;孫立人唯一的人事權只限縮在直屬陸軍總部的營連長。

其他的單位,諸如工兵、兵工、軍需、運輸署等單位則歸聯勤總部管轄,待孫去職後,才撥歸回陸總部。(前陸總部副參謀長董熙撰【我對孫立人的認識】一文,刊載於民國八十三年二月號《中外雜誌》P.49—P.53)。

 

3. 宋邦偉1907-)安徽合肥人,192610月南京中央軍校第六期,作戰英勇,機智過人,民國卅六年五月遼北會戰林彪糾集主力四個縱隊(共12個師)圍攻四平街,宋任第十三軍五十四師師長(欠一六二團),受七十一軍軍長陳明仁指揮協防。

    不料匪先突破七十一軍防區,陳明仁利用車站倉庫內存放之黃豆當作沙包,仍未能阻擋共軍攻勢,其弟任特務營營長,也遭俘虜。
    宋邦偉率團長楊齊孫鶴峰指揮官兵將黃豆撒在地上,使滑溜不易行走,遲滯共軍行動,敵在我火網下傷亡慘重,此【撒豆成兵】戰法遂傳為美談;然陳明仁因此役獲頒青天白日勳章,致外人皆誤以為是陳明仁所為。(民國75年中研院石覺訪問紀錄P246-256

參閱網址:http://www.mh.sinica.edu.tw/MHDocument/Publication/Publication_326.pdf

宋邦偉八二三砲戰期間曾任金防部副司令、臺灣台南師管區司令等職。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2) :
12樓. 路人
2013/10/27 17:42
小弟覺得金門登陸戰全殲共軍主要是李良榮死守金門堅持戰車需夜戰決心,加上孫之201師岸邊的子母堡,最後加上胡璉的人海戰術,鐵三角,缺一則國軍只會慘勝!!
11樓. 邱彼得
2013/07/19 13:36
胡連真的不會打仗

古寧頭大捷被胡連搶走了最大的功勞,接下來的東山島戰役 充分顯示胡璉的無能。

陸軍士兵訓練糟糕,空軍支援能力差,明明是速戰速決的比速度火力的海盜戰,偏偏全都輸了,而且持續了幾天都沒有作為,甚麼目的都沒達到,終於以大敗收場。

小戰役或許不錯,規模大一點的恐怕如您所說的。

孫立人的粉絲2015/01/11 01:02回覆
10樓. 邱彼得
2013/04/18 12:01
中國人的悲哀

卡萊戰役(Battle of Carrhae),為前53年羅馬共和國和安息帝國在卡萊附近進行的一場重要戰役。安息騎兵將軍(Spahbod)蘇雷納(Surena)在這場戰役中,領兵2萬多人徹底擊敗了由克拉蘇指揮的羅馬軍隊七個軍團約十多萬人。這是持續時間近三百年的羅馬-安息戰爭中的第一場戰役,也是羅馬歷史中最慘烈的敗仗之一。

但是功高震主的安息騎兵將軍(Spahbod)蘇雷納不久後被安息國王給砍殺了。更不用說,如果沒有韓信就沒有漢朝劉邦,但是沒有野心的韓信還是被劉邦給殺掉了。如果美國人有染指台灣的企圖,就不可能任由陳誠蔣介石囚禁孫立人了。

9樓. 邱彼得
2013/04/18 11:48
殺陳誠以謝國人
兵隨將轉。如果當老大的,本事有限,只愛聽好話,只愛權與錢。那麼只有那些會當官的 能夠存活 ,會做事的就會被砍掉。東北淪陷,死傷百萬人,這些陳誠要負完全責任,多少人主張殺陳誠以謝國人,但是老蔣卻獨排眾議,只因為陳誠很乖很聽話!!!
8樓. 邱彼得
2013/04/18 09:44
完全相反的世界
曾經有的對聯 "貪生怕死莫入此門 升官發財請走別路" 看來陸軍官校所收的人 剛好完全相反 
7樓. 雪狼狐
2013/04/04 09:36
關於閔銘厚將軍

201師的副師長閔銘厚將軍在『馬尾掩護戰』指揮603團行軍佈陣,採用完全不同於以往國民黨部隊防守的方式,讓士兵稀薄地散佈在非常寬的正面上。加以201師603團本是孫立人指導下訓練的新軍之一,狙擊戰力很強,據對岸稱戰後解放軍葉飛將軍檢視陣亡將士全部命在在頭胸腹三部。僅以千人不到的603團牽制數萬解放軍大軍的追擊,成功掩護國民黨百萬大軍撤退,甚至完成任務後受命轉進,解放軍看到國民黨陣地裡僅僅撤離數百人,研判裡面還有數千伏兵,良久不敢追擊。

副師長閔將軍領導的201師另兩團戰史在文中你已經寫得相當多了。但由於閔將軍不善搞人事鬥爭,使真正和共軍短兵相接,守住第一波並燒船延後第二波登陸共軍的201師反而成了配角,卻讓戰後帶著大軍團來清掃俘虜搶功的胡連等人領了頭功。不但自己黯然退伍,連帶201師番號稍後也被國防部撤除,為的就是要掩蓋這一段國共抗戰史上雙方都不願張揚的故事。。。

獲益良多,有空多交流! 孫立人的粉絲2013/04/04 09:46回覆
6樓. 雪狼狐
2013/04/04 00:15
其實不光是傅將軍被冷凍
據我所知,文中閔銘厚將軍本身也受到冷凍。奇襲當夜孫立人和鄭果將軍都不在陣中,當時閔將軍是防守區內601和602兩團的最高指揮官。可是如文中所述他戰前即是少將,至退伍都仍是少將,到死後葬於內湖五指山公墓時才追諡中將。。。

是啊!從那之後,因為老蔣總統開始「孤立」孫立人,所以很多眼尖者看出了苗頭,紛紛「擇木而棲」另謀出路,多數還盼著孫立人會繼續被重用的人,就開始被冷凍了;閔銘厚如此、呼之周如此,另外舒適存董嘉瑞是副總司令,卻不准升中將,而下頭的軍團、軍長、司令‧‧,等等一票子是中將‧‧。

最後,乾脆再把董嘉瑞降為上校‧‧。

謝謝您告知閔銘厚被追諡的訊息!

孫立人的粉絲2013/04/04 09:44回覆
5樓. 天路
2013/03/11 08:57
進退應對

傅將軍的冷板凳,來自於對歷史的無感無知吧?

連謹慎自守的韓信,都難逃功高震主的悲慘下場,

更何況只是一場勝仗,個性與修為決定命運啊!

4樓.
2013/01/31 13:11
大江東去,浪淘盡
大江東去,浪淘盡
3樓. 張鳳哈佛 哈佛問學錄 得首獎
2013/01/26 21:08
好久不見﹗
又有中國遠征軍緬甸建碑  新消息...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